眼睛微眯,大長老慈祥一笑,道:“不錯,小友,只要你努力了,你就有機會成長爲更爲驚人的天才。天才,靠的不全是潛力,也有個人的勤奮。”

點了點頭,白道玄便不再說話,陸天元卻是開口,道:“大長老,以往我們與天覺宗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他們爲何爲了一座寶山不惜與我劍宗發生大戰呢。”

眉頭輕皺,大長老道:“聽說南部區域的萬壑宗將要拍賣一張殘圖!”

“一張殘圖?這怎麼可能!”

大長老點頭肯定,道:“不錯,的確是一張殘圖,聽說這是張存有太古遺蹟的地圖,據傳這太古遺蹟中埋葬了神靈與他們的神器。因此,地圖雖然殘破,但是大家都想去爭一爭。”

陸天元聽了,心中瞭然,那天覺宗之所以爲了一座寶山而大動干戈,定然是爲了去參與殘破地圖的競爭。

“太古遺蹟麼!”

白道玄低着頭,輕聲自語,太古遺蹟中如果有神器,那自然是很好,可能其中就有可以解開海老封印的神器。如果沒有,那其中也會有點太古之謎的蛛絲馬跡。

“這是個好機會,想辦法將殘圖弄到手,總比毫無頭緒的滿世界亂找的好。”白道玄心裏如是想到。

他答應過替海老尋找封印冰河世紀旗的神器,卻一直沒有絲毫的頭緒,這萬壑宗要拍賣一張太古遺蹟殘圖,無疑是給他提供了一個目標。

“大家把這裏收拾下,分辨出弟子門的血肉,而後將其下葬,他們的家屬,我神峯劍宗一定要照顧好。”

大長老不再提及遺蹟之事,指着平臺上的血水與肉末開口,語氣沉重無比。

這次雖然沒有什麼大損失,卻依舊有部分神峯劍宗弟子在戰鬥中身亡,有的竟然只剩下數滴精血與點點肉末。

“是!”

劍宗弟子整齊的回答,而後一個個心情沉痛的上前收拾,在血肉中,有的,是他們的兄弟。

白道玄跟隨衆人將那些死去的弟子安葬後已經是晚上了,便回到了陸天元給他安排的住處。

盤膝做於牀上,白道玄精神力沉入自己的丹田,準備研究如何壓縮能量。

“咦,這團金光是怎麼回事?”

白道玄心中疑惑的自問,他的精神力剛一進入自己的丹田便發現了不同。

丹田內,在冰河世紀旗旁邊,有一團籃球般大小的金光在跳動,像是燃燒的黃金火焰,絢麗無比。

精神力緩緩靠近跳動的光團,白道玄能夠感受到其中有恐怖的高溫,但是卻沒有對他的精神力造成絲毫的不適。

撤開自己的精神力,白道玄心中疑惑,這團金色的火焰非常恐怖,其中灼熱無比,卻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不適,而且,他不知道金色火焰爲何會進入他的丹田。

“爲什麼冰河世紀旗會放任這團金炎留在我丹田之中?”

冰河世紀旗鎮守他的丹田,上次魔鷹的攻擊本可以震碎他的丹田,最終因爲有冰河世紀旗的護佑而逃過一劫。

這來歷不明的金炎透露出的威力很恐怖,卻沒有遭到攔截。

“管他呢,反正也沒什麼辦法,只能選擇相信冰河世紀旗了。”

白道玄心裏鬱悶,被穿送到兇獸聚集地,被太古神獸後裔“魔鷹”追殺,現在又有一團金炎不知不覺進入自己丹田。 金炎太過於特殊,安安靜靜的待在白道玄的丹田,沉浮在濃郁的寒冰之力內,他卻對它沒有絲毫辦法,只能暫時不去多想,想了也白想。

收回精神力後,白道玄再次釋放而出,這次的精神力沿着他的經脈遊走,一路上將自己經脈的情況給瞭解了清楚。

整體來說,白道玄發現的變化就是,寬。每一條經脈都被加寬了不少,而且都是晶瑩剔透,像是美玉做成,帶有淡淡的寶光。

一股寒冰之力被白道玄調動,挺在經脈之中,緩緩的向着經脈擠壓。

“嗯,經脈的韌性也大大增強,怪不得一次性能夠運輸那麼多寒冰之力。”

隨後白道玄再次勘測了一遍自己的身體,發現肉身的強度也有增加,差不多是以前的兩倍,直叫他大呼奇怪。

“沒想到,受一次傷還能得到這麼多好處。”

隨即想到丹田中的金炎,白玉羽心中那點想法再也沒了,金炎那麼恐怖,此時安安靜靜的待在他丹田,誰知道以後會不會突然爆發。

白道玄搖頭嘆氣,道:“唉,也不知道如果這金炎爆發了冰河世紀旗能不能反應過來,要是沒反應的話……”說到這,他說不下去了,一臉的欲哭無淚。

檢查完了,白道玄收起有些煩亂的心情,平心靜氣,閉上眼睛再次將精神力沉入丹田,分散在經脈上。


一道道天地靈氣自外界涌入,經過天陰絕體的錘鍊,化爲寒冰之力,而後,這些寒冰之力又沿着經脈流進丹田,化爲白道玄力量的一部分。

“到底怎麼弄?”

經過一次次的吸取天地靈氣,一次次的觀察,白道玄依舊不知道從何處下手。

“再來!”

白道玄依舊不死心, 霸道總裁强寵妻:爵爺,來追我! 、觀察。

慢慢的白道玄發現,寒冰之力在進入丹田的一瞬間,丹田會發出一陣輕微的收縮,寒冰之力就凝實一絲。

白道玄心情激動,再次吸取一股天地靈氣,當被錘鍊過的天地靈氣進入丹田的一瞬間,龐大的精神力涌向丹田,控制着丹田收縮。

“哇。”

白道玄精神力瞬間撤開,吐出一大口鮮血,睜開雙眼,心有餘悸的想道:“好險,沒想到丹田一收縮,裏面的寒冰之力竟然會往外擠壓。差點將我的丹田撐爆。”

丹田自動做出的擠壓,那力量全部作用在剛剛進入的寒冰之力上面,白道玄卻無法控制的那麼精細,直接擠壓了整個丹田。

重新調整好狀態,白道玄再次吸取一股天地靈氣開始實驗,這次白玉羽沒有控制精神力擠壓丹田,而是讓它作用在經脈之上。

從靈力一入體,精神力便擠壓在經脈之上,經脈一收一放間,靈力被擠壓的更爲凝實,原先一股寒冰之力也變成了成了細細的一絲。

這還沒完,白道玄沒有急着將這些靈力送入丹田,而是繼續從外界吸取靈力,然後擠壓。

如此多次過後,經脈中的靈力已經隱隱有種要液化的徵兆,實在是無法再進行擠壓了,白道玄控制着寒冰之力進入丹田。

“嗡。”

寒冰之力進入丹田,丹田輕微一震,它便劇烈的波動起來,而後迅速收縮,竟然化爲一滴猶如水晶般清澈的液態能量。

液態寒冰之力只有黃豆那般大小,在巨大的丹田空間內顯得那麼不起眼。

可是,這看似渺小的液態寒冰之力卻彷彿是這片能量海洋中的王者,一股股氣態的寒冰之力圍繞它打轉,形成一個漩渦。

漩渦中的寒冰之力隨着時間的推移竟慢慢的融向這滴最爲特別的寒冰之力。

第一滴液態寒冰之力形成,相當於一個引子,那些氣態寒冰之力通通融入其中,化爲它的一部分,液態寒冰之力也在緩慢的增多。

閉目中的白道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的猜測沒有錯,他能夠感覺到,那滴液態寒冰之力的威力,比之平常的強了不止一點點。

“這點液態還是太少了,要想讓體內的寒冰之力通通液化,必須多弄出些引子。”

白道玄心裏想着,精神力化爲狂暴的颶風,將周身的天地靈氣一掃而光,通通吸入經脈中,而後壓縮成一滴滴液態寒冰之力。

“嗯?這是那位小友所住的位置,難道他要突破了不成?”正在議事的大長老首先感應到了白道玄住處的變化。

“不會吧,那小兄弟又要突破了? 美女的神級保鏢 !”講這話的是陸天元,他被白道玄打擊的不輕,此時聽聞白道玄又要突破,更受打擊。

“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一位長老提議道。

而後,衆人衝出議會室,一個個化作流光射向白道玄所住之處。

看着眼前瘋狂涌向屋內的靈力,到來的衆位劍宗長老瞠目結舌,他們不知道爲何一名宗主突破竟然會引起這麼大的靈氣風暴。


突然, 墮仙要逆天


大長老驚訝,道:“周圍的靈力竟然被他吸取完了,真是變態。”

“管他呢,我們趕快拿出靈石供他修煉,看着情況他還沒有大功告成。”

陸天元說完,手中寶戒指一光華一閃,足足飛出數百塊靈性逼人的中品無屬性靈石。

“轟隆隆。”

靈石剛一出現,便被一股強橫的吸力拉扯住,漂浮在半空中,一道道濃郁的靈力自其中噴礴而出,一股腦的進入屋內。

片刻功夫,陸天元拿出的數百塊中品靈石被吸空,化爲粉末被吸力拉扯在天空飛舞。

“這個消耗速度,真是恐怖。”陸天元感慨,而後再次揮出數百塊靈石。

經過一陣瘋狂的煉化,白道玄丹田中的液態寒冰之力已經足足有了數千滴,沒一滴周身都會形成一個漩渦,一步步同化周圍的氣態能量。

“呼。”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白道玄雙眼緩緩睜開,頓時,精光暴漲,自其雙眼間射出一丈長,將地面擊出兩個不見底的洞,洞口一股股寒冷的氣息四溢。

精光消失,白道玄雙眼恢復平淡,長身而起。

“多謝各位前輩相助!”

白道玄走出房門,真誠的對着幾位劍宗長老拱手,道謝。

陸天元挺住剛要揮出靈石的手,一臉欲哭無淚,道:“小兄弟,你總算是突破了,再不突破我的老底都沒了。”

“他沒有突破。”大長老突然出聲,眼睛微眯着,道:“但是,他此時更爲強大了。”

“嗯。”白道玄點頭,肯定了大長老的話,道:“的確。”至於他肯定的是自己沒有突破或是實力增強了,各有各的理解。

陸天元瞪大了眼睛,道:“不會吧,你吸取了那麼多靈力竟然還沒有突破?”

“沒有,只是在靈力方面有了點點進步而已。”白道玄沒有明說,畢竟,他與劍宗之人不是很熟,那液態寒冰之力,將是屬於他的第一手底牌。 白道玄以往幾乎沒有自己的底牌,哪怕那冰河世紀旗,也只是負責守護他丹田部分而已,不是他的底牌,他根本沒有控制的權限。

如果硬要說的話,那神族真身算是一個,現在卻不同,他有了液態寒冰之力,神族古典中沒有記載過有誰是錘鍊出過液態能量的。

“好了,小友若是無事,那我們先去進行未完的會議吧!”

大長老人老成精,顯然看出了白道玄不願提及此時,也就沒有多問,直接叫衆長老繼續未完成的會議。

陸天元等人都目光古怪的看了白道玄一眼,心裏道了聲“怪物”,而後跟隨大長老飛向遠處。

次日清晨,白道玄再次踏步走向劍宗之人比斗的平臺。


經過一天的休整,本已在昨日戰鬥中破損不堪的平臺已經修復完畢,劍宗弟子也再次開始了在上面的修行,比試。

剛到此地,白道玄便如願以償的看到了人羣中的慕青。

慕青一個人在人羣中顯得很孤獨,周圍空蕩蕩的,與其他人那裏熱火朝天形成鮮明的對比,大家都被他上次“入魔”事件給驚到了。


哪怕各位長老已經出來說過慕青的隱患已經消除,可大家心裏依舊是留下了陰影,不敢再與其靠近。

www ▲TTkan ▲¢ ○

“你來了!”

慕青看着白道玄,彷彿知道白道玄會來找他一樣。

“對,我來了。”

白道玄也是平淡的迴應,弄的衆人驚詫,這二人莫非事先商量好了?

“走吧,我們去別處再說!”說完,白道玄縱身而起,化爲一道流光衝向遠處,慕青緊隨其後。

神劍峯,千丈山巔,白道玄、慕青二人並排站立着,道道雲霞在二人腳下回蕩,遠處投射下來的朝陽映襯的二人好似飛仙。

白道玄轉首,聲音清冷,道:“你爲聖魔之宿主,你應該知道了。”

“知道!”慕青話語簡潔道。




Related Articles

六人各施手段,很快就將此獸逼到了一處窪地!

在持續攻擊了大約一炷香之後,姜龍天隕劍衝...
Read more

慕凡並沒有上前,只是一直躲在一個角落裡然後親眼看著南覓和容樾澤上了一輛車。

慕凡記得,這車是南覓的。連一輛車都沒有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