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兩人的目光,方野雲淡風輕的笑了笑,道:「我不要神靈丹,我要這座金烏丹鼎。」

「哈,那就多謝方丹聖了!」李天勝和蕭滿川都是臉色大喜,趕緊人手一顆,將剩下的兩顆神靈丹取走,連忙向著方野道謝不已。

方野隨意的搖了搖頭,順手將金烏丹鼎收了起來。

方野現在就已經是一品丹神了,只要再給他足夠的材料,他有把握在短時間內成為二品丹神!

到了那時候,要多少神靈丹就有多少神靈丹了。

對於方野來說,這座丹鼎的價值可比一顆神靈丹強得多了。

雲莫揚的目光中露出些許不舍的神色,感慨道:「對於我們煉丹師來說,這座丹鼎可是一件二品神器,的價值可不比一顆二品神丹差,若是方丹聖不選,我下次就要選擇這做丹鼎了。」

即便是這樣,李天勝和蕭滿川也都非常感激方野,真要給他們這座丹鼎,他們還真用不了,還是神丹更適合他們。

雲莫揚的目光在大殿中遊走一圈,目光停留在牆壁上的一柄銀色拂塵上面,伸手取下,笑道:「這柄拂塵也是一件二品神器,我就要這柄拂塵吧。」

其他三人都點頭,沒有任何意見。

方野的目光在大殿中遊離起來,大殿四壁上分別掛著一柄火紅神劍,掛著一個金色葫蘆,品級都達到了二品神器之列,看來這個烈狂丹神的家底倒是豐富。

大殿深處有一個桌案,上面擺放著一些雜物,還有一沓沓的古老書卷。

在大殿一角,則是堆積著一堆雜物,有聖兵,有神材,有妖獸材料,亂糟糟的堆在一起。

對於這兩件二品神器,方野倒是興趣缺缺,他的逆鱗天刀就接近二品神器了,沒必要再要其他的二品神器,他倒是想挑選一下其他的寶物。

忽然,方野眉心中的混沌青蓮微微顫動了下,方野若有所覺的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幽冥邪鳳的屍體上,剛剛就是幽冥邪鳳的屍體引起了混沌青蓮的注意。

當著雲莫揚三人的面,方野也不便查探幽冥邪鳳的具體情況,伸手便將幽冥邪鳳的屍體收了起來,淡笑道:「我更喜歡用自己的本命神兵,對神器的需求不大,幽冥邪鳳可是一尊神靈,身上的材料倒是可以融入到本命神兵之中,這具屍體,我要了。」

其他人的臉上都有些意外的神色,他們都沒有選擇性的忽略了幽冥邪鳳的屍體,感覺這具屍體沒什麼價值,見到方野收起,也都沒說什麼。

李天勝選了那把火紅色神劍,蕭滿川則是選了那個金色葫蘆。

雲莫揚大步走向大殿深處的那個桌案前,目光中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淡笑道:「這裡居然有一張煉製神靈丹的丹方,或許以後我能夠用得到,我就先收著了。」


神丹的丹方非常珍貴,方野擁有的那幾張丹方還是李家多年收藏的產物,雲莫揚雖然出身於三星勢力清靈道派,卻也不曾擁有這種二品神丹的丹方。

見到這種丹方,他自然感興趣。

方野早已將神靈丹的丹方全都烙印在腦海之中了,對於雲莫揚取走了丹方,沒有任何意見。

桌案上還有些修鍊心得,有烈狂丹神隨手寫寫畫畫的東西,這些倒是無法引起方野的注意力。

方野轉身走向旁邊的那堆雜物所在,目光在數種珍貴神礦上面掃來掃去,伸手從一塊神礦下面摸出來一個令牌,上面刻畫著點點繁星,似乎在隨時變化著。

「星際傳送令!」雲莫揚見多識廣,見到這塊令牌,便驚呼了出來。

方野臉上露出一絲意外的神色,疑惑的道:「雲道友認識這令牌?」

雲莫揚皺起了眉頭,道:「星際傳送令,是用於星際之間傳送的寶物,可以感應到附近的星際傳送大陣,站在星際傳送大陣上激發,就會直接傳送離開。只是,我們整個泰恆星上都沒有星際傳送大陣,這塊星際傳送令倒是有些雞肋了,也不知是哪位強者途經泰恆星的時候遺落的。」


方野心神微動,手掌一翻,便將這枚星際傳送令收了起來,淡笑道:「無風不起浪,說不定泰恆星上還真有一個隱藏的星際傳送大陣呢,真要遇上了,有這枚星際傳送令在手,倒也可以去其他星球見見世面。」

其他三人都暗自搖頭,對於方野所言,沒報任何希望。

他們活的年紀都不小了,還沒有聽說過泰恆星上有什麼星際傳送大陣的,或許這枚星際傳送令,僅僅是哪位強者路過這裡遺落的,在泰恆星上沒有任何作用。


雲莫揚提醒道:「方丹聖,在紫炫星系,我們泰恆星的神道氣息都只能倒著排,真要是遇到了星際傳送大陣,你也不要冒然前往。外門的強者,多不勝數,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危。」

方野淡然笑道:「多謝雲道友提醒,不過在下認為,泰恆星始終還是太小了點兒,唯有將眼界提升上去,才有機會踏足更高境界。即便找不到星際傳送大陣,萬一哪天我能夠突破到神道將領境界,也會恆跨星空到其他星球上去看看。」

雲莫揚點了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

整個泰恆星上或許都沒有一個神道將領,想要成為神道將領,可不是幾句話的事情,他認為方野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未完待續。。)

ps:第三章到!繼續努力,盡量再搞定兩章!

人格纏繞 ……

蕭兮瞪大眼睛,還沒來得及問出口,鳳凌然又道。

「本王派了很多能人異士在找解藥。」

原來如此。

蕭兮臉頰靠在鳳凌然的胸口,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鳳凌然,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

「嗯?」

「放了奴兒,她從未傷害過我,甚至為了保護我受了那麼重的傷,你別再和她計較禁地里發生的事情了,放了她好嗎?」

這些天,蕭兮一直都想和鳳凌然說這件事,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鳳凌然的脾氣,蕭兮很了解,故而,她才會等這麼多天,鳳凌然對奴兒的氣消的差不多了,才提這件事。

鳳凌然沉默了片刻,開啟薄唇:「那種妖孽,若是本王放了她,整個東晉只怕都會跟著遭殃。」

沒殺了奴兒,這是看在蕭兮的面子上。

「不會的,我可以保證,不會讓奴兒做出傷害東晉的事情。」蕭兮也不想東晉變成九州城那種喪屍之地,這一點就算鳳凌然不提出來,她也不會允許奴兒那麼做。

蕭兮搖了搖鳳凌然的手臂,微嘟著小嘴,像個撒嬌的孩子:「鳳凌然,好不好嘛!你就放了奴兒吧!」

「此事等你身子好了再說。」鳳凌然見某隻小狐狸不高興了,頓了頓,他又道:「奴兒暫住秦府,副將不會虧待她,想必這些日子,奴兒身上的傷也養的差不多了。」

蕭兮詫異的看著鳳凌然:「為什麼要讓奴兒住在秦關的府邸?奴兒可是我的人,鳳凌然,你這麼做什麼意思啊?」

「兮兒覺得王府的地牢比秦府的廂房舒服?本王可以把她接回來。」

蕭兮嘴巴微張,皺了皺眉頭。

「奴兒是女子,又那麼美艷,你把她放在秦府,這也太不合適了。鳳凌然,最近我時而渴,時而餓,你就把奴兒接回來伺候我吧!」

頓了頓,蕭兮又道:「你若不把奴兒接回來,我明天就讓秦管家安排你後院養的那些大胸美人來伺候我。」

奴兒那等美人兒,她看了都心動,何況秦關?別以為她不知道,像秦關這種經常上戰場的人,那是憋了很多年,饑渴了很多年,回到京中,大部分不是上青樓找姑娘,就是在家搞小妾。

鳳凌然把奴兒送到秦府,這等於是羊落虎口,能好么?

鳳凌然蹙了蹙眉,眼底閃過厭惡,冷聲道:「明天,本王就叫秦溫把那些女人全部趕出去。」

蕭兮知道鳳凌然有潔癖,見他眸中有厭惡,她繼續說道:「你趕我留,相信會有不少大胸美人願意留下來。」

那些女人都是被送進攝政王府,不管鳳凌然對她們怎麼樣,終究算的上是能得到鳳凌然庇護的人,若是就這麼都被趕走了,出去以後的日子恐怕會慘不忍睹,就連做官宦人家的小妾,怕是也沒人敢要。

而且,那些美人又過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誰又願意跟著窮人百姓去做賢妻良母?

「你……」

鳳凌然見懷中的小女孩一副決不妥協的樣子,真是要被她氣死。

鳳凌然氣急反笑:「本王見過妻子因為夫君納妾把整個府邸鬧的雞飛狗跳的,從未見過哪個妻子偏要留下夫君的姬妾,且讓她們跟在身邊伺候的。」

「沒想到你堂堂的攝政王,也喜歡八卦啊?這是朝中哪位大臣納妾,被你看到他家中雞飛狗跳了?」

蕭兮見鳳凌然冷著俊臉,不說話,她又道:「再說了,你又沒娶我過門,算不上我夫君。那些女人是你姬妾倒是真的。」

鳳凌然黑眸危險的眯了眯:「本王不過是打個比方,你倒會挑刺兒。」

「難道不是嗎?府中侍衛和奴婢都叫她們夫人,沒名沒份的能稱為夫人?」

蕭兮嘴角含笑,清澈的眼中沒有一點兒笑意。

鳳凌然忽然捏住蕭兮的精緻的小臉,俯下頭,鼻尖抵著她的挺秀的鼻尖,幽涼的說道:「既然你這麼不相信本王,那就幫本王驗一驗身吧!」

蕭兮呼吸一窒,腦中有些發懵,幫他驗身?

很快,蕭兮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鳳凌然抓住她的小手,扯開腰間的玉帶,往他小腹下面塞去……

蕭兮猛然瞪大眼睛,小手碰到一團熾熱,她駭的用力縮回小手,滿面通紅。

她從不知,鳳凌然也有這麼邪惡的一面。

「怎麼?不敢?」

他譏嘲的勾起薄唇,黑眸盯著她有些慌亂的眼神,忽略她那張稚嫩的臉,這雙清靈的眼睛,一點也不像個孩子。

反倒是……該懂的,她似乎全懂了。

「誰……誰不敢了?」

蕭兮吞了吞口水,手腕還被他緊緊的抓著,小手的尾指正好挨著他溫熱的小腹,能感覺到肌膚的滑美和彈性。

「敢,那就繼續驗。」

鳳凌然衣袍微敞,能看到裡面雪白的裡衣,散發出淡淡的冷香,又彌散著一種暖昧的氣息。蕭兮的小手被他一寸寸帶進……他看著她的眼神,似有也變的有些不太一樣,彷彿暗藏了兩燭明滅的光。

蕭兮很緊張,不想認輸,卻又害怕,連手指都有些微微顫抖。

蕭兮睫毛像風雨中的黑蝶,不停的顫著,真想一咬牙,就抓下去……

不就是驗個身么?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說了,被佔便宜的又不是她……

忽然。

蕭兮的臉頰彷彿被一團火燃燒起來,猛的抽回小手。

「鳳凌然,你真下流。」

鳳凌然低聲輕笑,看著她發紅髮燙的小臉:「剛才是誰所,她敢的?」

蕭兮眼神亂轉:「還不是中了你下流的圈套?」

鳳凌然視線盯著那一張一合的小嘴,眸色微暗,若是不知道她真實的年齡也就罷了,每次看到她的眼睛也不會想到她少女時的樣子。但現在,年齡雖然小了幾歲,但這張臉和少女時並無多少區別,也容易讓人忽視,她現在的年齡。

鳳凌然頓時覺得有些口乾舌燥,知道自己不該,但還是……

蕭兮小嘴被壓,頓時瞪大眼睛,小手無力的抵在他的胸口,懵了一臉。

鳳凌然的氣息灌入她的鼻腔,霸道如斯,卻又揉雜著幾分溫柔,那雙黑眸直勾勾的看著她,仿若萬丈深淵,令人淪陷。

蕭兮雙頰通紅,感覺到薄唇在她唇瓣上蠕動,她的心臟,忽然快速的跳動起來。

這也太不爭氣了……

鳳凌然撬開她的唇齒,眯著黑眸,在她口中掃蕩了一圈,勾住一方柔軟,抵死糾纏。

好一會兒……

鳳凌然才離開她的小嘴,呼吸微亂,看著她唇瓣上晶瑩剔透,沾著他留下的痕迹,鳳凌然微微別開黑眸。

方才,他一時沒忍住……

蕭兮在鳳凌然懷中喘氣,迷濛的雙眸瞅著鳳凌然染了欲色的俊臉,蕭兮心中大吃一驚,突然從鳳凌然的懷中跳了出去。

她抓起被子,緊緊的裹在自己身上,聲音有些顫抖:「鳳凌然,你這禽獸,你有戀童癖啊?我才這麼點大,你不能對我做什麼。」

鳳凌然懷中空空的,溫度也逐漸下降,他蹙著眉,看著某個避他如猛獸的小女孩,鳳凌然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

「遲早是本王的人,本王不過是早點嘗嘗味道,有何不可?」

鳳凌然說完,自己微微愣了一下,何時他也變的這麼下流了?不過,他真的不喜歡蕭兮如此的避著他。

既然也喜歡他,他親她,她應該高興才是。

蕭兮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的時候,腦中忽然浮現南宮湚的模樣,一陣心痛,來的又快又猛。她小臉有些發白,躲在被子里的小身子,微微顫抖。

「鳳凌然,我困了,你也去睡覺吧!」

蕭兮說完,腦袋也鑽進了被子里,她痛苦的按著心臟,疼的眼淚幾乎掉下來。

怎麼會這樣?不是已經好多天沒有痛過了嗎?為什麼今天會忽然想到南宮湚?

她這是趕他走?

鳳凌然黑眸閃過暗沉,修長的手指抓住被子,往下拉的時候,裡面的小手也緊緊的捏住了被子。

「鳳凌然,我真的困了,你走吧!」

誰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師 ,連喘氣都感覺到狠狠的疼。

「蕭兮。」鳳凌然聲音陡然變大,充斥著怒氣:「你真的以為本王非你不可?所以,你才敢如此肆無忌憚么?」

蕭兮閉上眼睛,連和鳳凌然爭的力氣都沒有,她只不過不想讓他擔心而已,他已經說了,很快就能找來解藥,万俟羽也說了,續命丹可以延長她三個月的壽命。

她不想在這個時候,去影響鳳凌然的安排,這痛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還受得住,只要不去想南宮湚,就會很快的結束。

鳳凌然見被子里的小女孩始終不說話,他手指漸漸的鬆開了她的被子。

「好,你要本王走是嗎?本王走。」

說罷!他拂袖而去。

房門砰的一聲被關上,這是鳳凌然的怒氣。

靈耳睜開眼睛,從窗欞邊跑到蕭兮的床上,看著被中的小身子在捲縮,它黑漆漆的眼睛十分著急。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