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樣的情況,龍十兒也只能將臨走前交代黃米兒的事情壓后了,看到正在後廚忙活的那三人,龍十兒走了進去。

三人中兩人做菜,一人一邊生火,一邊洗菜,見到龍十兒,三人朝龍十兒微笑了一下。

「門主!」

「我是來看看你們有沒有放棄的打算的。」

龍十兒很不留情的打擊道。

三人一邊做著自己的事兒一邊搖頭。「門主,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我們是不會放棄的。」

「呵呵,那好吧,你們繼續!」


龍十兒轉身離開了后廚,他何嘗不知道,有時候三人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黃米兒又或者花龍客棧充當小二的弟子都會跑來幫他們呢,不過龍十兒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

人家都沒說,自己何必去說呢?

來到房間,徐容容已經再收拾衣物了,公孫熏兒站在一旁,不時的幫襯一下。

來到門口龍十兒就看到公孫熏兒的表情,她是笑著的,只是,這種笑容過於牽強,笑容中蘊含著太多的不舍。

對此,龍十兒也沒有辦法,他不敢去安撫她,因為他怕自己的安撫會帶給她更加的不舍,還有和她分離后的思戀。

龍十兒親身經歷過離別後思戀的味道,這種感覺,對於被思戀的人來說,很開心,可是,對自己來說,這樣的感覺,真的很苦,很苦……

「容容,熏兒,我們去看看赤夷雪吧!」

龍十兒一邊說一邊走進了屋裡。

徐容容和公孫熏兒條件反射似的盯著龍十兒,眼神中滿是不相信的神色,龍十兒不解的看著他們。

「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啊?」

「老公,我沒聽錯吧,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們去看赤夷雪啊!」

龍十兒看著徐容容,隨意的說道。

公孫熏兒蹦到龍十兒身邊,盯著龍十兒的臉,左轉轉有轉轉,轉轉又停下腳步思考一番。

「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麼做出這種決定。」

「很簡單啊,我覺得該去看看她,所以就決定了啊!」

不管怎麼說,結果是自己傷害了她,自己必須為自己做出的事情結果負責,不管自己再怎麼有理由,她最終都是被害,所以,龍十兒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老公,你變了!」

徐容容忽然的嚴肅,讓龍十兒有些不適應,還以為她是不開心了,可是隨後她的臉上掛起了笑容,她跑到龍十兒旁邊,跳進龍十兒懷裡。

「不過你變得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龍十兒愕然,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麼,徐容容抱緊了自己,她的身子全貼在了龍十兒身上,感受到她的身材,還有火爆的雙峰,龍十兒強行壓制著體內衝動的**。

「老婆,你胸口快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了!」

徐容容這才離開龍十兒的身體,臉色有些微紅。

龍十兒則是微笑著看著二女,兩隻手臂一抬,示意二女挽住自己手臂。

二女很乖巧的走到龍十兒身邊,三人說說笑笑的離開了房間,朝醫館走去的途中,公孫熏兒說起了赤夷雪現在的情況。

「老公,雪兒現在的傷勢已經基本恢復了,可是,以後她的去處怎麼辦?」

「嗯,這個……我還沒想過呢,你覺得她該怎麼辦呢?」

龍十兒不喜歡去想別人的去處,因為那些與自己無關,他只在乎與自己相關的人的去留,他會為了自己付出感情的兄弟去開口挽留。

他也會為了自己深愛的女人去霸道的擁有,可是他卻不會為了自己認為是陌生的人去著想,能夠在自己走之前去看看這個陌生人,龍十兒覺得,自己該做的,已經夠了。

他就是這麼刻薄的人,因為當初自己被王龍凱滿天下追殺的時候,除了自己的父皇,誰又在乎過自己的去留呢?

答案是肯定的,龍十兒曾想過躲到自己的發小家中,可是他呢?他竟然跟王龍凱報告自己的位置。

龍十兒不想想起往事,對於以往的事情,龍十兒一點兒都不想想起,這近二十年來,龍十兒從沒去想過自己的玩伴如今的情況。

因為他們也不曾替自己想過,當自己還是一國太子的時候,他們陪自己瘋,陪自己狂,陪自己上街調戲小姑娘,陪自己去偷御酒嘗鮮,可是,當自己真正落難的時候,他們隨風飄遠……

公孫熏兒曾見過龍十兒一面,那是自己父親帶著自己進宮的時候一次偶然的見面,那時候的兩人都還小。

從那以後,公孫熏兒到處搜集龍十兒的資料,甚至有時候比龍十兒還要清楚他走過的每一個腳步,猜到龍十兒想起了往事,公孫熏兒有些歉意的看著龍十兒。

「老公,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過我覺得,你的內心太封閉了,我和容容姐都是你的妻子,我覺得,有些事情你還是可以跟我們說的,這樣的話你的心裡也會好受得多。」

龍十兒聞言斜看著地下,想了一會兒,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摟住公孫熏兒和徐容容的腰,輕鬆的對二女說道。

「我的事情你們就不用操心啦,你們不相信我么?你們啊,只要永遠都像這樣和和氣氣的,不管怎麼樣,就算天塌下來都與我無關。」

二女聽到龍十兒的話對視一眼,徐容容有些顧慮的說道。

「老公,熏兒,我說了你們可別生氣哈,我感覺,儘管我和熏兒都在努力的維持這種氛圍,可是,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我和熏兒之間的感情很破裂,受不住太多的風吹雨打。」

公孫熏兒聽到徐容容的話語,趕緊點頭。

「嗯嗯,我也有這種感覺,我真的很怕有一天會和容容姐不和,到時候傷害的卻是老公。」

龍十兒有些發愣,她們的感情自己從來不曾懷疑過,不管細節還是大事兒,可是兩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覺,這就讓龍十兒百思不得其解了。

「我看過很多小說,我們不是小說里的人物,我不會用什麼承諾來維持這樣的關係,但是,我相信你們,我相信你嗎不會讓我失望,因為你們都清楚,如果我失去了你們中的其中一個,我會瘋,我會狂……也會魂飛魄散……」

龍十兒清楚自己的性格,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自己的內心會承受不住,然後會走火入魔,會做太多宣洩情緒的事兒,那種情況下,他會控制不住自己,最後的他可能會因此而魂飛魄散。

二女看著龍十兒,臉上很苦,再為龍十兒苦,她們都清楚龍十兒的不易,公孫熏兒說道。

「老公,不會的,你放心,熏兒絕對會盡最大的努力和容容姐相處的,我願意只做你的情人!」

公孫熏兒的決定,讓龍十兒和徐容容都顯得詫異無比,詫異之後便是憤怒,是徐容容開的口。

「熏兒,那個傻丫頭,要是你做情人的話,那我也只做情人!」

「容容姐!」

公孫熏兒感動的走到徐容容身邊,對於這種事兒龍十兒不太擅長,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徐容容身上。

其實從龍十兒本身來說,他只想有一個老婆,可是兩個老婆的事實發生在了自己身上,龍十兒可以確定性的說,自己深愛她們,她們中的任何一個從自己的生命離開,都會是對自己最大的打擊。

在龍十兒眼裡,他們是對等的,沒有大小,也不分身份地位。

徐容容雖然先入為主,可是對於愛情而言,有先後大小之分么?沒有,既然沒有,那為什麼還會用世俗的眼光去評價愛情呢?

在龍十兒看來,這就好像是用自己的個人經歷去評價一部小說的好與壞一樣,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它們只是有聯繫,可是真正意義上來說,這是不等的,因為,幻想與現實本身就是不等的。

徐容容伸手替公孫熏兒擦乾了眼淚,語重心長的對公孫熏兒來說。

「熏兒,你什麼都不用想,你只想著,老公最愛的人是你!我也只想著老公最愛的人是我!不要去想自己要做老公的妻子還是情人,因為站在老公的立場,他是不想看到我們會有等級之分的。」

「嗯,好了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你們都是我最愛的女人,嗯?」

龍十兒再次微笑著抬起自己的雙臂,二女對視一眼,公孫熏兒破涕為笑,走到龍十兒另一邊,與徐容容一起挽住龍十兒的手臂。

龍十兒嘴角掛著笑容,與二女一起朝醫館走去,經過這次心與心的交流,相信大家都會有所改變,包括龍十兒。

現在已經是夜晚了,還是那個龍十兒受傷來的醫館,這裡在上次公孫明宇來的時候已經成為了公孫家的醫館,三人走進了屋子。

屋裡有一個公孫家留下來看管醫館的中年人,他正在算著藥材,看到三人進屋,這人朝公孫熏兒行禮。

「大小姐!」

「嗯,雪兒呢?她在房間嗎?」

公孫熏兒點了點頭,直接問道。

中年人點點頭。「嗯!」

在公孫熏兒的帶領下,三人朝醫館後門走去,那裡有一個院子,赤夷雪就住在院子中修養。 這個院子是專門為了重病重傷的人而建立的,醫館的醫師也住在其中,院子里種著一些花草,而且房子的周圍也有著不少藤幔。

房屋的珠子也是一顆顆沒有經過削磨的樹榦,磚瓦都是按照樹木的顏色構成,來到院子,就感覺來到另一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神清氣爽,心情低落的人來到這種生機勃勃的地方,才有一種歡喜的感覺,這就是醫。

這裡不僅醫治身外之傷的人,還一定程度上醫治了心理傷害的人,看到這個地方,公孫熏兒臉上就掛起了笑容。

「怎麼樣?這是我後來根據白獸城的樣子來改造的,美吧?」

「還不錯嘛,好像去你們白獸城看看呢,難道你們白獸城都是這樣的么?」

徐容容來了興緻,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龍十兒也有興趣吶,白獸城的傳說故事,龍十兒一直聽聞在腦海,只是沒能有機會去看看。

公孫熏兒得意的笑道:「嗯,對啊,我們白獸城,可美了,家家戶戶的院子里都種著一些藥草,還有好多好多好可愛的小動物呢!」

白獸城以醫術聞名天下,以馴獸能力震懾人心,龍十兒又不假思索的想到了白獸城的美女,在那樣的地方,美女肯定是最多的。

公孫熏兒帶著兩人在途經院子的時候轉了一會兒,龍十兒又看到如同木屋的房門,反正是能不被削磨的地方否換上了粗糙的樹榦。

而且,門窗到處都有著爬山虎一樣的東西,看上去真的很美很美,龍十兒感嘆道。

「以後我們的家也要布置成這樣,簡直太美了。」

「嗯,對對對。」

徐容容也不住的點頭。


公孫熏兒聞言思索了一下,然後才轉移了話題提醒道:「好啦,辦正事兒了。」

龍十兒被美麗的場景一陣熏陶,這才在公孫熏兒的提醒下想起了來這裡的目的。

公孫熏兒帶著兩人來到一間房間前,她敲了敲門。

「雪兒,你在嗎?」

「嗯,你等等。」

赤夷雪的聲音傳進眾人耳里,稍稍等了一會兒,便聽到她急促的腳步聲,房門很快被打開,她微笑著看著公孫熏兒,還沒說話就看到了公孫熏兒背後的龍十兒,她的微笑立馬淡了下來,轉身回到屋裡。「進來吧!」

三人走進屋裡,屋子裡的桌子是一塊大叔干穩穩的放在地下,旁邊是幾個小樹榦,不過坐的地方和桌子表面是磨過的,滑滑的。

房間的構造以綠色為主,從房頂上吊墜著一些花藤,床鋪桌椅,各種傢具都是綠色的,包括地上的毯子也是綠色,看到這樣的房間,龍十兒不僅再次感嘆。

「能夠在這裡修養還真是三生有幸啊!」

「這還不都是拜你所賜!」

女子冷言回答道,在木質的杯子中倒了兩杯茶水,赤夷雪微笑著將茶水遞給兩人。

龍十兒她的冷言中回過神,這才打量起她的身體,發現他的身子已經恢復尋常,不過胸口的位置明顯的還包裹著紗布。

發現龍十兒盯著人家胸口看,徐容容用手肘用勁兒的敲了敲龍十兒的手臂,不悅的看著龍十兒。

龍十兒這才收回眼神,龍十兒很隨意的坐下,關心的問了一句。

「你的傷勢恢復得怎麼樣了?」

「你要看看么?」

赤夷雪盯著龍十兒的眼神。

龍十兒卻看不出他的意識,也聽不出她話里的意思,龍十兒搖頭道。

「你告訴我就好了。」

「要麼自己看,要麼別問我!」

赤夷雪冷冷的回答道,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水。

她今天穿著一身青色長裙,長發一部分盤在頭頂,一部分散披在後背,胸前也有兩撮秀髮。

龍十兒真的聽不懂她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龍十兒可不會認為她會因此對自己獻身,再說了,就算真的獻身,自己也不能要。

「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那我也不問了,我們今天來看你呢,一是來跟你道別,二是來問問你以後有什麼打算,不過我看你的樣子,也不會告訴我了。」

龍十兒起身,對公孫熏兒和徐容容說了句。

「我在外邊等你們。」

說完之後龍十兒悠悠走出了門外,卻在門口的時候聽到了赤夷雪的話語。

「你都還沒問,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告訴你呢?」

「我們只是陌路人,你的一切與我無關!」

龍十兒卻是笑了笑,說完之後便走出了房間,他是男人,他有自己的底限,也有自己的原則。


龍十兒本就不應該來看陌生人的,他因此遭到了人家的冷言冷語,龍十兒還能說什麼呢?就當是自己自作自受吧。

龍十兒心情低落,卻不是因為這個,是因為他聯合白天滅了黑彩幫的事兒,自己兩次的改變,兩次都遭到了不如意的後果。


Related Articles

他是活着,還是已經死了……

林寒感覺自己身子像被卡車給碾過了一般,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