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黃金三叉戟.和巨人皇族根本沒有關係.而是這大帝將軍自己持有的.

既然你想借我的手.解開這三叉戟上的封印.那我就如你所願好了.

不過到時候.你的命和三叉戟.就都是我的了.」

秦逸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但是隨即.就被他隱沒入眼眸的深處.

在各個位面中.連連跳躍.秦逸的速度.因為實在太快.在宇宙中都劃出一道驚鴻.將各個位面.連接了起來.

等來到宇宙一處人跡罕至的荒涼之處后.秦逸盤膝坐下.伸手一招.星域之門、星辰之心.從天而降.滾滾能量.迅速四下鋪散開來.

無數能量光柱.在秦逸四周交織.顯得格外神秘、浩瀚.源源不斷將高等位面的靈氣.注入秦逸體內.

秦逸手掌再一翻.一座祭壇.上面刻滿密密麻麻的坐標和星辰、星域.轟隆一聲.漂浮到了秦逸面前. 這座祭壇.正是原本矗立在九星魔獅巢穴中的那一座.

上面刻畫了極為詳細的地圖.無數坐標.將隱蔽在重重位面中的通道.清楚地標註了出來.

通道的一段.赫然正是九星魔獅盜取仙靈礦石的終點.

「現在單純靠著星域之門和星辰之心.已經不夠讓我汲取足夠的靈氣了.要想讓巨龍虛影早點蘇醒過來.不利用這幅地圖.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秦逸眼芒一掃.整幅地圖.頓時瞭然於胸.

這幅地圖的詳細程度.遠遠超出了秦逸的預期.

幾乎一整個世俗宇宙.在上面都有明確的標註.秦逸越看越是心驚.只要擁有這幅地圖.遨遊整個世俗宇宙.都變得輕鬆簡單.

因為地圖上有很詳細的註解.所以秦逸很快地.就找到了自己目前的所在.

在地圖上尋找片刻.秦逸很快就確定了從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前往可以盜取高等位面仙靈礦石的路線.

「九星魔獅真是藏了個好寶貝啊.幸虧被我得到手了.如果當時被宇泰學院搶先一步.恐怕要不了二三十年的時間.整個萬華大陸.就是宇泰學院的天下了.」

秦逸心中暗嘆.同時手掌一揮.巨大的祭壇.騰空而起.一下子砸入吞天大墓.頃刻之間.就如同冰山遇到驕陽.融化消失了.

「現在世俗宇宙可以盜寶的路線.只有我一個人知曉了.」秦逸冷笑一聲.長袖一卷.面前虛空頓時攪動出一個螺旋.層層破裂.露出一條隱蔽的時空通道.秦逸一躍而入.按照地圖上標註的路線.急速飛馳.

足足飛行了十天十夜.秦逸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奔騰的大河.

這條河流.橫亘在宇宙中.無論是長度還是寬度.一眼都看不到頭.裡面不時有巨大的生物.猛然游過.

這些生物.有蛇有龜.至少都有數百萬里長.全身滾盪而出的雄渾力量.足以輕易就將一片九等大陸撕開.



「看來這裡就是龍龜瀚海.傳說裡面有一個銘刻了九道龍紋的龍龜老祖.擁有無數奇遇.僅差一步.就可以脫離這世俗宇宙.飛升到更高階的宇宙.我要小心避開他.要是侵擾到了他.我現在的力量.就算是逃走.恐怕都格外吃力.」

秦逸將自己的靈識全部開啟.同時將風暴之眼運轉起來.化作一道流光.一下子就沒入河水中.朝著河流深處.直鑽進去.

越往深處.光線越暗.甚至伸手不見五指.四周靜謐無聲.要是普通人.恐怕早就發瘋、發狂.

不過這些對於擁有強大意志的秦逸而言.都沒有太大的影響.

在這河水中.他甚至看到許多巨大的星球、大陸.沉在了裡面.上下緩緩起伏.有的大陸.甚至比御風大陸還要巨大.但是此刻.上面都已經長滿了珊瑚和水草.透出死氣沉沉的味道.

河水中還有許多巍峨的建築.甚至還有各種神祇的神像.每一尊都至少有數十萬丈高.

雖然在這河水裡面.浸泡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神像表面.都已經斑駁、腐蝕.但是神像內部.卻是傳來足以讓秦逸驚訝的強大力量.

彷彿這些神像裡面.被封印了數不清即將噴發的火山.

秦逸將這些神像所在的坐標.全都記在心裡.準備等回來的時候.將這些神像.全部帶走.煉化.

按照地圖的指引.在河流中穿梭三個時辰.秦逸很輕鬆就在河溝的側壁深處.發現了一個隱蔽的洞穴.

這個洞穴看上去不大.長寬不過幾丈.但是懸停在這洞穴面前時.秦逸就已經可以感覺到裡面傳來陣陣若有若無的靈氣.

對靈氣格外敏感的秦逸.一剎那間.就可以確認.這些是仙靈礦石散逸出來的靈氣.

「穿越這麼漫長的虛空.都還能讓人感受到靈氣的殘餘.這片仙靈礦石的寶藏.必然巨大得難以想象.」秦逸心中沉吟.沒有猶豫.一步就跨入洞穴.

一步進入.秦逸就感覺自己的身子.一下子變得輕飄飄起來.眼前星河、星雲.走馬觀花.不斷變化.顯然這眨眼的功夫.秦逸就已經穿越了無數位面和摺疊空間.進入到了高等位面的一處扭曲的時空里.

但是具體是第幾等的位面.秦逸暫時還沒法知道.

「無論是幾等大陸.周圍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因為空間法則的扭曲.而出現的空間裂縫.看來九星魔獅就是身處這裂縫中.盜取高等大陸的仙靈礦石.這樣一來.神不知鬼不覺.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秦逸思索的功夫.他已經進入了一片金色的隧道.

隧道四壁.全都是快速流動的光束.顯得極為奇異.給人一種時間快速流逝的感覺.

秦逸身處這隧道內.不需要自己飛行.隧道之中就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推動著他不斷前進.

在隧道中飛行的時候.秦逸的身邊.不時就有零星的仙靈礦石飄過.

秦逸隨手一抓.發現就是一塊黑色的四品仙靈礦石.陣陣濃郁的靈氣.讓秦逸呼吸一口.都覺得心曠神怡.

隨著秦逸不斷地前進.身邊礦石飄過的頻率.變得越來越高.

甚至時不時的.陣陣噼里啪啦的轟鳴聲中.千百塊三品仙靈礦石組成的石流.從秦逸身邊穿梭而過.一下子就消失在秦逸背後.

這種現象.讓秦逸越發確定.自己的面前.就會出現巨大的仙靈礦石寶藏.

這些仙靈礦石的數目.將要比他過去任何時候看到的.都要浩大.

再飛行五個時辰.秦逸發現自動飛行的速度.正在逐漸減慢.他凝聚目力.向遠處一望.頓時就看到.隧道已然到了盡頭.

秦逸腳步一動.頓時就直接來到了隧道的出口.

抬眼一看.秦逸的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金色空間.

整個空間.就像是一個圓滾滾的巨球內部.全都呈現黃澄澄的金色.

這個巨球內部.被分成了兩半.

秦逸所在的這一半.從上到下.密密麻麻.擁有諸多隧道的出口.很顯然通到這個巨球內部的路線.並不只有秦逸走過的這一條.

而秦逸正對面的那一半.一副巨大的樹形浮雕.活靈活現.雕刻在金色的內壁上.

樹形浮雕彷彿是一根連接天地的支柱.上面無數枝椏.彎彎曲曲.細密分叉.一根枝椏分成兩根.然後兩根分四根.四根再分八根……無數的分支.讓這些枝椏擴張形成了一張叫人毛骨悚然的大網.


這張大網.覆蓋了這金色內壁的幾乎一半之多.

而這棵大樹的枝椏上.一個個不規則的凸起.泛出各色光華.就像是樹上結出的果實. 看到樹枝上嵌著的那一顆顆果實時.就算秦逸早有心理準備.此刻還是猛地吸了一口氣.心跳彷彿都漏了一拍.

鑲嵌在浮雕上的那些斑斕.哪裡是果實.而是一塊塊大小不一的仙靈礦石.

有些礦石.甚至比人的腦袋還大.小的也有指甲蓋大小.錯落在整個樹形浮雕上.至少也有十萬塊.

雖然相比起整棵巨樹浮雕.這些仙靈礦石的數目顯得有些稀少.但是這些仙靈礦石的品級.完全可以彌補數量上的缺陷.

「灰色.三品仙靈礦石;黑色.四品仙靈礦石;紅色.五品仙靈礦石……橙色.六品仙靈礦石.」秦逸眼睛一亮.在這些仙靈礦石中.不僅有紅色的五品仙靈礦石.甚至還有一部分橙色的六品仙靈礦石.

六品仙靈礦石.秦逸這可是第一次看到.

在低等大陸.這種品質的礦石.根本不可能見到.

每一塊六品仙靈礦石中蘊含的靈氣.就算是相隔這麼遠.秦逸都可以清晰感覺到.

「光是這一部分六品仙靈礦石.煉化后的真氣.恐怕喚醒巨龍虛影.還綽綽有餘.」秦逸雙眼精芒閃爍.伸手一抓.遠處巨樹浮雕.猛地一顫.隨著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一塊塊仙靈礦石從浮雕上剝落下來.輕輕撞擊.化作洪流.被秦逸捲入千幻世界珠.

風暴之眼的快速運轉.可以幫助秦逸絕無漏缺.將所有仙靈礦石.全部都收走.

當這些仙靈礦石從浮雕上飛出來的時候.秦逸注意到.這顆樹形浮雕的經絡里.有一絲絲光芒.不斷流動.在那一個個礦石離開后留下的小坑裡.滲透出濕潤的水霧.

這些水霧經過長時間的凝聚.就會凝結成一塊塊仙靈礦石.

秦逸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九星魔獅要每隔一段時間.都要來盜取一次礦石.

原來這些礦石的產生.就和真正的樹木開花結果一樣.要隔上一段時間.才會凝聚出一批礦石.等九星魔獅盜走後.再重新凝聚.反反覆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這次收穫的礦石.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品階卻是目前為止最高的.不僅有五等.甚至還有六等.這些仙靈礦石煉化后的真氣.絕對比過去煉化礦石獲得的真氣.加起來還要多幾百倍.」秦逸目光炯炯.將最後一塊仙靈礦石收入千幻世界珠.就要離開.

這一次收穫后.秦逸只要把握好時間.等到下一批仙靈礦石凝聚完畢.再過來收走就是了.就和農民收割莊稼一個道理.

轉身剛要離開這片金黃色的虛空.突然之間.一股熊熊氣浪.如同烈日奔騰.從幾乎所有的隧道裡面.噴涌而出.

強大渾厚的力量.磅礴、熱血、充斥天地.整個虛空.彷彿都凝結成一塊鋼板.

唰.

聲聲爆鳴.如同珠落玉盤.狂潮震蕩.綿綿不絕.

聲波轟鳴中.一個身穿道袍的青年.面容冷峻.腳踩一柄恢弘的飛劍.猛地一下.從隧道中飛躍而出.

剎那之間.所有隧道里.齊齊爆發出塌陷的巨響.

無數能量本源.瞬間潰散、崩塌.好像一下子都被飛劍給斬斷了一般.

秦逸的目光和這個青年.幾乎是第一時間.同時對上.

道袍青年踩在透明的飛劍上.氣息平緩.居高臨下.朝著秦逸望過來.氣勢巍峨如山.深邃如海.彷彿天穹星河.都被他抗在肩上.萬事萬物.都在他腳下臣服.

「怎麼還有人到達了這裡.」秦逸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按照道理說.世俗宇宙中.擁有這幅地圖的.只有九星魔獅.其他人根本沒可能找到這裡.那麼現在這個人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道袍青年好像根本不在乎.甚至可以說.根本就無視了秦逸望向自己的目光.

他整個人身上.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睥睨天下.世間一切都被他踩在腳下的傲氣味道.叫人十分不舒服.

道袍青年掃了秦逸一眼.就不再關注對方.轉過視線.朝著遠處金色內壁上的樹形浮雕望去.

眼芒一掃.他的瞳孔中.頓時出現大驚失色的神色.

志在必得的仙靈礦石.竟然一顆都不剩了.

在來這裡的路上.他的腦子裡面.幻想過無數次.自己得到這一批巨大的寶藏.會如何揮霍.會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何種境界.

但是現在.全都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眼前那樹形浮雕上.只剩下一個個空空的坑洞.

自己美好的幻象.全部破碎.

巨大的失落.讓道袍青年怒火中燒.全身殺氣騰騰.

「是你.」青年腦子一轉.目光迅疾如電、兇惡如虎.一下子就狠狠盯在了秦逸身上.

轟隆.

以秦逸為中心的一片虛空.頓時像是沸騰的岩漿一樣.整個塌陷了下去.灼熱氣浪.足以把鋼筋鐵板.都一瞬間蒸發乾凈.

「是你把我的仙靈礦石都盜走了對不對.」眼睛血紅.死死盯著秦逸.道袍青年手指捏得格格炸響.

通向這裡的密道路線.是自己機緣巧合下.獲得巨大奇遇.才在一幅古老的地圖上看到的.

道袍青年可以確定.在這片世俗宇宙中.除了自己.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現在在場只有自己和眼前這個陌生的修道者.礦石此刻全都不見了.絕對是這個傢伙搶先自己一步.全都盜走了.

這些可全都是自己志在必得的高等位面的仙靈礦石.

來自仙界宇宙的高品階礦石.遠遠不是世俗宇宙中的礦石.能夠相提並論的.


Related Articles

「別胡鬧,走。」

就在薛沫爆發的前夕,葉子晨出現在薛沫的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