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大毒蛇終究是大毒蛇。就算人家處於那種低調的狀態,但是人家的那些動作可都不是小。只是很多時候別人不能從他們那僅有的一點表情中得到正確的信息。

因為它剛剛才吃飽,所以不想動。雖然它對於陳慕他們兩個不斷靠近它而感到不滿,但是它也沒動。並沒有立馬跳起來跟陳慕決一死戰。

它暫時只是吐著杏子對陳慕他們進行警告。但警告沒有起到作用的話,那它就會親自動手了。

陳慕看那大花蛇對自己陰冷囂張地吐著杏子,但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面對這麼個移動了毒素存儲器,跟以前他所面對的那些對手可不一樣。

這一次,要是稍有不慎,那可真就是小命不保。畢竟這種級別的毒蛇可不是開玩笑的。

陳慕暫時也保持著沉默。他也是不停地想辦法。

本來就很難搞過它,要是跟它硬來的話,損失的絕對是自己這邊。所以還得對人家態度好點。

對上這麼個傢伙,陳慕心裡還真是沒底。他以前也沒跟這類傢伙做過什麼交流,所以現在一切就只能先這麼僵持著。

這當然也不是長久之計。因為陳慕不想拖,他也拖不起。所以他的整個大腦都在快速地運動著。

爭取快速想出辦法,早點解決這眼前的傢伙。 這陳慕剛跟那大黑熊大戰了半天,現在又突然遇上這傢伙,那可真是不好弄啊!

但是不收拾它好像也不行,看它那樣子,應該就是自己要找的赤練蛇了。

那火紅火紅的身子,還真沒幾種蛇是長這樣的。雖然自己的體力被消耗了不少,但是這傢伙也是吃飽了撐的,動不了。

這算下來也差不多,還算公平。要是這會兒不把它幹掉的話,恐怕找都難找到它。

所以呢,陳慕就鬼鬼祟祟地靠近那赤練蛇。赤鏈蛇一看陳慕向自己走過來,頓時就警惕起來,沖著他不停地吐著杏子。

但是陳慕打定主意要幹掉它,所以是不會被它這麼個威脅就給嚇倒的。沒理會赤練蛇的威脅,陳慕還是在不停地靠近它。

就在陳慕還在往赤練蛇那邊靠的時候,那傢伙突然一閃,那尖尖的腦袋一下子就伸到了陳慕面前。

陳慕下意識地一閃,然後就躲了過去。赤練蛇沒咬中陳慕,立馬又把它的頭給收了回去。又盤成一圈,無敵防禦。

頓時,陳慕身上全是冷汗。那傢伙的速度太快了,陳慕連它的動作都沒看清楚,就只看到紅影子閃,然後他就只來得及下意識地往旁邊讓了一下。

要不然的話,他這會兒恐怕已經倒在地上了。就大黑熊那暴脾氣都能夠讓它生活在自己的窩裡,那肯定是拿它沒辦法。

對於赤練蛇的毒性,陳慕可不想親身去體驗。那傢伙想想也知道可怕。

赤練蛇那傢伙一擊不中,立馬撤回。絲毫不戀戰。陳慕暴怒著想報仇,但是也不好下手。

它那身子盤成一團,留個腦袋在外面,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稍有動靜,它三百六十度都可以反應得過來。

陳慕現在就像是貓吃團魚,無處下口啊!看著那傢伙盤在那兒,他真找不到突破口。

然後陳慕眼珠子一轉,曾經用過的一個主意又再度湧上他的心頭。


然後他扭頭看向白白,滿眼都是哀求。就希望這傢伙可以配合一下。

但是白白一看陳慕的眼神,頓時就跳開,直接遠離陳慕。上次才被他給算計了,這次怎麼可能再重蹈覆轍。

所以它對陳慕是有著防備的,生怕這傢伙再給它來上一次。這次的這傢伙可就不是上次那樣蠍子那麼好對付了。這傢伙可真是要命的存在。

命這東西,誰不珍惜。就算它只是一隻狗,它也知道珍愛生命,遠離陳慕。

陳慕也不想那麼對它,但是對面那傢伙實在是不好對付。那傢伙整個把自己包得像銅牆鐵壁一樣,他也沒辦法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再辛苦它一次了。

打定主意之後,陳慕直接一把抓起白白,也不管它反抗不反抗,一下子就扔了過去。

當然,他也不是沒良心的人。他知道白白那傢伙沒那麼容易對付,知道它沒那麼容易死的。所以對它的安危也不是特別的擔心。

也不是不關心,他扔的時候也是注意的。包括扔過去之後它落地的位置啊,它落地之後的站立姿態之類的。都是有考慮的,要讓它有足夠的可能逃脫嘛!

白白心不甘情不願地被陳慕扔過去之後,本來以為那赤練蛇會一口吞了它。但是那傢伙居然一動不動的,根本都沒正眼看它。

雖然沒有危險是好事,但是白白心裡也很不舒服。這傢伙居然敢如此藐視自己,真是叔可忍嫂不可忍。

所以,白白那傢伙直接衝過去,一口就咬在那赤練蛇的脖子上。它也知道打蛇打七寸的道理。

陳慕看白白咬住那赤練蛇脖子那兇悍的樣子,頓時心裡就有些突突了。要是這傢伙這麼給自己來上一口的話,自己還不得瘋啊!

陳慕也為白白擔心,那傢伙居然那麼衝動,直接就沖了上去。陳慕也只是打算讓它去吸引一下那赤練蛇的注意力,讓它的防禦出現漏洞。然後他再發動攻擊。

可是白白居然直接一口就咬了上去,而且還被它給咬中了。陳慕真是既高興,又擔憂啊!

但是情況似乎有點出乎陳慕的意料。那赤練蛇被白白咬中之後,居然沒有進行反抗。

看那傢伙的樣子,也不是普通的赤練蛇。應該就是他要找的黃境赤練蛇了。但是作為堂堂有修為的妖獸,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問題是那傢伙就是不反抗,直接任由白白咬住它的脖子。白白那傢伙也不跟它客氣。就那麼死死的咬住,一點都不曾放鬆過。

要說這妖獸還真是變態。白白那傢伙使盡吃奶的勁兒咬它的脖子,但是它好像根本沒什麼事兒。

在它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白白都足足咬了一刻鐘的功夫,那赤練蛇才徹底閉上了它的眼睛。

在那赤練蛇死了半天之後,白白才鬆開它的嘴巴。看它那捨不得放開的樣子,它似乎很喜歡那種把別人咬死的感覺啊!

然後白白沖陳慕看了一眼。一呲牙,陳慕被它嚇了一跳。差點以為那傢伙準備給自己也來上一口呢!

還好,白白那傢伙知道分寸,也沒跟陳慕計較。

陳慕來到那赤練蛇的旁邊,他還真有些納悶兒。本來起碼會有一場惡戰的,卻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

他蹲在赤練蛇的旁邊,仔細地研究起來。他倒要看看這傢伙到底是為什麼會這樣。

粗略地看了一下之後,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的。就是肚子有點鼓,但是陳慕也只認為那是它吃飽的原因。

當他伸手在它的肚子上摸了一陣之後,發現它肚子里的東西也是長長的東西。憑手感來看,好像也是一條蛇。

但是蛇這種動物當中,它們一般是不會殺自己的同類的。更不用說吃了。

難道是它的孩子?

陳慕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但是他看了一下,這條是公蛇啊。不會懷孕的。

那就奇了怪了。為了找到答案,陳慕就直接把那赤練蛇的肚子給剖開了。結果發現經常真是一條蛇。

那蛇還是完整的,跟那傢伙差不多個頭的一條赤練蛇,只是色彩遠沒有它身上那麼濃烈。

陳慕把那條赤練蛇掏出來一看,居然是條母蛇。陳慕一看這兩條蛇的個頭,就知道它們應該是一對兒。

難道是這公蛇太愛那母蛇,所以把它放進自己的心裡。呃,也就是肚子里。那也是最接近心的地方。

陳慕又仔細檢查了一下那條母蛇,發現那母蛇也是大著個肚子。

難道這母蛇也吃了一條蛇進去?

那公蛇吃了這母蛇如果是因為愛的話,那這母蛇吃了別的蛇,那應該是為了愛了。那結果就是這母蛇愛上了別的公蛇,然後那公蛇一氣之下就把那母蛇給殺了?

陳慕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切謎底,就在於那母蛇肚子里的東西。

所以,陳慕就再次幹了一回開膛破肚的勾當。直接又把那母蛇的肚子也給剖開了。

結果陳慕一看,那母蛇的肚子裡面的居然是一條小赤練蛇。也不是很小,應該快要出生了。那蛇蛋已經足夠成熟。

陳慕看到那小赤練蛇之後,就感覺更有些複雜了。按道理說,這兩口子有了自己的小寶寶,那生活應該過得更好啊?

但是怎麼會反目成仇的呢?這不應該是在這時候自相殘殺呀?

在母蛇懷孕的時候,公蛇對母蛇痛下殺手。就像是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老婆懷孕的時候,對她下毒手一樣。

那是怎麼回事兒呢?陳慕一考慮,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這孩子不是她老公的。

也就是說,那母蛇給那公蛇戴綠帽子了。而且還連種都有了。這要是那公蛇都還不動手的話,那就不叫毒蛇了。

然後那公蛇傷心難過,覺得生無可戀,所以甘願被白白殺死。

這樣一想,似乎一切都通順了。

「嗯,看來應該就是這麼回事兒了。」陳慕對自己的推斷點了點頭,表示對自己的欽佩。

白白就一直在那蛇身上聞來聞去的,也沒什麼事兒做。

有了自己的猜測之後,陳慕也就懶得再去管其他的東西了。然後就把那蛇的蛇膽取了出來。

本來只想得到一枚蛇膽的,但是意外多了一枚。心裡自然是更加的舒坦。

但是一想,還差最重要的一樣,也就是藥罐子要他找的主葯。那株二品的火山藤。

二品的藥材,先不說有多難找。就算找到了,也絕對會有厲害角色守著,不是那麼好拿的。

那個找的難度太大,這裡到處是水,因為是在海邊嘛!但是他還真沒見哪兒有火的。

至於火山,他連火山的一根毛都沒看到。

「唉……」陳慕一聲長嘆。

那聲音在這安靜的洞穴中,變得是那麼的清晰。而且還有迴音,在那迴音的作用下,整個洞里都是那聲音。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本來那聲音沒什麼,但是這迴音就顯得有些詭異了。而且那迴音回著回著就不對勁兒了。

最後雖然聲音沒變,但是節奏都變了。那迴音就一直在洞里回蕩,一直不肯消散。


陳慕就從地上站了起來。警惕地看著四周,看來這洞里恐怕不止有那熊和蛇。

然後,沉默就目不轉睛地盯著那洞穴的裡面。那個通向不知名的遠方。 不看還不覺得,陳慕往那裡面一看。越看越覺得有些陰森恐怖。

但是有一種聲音在他的腦海里不斷地告訴他。讓他進去,讓他一定要進去。

最終,陳慕沒能抵得過那深深地召喚。他還是走了進去。白白就跟在他的腳邊,兩個傢伙畏畏縮縮的往裡面進去。

越往裡走,空氣就越不暢。而且不光是呼吸困難,陳慕感覺那空氣中都充滿著火熱的味道。

那味道中甚至有些焦臭,像是那個火燒過的味道。

陳慕帶著白白一直進去。進到一定程度之後,前面的場景突然間豁然開朗。

本來是只有兩米的高度以及一米的寬度。但是在那裡,高度有著百多米,寬度甚至有幾百米。

底下就是一片大海,只不過這海里流動的是岩漿。而不是海水。

陳慕往下一看,那岩漿上不停地有氣泡冒出來,然後炸裂。發出「噗噗」的聲響。

令陳慕感到驚奇的就是在那火海當中,有一個小島。也不能稱之為島,只是一個冒出水面的山包。

在那個小山包上,居然還長著一株青藤。那藤蔓足足有幾百米的長度,順著那土牆一直伸到頂上。在那個小山包的上年面,有一個洞。

有亮光從那洞里照進來。那洞一直通向外面,為那株青藤提供了足夠的氧氣。

那場景,真是很漂亮。陳慕站在這邊那個支到外面的台上,看著對面。一個如同桶一樣的地方。

那個火海的世界里,居然長著一株青藤。從地上一直延伸到天上,彷彿要貫穿天地。

那青藤上,長著無數青嫩翠綠的葉子。閃爍著淡淡的光澤,在微風中搖曳。

一切,看起來也不是那麼荒涼,甚至有些生機盎然。

在這個鬼地方,一切生機的來源,都只在那株青藤上。陳慕看著那閃閃發光的藤蔓,應該就是自己要找的火山藤了。

真是千想萬想,都沒想過會在這裡找到它。


命運這東西,呵……

陳慕看著那藤蔓,就想立馬把它撈到自己手裡。但是中間隔著百米的岩漿,這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而且這第底下指不定有個什麼玩意兒在裡面呢。雖然岩漿裡面一般的生物都生存不了,但是作為有修仙的地方,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慕在身邊找了一塊石頭,朝那藤蔓扔了過去。隨著石頭越飛越遠,似乎一切都正常。

就在陳慕以為正常的時候,岩漿裡面突然動了一下。一個紅色的傢伙一下子從岩漿裡面冒出來,然後一口就把那石頭給吞了下去。

這一幕,看得陳慕心裡一驚。幸好沒貿然行動。要不然的話,可能被吞下去的就是自己了。

這一次,陳慕也不能再把白白給丟過去。要是再扔它一次的話,估計那傢伙非得跟他翻臉不可。

所以呢,就只能自己再想辦法了。但實際上哪能有什麼辦法。在這個地方,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只有一些光禿禿的石壁。

想要過去,沒別的辦法,只能硬闖。但是這麼遠的距離,而且這下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他也看不見。完全就是兩眼一抹黑的狀態。

陳慕往那岩漿裡面看了半天,希望能得到點有用的東西。但是半天的觀察,只讓他知道下面有東西,而且還不少。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陳慕又從旁邊撿起一塊大石頭,朝那岩漿扔了下去。

「嘭」的一聲,濺起大片水,呃,應該叫火花,還有大片波浪。但是那石頭沒一會兒就直接被岩漿給融化了,所以也沒掀起多大風浪。

看來用石頭試探這辦法也行不通。那除了硬衝過去之外,還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陳慕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還是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一定得過去。

站在岸邊,活動了一下手腳之後。他就低下腦袋,做好起跑姿勢。

然後雙腳猛然發力,一下子飛了出去。這一次,他必須用出全部力氣,要保證達到最快的速度。


Related Articles

瞬間,整個傳送陣直接燃燒起來。

這可是焚天焱炎火啊! 成熟期的焚天焱炎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