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重急忙將皇甫蘭扶到座位上,自己起身,看了看皇甫蘭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乖女兒,我這不是爲了你好嗎,你都挺着個大肚子,總的給孩子找個父親吧。”

回過身來,對着古羲怒斥道:“小子,看見了吧,你成婚也得成,不成婚也得成,由不得你!”

古羲呆若木雞,心頭一跳一跳,像是要蹦出來,眼睛直盯盯的看着皇甫蘭的大肚子。

“這……這……這……這真的是我的?”

一問出這話,古羲就想一巴掌拍死自己,這不是找抽嘛!

“混賬!”

果然,不僅皇甫重大怒一巴掌將古羲拍翻,就連皇甫蘭也是蹭的一下起身,來到古羲身邊,目光凌厲的看着古羲,一巴掌甩到古羲頭上去了。

“小子,在問你一遍,跟不跟我女兒成婚!”皇甫重臉色陰沉,拳頭已經緊握起來,一層淡淡的光芒在他的拳頭中凝聚。

皇甫蘭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另一隻手也是緊握成拳,目光直直的看着古羲。

“我……我……我能摸摸嗎?”古羲弱弱的說道。

皇甫重看見皇甫蘭沒有說話,將綁住古羲的鐵鏈鬆掉。

古羲吞了吞口水,手指顫抖着摸向皇甫蘭那隆起來的肚子,入手之處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肚子裏面因而的跳動,一時間,古羲臉上似哭似笑,極爲複雜。

“你們都下去。”皇甫重吩咐道,而他自己也出去了。

“什麼……什麼時候懷的?”古羲緩緩起身,看着皇甫蘭那掌角色容顏。

“出來後不久就發現了。”皇甫蘭低頭,手指輕輕的撫摸着肚子,眼中流露出一絲母性的溫柔。

“怎麼……怎麼不和我說……”

“說了之後呢?你會跟我回來嗎?還是說你會與秋若水、柳飄飄、楊月珊斷絕聯繫?”皇甫蘭臉色出現一絲自嘲。

古羲沉默以對。

“既然你來了,我就和你說清楚吧,這孩子我會生下來,如果你與我成親,你便是他父親,如果你不與我成親,我自會一個人養活他,如果你與我成親,那麼你就與她們斷絕聯繫。如果你不成親,我也不會爲難你,你現在就可以離開,我不說二話。”

“蘭蘭……我……” “好!好!好!來人,給我通知下去,就說我皇甫蘭的女兒一個月後要結婚了,發喜帖,發喜帖!哈哈……”

在大廳,皇甫重哈哈大大笑,髮絲狂舞,整個人像頭雄獅一樣,笑聲震天。

古羲坐在房中,臉上覆雜無比,一方面要結婚,這在他看來,這是一件離他很遠很遠的事情,可轉眼間就要結婚了。

另一方面又糾結於對幾女的感情。

“陸本善,事情忙完了沒有?”古羲聯繫陸本善。

“嗯,已經忙完了,兄弟謝謝你了,保住了我這信譽度。”陸本善的心情顯然很不錯。

“我要結婚了。”

“噗哧!咳咳……”

陸本善顯然在喝酒水,聽見古羲的話全噴了出來,好半天,才聽道他回話:“哥們,你這消息真是雷死我了,柳飄飄?秋若水?楊月珊?那一個?”

“都不是,是皇甫蘭。”

“咳咳……哥們,你……算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見面說,見面說。”

陸本善的小心臟已經受不了了,直接結束聊天。

“哎……”

殺手聯盟扛把子的女兒要結婚了,這是大事情,絕對的大事情,在皇甫重的刻意宣傳下,像是風暴一般席捲東部,而古羲的這個名字再次在東大陸像是沸水一般的沸騰了起來。

“什麼!古羲要成爲殺手聯盟的女婿?!該死!”

袁少峯得知這個消息,眼睛都快爆出來了,一股無名怒火從他的身體爆發而出。

殺手聯盟啊!

這可是九大勢力之一啊!

“該死!該死!”


袁少峯額頭青筋直爆,不久前被古羲殺了三個域主,還想去報復一番,沒想到轉眼間就聽到了古羲要與皇甫重女兒結婚的消息。

要是古羲成爲了皇甫重的女婿,那地位就大大的不一樣了,想要擊殺古羲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派殺手來殺他就不錯了。


之前一系列的矛盾在幾位大佬的會晤之下結束,但他知道古羲可不會放過他,而他也是這種想法。

“走一步算一步,既然不能夠暗着殺古羲,那就明着殺吧,等到了天地人三榜的爭奪,即使殺了古羲,那也無人敢說什麼了。”

想到這裏袁少峯稍稍心安。

無雙學院。

啪!

茶水四濺,楊月珊神色呆滯,即使滾燙的茶水濺射在他的身上也沒有古羲成婚的消息來的震撼。

“怎麼可能……古羲要成婚了……”

楊月珊臉色頹廢的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一滴淚水從她眼中緩緩滑落。

旋即猛然起身,向着獵人聯盟殺了過去。

紫薇疆!

柳飄飄臉色陰寒,站在她面前的玲瓏一句話大氣都不敢喘,神色有些緊張的看着柳飄飄。

“呵呵……老孃努力了這麼久,沒想到被別人搶先了!”柳飄飄自嘲一笑。

“飄飄,算了吧,不就是一個男人嘛。”玲瓏勸慰道。

“算了?怎麼能算?即使是伐天殺神我也不會算了!”

柳飄飄一拍桌子,起身離開殺向獵人聯盟。

飛兔界的界主府!

重生八零:軍長的最強小甜妻 嗚嗚……”

“若水啊,你就別哭了,古羲這可是白眼狼,走了就走了吧。”段小玉輕聲安慰趴在她身上大哭不止的秋若水。

“嗚嗚……師傅,都怪你,說什麼要給教訓教訓他,讓我不要理他,你看,現在他一聲不吭的就跑去和別人結婚了,這算什麼,嗚嗚……明明我是她的正牌女朋友,憑什麼他要去和別人結婚,嗚嗚……”


秋若水可憐兮兮,眼睛都哭腫了,淚水嘩啦啦的流。

“好了,若水,這種男人不值得你傷心,別哭了,別哭了。”段小玉也有些無語,幾個月前來,古羲還好好的,幾個月後就和別人結婚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問個清楚,肯定是皇甫重壓迫他,逼他的!”

秋若水想到了什麼,急急忙忙的向着殺手聯盟殺去。

殺手聯盟總部。

這裏有一個花園,很漂亮,桃花朵朵盛開,泉水屢屢而流,處處充滿了花香。

“來,慢點。”

古羲扶着皇甫蘭走進一處涼亭,謹慎小心,生怕皇甫蘭摔跤。

皇甫蘭撐着腰身,冰冷的氣息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了,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淡淡笑意。

“世事難料。”

古羲臉色複雜的看着皇甫蘭,這個曾經追殺他的人,竟然會成爲他的妻子。

“嗯。”皇甫蘭點了點頭。

“懷孕多久了?”古羲問道。

“出來不久之後就感覺有了,按時間算也該出生了,不過現在還沒有什麼反映。”

說道這裏皇甫蘭臉色露出一絲疑惑之色,按常理是十月懷胎,小孩已經該出生了的。

“健康就行,遲早能夠出生。”

古羲淡淡一笑,並不在意,修煉之人,小孩晚點出生也沒有什麼。

“嗯。”

兩人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尷尬,主要是找不到什麼共同的話題聊。

“姑爺,門外有個叫陸本善的人說是您的朋友。”一個小人恭敬的走了過來說道。


“讓他進來吧。”古羲說道。

“我要不要回避一下?”皇甫蘭突然說道。

“額……沒有什麼好迴避的。”古羲搖了搖頭。

“我說古羲啊,你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要結婚了,纔多大啊你,真是的,你讓秋若水、柳飄飄怎麼……”

陸本善風風火火,人還沒有過來,聲音就傳了過來,一來,看見皇甫蘭,臉色一愣。

他所見到的是皇甫蘭的化妝後的容顏,真容並未見過,此刻看到皇甫蘭絕美容顏有些詫異。

不過愣神也在一瞬間,他也知道殺手聯盟會易容,所以也沒有太多驚訝,更何況他看到皇甫蘭用冰冷的眼神在看着她。

“這位就是弟妹吧,果然漂亮,嘖嘖,那秋若水、柳飄飄簡直沒有辦法比。”

一個馬屁拍過去,皇甫蘭的臉色終於好看了一些。

“我靠!奉子成婚!”

陸本善再一看皇甫蘭的肚子,頓時跳了起來。

“別一驚一乍的,好好說話。”古羲白了陸本善一眼。

“哦。”

陸本善坐了下來,看了看皇甫蘭,又看了看古羲,感覺有些好笑,這兩人竟然也能夠結婚?

“你們聊,我走了。”皇甫蘭起身離開,她在這裏估計會影響兩人的聊天。

“快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皇甫蘭一走,陸本善就急忙的問道。

“你不是看到了,奉子成婚。”

“嘖嘖……難以想象,轉眼就要當爹了!”

陸本善嘖嘖嘴,旋即說道:“那你其他女人怎麼辦?”

“不知道,皇甫蘭讓我成婚之後不準和她們聯繫,斷絕來往。”古羲搖了搖頭,想到這個就頭痛。

柳飄飄還好,最爲難辦的是秋若水。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