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丈瀑布衝擊而下,轟入水潭中,爆發出雷鳴般的聲響,水花四濺,水汽瀰漫。

水潭邊,一道人影靜靜的站立著,目光平靜,望著面前的瀑布,不言不語。

此時的韓辰,和七天前相比,似乎並沒有什麼兩樣,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七天里,他經歷了多少危險,又有多少次是從死亡邊緣爬了回來。

七天里,他瘋狂的獵殺,有鬼谷子在,他並不需要盲目的尋找,而且也不用擔心,撞上實力過於強橫,超出他實力範圍之外的。

不過儘管如此,卻也不代表韓辰就會去揀軟柿子捏。

每次在出手之前,鬼谷子都會進行一番篩選,挑選出一支實力正好處於韓辰極限邊緣的隊伍,讓韓辰出手獵殺。

可以說,每一場戰鬥,韓辰都是將自己置於極限的邊緣。每一場戰鬥,都是遊走在生死邊緣的搏殺。

而且,每一天並不是只獵殺一兩支隊伍就結束了。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單純的獵殺,更是韓辰修鍊中的一項科目。

每一天,鬼谷子都會給韓辰一個獵殺隊伍數量的要求,正好也是韓辰全力的極限。

一場戰鬥接著一場的戰鬥,搏殺剛剛結束,立即便會開始下一次的搏殺。

如此情況下,可以說韓辰的心神每時每刻都如拉成滿月的弓弦,綳得緊緊的。

所幸,七天下來,韓辰都圓滿了完成了鬼谷子所定下的要求。

只是人畢竟不是機器,在那種極限的狀態下,沒有誰敢保證,不會有一丁點的失誤。

七天下來,韓辰的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幾乎每一天都在提升。

時刻遊走在生死邊緣,使得韓辰潛力不斷被開發,心境修為飛速提升,在第三天的時候,心境修為便突破七星,躍入了八星中期。

第四天,八星後期。

第五天,九星初期。

第六天,九星中期。

第七天,也就是今天,在斬殺了諸多強者,完成了鬼谷子所定下的要求之後,他的心境修為順利的達到了九星後期。

心境修為的提升超過了他的預料之外,他沒想到,自己的心境修為提升的竟是如此之外,不過卻也在意料之中,畢竟如此瘋狂的生死搏殺,心境修為想不提升都難。

不過唯一讓他預料不到的,卻是他的潛力似乎並沒有那麼容易消耗,直至今日達到九星後期,也沒有那種潛力消耗的感覺。

心境修為達到九星後期,隨後吸收大量靈氣修為,在將修為境界提升完畢之後。

韓辰的修為境界正式達到了九星劍兵中期。

也因此,他完成了在常人眼中,幾乎不可能完成的瘋狂舉動,以一人之力,斬殺了兩名三星劍靈。

只是誰也不知道,為此,他也得到了兩道幾乎足以致命的兩道傷痕。

一道從左胸刺入,將胸膛貫穿。一道從後背右肩斜斬而下,直至左腰,深可見骨。

不過好在韓辰已經將修鍊到了四重天中期境界,不但肉身強大極大的增強,就連傷勢的癒合速度也強大了十數倍。

強大的癒合速度,再搭配鬼谷子所煉製的那雖然名為止血丹,但對於外傷效果奇好的丹藥。

兩處足以致命的傷痕,迅速被緩解了下來,只是畢竟是兩個三星劍靈臨死前爆發所轟出的攻擊,不但威力驚人,其內更是殘留有強橫的劍氣。

劍氣附著在傷口上,不斷的對傷口造成損傷。所以儘管傷勢被壓制了下來,但想要痊癒,卻還是需要數天時間,將劍氣煉化乾淨,方能夠正式痊癒。

瀑布轟鳴不斷,水潭波瀾不止,濃重的水汽撲面而來,將韓辰的衣衫和頭髮浸染的一片濕潤,但韓辰卻依舊沒有絲毫動靜,就這麼靜靜的站立著。

某一刻,韓辰的身體微微一顫,手掌一翻,一枚傳訊劍鈺出現在其手中。

平靜許久的目光微微移動,落在手中的傳訊劍鈺上,心神探入劍鈺之中,下一刻,一個女子的聲音在韓辰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諸多傭兵武者隊伍,皆以放棄,不日便會退出十萬大山!」

ps:(第二更送上,感謝『909040591』的打賞!) 「轟隆隆…」

瀑布轟鳴,水潭邊韓辰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對於這個聲音,他並不陌生。

這是紫雲的聲音。

七天之前,獵殺尚未開始之時,韓辰便收到後者已經離開十萬大山的消息。

如今的十萬大山,因為諸多傭兵武者的緣故,早已變得兇險無比,可以說寸步難行,無論是進入還是離開,都比以往困難了十數倍。

不過對於紫雲卻能如此之快的便退出十萬大山,韓辰卻不感到意外。

從接觸紫雲以來,種種的都一切,都預示著,後者紫雲宗中的身份,絕對不只是一名普通的弟子這麼簡單。

能以劍兵境的修為毫髮無傷的深入到這十萬大山一萬兩千多里,要說沒有什麼奇特的手段,韓辰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如此,能夠如此之快的退出十萬大山,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至於究竟是依靠什麼手段,韓辰卻是沒那個興趣知道。

不過紫雲離開十萬大山,卻是解決了韓辰的一個難題。

如今身處十萬大山,對於外界的消息幾乎完全閉塞,之前得知萬兵齋發布懸賞,乃至大量傭兵武者趕赴湧入十萬大山,也都是從那些被獵殺的傭兵武者口中得知的。

這對於如今打算以血腥手段,震懾逼退那些傭兵隊伍的韓辰來說,實在是有些不利。

所以韓辰便對紫雲提出,讓其幫忙傳遞外界的消息。對此,後者並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

之後每一天,紫雲都會通過傳訊劍鈺將外界的消息傳遞給韓辰。而韓辰也以此做出一系列的應對。

今天是獵殺的第七天,七天下來,韓辰瘋狂的殺戮,終於得到了回報。

「那些準備放棄的人,實力應該都是三星劍靈以下的吧!」這一點很好猜測,韓辰可不認為。十萬大山內所有的傭兵武者會被自己這個實力僅僅只能夠斬殺三星劍靈的小子給嚇的退出十萬大山。

「嗯!」對於韓辰的猜測,紫雲輕輕應了一聲,並沒有絲毫的意外,對於後者的智慧,她早有體會。

「你打算怎麼做!」紫雲聲音再次響起。

「怎麼做?殺出重圍唄!」韓辰輕輕一笑,回應道。

對於現在的這個情勢,韓辰早就預料到了,不過他並不在乎。他真正在乎的,是那數量堪稱恐怖的數百萬傭兵武者。

雖然大部分實力都不怎麼樣,但真正可怕的卻是數量。俗話說。蟻多咬死象。實力再強,一旦被纏住,也會被人海所淹沒,更何況到時候甚至可能還有諸多的魔獸出現。

那種情況下。就算是劍皇境,也是難逃一死。

如今海量的傭兵武者退去,韓辰的目的已經算是初步達到了。

如同大浪淘沙,七天下來,如今十萬大山中的武者已是去蕪存菁,依舊還留下沒有退去的,都是些真正具備實力的強者。

這些武者,相對於那些三流的傭兵武者隊伍,要更加的難對付。但對於韓辰來說,現在的情勢已經好了太多了,起碼對他離開十萬大山的阻礙,已經小了太多。

「你小心些!」聽到韓辰的話,良久。紫雲的聲音才再度傳來,雖然只有寥寥四個字,卻明顯可以聽出後者的擔憂。

「嗯!」聞言,韓辰微微沉默,旋即輕聲應了一聲。

話音落下,便將傳訊切斷,低頭望著手中的傳訊劍鈺,韓辰搖頭嘆息一聲,「最難消受美人恩,這個人情怕是又要欠很久了!」

話音落下,韓辰手掌一翻,將傳訊劍鈺收入空戒之中。

「嘿嘿,那女娃子無論是樣貌還是資質天賦都是上上之選,這等艷福,可是別人幾輩子都求不來的!」驀然出現在一旁的鬼谷子,望著韓辰戲虐的說道。

對於這個經常性老不正經的老頭,韓辰直接翻了個白眼,選擇無視。

「你這個臭小子,真是不解風情!」見狀,鬼谷子搖頭說道。

隨即也不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結,話鋒一轉道:「如今已經進入二月,距離三年之期,又近了一個月,你準備何時動身離開?」


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那垂下藏於袖袍中的手掌猛的握緊,臉上那平靜的神色也瞬間變得凝了起來。

獨孤家族…

韓辰之所以如此拼了命的修鍊,提升自己,其主要原因便是因為它。

三年之約,已經過去一年零二個月了,還剩下一年零十個月。

「三年,天尊秘藏,獨孤不敗…」韓辰輕聲呢喃。

片刻后,韓辰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緊握的拳頭也緩緩鬆了開來,目光平靜望著面前那永不停歇,聲勢驚人的瀑布,輕聲道:「半個月之後吧!」

話音落下,又轉頭望著鬼谷子說道。

「今日和那兩個三星劍靈一戰,生死間的感悟,讓我的心境修為達到了半步劍靈境,雖然不知道處於半步劍靈境的那個層次,不過我感覺,將修為突破晉入半步劍靈境,應該沒問題!」


「而且,對於第五式,冰極的參悟,我也有了一些眉頭,不過以我如今的修為境界,還無法將其施展出來。如果修為境界達到半步劍靈境,想來應該具備施展它的實力,到時候參悟起來,必定事半功倍!」

沒錯,對於六式奧義劍式的領悟,韓辰已經達到了第五式,第四式霜凝,在這七天殺戮中的第三天時,韓辰已經正式將之掌握習會。

後面四天的殺戮,如同催化劑,讓韓辰將第四式霜凝領悟的更加精深,雖然還沒有達到如凜冬、飛雪兩式的大成境界,不過卻也進入了小成境界,與水寒一式的領悟,達到了同等境界。

雖然境界同等,但威力卻完全不是水寒一式可以相比擬的。

僅僅小成境界的霜凝劍式,其威力卻已經不遜色於凜冬、飛雪兩式,甚至在真正的殺傷力上,還遠遠勝於前兩式。

只因為這霜凝一式。是範圍性的攻擊劍式,完全的進攻,絕對的群攻劍式。

當日,僅憑這一式,韓辰便將一支擁有四名一星劍靈,六名半步劍靈,而是多名九星劍兵境的傭兵隊伍,盡數斬殺。

那是單方面的屠殺,面對霜凝劍式的攻勢,根本無法抵抗。即便是那四名一星劍靈。也根本抵擋不了。

真正的瞬殺。


也是在那一刻。韓辰才真正的領略到,真正的威力。

記得早在之前參悟這六式奧義劍式的時候,鬼谷子就曾告知過,這六式奧義劍式。前三式和后三式的威力可謂是天差地別,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以前韓辰也有過疑問,畢竟這怎麼說也是地階二品級別的武學,其中的奧義劍式,威力怎麼會僅僅只有如此。

後來雖然知道自己只是領悟了些許皮毛,並未深入,可即便是後來將凜冬、飛雪兩式領悟到大成境界,韓辰依舊有所疑問。


儘管他也記得,鬼谷子所說的。后三式和前三式的威力完全不可相比,但韓辰還是無法相信。相比凜冬、飛雪這兩式已經達到大成境界奧義劍式的威力,那后三式的威力能夠強橫到什麼地步去。

兩倍?三倍?四倍?

韓辰不知道,也猜測不出來。

不過在一劍屠滅一整支隊伍之後,韓辰才終於體會到了鬼谷子所說的話。

第四式僅僅參悟到小成境界。威力卻就已經如此強橫,若是大成境界?圓滿境界呢?

而且在體會到第四式的威力之後,對於那尚未領悟的第五式,韓辰心中更是充滿了期待。

三年苦修的目的,就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如今若是能夠將第五式領悟出來,對於自己的實力,必定有極大的提升。

毫無疑問的,韓辰自然會選擇延遲離開十萬大山的時間。

「嗯,隨你好了!」對於韓辰的決定,鬼谷子幾乎從來就沒有反對過,笑著點點頭,應道。

之後,韓辰又與鬼谷子交談了一會兒,隨後鬼谷子便回到了識海之中靜修,而韓辰則依舊靜靜的站在水潭邊,靜靜的望著面前的瀑布,不言不語。

……

獸城。

一棟酒樓客院之中,一名身姿窈窕的女子靜靜的站立著,在這寒冷的天氣里,她隻身著一襲單薄的淡紫色衣裙,烏黑的長發自然垂下,直至腰間。

臻首微抬,露出一張絕美的容顏,她正是紫雲。

望著那漸漸黯淡下去,明亮的星辰緩緩顯露出來的天空,許久,紫雲方才收回目光,望著手中的傳訊劍鈺,輕嘆了口氣。

從和韓辰傳訊,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但這枚傳訊劍鈺,她卻一直沒有收起。

當日,在聽到韓辰的要求之後,她很驚訝,但卻也感到微微欣喜,她知道,自己已經掉進那個漩渦中了,越墜越深。

若是想要從旋渦中離開的話,只要拒絕,就可以輕易做到。

但她並不打算離開這個漩渦,所以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在接下來的七天里,每天和韓辰傳訊,傳遞消息都是她最為高興的時候,她很享受這並不長,甚至可以說是極為短暫的時光。

之前照例和韓辰傳訊,一樣寥寥的幾句話,一樣短暫的時間,一樣是對方先切斷傳訊。

和往常並沒有什麼兩樣。

但她卻知道,若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這是她和他最後一次的傳訊了。

「九長老,此次回去,你會將此事告知師尊吧!」轉身對著身後一人輕聲說道。

ps:


(第一更送上,下推薦了,桑心的感腳!!!求安慰,求摸頭!) 「離宗之時,宗主曾有交代,老夫只是尊宗主之命!」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

這是一個看起來半隻腳踏進棺材的老者,灰色麻布長袍,灰白色的長白,身形乾瘦,背脊佝僂,臉上布滿皺紋溝壑,如樹皮一般,枯槁、死寂的氣息,悠然而生。

行將就木,這是對這個老者最好的寫照。

只是若是有人真的將這個老者當成是快入土的老頭子的話,那就達特錯特了。

馮刀,紫雲宗中的九長老,也是紫雲宗十五名長老中唯一使刀的長老,四星劍皇境。




Related Articles

齊錦繡上前一步來,對女兒道:「甜寶聽話。」

聽了母親話,甜寶不再躲了,只站起身子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