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如瀑飛揚的陳汐,手持劍籙、腳踏八荒,每一劍劈斬而出,都裹挾著一股摧枯拉朽、勢如破竹般的力量,所向披靡,無人能攖其鋒芒。

而在他手中,漆黑暗啞的劍籙飽飲敵人鮮血,嗡鳴陣陣,猶若在歡呼,劍身五大神籙運轉,飄灑億萬符文,一縷縷混沌母氣若銀河垂落,容納造化演繹之力,將一柄柄仙劍震飛,將一個個頭顱收割!

凈空老祖等人驚駭、厲聲怒吼,臉上寫滿濃濃的不敢置信。

沒有人能想到,這一刻的陳汐竟會如此之可怕,簡直猶若一尊從萬古中復甦的魔神,無人能擋其步伐。

這一刻,他們徹底感到驚恐,身軀不可抑制地顫粟,毛骨悚然,亡魂大冒,別說再重組八荒誅魔劍陣了,連奮起廝殺的鬥志,都在一點點被瓦解崩潰!

「怎麼可能!?」

「一劍屠一人,這賊子難道被天神附體了嗎!」


「快!此子太過恐怖,非我等所能抵抗,快快請雲竹師兄出手!」

這一刻,包括凈空等老祖在內,僅僅就只剩下了三人,猶若亂頭蒼蠅似的,一邊驚怒尖叫,一邊瘋狂逃竄,惶惶如喪家之犬般。

甚至,他們都已等不及雲竹老祖來救援,打算立刻棄掉大陣,轉身逃離。

「想逃?給我留下來!」

陳汐探手一抓,開啟玉墜洞府,化作一個黑洞,居然一瞬間就將那凈空三人給裝了進去,與此同時,他整個人也隨之進入到玉墜洞府之中,消失不見。

這八荒鎮魔劍陣,由八件仙器級別的劍圖組成,封絕於天地,其內自成一界,若是任由這凈空三人逃離,雖可以化解掉殺陣危機,可難保這殺陣之外沒有埋伏和敵人。

陳汐以玉墜洞府,將這凈空三人徹底籠罩,令其再難脫身,只要徹底斬殺了他們,再離開時,風險無疑要小很多。

唰!

烏光一閃,玉墜洞府消失。

整個天地,重新恢復一片寧靜,只有那一股股濃烈嗆鼻的血腥在虛空中充斥飄蕩。

八荒鎮魔劍陣外。

雲竹老祖似察覺到什麼,霍然抬頭,凝視那半空中懸浮的八副劍圖組成的遮天畫卷,神色中閃過一抹疑惑。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八荒鎮魔劍陣內,竟似是失去了掌控,在自主運轉,這可有些奇怪了,難道其內又發生了什麼意外?

「師伯,您發現了什麼?」一旁,冷禪兒一怔,她正在和溫天朔商議有關太清遺山寶圖的細節,卻突然發現,雲竹老祖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對勁,這次出聲想問。

「有點不對勁。」

雲竹老祖皺眉,臉上泛起一抹凝重之色,「按照時間推算,以凈空他們十三人的實力,此刻已足以滅殺掉那小娃娃,可如今,竟是連一絲動靜也無,並且那八荒鎮魔劍陣也似是失去了掌控。」

冷禪兒悚然一驚,難以置通道:「不會吧,以凈空師叔他們的修為,哪怕誅殺陳汐失敗,也必然有足夠的時間逃離,怎會突然放棄了八荒鎮魔劍陣?」

雲竹老祖眉頭蹙起:「可惜,此時老夫也無法強自進入大陣中,否則就會遭受大陣的反噬,得不償失,除非凈空他們從內部將大陣打開,可如今看來,顯然也不可能了……」

「這……難道陳……那小子將所有人都殺了?」一側,溫天朔也是心神巨震,臉色驟然一變,差點失聲叫出陳汐的名字。

這未免太過可怕,連天衍道宗的十三位地仙老祖,都奈何不得陳汐的話,那這次的行動豈不是徹底宣告失敗了?

如果是這樣,那等待自己的,又將是何等後果?


一想到這,溫天朔心中就不禁泛起一抹冰冷寒意,惶恐不安。

「閉嘴!」冷禪兒低聲斥責:「我那十三位師叔,怎可能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全部罹難?你若再胡言亂語,我第一個殺了你。」

看著冷禪兒那冰冷中充滿怒意的目光,溫天朔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臉色陰晴不定,噤若寒蟬。

「為今之計,只有等待了。」雲竹老祖沉默許久,緩緩說道。

冷禪兒默然,她也知道,八荒鎮魔劍陣太過強大,即便無人主持大陣,外人想要進入其中,掌握主動權也是極為困難,否則也不配稱作仙器了。


也正如雲竹老祖所說,他們現如今,只能在大陣外等待,等待那大陣內真真正正分出個結果。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而冷禪兒、雲竹老祖的臉色則越來越凝重,甚至有些難堪。

這時候,就連那附近其他修士也都察覺出一絲不妥,這場對決,未免也太漫長了,怎會直至現在,還都未分出個勝負?

難道其中又有什麼變故發生?

這時候,眾人甚至都忘記了此來目的,所有的心神都投放在了那半空中的遮天畫卷之上,靜靜等待,氣氛沉悶而壓抑。

轟隆!

又是盞茶功夫之後,就在眾人都快失去耐心的時候,突然,那八荒誅魔劍陣猛地發出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仙罡流轉,綻放億萬熾盛光輝。

要分出結果了嗎?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目光一眨不眨,死死盯著那八荒誅魔劍陣。

「開始重新掌握大陣主動權了……」見此,那冷禪兒卻是長鬆了口氣,渾身一陣輕鬆。

「不對!不是凈空他們!」雲竹老祖似發現什麼,枯瘦的臉頰驟然一變,失聲道:「是有人正在煉化八荒誅魔劍陣!」

「什麼!?」冷禪兒原本放下的心猛地又收縮起來,玉容變幻不定,駭然不已。

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他們天衍道宗的大殺器,一套由仙器組成的恐怖大陣,一直掌握在掌教手中,若非冰釋天大人出面,他們別說祭用了,連借都借不出來!

可現在,居然有人要煉化了它!

一想到這樣一套至寶就要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收走,冷禪兒就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渾身都一陣發寒。

「這一定不是真的!凈空師叔他們豈會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以那傢伙的修為又怎可能做到這一步?這……這可是一套仙器啊!」

冷禪兒猶若神魂落魄,喃喃不已。

「小心!」

雲竹老祖似察覺到什麼,老臉一變,探手將冷禪兒抓起,身影朝後暴掠而去,整個動作兔起鶻落,一氣呵成,快到了極致。

轟!

就在二人剛剛閃避開來,那半空中,八荒鎮魔劍陣在一陣急促轟鳴聲中,猛然化作八幅浩大劍圖,分散而開!

這一剎那,猶若一輪烈日突然四分五裂般,熾盛澎湃的光,擴散而出,將這數萬里山河都照得通亮,恍若白晝。

遠處群山中,甚至傳來陣陣凶獸嘶吼之音,萬山顫粟,群獸蟄伏,就連這道形河畔附近的一眾修士,也無不駭然色變,紛紛往後退避不已。

「嗯?」

「有人從中走出來了!」

「一個人?那似乎是……」

就在這一片慌亂之眾,一些目光毒辣的修士愕然發現,那八荒誅魔劍陣中央,突然走出一道峻拔修長的身影來。

光影飛舞,熾霞流竄,將他映襯得宛如一尊上界神祗降臨塵世般,令人看不清其面容。

不過,伴隨著他的出現,那化作八幅劍圖的八荒誅魔劍陣,突然就凝滯半空,而後化作一道道流光,沒入了那一道身影的掌指之間,眨眼消失不見。

一瞬間,那天地之間的熾盛光霞,也都隨之消失彌散,令得天地重新陷入一片漆黑的氛圍之中。

不過,此時恰是那晨曦十分,那濃濃的夜色剛湧現而出,就被一道璀璨的晨光撕破,降臨下一抹浩大的陽光。

璀璨的光,灑落在那一道身影身上,恰將其面容清晰映現,他一襲青衫,面容清俊漠然,一頭雪白引發飛舞,帶著一股肅殺、沉凝、滄桑的氣息。

所有碰觸到那一抹身影的目光,都幾乎不約而同地驟然一縮,面露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那是……陳汐!?

而當冷禪兒和雲竹老祖見到那一抹身影時,頓時渾身僵固,一瞬間心都跌入了低谷,兩人哪怕之前就隱隱猜到事態似乎有變,可當真正看清那從大陣中走出之人的面容時,依舊感到一種難言的震驚。

陳汐!

他竟然還活著!

那……凈空師弟(師叔)他們呢?

兩人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

ps:今天和明天都是自動更新,俺在武漢參加婚禮,等後天回來,就開始爆發,請兄弟們暫且忍耐兩天。 “叮”

宿主獲得SSS級任務,攻城突圍。

需擊殺首領(八品)級別怪物兩千只,精英(九品)怪物一千隻,BOSS(翠品)五百隻,精英BOSS(翠品五級以下)級別五十隻。(最低標準)

時間不限。

任務獎勵:突破翠品藥劑一枚,大抽獎一次,經驗丹一枚(可疊加可暫停),刀胚一份,一夫當關稱號。

一夫當關稱號:攻擊力固定值四十(其他稱號不可疊加)全屬性增加二十,隱藏運勢增加十。

任務失敗:無。

餘生一陣苦惱,原本計算着三人是準備進行大逃離的,撈遍自認爲可以撈的便宜之後逃之夭夭,甭管其他什麼人什麼事,但這一個系統任務一下來,就讓他感到陣陣腦袋疼。

突圍就突圍,怎麼搞出一個必須擊殺怪物數量等級的設定,這不是把自己等人往怪物軍營內衝刺嗎,不死也得殘啊,被系統這麼一搞,餘生滿臉苦笑。

真真是哭煞了自己,早知道就不需要等待怪物攻城的時候就直接突圍了,那時候可能更好突圍呢,現在這樣怪物總動員的,進出艱難。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現在這樣都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哎。

餘生滿腦袋疼,就這樣坐在石墩上雙手撐着下巴,苦惱的左思右想不知道作何打算。

“叮”

怪物攻城期間,所有屬性翻倍,經驗值翻倍,爆率翻倍,金幣翻倍,提升自身防禦力百分之三十,所有技能品級+1,視怪物擊殺數量增加防禦罩能量。

怪物攻城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爲翠品以下所有怪物,在此期間宿主有一千人組隊標準,請宿主自定義。

第一階段時間爲十二個小時爲基準,以組隊玩家損失百分之八十爲標準以裁定失敗,失敗懲罰無,剝奪自身屬性雙倍和其他基礎翻倍,防禦力恢復正常。

距離第一階段怪物攻城還有二十二個小時,請宿主做好應敵準備。

“FUCK,這又是什麼鬼東西!”餘生簡直被腦袋裏串出的一大堆數據搞悶的,幸運的是當初他與數據打交道的日子不少,到時馬上會意過來。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算不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簡直就是送經驗,不用說防禦力翻倍的問題,單單那個技能加一的效果簡直就是爲他量身定做的。

現在手頭上最高級別的一個技能那可是玉品一級,在加一級那不是玉品二級了嗎,簡直就是神擋殺神的大招啊,就是費元力,如果這元力也給翻倍的話,那直接殺夠一羣怪物逃之夭夭都是簡單的,但這也只限於他個人。

這後頭還有一千人的組隊基準,這還要把人數控制在損失百分之八十的前提下才有這樣的效果,如果都是一羣烏合之衆,那如何是好,還不如就三個人殺進殺出來的痛快呢。

防禦罩挺好的,而且還是視怪物擊殺率而改變的屬性,到時候就是不知道是以千人大隊擊殺率還是個人擊殺率來算。

餘生也猜到系統不可能留下這麼一個大BUG來讓餘生作弊的,十有八九肯定是以個人的標準,如果是千人大隊,那不成銅牆鐵壁了,只要殺一隻大BOSS,那其他小怪物來多少都是送菜的結果。

餘生眯起眼睛,看向李華與周成生,算算時間現在至少還有二十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只要在這個階段內把團隊組建起來那一切都好辦了。

而現在最好解決的團隊無非就是範希雯的那個營地,在他們所有遇到的營地當中也只有這個地方的人才符合標準。

不論是在進化者的多樣化還是個體實力上來說,算是縣城內首屈一指的存在,更別提團隊化經營的組合型戰力,只要應用妥當,升品爆神器那都是簡單到不能簡單的。

其實餘生看好的是金幣,金幣多美妙的一個詞語,財可通神,只要有多餘的金幣他就可以兌換那些早已讓他眼饞的技能和血脈了。

那些神話級別的血脈簡直就是大神奇,開掛的節奏,隨便擁有一個滅殺成千上萬的怪物都是分分鐘的事情,但那價格,還是讓他看的十分氣餒。

現在一旦有了這支千人大隊,不論爆率如何,單單以他們等級所打到的金幣數量,應該也夠了吧。

現在他對之前得到的九品煉體決突然也感到一陣慶幸,這玩意現在加了一級的效果再加上翻倍屬性和防禦力,自己簡直就成了MT的存在,攻城略地再簡單不過了,在加上提供攻擊力的玉品功法雪切,只要不亂用元力加持,一樣是怪擋殺怪的存在。

當然現在有一把高級武器使非常必要的存在,要不然到時候武器不夠用或者在用的過程中連怪物防禦力都無法突破,那也沒用,即使在高大凶猛的男人面對一個拿着火器的孩童一樣會束手束腳的。

點開超級融合器,融合器早已經過升級而煥然一新,現在它只擁有兩個格子,一個還在中間,還有一個則在側上方。

餘生把所需要放入的裝備一股腦的扔了進去。

曉月,木棍,長袖***,防唐刀,一品正宗,青雲劍,暈棍,八卦摩達棍,紫槍,各種各樣低級或高級的裝備一下全部放了進去。

可惜所有的強化石都已經用去了,但這強化石用在現在的融合上也沒有多大的用處,畢竟等級過低,在怎麼強化無非就是最低機率無視防禦力這一項會讓餘生期待,其他的,他也只能呵呵了。

輕點了一下所剩下的最後的怪物屍體,合起來也才五千,餘生想也不想全部掏空萬物髒內所有的啥屍體,只要他覺的不用或者用不到的東西都是一股腦的直接投入。

看着包裹內放在第一個的一具屍體,餘生臉上的表情一下黯淡下來,只要突圍,以後也許有希望,親人,對他而言是對麼珍貴的一個詞啊。

“二叔,你一定要保佑我!”餘生在心裏默默唸到。

睜着清明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按下融合。

整個融合器內一片閃光,五顏六色的,整個空間都亮起了光芒,餘生趕忙閉上眼,等他睜開的時候早已經融合成功了。

只是這次再也沒有系統提示聲,在那中間的方格內只是靜靜的躺着一把類似唐刀的武器,單單看刀身就是一個詞,簡單。

簡單樸實,甚至有過於單調,連刀柄處都沒有過多的裝飾,只是橫橫條條的交叉着白與黑條紋,刀鄂就像一條長方體一般,毫無特點。

餘生取出唐刀,刀的屬性呈現在他的眼前。

翠品一級宗刀:翠品二級鋒利度96,攻擊力一百二十,攻擊力額外增加四十,力量增加六十,敏捷增加六十,暴擊增加六十,附帶吸血效果,有機率吸收暴露在外血液百分之二十,有機率觸發屬性詛咒,造成二十秒怪物暈厥,遲緩,中毒效果(是怪物等級而定),有機率無視防禦力(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三)。

這一次融合的效果簡直超乎餘生的意料,原本他只覺的九品武器就已經滿足了,想不到系統融合直接給出了一把翠品的裝備,更不要說那無視防禦,吸血,詛咒能力的加持了。



Related Articles

溫媽媽才不管溫柔的無辜,依舊笑著說道:「你忘了昨晚你答應要見小周的?」

「昨天晚上?」溫柔腦子裡迅速出現了昨晚的...
Read more

法則臉色不停地變幻著,非常難看,他自知,此時已經在劫難逃了。

「葉凡,看在咱們相識一場的份上,能不能饒...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