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靈然嘿嘿一笑,「我呢,想尋找能刺激我體內水幻珠的能量。」

「水幻珠?想不到,你居然擁有這樣的神物。好吧,為了達成你這個願望,我願意成為你水幻珠的啟門。若不是你與我的孩子有緣,我絕不會將孩子托給你照顧。但是,既然你是孩子的恩人,那我自當感恩戴德。你放心,以你弱小的身子,要全部吸收我渾身九千九百年的妖力,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實際上的妖力卻沒有給你吸收那般的多,大多數的妖力,我用了一部份來開啟你體內的經脈,大多數的修為都存在你體內的水幻珠里。經脈的拓開,這樣也好使你的身體更加堅韌,免得你被人拍拍也就給拍死了。」

「前輩……」

白靈然真真無語,她哪有冰凰說得這般弱小了,拍拍就給拍死了,前輩把她當成了蒼蠅吧!

居然這麼的說她?

當然了,無語歸無語,但是冰鳳凰的話還真是沒有誇大其詞,為了能讓白靈然以後的發展更好,他還真的是憑藉自己強大的修為,愣是給白靈然重新再塑身了。

體內的經脈比以前更為寬敞了,而他所教的運行功法,也能讓她在最短的時間內壓縮空氣中的靈氣,精純的靈氣是白靈然最想要的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藍光中的白靈然卻更加模糊看不清楚。

「小姑娘,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如今你體內並沒有多少水屬性的能力,我會在你體內沉睡了,以後我將是你的影子。我在大雪山裡還有一些寶物收藏著,你記得要去把它們都全部帶走,相信那些寶藏對你有益處的。你去冰洞里找吧,我要去沉睡了,記得保護好我的孩子,謝謝……」

待白靈然接受完冰鳳凰的獻祭之後,已經是三天過後的事了。

她吸收完之後,整個人的氣質更加出眾,空靈清新的面孔,一雙杏眼帶著冷意,她睜開雙眼,便向洛卡宴告辭離開了。

當然了,她也不忘帶著一直安靜的呆在她掌心上的那隻??那隻小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鳥還真是粘上她了,居然呆在她肩膀上,不曾離開。

雖然說洛卡宴並不想讓白靈然離開,但也沒有辦法,誰讓她還沒有在這龍斗大雪山尋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既然來了這裡,她就不可能空手離去的,也只好放白靈然先行離去。

儘管如此,洛卡宴還是讓亓官雨跟著白靈然離開。

其實,白靈然要離開的原因,是因為冰凰告訴她,在這龍斗大雪山還有他收藏這幾千年來的寶藏,都讓他收藏在那冰洞里。

有這麼個好地方,那麼她當然不可能與別人分享那個寶藏了,再說了,若有了洛卡宴這麼一個人跟著自己的話,誰知道洛卡宴會不會臨時出了什麼心思呢!

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呢!

「靈兒,怎麼會突然就要離開了呢?」

亓官雨有些不解。


「雨師姐,你別多問,跟著我走就是了。」

白靈然沒有多做解釋,反倒是拉著她一起離開。

帶著那隻小鳥,往雪山的另外一旁走去,越是接過近雪山的內部,卻覺得連呼吸也覺得很難,更別提要在雪地里飛走了。

沒計可施的情況下,她也只能在大雪山上走路。

「小鳥兒,咱們到底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到啊?」

肩膀的那小鳥張了張嘴,仍是沒有任何聲音。

但是,白靈然的腦海里卻有著那稚氣的男孩聲音,「我也不知道!」

腳下一個踉蹌,敢情這坑她的呢!

「我說,你到底知不知道的啊?」

白靈然瞪著它,恨不得把它直接拋到九霄雲外。

「我父王沒和你說嗎?」

「他就說在這大雪山裡,具體位置可沒說,他就這麼的休息去了。估計要等我確實有了擁有水屬性的時候,才能讓他醒過來呢,你還是說說方向究竟在哪吧!」

「我不知道!」

小鳥在她肩膀上垂了垂頭,一聲不吭。

白靈然大感無耐,望了望著這四周一望無際的雪山,這裡又沒有所謂的指南針,鬼知道她現在走到什麼地方啊。

雖然不會冷死,但好歹也讓她能看見別的玩意吧!

一片無垠的地方,她想看別的玩意,還真是有些難度!


「雨師姐,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會吧,一會再啟程。」

亓官雨聳聳肩膀,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她是不知道為什麼靈兒會突然要離開,而且是與洛卡宴兵分兩路。

但是,二人從小就在一起生活,多少還是能知道一些事的。

「靈兒,你是不是在尋找什麼?」

「雨師姐,我不瞞你,我在尋找一個寶藏。」

「寶藏?在這個鬼地方?」

亓官雨瞪大雙眼,大有想翻白眼的機會。

白靈然無愛的回望了她一眼,亓官雨只好什麼也不說,站在一旁觀看著四周,以免冒出來的妖獸打擾了她們。

白靈然正在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時,只好先盤膝坐下,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後閉上雙眼先修鍊,畢竟在這裡還能吸收到空氣中的一絲靈氣。相信她已經走到了龍斗大雪山的中間了,若是她不把自己的狀態給調整到最好,出現了一些她對付不了的妖獸,那還不成了那該死妖獸的腹中餐了?

一閉上雙眼,白靈然卻發現自己的精神居然能覆蓋這一片的雪山,像是搜索引擎似的,將這雪山的地圖印入了她的腦海里。

白靈然嚇得連忙睜開雙眼,拷!她該不會走火入魔了吧!

正在這個時候,遠處稍高的雪山朝她發出了精神干擾,好像有什麼正在指引著她過去似的。

兩人一鳥,再一次的出發,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雪山。

說起來,咱們的白大小姐還真是運氣不好,人剛剛走到雪山的地兒。

明亮的天空就黑了,一片黑呼呼的地兒,除了天上還有許多繁星,但是她還真看不出這四周到底還有些什麼。

「我說,今晚咱們就在這裡過夜?」

肩膀小鳥發出微弱的藍光,眸子斜睨了一眼白靈然,「隨你便。」

「呀呀呀!我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信不信我烤了你?」

白靈然怒瞪著肩膀的那隻小鳥,這一路走來,小鳥對她都是愛理不理,也搞不懂這小鳥的脾氣怎麼就比她的脾氣還要大了。

小鳥冷哼一聲,把鳥頭一撇,「就憑你?」

「怎麼?你還不信了,是不?」

「父王說你會照顧我一輩子的!」小鳥理直氣壯的吼了回去。

白靈然只覺得被這突如起來的大嗓門給轟得她兩眼昏花,拷,原來這小鳥居然會來精神襲擊啊!

早說嘛,她就不招惹這祖宗了!

見她退後了兩步,亓官雨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站在她的面前,抽出火龍鞭,盯著那隻小鳥。

小鳥展翅飛在半空中,一身的戾氣與怨恨的看著白靈然。

白靈然真心不解,「小鳥兒,那你想怎麼著?你到底對我有什麼怨氣啊?」

「你能還我一個父王嗎?是你,是你害得父王死去的!」

小鳥突然就這麼的流下眼淚了。

坦白說,突然看到一隻小鳥會流眼淚,還真把白靈然給唬住了!至少她還真沒見過哪只渾鳥會掉眼淚的。 小鳥居然還落淚了,可憐兮兮的樣子,直讓亓官雨皺眉。

「我拷!不帶來這招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你是一個爺們,怎麼可以學女人家的招術呢!」

白靈然鄙夷十足的瞪著身邊那隻藍色小鳥吼道!

小鳥一聽到她的話,居然展翅飛離了她的肩膀,飛到她的面前,與她想距不超過一米,「閉上你的臭嘴!我是爺們,不是女人!」

從大腦里傳來的聲音直接轟得白靈然頭都快炸開了,可是她向來不擅長安慰人,她不是一個溫柔似水的女人,在她的眼裡,沒有利益的事她是不會去做的。

那她之所以會答應那隻冰鳳凰照顧他的孩子,那是因為冰鳳凰願意貢獻它的修為,是可以讓水幻珠更強大。

只有讓自己強大起來,她才可以得到她想要的。

沒錯,她是喜歡自由,但也卻不會為了自己的自由,而出賣了自己的一生。

「那你流個毛線的眼淚啊!」

白靈然典型是屬於那種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能雷死人的女人,而且她看不慣的事,也絕對不會掩藏在心中,因為對這小鳥有些憐憫與疼惜它剛剛失去親人,所以百般忍耐它那該死的態度,忍耐總是有個限度的,不代表說就要任由它對自己有成見,而自己還得要討好它。

她又不欠它什麼!

她知道這隻小鳥雖然對她愛理不理,可是在這龍斗大雪山中,繼續這般的盲目的行走,到時萬一遇上兇猛一些的妖獸,只怕她根本不夠那些妖獸們塞牙縫的呢!

再說了,現在又不是她一個人。

也考慮雨師姐的安危,縱然她的實力不差,可是該考慮的事,她還是要考慮的。

現在她要做的事,就是拿走冰鳳凰前輩所說的那個冰洞里的寶藏,那就是首要之事,否則依她的性子,怎麼可能還會繼續停在這該死的大雪山中啊!

好吧,本來她對這寶藏,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畢竟那裡是否還有什麼未知的危險,也不是她能預知的。

這龍斗大雪山前不見人,后不見村的鬼地方,八人大橋抬她,她也不會想來的。

「你不知死活!」

小鳥突然猛然的爆發出自己的妖力,只是在眨眼之間,小鳥居然被水藍光芒籠罩,隨後身上的妖力非常龐大,竟使小鳥全身的氣息變得非常暴戾,渾身的怒意都是鎖定在白靈然身上,彷彿想要殺了她似的。


白靈然雖然心中頗為吃驚這小鳥的實力,剛剛出生,居然擁有了百年的實力,可惜妖力卻不怎麼渾厚,加上她現在的實力並不差。

所以,這隻小鳥突然的發難,對她而言,並沒有任何生命危險,所以不動聲色,杏眼微眯,「小鳥兒,你想做什麼?」

「我要?我要殺了你!」

小鳥憤怒的吼道。

白靈然翻了個白眼,頗感無語,「殺了我?殺了我對你有啥好處啊?而且你別忘了,你父王的精神之印還在我的體內,你若殺了我,那你也別想再見到你父王了!」

「我……」

小鳥被她這麼一說,氣焰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神情黯然無光。

「小鳥兒……」

「我不叫小鳥兒!我叫冰帝!」

呃……

冰帝?

拷,這名字真是有夠俗的。

白靈然抿嘴笑了笑,「好,好,好!冰帝爺們,咱倆談談成不成?」

「說!」

「第一,你父王臨死前是把你託付給了我,可是你要清楚,你父王為什麼要獻祭給我,他是為了你能活下去,我的存在只是在你幼生期的時候保護你。」

「我不用你保護!」

白靈然橫了一眼這面前的小鳥,拷,還給她來脾氣了,得!她就和它杠上了,看看誰怕誰啊!

「行!那你到底要不要離開這龍斗大雪山?你要喜歡這裡,那你自己一個人呆在這裡!本姑娘不奉陪了!」

說罷,白靈然作勢就要調頭走人。

「站住!」

冰帝飛到她面前,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口說道,「你要找的冰洞就在這座山。」

「真的?」

「愛信不信!」

「那帶路吧!」

「不帶!」

孰可忍,士不可忍!

白靈然冷不防的衝到那小鳥面前,伸手就抓住鳥的兩隻翅膀,上下揮舞,直接把冰帝甩得五腑六臟全移了位,兩眼一翻,就差沒暈死過去了!

白靈然氣得杏眼都能噴出三丈火焰來了,「我拷!你不就是一隻鳥嘛!就算你是冰鳳凰之子,那又如何!憑什麼讓本姑娘就要受你這氣啊!你敢再給我臉色看的話,本姑娘就把你身上的鳥毛全拔了!」

「……」

冰帝突然發現自己錯了,他看走眼了,因為他居然沒有發現原來一直溫和待它的人,居然也會有惡魔般的這一面,不由的在心中大為傷痛:父王,你給我找了一個什麼女人來做我的守護神啊!

經這麼一吼,白靈然憋的一肚子氣也終於隨之而爆發!

「本姑娘也是人,也有脾氣,尼瑪啊!把本姑娘對你的憐憫當成狼心狗肺了是不是?沒錯,現在本姑娘的靈力是不怎麼多,你要是看不起我,我也不會說你什麼!你有本事你就靠自己!別指望我會守護你,我欠的是你冰鳳凰前輩的情,不是你這個連毛都沒長齊的黃毛小鳥!」


汗,堂堂冰鳳凰之子,成了她嘴裡的黃毛小鳥了!

白靈然還不解恨,腦袋湊在冰帝面前,一雙大眼盯著那它,陰深深的語氣在冰帝耳邊響起,「若是你再敢和我唱反調,我不介意在這大雪山裡煮一窩熱氣騰騰的鳥湯暖暖身子!」



Related Articles

“臭女人,竟然敢傷我。”

幽風幻化出大刀,一刀子砍了上來,和夜姬在...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