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瀟霆捏捏江小狼的小胳膊小腿,笑道:「嗯,這麼長時間不見,你長高了,胳膊腿的更有勁了。我是時候把自己的本事全教給你了!」

江小狼在白瀟霆的臉上親了一下:「謝謝六爸!」

白瀟霆一手抱着江小狼,一手一攬江南曦的腰:「小曦,走,回家了!」

江南曦笑:「好!」

她朝高偉庭擺了擺手,沒和他再說什麼,就和白瀟霆走了出去。

高偉庭望着他們的背影,心口還是有點發酸,不過他卻長吁了一口氣。

就這樣吧,沒有他,她也會過得很好,很幸福,會被更多的人寵愛着,他也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他能做的,只能是守護好自己的小家!

他這次去了唐城,耽誤了這麼長時間,被追殺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他偷偷地去過了,他曾經和江南曦去過的每一個地方。

那些青春的烙印,只能成為他心頭的一點硃砂!

已經錯過太多,不能錯再多了!

江南曦他們幾個坐車回到了江家別墅,喬天羽已經在等著了。

她見到白瀟霆也是,直接往上撲,「六哥,可想死我了!」

白瀟霆也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笑道:「你這個小丫頭,我聽說,你在這裏過得可自在了,一點都不想回家了?」

喬天羽笑道:「我這不是奉師命,來守護姐姐嘛。使命尚未完成,我還需努力!」

她俏皮的樣子,讓眾人都笑了起來。

白瀟霆還沒有吃晚飯,江南曦和喬天羽就一起下廚房,給他做了兩個菜。

白瀟霆看着面前的西芹蝦仁,和番茄炒蛋,一臉的嫌棄:「你們離開了我,也不知道過得是什麼日子!」

江南曦和喬天羽對視一眼,嘿嘿一笑:「誰讓六哥之前,從不把廚藝交給我們呢,我們也想給你做頓好吃的,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白瀟霆擺擺手:「算了算了,湊合吃吧,好歹還有你們的心意在裏面呢!」

白瀟霆吃飯,江南曦、喬天羽和江小狼都坐在旁邊看着他,沒有任何的尷尬,反而格外溫馨。

吃完飯就已經凌晨了,江南曦親自給白瀟霆安排了房間,讓他早點休息。

眾人各自回房間睡覺,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江南曦一下樓,就聽到了喬伊驚嘆的聲音:「哇塞,帥哥,你是廚神下界嗎?你做的不是飯,是藝術啊!你太神了,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唄,我正想寫一本這方面的書,我以你為原型好不好?你看你,有顏值有身高,廚藝在手,天下我有,妥妥的男一標配……」

江南曦不禁好笑,喬伊的職業病又犯了。不過,她也好期待,六師兄的神奇早餐。 肖安安坐下時的聲音將宋寧驚醒,手默默放下課本,肖安安伸手將一盒筆芯遞過來,她眨眨眼,小聲說:「筆芯咱們倆一人一半哦,你可不能獨吞哦!」

宋寧沉默了,大大咧咧的肖安安都發現了她的不正常,可見她今天是真的反常了。

宋寧接過筆芯,心裏知道肖安安說這樣的話只是害怕自己不接受,調皮又委婉說出讓她拒絕不來的話,她只能承受了,後天自己再買一盒還給她就好了。

宋寧小聲回了一句「謝謝」,肖安安聽了立刻笑得見牙不見眼,露出一對可愛的小虎牙。

宋寧換了筆芯,從書包里拿出數學卷子,現在對她來說,沒有比做題更能解決她心裏的煩惱了,她轉頭看肖安安低着頭看手機,不時捂著嘴巴偷笑,一看就知道來這裏根本就不是學習的。

或許,只是想找個理由來陪伴自己吧。

宋寧搖了搖頭,取出自己的語文課本,遞給肖安安,輕聲說:「背課文。」

肖安安嘟了嘟嘴巴,不情願地接過課本,隨意翻了幾下,想偷懶繼續玩手機,可是剛拿起手機就看到宋伸手擋住了她的視線。

宋寧心裏根本不想管肖安安的,只是實在看不過她浪費光陰在手機上。

肖安安嘟著嘴將手機放到兜里,苦着臉默默背誦起來。

宋寧這才專心寫自己的卷子。

一個下午的時間悄悄就過去了,肖安安如蒙大赦地呼了口氣,宋寧太嚇人了,三個小時里宋寧除了去了一次衛生間,連頭都不抬地寫完了她所有作業,三張數學卷子,兩章英語卷子,一張語文卷子,甚至連作文都寫得滿滿當當。

宋寧怕不是個魔鬼吧。

肖安安正暗自驚恐,宋寧收拾好了書包突然對她說:「課文背完了嗎,背給我聽。」

肖安安嚇得連連擺手,急忙說:「不不不,我餓了,我們趕緊回家吧!」

宋寧斂眉,不贊同地看着肖安安。

肖安安尷尬一笑,伸出四隻手指,悄悄說:「我發誓,我回去一定背!」

宋寧聳聳肩,「隨你。」

肖安安鬆了口氣,宋寧有點太嚇人了。

兩人在圖書館門前分開了,肖安安揮了揮手后像只被狼追的兔子一樣跑得飛快,沒幾下就消失在宋寧的眼前,宋寧站在原地,愣神一秒后,嘴角輕微上揚了一瞬又恢復了冷漠臉。

宋寧坐公交回到了李素的宿舍,李素已經打好了飯菜正在等她。

「終於回來了啊。」李素邊說邊將碗筷擺放好,宋寧看了下,發現她的宿舍大變樣了,她的單人床旁邊又添了一張床,床單被罩也鋪得整整齊齊,雜亂的化妝桌也收拾得乾乾淨淨,小沙發上堆了幾個服裝袋。

不等宋寧問李素就開口說:「以後你就給小姨一塊住吧,東西都給你收拾好了,還給你買了新衣服。」

宋寧眼睛一熱,啞著嗓子說:「我準備周一去申請住校。」

「住校?也不是不行,不過周末啊節假日總要回家的,這裏都給你收拾好了,就等你放假回來住也行。」李素說着,一手拉過宋寧把她按在沙發上坐下,「快吃飯吧,吃完飯我還有事情要和你說。」

宋寧接過碗筷,幾下吃了飯又收拾乾淨,李素才開口說:「今天你媽給我打電話了,我還沒罵她她倒是先把我罵一頓,罵我把你藏起來,我這暴脾氣肯定不能忍啊,就差點把她從手機里揪出來揍一頓了。」

「聽她的意思,她可能不會善罷甘休,畢竟你不在,他們家居然連個會做飯做家務的都沒有,都是一群被慣得愚蠢的白痴!」

「宋明珠那頭肥豬居然還叫囂你不知好歹,我看她才是不知好歹,看她那肥豬樣!又蠢又肥!」

「而且李簡她還有可能會去你們學校鬧,你要小心點。」

聽完李素的話,宋寧完全不意外,吃虧和生悶氣都不是李簡的作風,她那樣的人向來是瑕疵必報不擇手段,不怕丟人沒有下限,這樣的人就跟牛皮糖一樣,死皮賴臉無賴至極。

宋寧完全有心理準備。

李素見她根本不將李簡放在心上,以為宋寧早有準備,不由得十分佩服這個外甥女,多好的孩子啊,怎麼李簡和宋凱里就跟豬油蒙了心一樣的眼瞎心也瞎呢?

這樣的孩子如果生在正常的家庭下,不知多受父母喜愛呢。

蒼天無眼啊。

宋寧無所謂了,李簡愛鬧就鬧去,不讓她發泄一下,恐怕以後的日子更是沒完沒了,況且,宋寧心中早就有了應對她的辦法。

只是不到萬不得已宋寧並不願意將底牌漏出來,不然整個宋家早就完了,就這樣吧,只要不觸及到她的底線,她是不屑跟她計較什麼。

對於不在乎的人,她是不屑給任何情緒和回應。

宋寧在李素宿舍住了一晚,第二天李素就安排了宋寧的工作,宋寧到了酒店的時候酒店正在戒嚴,好像是來了個大人物,宋寧被攔到外面,她從包里取出自己的工作證,保安是陌生的,看了看宋寧的臉又看了看工作證,才讓她進去。

剛進大廳就被李素抓住,「怎麼才過來,快跟我去換衣服。」

宋寧雖然瘦,但是身高和一米六七的李素一樣高,兩人經常穿一樣的工裝。

「聽我說,今天酒店來了大人物,一會兒沒事不要亂跑,就在自己的位置待着。」李素叮囑自己的外甥女。

「什麼大人物,這麼嚴陣以待?」宋寧隨意問了一下。

「咱們這些小人物哪有權利知道,不過上層的主管可是把我們都敲打了一遍,你也不能丟我的人。」

宋寧聽了點點頭,衣服也換好了,李素拿起化妝包給宋寧化了個淡妝,又挽好了長發,這才細細打量。

一身淺藍明媚的旗袍被宋寧穿出來不一樣的味道,她安靜地站在那裏,就像個高門千金一般,端方優雅,明明還是個十六歲少女,那雙眼眸沉靜的如碧水般,波瀾不驚。

還好宋寧收起了自己那張厭世臉,唇角微微揚起,這樣的宋寧,煥然一新讓人驚艷到移不開眼睛。

「宋寧,你真不是投胎忘記喝了孟婆湯?」

「……」宋寧無語,小姨一天到晚閑着沒事就看各種小說,走火入魔了。

「不然,宋家還真培養不出來你這樣的。」

「已經快九點了。」宋寧提醒。

李素猛然醒悟,拽起宋寧就去了大廳。

大廳里全體員工正好在集合,酒店經理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叫孟靜,宋寧叫她孟姐,此時她穿着細跟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走來走去,細細看着每一個的裝束。

她不時的給這個翻翻領子,給那個擺擺衣襟,走到宋寧面前時她有點驚艷,這個小姑娘是她見過最特別的姑娘了。 「少奶奶,你這樣做會不會寒了白芍的心?」

從洗衣房裏走出來,平兒看着面前走着的少奶奶,忍不住開口說道。

「我不能就因為她是我的丫鬟,就縱容她這個不分場合,亂嚼舌頭的毛病。」

林梓陌暗嘆了口氣,淡淡的開口說道。她心裏不是不知道白芍為她打抱不平,所以才會這樣跟別人嚼舌頭說陳玉芙的事情。但她這樣只會讓元浩軒難堪,這些話如果今日是傳來別人耳朵里,就不是只挨了頓揍那麼簡單了。

「奴婢也覺得白芍不應該到處說起那件事情,她明明已經給罰來洗衣房了,還不好好表現,現在還拖累少奶奶,真是不應該。」

王媽抬眼看着前面一臉不高興的林梓陌,不由有些責怪白芍說道。

「王媽,你今晚到廚房給白芍端碗骨頭湯過去給她喝,順便讓她這幾天休息的時候,給安分的帶着房裏別再亂出去。估計洗衣房的人這幾天肯定會給她臉色看。」

林梓陌一邊向前走去,一邊開口對着王媽說道。

「是,奴婢知道了。希望白芍能明白少奶奶的苦心,別再惹出事來才好。」

王媽聽到林梓陌說的話,心裏不由一暖,明白眼前的少奶奶雖然表面上沒有幫白芍,但心裏還是很關心白芍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說道。

林梓陌從一早吃完早膳就去賬房看賬本,然後又去東廂房給紫霞公主看診,從洗衣房回到軒園正房時,身體早累到不行了,斜躺在矮榻上沒多久便睡著了。

迷迷糊糊間,林梓陌感覺自己夢到一條黑金色的大蛇正在向她爬來,嚇得她整個身體瑟瑟發抖的躲在角落裏,嘴裏想叫卻又叫不出來,正當林梓陌感覺自己要被黑金色的大蛇吃掉時,平兒一臉關心的把林梓陌從矮榻上搖醒過了。

林梓陌悠悠的睜開眼睛,看向一臉緊張看着她的平兒,一時忘記自己身在何處。

「少奶奶,你沒事吧?」平兒一臉緊張的看着林梓陌問道。

「嗯,剛才我是睡著了嗎?」

林梓陌感覺剛才的情形太過真實了,看着眼前的平兒忍不住開口說道。

「奴婢剛才出去給少奶奶端熱水進來洗臉時,便看到少奶奶閉着眼睛,一臉很是難受害怕的樣子,然後奴婢連忙把少奶奶叫醒了,少奶奶是做噩夢了嗎?」

平兒看到林梓陌一臉疑惑的樣子,不由開口說道。

「嗯,剛才做噩夢了,可能最近身體虛弱,所以才會做夢吧。」

林梓陌想到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真的不少,語氣很是無奈的開口說道。

「少奶奶別想那麼多,奴婢把熱水端進來了,趕緊洗洗然後休息下吧,奴婢看你臉上有些差,可別累壞身子了。」平兒一臉關心的看着林梓陌開口說道。

「嗯,我這裏不用伺候了,你先下去吃飯吧,想來你到現在都還沒有吃午膳呢。」

林梓陌想到平兒到現在還沒有吃午膳,不由開口對着平兒說道。

「奴婢沒事能抗餓得很,伺候少奶奶洗漱完,我便下去吃飯也不遲。」

平兒見林梓陌關心她,一臉高興的開口說道。

Related Articles

不存在的。

* 到了巴黎之後,很快她們就找到了威斯汀...
Read more

姜一瞪大了眼睛,顯然是不敢相信,可生命卻已經就此終結。

他張了張嘴巴,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腦袋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