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愣的瞬間,巴爾克的眉頭瞬間擠出一個疙瘩,他的面色幾乎在同時完全變成了如雪一般的白色,那都是慌的。

心跳甚至在剎那間加快了數十倍一般,聖盾的修復速度更是在片刻的變緩之後,立刻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高速的修復著破損的部分,不斷的將透明巨盾的範圍逐漸擴大,內部同時加厚。

眼看著透明巨盾的碎片就差最後一步就可以再次凝結成一頂足以與金色閃電抗衡的聖盾,然而就在這距離成功只剩下最後一步之遙的時候,在空中飛行了多時的金雷卻終於在這一刻降臨了。

就如同一塊從天而降,突然落在剛剛搭建好,卻還沒完全穩固,仍舊有些搖晃的積木上的小石塊一般,只是一瞬間,金雷就將即將修復完成的聖盾徹底的擊碎了。

與此同時,只被殘破的聖盾阻擋了一小部分的能量,還剩餘大部分能量的金雷驀然間就通過了聖盾的阻隔,直接在眾人眼前一閃,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巴爾克的頭頂。金光頓時覆蓋了他的全身。

「不!」猛地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茱莉雅頓時在這一刻,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喊,其他人的臉色紛紛露出難以掩飾的悲哀之色,就連一向性情冷漠的羅德都在臉上難得閃過了一絲不忍再看下去的神色。

一股焦糊的刺鼻之氣立刻隨之瀰漫,氣氛彷彿在這一刻再次進入了悲情的片段,可僅僅片刻之後,隨著一聲好似在眾人內心回蕩的「咔嚓!」忽然炸響之後,包括羅德在內的其他人幾乎都在這一刻,不約而同的抬頭看天。

雙目一動不動的盯著一道剛從金雲中破雲而出,好似金色的電龍一般,急速下落的金雷,一言不發,但目光卻全都帶著不加絲毫掩飾的悲色。在他們看來,這道金雷已經不單單代表著難以抵抗的威壓與足以威脅眾人性命的催命符,更代表著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絕望。

彷彿此刻,這道金雷就是把眾人的內心世界徹底轟塌的最後一錘一般。無奇若在,眾人的內心世界中還有天,巴爾克若在,大家的內心世界還有地。可如今,無奇已經瀕臨死亡,奄奄一息,巴爾克更是被前一道金雷爆出的金光直接覆蓋,生死不明。

天塌了,本來眾人還有地可以躲藏,可現在,連地都崩裂。此時此刻,就連羅德這性情極其冷漠,極擅長掩飾內心情感的寡言之人,都忍不住搖頭,發出一聲不抱任何希望的嘆息:「完了。」

就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但卻代表著所有隊員此時的心情,準確卻又那麼的殘忍。金雷的速度極快,幾乎瞬間就來到了所有隊員的頭頂,眼看著下一刻,不需一秒,己方之中就會又有一人落難,眾人心立刻都在這一刻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羅德和修斯還好,始終面無表情,可麥卡西,茱莉雅和娜可露露三人的眼中卻同時都現出無法掩飾的驚恐之色。一行人中,此刻倒反而是任查理的內心最為淡然,因為就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之中忽然閃電般的出現了與獨角獸相處的一幕幕畫面,所以此刻他的覺悟倒是眾人中最高的一個。

但無論他如何平靜,也都無法掩飾內心深處那對生存保留的最後一絲奢望。所以他的平靜其實非常的不穩定。即便是他不願承認,可內心深處卻還是有著一絲難以消除的絕望。

這絕對是一次危機,一次自冒險小隊來到聚寶山之後,遇到的最大危急。此刻已是絕境,絕處逢生的事他們不是沒有想過,而是很清楚,這根本就是妄想。

可就在金色的閃電落到眾人頭頂,巨大的絕望已然好似滔天的潮水把眾人心底的最後一絲希望都徹底淹沒之後,誰都沒有想到,被金光覆蓋,已經被隊員們確定為必死無疑的巴爾克卻在這時忽然發出了一聲比之天空的金雷都彷彿要強上一分的暴喝。

「聖盾!」話音響起的同時,好似重重雲霧覆蓋了巴爾克全身的金光忽然就在這一刻如同破碎的鏡片一般,在這聲暴喝之中,紛紛碎裂,化成了無數細小的金色碎片散落到了地上,與此同時,金光消散之後,還從內現出了一個眾人無比熟悉的身影。

只見一個全身被金光覆蓋,額頭有著一塊明顯拳頭大傷口的青年,突然好似一個頂天立地的魔神一般,猛地深吸一口長氣,抬起右臂對著迎面而來的金雷,就是重重的一擊。

「砰」的一聲巨響過後,他竟成功的擋住了幾乎勢不可擋的金雷,而且不只如此,居然還把威力不同凡響的金雷瞬間好似剛才那覆蓋他全身的金雷一般,一擊就擊碎了。

無數散發著金光的碎片立刻好似花瓣一般,凌亂的飄散在空中,落在青年的周圍。一道微風吹來,金色的碎片驀然間好似無數蝴蝶一般,在空中翩翩起舞,圍繞在青年後背那頭爆發出奪目金光的長發周圍,一眼看去,那些金色碎片就彷彿是從這金色的長發之中飄落而下的花瓣一般,居然煞是絢麗。

不過,再如何絢麗都沒有這金髮本人的耀眼,這不是已然進入了大地元素覺醒狀態的巴爾克,又能是誰呢?

「哥哥!」「隊長!」「巴爾克!」

茱莉雅,修斯,羅德以及剩餘的幾人,幾乎同時驚喜的說道。巴爾克的及時出現,讓眾人內心剛剛熄滅的希望之火立刻就再次點燃了。

與此同時,眾人的臉上均都不禁露出了劫後餘生的笑意,可就在他們的話才剛剛脫口而出,眾人的雙眼便瞬間一凝,內心再次不約而同的為之一沉。

只見被巴爾克一擊擊碎的金雷徹底從空中消散之後,天空之上一直不斷翻湧的金雲居然彷彿是突然間發怒了一般,竟然在幾聲震耳欲聾的「轟隆」聲中,又連續落下了三道比之前速度更快的金雷,甚至這一次的金色閃電的體形都要比一開始的那幾道粗壯了整整一倍不止。

不過,巴爾克的目光卻與眾人完全不同,他的內心並沒有因此絕望,反而在雙目一凝之下,深咽了一口唾沫,隨後雙手同時推出,毫不猶豫的將已然元素覺醒的能量全都凝聚到了雙臂之上,迎著直奔自己而來的三道粗壯閃電,毫不猶豫的就撞了上去。

「雙重聖盾!」與此同時,他口中發出一聲無比嘹亮的暴喝,雙臂一檔之下,頭頂之上居然頓時就出現了兩面重疊在一起的透明巨盾。「轟隆」一聲之後,三道轉瞬即至的金色閃電竟然在巨響聲驀然回蕩之時,與之前被巴爾克擊碎的閃電一樣,化成了無數金色的碎片飄落到了四周。

一眼看去,竟好似天女散花一般,煞是好看。

他竟然擋住了?隊長竟然擋住了?哥哥竟然擋住了?

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巴爾克確確實實安然無恙,只不過那兩面重疊在一起的透明巨盾此刻已然完全碎裂,但在巴爾克灌輸能量之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修復。看到這一幕,茱莉雅,娜可露露與修斯等人的臉上全都不由得再次現出了一絲髮自內心的喜色。

可他們剛想開口發出歡呼,卻忽然看到巴爾克迅速的一回頭,對還沉浸在獲勝喜悅中的自己,焦急,甚至有些憤怒的吼道:「還不快走!!!」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但片刻之後,當他們抬頭忽然發現天空的金雲竟在一陣劇烈翻湧之後,又連續落下了五道比之先前一波還要更粗更快的金雷之後,他們這才明白巴爾克此刻的憤怒到底來自於何處。

看到這轉瞬即逝的一幕,眾人即便是內心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卻還是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性情冷漠的羅德,此刻的內心也是不由得一沉。 t

但緊張歸緊張,眾人的腳步卻不再停頓,內心也沒有遲疑,幾乎就在天空金雷再次降落的一瞬間,便迅速朝著前方遠處,那條通往更高一層的山路,一頭就沖了過去。每個人的速度各不相同,但誰都沒有離隊。

沒有隻顧自己安全一馬當先,想率先逃離這片危險之地的隊員,所以就不會有掉隊之人。即便是重傷不醒的無奇,都在羅德的攔腰一抱之下,與眾人一同化作一道高速前行的流光,向著大家共同的目的地疾馳而去。

宛如鏡面的地面之上頓時就掀起一陣半米多高的煙塵,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在這一刻忽然間變得暴躁起來一般。只聽一聲「轟隆」巨響驀然回蕩,以巴爾克為首的一行人立刻重心不穩,與搖晃不斷的地面一同開始了劇烈的搖動。

剎那間,頓時就有幾名隊員因為衝擊力太猛而雙雙摔倒,但他們並沒有就此放棄,幾乎才剛一跌倒,就迅速起身,完全不顧自己是否受傷,便同時一咬牙,全力跟著前方的隊員繼續前行。時間不長,只是一分鐘,距離就被眾人拉近了一大半。

但這短短的一分鐘卻讓巴爾克一行人深刻體會到了什麼才是爭分奪秒的感覺。若只是如一開始天空落下數道閃電之後,要過好一會才會繼續落下新的金雷,那巴爾克根本不會擔心,畢竟他的聖盾只需要一丁點的時間就能迅速修復。

一旦聖盾完全修復,任憑天空的金雷再粗再快,他都有九成的把握擋下這霸道至極的轟擊。理由非常簡單,因為這一招名副其實,正是自己的父親當初在成為聖域強者時所創的獨門絕招。

只不過,當時由於父親已經是舉國上下的最強之人,所以這一招絕招,他並沒有深入的研究,這才會導致這招聖域級別的防禦絕招最終成為了雞肋。但即便只是雞肋,那也只是對聖域強者來說,對此時的自己來說,這一招卻是足以讓巴爾克驕傲,自豪的本錢。

只要自己聖盾一出,即便無法發揮出聖域級別的十成防禦力,可自己也足以依靠這一招達到大師級極限的驚人防禦力了,所以巴爾克並不擔心。可是,當他和隊員們開始在第七層的地面上狂奔,飛速向著目的地疾馳的時候,他內心一直都沒有動搖過的信心卻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而變得越來越不穩。

而此刻,就在無盡的蒼穹之上,正有一團覆蓋範圍廣闊無比的金雲好似海浪一般,不斷的翻湧,不斷的發出悶雷滾滾的轟鳴之聲,這聲音遠沒有金雷出現的瞬間,那突然爆炸的聲音刺耳,更沒有好似憤怒的公牛一般,不斷在眾人耳邊咆哮的狂風更具威勢。

但不知怎麼的,就是這悶悶的聲音,卻每響一次都彷彿在眾人的心頭揪了一把似地,竟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讓巴爾克一行人的心臟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嗓子眼。眾人的腳步不停,可頭卻忍不住抬頭向天望了一眼。

這只是下意識的一眼,但就是這一眼,卻立刻就讓包括巴爾克在內的所有隊員內心都不約而同的「咯噔」狂跳了一下,雙目頓時就在這一眼之下,同時濃縮成了兩個焦點。

就彷彿看到了一幕讓眾人難以想象的畫面一般,就連善於隱藏情緒的羅德都在這一刻,忍不住面色一白,眼中剎那間閃過了一道微不可查的驚懼之色。

只見此刻的金雲翻滾速度竟然越來越快,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居然彷彿翻滾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無數倍一般。原本只是如同海浪一般翻湧的金雲竟在剎那間好似魔獸的身體一般,開始了整片雷雲的蠕動。

金雲一開始蠕動的速度很慢,慢的如同烏龜的爬行,可僅僅片刻之後,它居然就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彷彿完成了幾萬年才能完成的增幅一般,速度一下子暴增了無數倍,與此同時,他竟然還好似一頭兇猛的野獸一般,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回蕩在整個第七層上空的怒吼。

「轟隆」一聲響起,被金雲籠罩的天空立刻光芒不再明亮,而是瞬間黯淡,就好似天色剎那間進入了黑夜一般,金色的雷雲居然一瞬間變成了讓人心悸的黑色。就在這時,一股磅礴到讓人幾乎無法呼吸的壓力頓時襲來,仿若無形的空氣一般,瘋狂的向著四周擴散,瀰漫之下,久久都無法散去。

「不好!看來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大家快走!別管隊形了。能走幾個是幾個!快!!」見多識廣的巴爾克敏感的從金雲的異變中感受到了一種足以威脅他生命的氣息正在瘋狂的蔓延,他的眉頭猛地一皺,一掃周圍之後,立刻毫不猶豫一指前方不遠處的山路,怒吼著說道。

此言一出,羅德下意識的一點頭之後,左手一拉修斯,右手則牽著娜可露露,整個人立刻就進入風元素覺醒狀態,然後身形猛地一晃,他頓時就好似剎那間化作了一道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勁風一般,在一陣突然衝天而起的煙塵之中,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化成了一道綠芒,直奔山路而去。

他速度很快,但由於此時他身背無奇,又左右手分別帶著一人的關係,並沒有很快到達目的地,不過卻也明顯比剛才整個隊伍的速度快上了一大截,幾乎只是一瞬間,羅德便將身後幾人遠遠拉開了一百多米。


「現!」茱莉雅看到羅德第一時間進入了風元素覺醒狀態,她點了點頭之後,也在同一時間做出了反應。只見她右手猛地一甩長鞭,一道白光自空中突然一閃之後,白狼的身子頓時就出現在了己方四人的眼前。

「快上來!」跳上白狼後背之後,茱莉雅毫不猶豫的再次一揮長鞭,白色的長鞭立刻宛如閃電一般在空中迅速的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下一刻,白狼的身子便好似一個突然充了氣的氣球一般,猛地膨脹起來。

其速實在太快,幾乎剎那間就完成了身體的擴張,不過這一次,由於太過追求速度的關係,茱莉雅和白狼都因為太急的關係,而頓時心神不穩,出現了嚴重的內傷。

白狼在身體膨脹到極限之後,立刻抬頭髮出一聲痛苦無比的嘶吼,茱莉雅也幾乎在同時身子一顫,噴出一大口鮮血,但她卻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抹去嘴角的鮮血之後,手指幾乎立刻抬起,迅速一指前方的一道綠芒,然後另一隻手猛地一揮長鞭,同時對身下的隊員發出了一聲心急如焚的吶喊:「快上來!」

就只有三個字,但卻已經夠了。麥卡西,任查理以及巴爾克三人毫不猶豫的一躍而上,白狼的身子立刻一頓之下,以瞬間飆升到極限的速度不斷前沖,在鏡面一般的地面之中留下一道如殘影一般的模糊倒映之後,龐大的身子也驀然間消失了。

麥卡西和任查理的眼中頓時現出感激之色,茱莉雅和巴爾克則同時暗鬆了一口氣,但就在這時,一直不停蠕動,其色已然從金色完全變成了墨汁一般的漆黑色,悶雷之聲滾滾回蕩,卻始終沒有發動進攻的黑雲,卻終於在這一刻發動了攻勢。

只不過,這一次從黑雲之上落下的,已然不再是一道,或者是數道散發著耀眼光芒的金雷,而是無數道金光閃閃,好似暴雨一般,連綿不絕,永不停息的金雷。

當一聲幾乎把眾人心神都瞬間震散的巨響突然從黑雲之中響起之後,整個地面頓時在這一刻出現了回應,不再是劇烈的搖晃,竟然開始了崩塌。

地面碎裂,無數宛如破碎鏡片一般的地面立刻隨之飛起,原本平整的地面頓時就出現了無數個好似深淵一般的黑洞,根本看不清其內的深度,只是一片讓人心悸的黑暗。此刻,羅德正在專註的前行,任憑地面坍塌,任憑天空突降雷雨,他內心的信念都沒有半點動搖。

他的神情冷漠的好似一尊冰雕,不笑不驚不恐也不愁,就好似一個死人一般,表情甚至都有些僵硬了,但就是這樣一個表情酷似死人的羅德,最終卻居然只是用了短短的三秒鐘而已,就在自己拚命式的狂奔中,與娜可露露風元素魔法的加速作用下,成功的在雷雨降臨到他頭頂前的瞬間,逃到了雷雨無法波及的山路之上。

然而,他們僥倖逃過一劫,但遠在他們身後的巴爾克等人卻就此遭殃。茱莉雅的白狼不但因為這好似暴雨一般連綿不絕,根本無法躲閃的金色閃電轟擊的渾身傷口無數,而且它茂密的絨毛也幾乎只是剎那間就被完全燒成了灰燼,只剩下了一片散發著焦糊味的黑色。

而巴爾克此時的狀態更慘,他本來可以依靠自身大地元素覺醒之後施展出的雙層聖盾安全的趕到目的地。

但讓他始料未及的是,這變成黑色的雷雲降下的雷電竟好似暴雨一般,密密麻麻,多到了他根本難以招架的地步,更讓他驚恐的是,這閃電的攻勢竟一波接著一波,連綿不絕,就好似不斷衝擊著礁石的海浪一般,似乎永不停息。

水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柔軟之物,可水滴卻可以石穿。就連水都能在不斷的衝擊之下擊碎這看似比它堅硬無數倍的礁石,更別說是這本來威力就比水要大上無數倍的金色閃電了。

巴爾克的雙層聖盾幾乎才抵抗了不足十秒鐘,就在瞬間崩潰了,最終他不得不以自身強悍的**提抗金雷。

幸好他此時的身體已然進入大地元素狀態,能量完全形成了護罩,就好似薄膜一般,護住了肌肉下的血脈,他這才不至於立刻斃命。但既便如此,巴爾克也支持不了多久,最多兩秒鐘。

連他都支持不住這密集如雨般的恐怖攻勢,更別說是他身邊的茱莉雅,麥卡西與任查理三人了。

但他們三人此時的情況卻偏偏要比巴爾克好。麥卡西與任查理幾乎在發現巴爾克聖盾崩潰的瞬間,就同時身子一晃,化成兩道流光躲到了白狼龐大身體的腹部,而茱莉雅則是被巴爾克緊緊的抱在懷中,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哥哥!」看到巴爾克的臉色在雷雨猛烈洶湧的轟擊之下,瞬間如雪一般蒼白,嘴唇都剎那間變成了黑色,茱莉雅頓時明白了一切。


她想要呼救,可此刻又有誰能救他們呢?沒有人。所以,在強烈的不甘之中,她就好似一個親眼看著自己的親人在自己眼前慢慢死亡,卻無力相助的孩子一般,無助的依偎在巴爾克的懷中,同時流下兩滴悲痛又絕望的淚水,失聲說道。

只是兩個字,但卻代表了一切。剛剛從羅德可怕至極的速度中回過神來的娜可露露一眼就看到了身後處在無數金色閃電轟擊中的巴爾克等人,她內心一沉之下,頓時面色煞白,提起魔法權杖就要上前。

可修斯卻在這時伸手攔住了她的動作,而且還無奈,甚至非常不甘的看著娜可露露,沉默片刻之後,輕嘆一聲,這才無力的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我們救不了他們。」

娜可露露身子頓時一顫,眼淚頓時好似溪流一般無聲的從眼角滑落,在臉上劃出兩道美麗的弧線,最終交匯在下巴處,落在地上,發出了一聲微不可聞的輕響。然後,娜可露露整個人立刻就好似忽然間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般,如同一灘爛泥,一下子就癱坐到了地上。

任憑頭髮隨風亂舞,胡亂的披散在額前,她都沒有如平常一般把頭髮優雅的撥到耳後,只是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雷雨之中,那幾個與自己共同生死過數次的夥伴,正慢慢的在自己眼前變得越來越模糊,口中喃喃的自責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如果說無奇的奄奄一息,對娜可露露,羅德和修斯來說,他們還可以接受的話,那麼巴爾克等人的遇難就是他們無法承受的巨大打擊。

因為,身為破法團成員的他們很清楚,眼前的四人並不是無奇,所以他們不可能會與無奇一般擁有自行修復身體的特殊能力,死了便是永遠的死了,不可能再復活。

正因為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所以不管是年長的修斯,還是與茱莉雅經常鬥嘴的娜可露露,甚至是一向貪睡的小白都在這一刻內心同時湧出了無數的歉疚,就好像自己虧欠了他們無比珍貴的東西一般。

可是,此刻最該有這種虧欠感,當初因為本能而只帶著破法團成員離開的羅德,卻內心沒有升起半點的內疚,這當然不是他有著別人所沒有的鐵石心腸。而是他此時並沒有絕望,所以才沒有自責。

但他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希望,只是逃出雷雨的覆蓋範圍,一轉身忽然看到雷雨降臨之後,目光專註無比的看著那好似暴雨一般傾盆而下的雷雨,認真傾聽著雷雨中那好似連綿不絕的海浪一般,不斷回蕩在自己耳邊的爆響聲,臉上漸漸現出若有所思之色,不停重複著「雷借風勢……風借雷威……」這八個字。

可隨著時間的迅速流逝,他的雙眼卻變得越來越亮起來。 t

到底是第幾次昏迷,不清楚。這到底又是第幾次事關生死的危機,也不清楚。但這一次的危機,卻事關夥伴們的生死,無奇幾乎在看到金雷出現的一瞬間就已經預感到了自己將會昏迷,所以從那時開始他就一直在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就算昏迷,我也要醒來,我一定要儘快的醒來。

對於一個昏迷的人來說,時間或許真的不重要。長與短几乎毫無分別,無論外面世界的時間過了再久,對曾經昏迷,後來突然間醒來的人來說,都只是一瞬間的事。這就好比閉眼之後再次睜眼一般,轉瞬即逝,感覺如此之短。

昏迷的經驗,無奇已經有了很多,甚至比之普通人,他都有了數次死亡的經驗,但那種感受並不好,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無論如何都不會選擇再死一次。可是,這次的昏迷卻與眾不同。

與其說是他昏迷了,還不如說,他其實在昏迷的那一瞬間,意識再一次脫體而出,就好似那個神秘詭異的紅髮老者虛影一般,漂浮在自己的身體上方,完全處在了一種靈魂的狀態。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他又是完全清醒的。

可是,自己化身成靈體之後,卻又與紅髮老者的虛影完全不同,任憑無奇怎麼對身邊的夥伴們說話,他們都視若無睹,似乎根本看不到自己,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一般。

於是,無奇只得又嘗試著對唯一能和他靈魂溝通的小白傳音,可惜結果卻是,因為自己處於無法理解的靈體狀態,根本無法操控氣息,最終傳音還是失敗了。

我……我這到底是怎麼了?

這個問題困擾了無奇很久,直到最終他目光下垂,視線直接穿透了焦黑的身體,發現其內的血肉組織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修補之後,他這才終於清楚,原來自己又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而且這一次比之先前的幾次更加嚴重。

但他的內心還不至於擔心,畢竟夥伴們此時並不危險。

然而,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當他突然發現,巴爾克,茱莉雅,麥卡西,這些曾經與自己一同共同生死的夥伴,竟在無數好似暴雨一般的雷電轟擊之下,一個個都慘不忍睹的在自己眼前死去之後,他後背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寒意。

這寒意彷彿能穿透靈魂一般,竟讓已然沒有了身體的他都不由自主的一顫,心神幾乎瞬間就陷入了崩潰的邊緣。無奇忽然在這一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無數倍,快到就快讓他窒息了。

可就在他剛想平復內心寒意的時候,卻驀然發現一道足有水桶般粗的金雷就好似一條渾身散發著耀眼光華,雙目金光閃閃的金色巨龍,攜帶著一股無法抵抗的威壓在羅德的頭頂穿過。狂風呼嘯間,羅德身子頓時就在一股難聞的焦糊味道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也沒有了生機。

這還沒完,那道金雷才剛剛消散,周圍竟然又出現了比之剛才更粗的金雷,而且還是三道,一道沖向一臉茫然的修斯,一道沖向面色煞白的娜可露露,最後一道則是沖向了弱小無助的小白。

「不!」眼看著最後的夥伴就要在金雷中就此喪命,無奇立刻就在內心的多重打擊之下,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悲痛欲絕的嘶吼。

然而,奇怪的是,當他話音落地之後,猛一抬頭卻發現夥伴們並沒有死,而是一個個雙眼茫然的看著自己,之後,就是各自臉上不加絲毫掩飾的驚喜。

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個夢?

看到羅德,娜可露露,修斯和小白都在自己身邊好好站著,無奇這才猛地反應過來,原來剛才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噩夢,但僅僅片刻,他就臉色忽然一變,驀然發現少了四個人,於是,目光第一時間一掃四周。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那顆才剛剛因為發覺是噩夢平復下來的心臟幾乎瞬間又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與此同時,無奇全身極其嚴重的傷勢也好似極有默契一般,在這一刻驀然間爆發了。

無奇只覺得頭痛的幾欲炸裂,四肢百骸之中就彷彿有無數的小蟲子在啃噬一般,痛的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才短短的一秒鐘而已,臉色居然就轉變了數十次之多。這還沒完,無奇才剛想深吸一口氣,卻驀然發現自己竟然連呼吸都是如此的困難,心跳的幅度似乎在這一刻突然加快了無數倍,彷彿再快一些,心臟就能從自己的胸口迸出來一般。

所有的痛苦都來的太快,太過猛烈,彷彿洶湧無比的潮水一般,幾乎只是一瞬間,就把無奇剛剛恢復的意識又一次吞沒了。

不過這一次,無奇並沒有再次昏厥,而是一咬牙之下,不可思議的挺住了。但他此刻的狀態卻比之先前虛弱了一倍不止,僅僅一秒鐘的痛苦就幾乎好似瞬間增加到了長達一年之久的折磨一般。

無奇的臉色瞬間蒼白,無血的臉上,乾澀的嘴唇立刻不停的顫動起來,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卻始終說不出半個字。



在這種狀態下,更別說是傳音了,無奇只能用他唯一能傳遞情緒的目光看向羅德,彷彿是在對他說:「幫幫他們。」。羅德根本不懂唇語,但他卻與無奇認識的最早,也最了解彼此,僅僅只是一眼,就明白了無奇意思,沉默片刻之後,羅德默默的點了點頭。

既然我現在無法還你一條命,那麼我就盡我最大的能力幫一幫他們。畢竟巴爾克在第二層時救過自己,其他三人也是一樣,我試試看吧。

我試試看吧。

這是羅德在點頭的同時,對無奇的內心傳去的聲音。他看到無奇的目光漸漸現出欣慰之色后,便不再看無奇,而是目光專註無比的盯著眼前如同暴雨一般傾盆而下,正瘋狂轟擊著巴爾克等人的金色閃電。

一開始,羅德內心幾乎沒有半點的把握。特地對無奇傳音的那句話,也只是為了安慰對方而已。但隨著時間從指縫間迅速的流逝,他漸漸從這殘酷,甚至極度冷血的雷雨之中,看出了一丁點的奧秘。

於是,羅德開始了深思,同時喃喃自語起來:「雷借風勢……風借雷威……雷借風勢……風借雷威……」在不斷重複之中,他的雙眼隨之變得越來越亮。本來他只是想要還巴爾克一個人情,但讓羅德始料未及的是,自己卻因為這次危機意外的獲得了一絲衝擊大師級境界所必須的天地感悟,他當然喜不自勝。

所以就連嘴角居然都忍不住微微一挑,現出一絲難得的微笑。

然而,微笑僅僅在他臉上停留了片刻便驀然終止了。不是羅德不願借這難得一見的雷雨奇景繼續感悟下一個境界所需的心境,而是他不得不立刻停止了。因為此刻巴爾克等人的情況已經到了生死一瞬間,性命攸關的境地。

哎。

不得不放棄繼續感悟天地的機會,羅德的內心自然有些可惜的嘆了一口氣。

但他只是可惜了一瞬間,下一刻,便不再猶豫,直接將內心的負面情緒拋之腦後,然後右手迅速一招之下,立刻閃電般的抓住剛從空間手鐲中現出的長劍,人頓時化作一道綠芒,向著前方那好似暴雨一般的雷雨,一頭就沖了過去。

「羅德!」剎那間,娜可露露和修斯同時眼露茫然之色,伸手想要阻攔,失聲開口。但他們的速度哪裡有羅德快,只是抓到了羅德的一片殘影,便眼中頓時現出了無法掩飾的擔憂之色,娜可露露更是看到羅德身子驀然間進入雷雨中后,眼淚一下子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心急如焚的娜可露露幾乎毫不猶豫,立刻就追了上去,但就在這時,她的腳步卻被羅德突然發出的暴喝喝的停了下來,「別過來!!!」


娜可露露的眼淚再次狂涌而出,掩面失聲痛苦起來,她怔怔的看著羅德被一道又一道從天而降的金色閃電劈中,就好似這閃電是劈在自己的內心一般,痛的她幾乎快要崩潰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她和修斯臉上的不忍與擔憂竟在剎那間如同雲霧一般,一下子就消散了,轉而變成了驚訝的表情。

只見羅德連續被十多道金色的閃電劈中頭頂之後,他竟突然張口噴出一道金光,注入了手中的長劍之中。然後,等十多道從羅德口中噴出的金光徹底把他手中的長劍籠罩之後,羅德身子一退之下,人一瞬間就化作了一道綠芒,居然一下子退回了娜可露露等人的身邊。

這裡是雷雨無法波及的安全地帶,但羅德卻沒有因此現出任何放鬆的神情,反而雙目一凝之下,眼中寒芒突然一閃,然後猛的深吸一口氣,竟在一瞬間進入了風元素覺醒狀態,這還沒完,他全身的氣息居然在這一刻剎那間就暴漲到了極限。

墨綠色的長發在這股驀然爆發的強大氣息之中,無風自動,羅德的全身都被一層濃郁無比的綠芒包裹,一眼看去,他此時的樣子就好似一尊突然降臨在這天地間的魔神一般,彷彿已經不再是一個人,綠色代表的是他的身體,金色代表的則是他的武器。

片刻之後,一股可怕的威壓頓時以可怕的速度在四周蔓延,就如同眼前連綿不絕的暴雨一般,回蕩在修斯等人的內心,氣氛立刻在這一刻陷入了無法形容的壓抑之中,修斯,娜可露露與羅德都沒有說話,破法團的所有成員全都少見的保持著沉默。




Related Articles

而對於這些不聽話的屬下,他是存了殺心的。

八級契約之下,這些人的魂魄都將被他收於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