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薛堰表示他可不是被激將的那個,他全是被中了激將法找上門來的那個。為此他還特意報了個散打培訓班。

說多了都是累啊,人帥,沒辦法。

咳,反正最後事情進展得十分順利。廢話,被搶了女朋友這種事要是都不能激發他們鬥志的話,薛堰可能就真沒轍了。

至於班上的女生嘛,這到沒用薛堰特別操心。二班女生不多,被周圍熱情學習的氣氛包圍,沒用多久也全都被影響,認真的投入到學習中去了。

最後,薛堰把目標放在了項裕幾個玩家身上。

既然是全班的成績評比,那自然他們這幾個玩家的成績也得算在其中。

.

時間過得很快,特別是對於沉在題海中埋頭苦幹的項裕三人來說,他們感覺還有好多好多題都沒有做完,還有好多知識點都沒有記住,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坐在了考場!

三人慌得一批。巴不得考試永遠不要開始。

然而試卷依舊一張張傳到了他們面前。

隨着考試鈴聲的打響,讓玩家們臉色難看的除了「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的試卷之外,還有一張張彷彿封印解除的鬼臉……

!!!

難怪這副本每天晚上前來偷襲的鬼威力都不大!原來都在這兒等著呢!

這最後一天的考試,不光是為了評定成績,也是鬼怪最後的狂歡啊!!!

一瞬間的功夫,猝不及防對上前桌後腦勺上那一張血盆大口的蔣成志臉上便被咬下一塊肉,血淋淋的掉在面前的課桌上。

鮮血污了大半桌子。

試卷倒依舊雪白如初。

「啊!!——」蔣成志捂著臉慘叫,差點兒滾下凳子。

這聲尖叫,落在安靜的考場里彷彿給酒吧打開彩燈,放起DJ,場面瞬間沸騰起來。

一時間,群魔亂舞,所有Npc們都現出鬼相!

項裕慘白著臉,什麼副作用都顧不上,有一個算一個,把自己的技能全都對着面前猙獰的鬼面使出!

精神系技能之——

【轉移】

一個沖着項裕而來的鬼被命中,眼看就要扎到他眼睛的指甲下一刻對着旁邊一隻溺死鬼揮過去,一下砍掉後者泡發白的耳朵。

兩個鬼互相打了起來。

【迷茫】

頭髮已經纏到項裕身上,越來越長,越縮越緊的女鬼被命中,整個身子便是一頓。頭髮們也原地停滯,隨後像無頭蒼蠅一樣開始左右亂晃,找不到方向。

項裕趕緊掙脫鬆掉的頭髮包圍圈。

【幻覺】

一隻無頭鬼中了招,正想摘項裕腦袋的手臂角度一轉,抱着旁邊正想用舌頭纏死項裕的弔死鬼腦袋就要擰。

嘴裏還呢喃著:我的頭,你幹嘛拿我的頭,還我頭來……

項裕捂著已經流血的脖子,心有餘悸。

不行!這樣下去根本不能通關,橫豎都是一個死!

他雖說是老玩家,但實際上擁有的技能也並不多,這麼一連使用三個,整個人的精神都萎靡大半。

甚至如果這些鬼是自己擺脫的技能影響,那副作用就會產生,他的情緒行為等都會不受自己控制,在這種時候,稍不注意就是一個死字啊!

項裕喘著粗氣躲避著鬼怪的襲擊,哪怕桌面上那張試卷在滿是鮮血的環境中白得顯眼,他也根本沒有機會拿起比做題。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慌亂之中,項裕不由自主看向薛堰。

這一看,他整個人頓時一呆,差點兒被襲來的一隻斷手抓到心臟。

只見如此危機四伏的場面下,那邊的薛堰竟然還端端正正的坐在課桌前低頭答題,甚至他周圍已經圍滿了奇形怪狀的鬼,這傢伙都巍然不動的!!!

項裕第一反應還以為自己中幻覺了。

然而他自己就擁有精神系技能,怎麼可能辨別不了自己中沒中幻覺?!

項裕的第二反應是這傢伙可能已經死了。

但是他身上不僅沒有一點傷口和鮮血,人也還在動啊!項裕保證自己沒有看錯,他還在寫題,甚至可能遇上了點困難,還在撓頭!

這絕對不是已經死了的表現!!!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是不是開了外掛啊啊啊!!!

項裕整個人都快被逼瘋了。

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項裕想要不管不顧沖着薛堰質問時,離他不遠傳來一道女聲。

「閉上眼睛!不要跟它們對視!可以看試卷!」

是孫樂婉。

這個幸運的女孩一開始就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恐怖鬼面嚇得緊閉雙眼,就在她以為自己就要被鬼怪們撕成碎片的時候,疼痛卻絲毫沒有從身上傳來。

她小心翼翼眯開一條縫隙,也不敢直接往周圍看,只敢往桌子上的試卷上看。

餘光能看到課桌周圍一小片跟正常人絕對不一樣的肢體,這讓孫樂婉明白周圍的鬼並沒有消失,那到底是什麼讓自己沒有被襲擊呢?

敏銳的孫樂婉很快明白是自己閉眼的這個行為。

但也不單純是閉上眼,畢竟她後來也睜開眼看試卷了。

那麼,就是「看到鬼」或者「跟鬼對視」之類的條件。

耳邊不停的傳來鬼怪的恐怖□□,還有兩個同伴的慘叫與打鬥。孫樂婉顧不上其他,趕緊把這一點發現說了出來。

另外兩人立刻閉上眼睛!

果不其然,閉眼的下一秒身上再也沒有任何被襲擊的疼痛感。

此刻的蔣成志已經氣息微弱,癱在地上緩了好長一陣才掙扎著爬起來繼續考試,握筆的手都沒什麼力氣。

項裕稍微好一點,還有心思暗恨薛堰竟然這麼狠心看着他們被群鬼襲擊,明明知道安全度過的辦法,竟然絲毫沒有向他們透露!

真是好冷酷的心思!

不過項裕還真是想多了,薛堰這次可沒有故意隱瞞消息。

隨着試捲髮下來,考試鈴聲的打響,早就對考試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薛堰立刻進入了狀態。

認真考試需要怎麼做呢?當然是不交頭接耳,不左顧右盼,不做任何有可能被質疑抄襲的小動作。

而且這堂課是語文,為了後面的作文能夠有更多的時間寫,得抓緊時間答題,不能浪費才是。

於是,薛堰筆一拿,頭一低,就開始寫名字,學號進入答題模式。

薛堰這個人吧,一旦專註於某個事情,對外界的干擾項就完全沒什麼注意力了。

第一題,在下列空缺處依次填入詞語,最恰當的是一組是()

A……B……C……D……

第二題,下列多音字注音中有錯誤的一組是()

A……B……C……D……

第三題,……

一縷又長又黑的頭髮突然飄上桌子,落在薛堰手邊。

薛堰眉頭一皺,頭也不抬:「誰啊這麼長頭髮也不知道收一收,把我題目都擋住了。」

頭髮:「……」

默默的縮了回去。

血紅色的濃稠液體滴答滴答從頭頂落下,很快污了桌角一片。

薛堰抬起左手袖子就是一抹:「喝飲料的控制一下,都飆到我這兒來了。再來我就告訴監考老師了哈。」

當然,說話的時候他的右手握着筆沒停,眼睛更是沒有從試卷上離開過。

斷頭:「……」

算了找下一個吧。

一陣陰冷的風吹來,掀得課桌上的草稿紙嘩嘩作響。

薛堰抬手按住吵得不行的草稿紙,一不小心碰掉了旁邊的橡皮。

隨着橡皮落地,周圍的鬼們哪怕早已經沒有了呼吸,此刻也只覺得激動的心瞬間讓它們呼吸都急促起來!

一個兩個都拿出了自己最猙獰的面孔,做好準備,只等這個可惡的人類注意到自己之後立刻撲上去!

它們已經等這一刻等好久了!

這個人類仗着自己身為班長,這幾天壓迫得它們有一個算一個,都要產生心理陰影了!現在終於解脫了!解放了!可以報仇雪恨了!

ohhhhhhh!!!

然而……

「欸,順便幫我撿一下。」正準備側身彎腰的薛堰餘光看到一隻手在地上,頓時毫不客氣的吩咐,「幫助班長,回頭幫你加個品行分。」

至於為什麼那手看起來有些奇怪,為什麼考試期間周圍這些「人」還能隨意動來動去,腦子全被題目佔滿的薛堰絲毫沒有地方注意這種不重要的事。

陰風:「……」

鬼手:「……」

周圍的其他鬼:「……」

這下,就算它們是鬼,此刻都不得不想要說一句:

艹!

不管周圍的鬼使用什麼樣的方法,不能碰觸他人試卷的鬼怪們根本沒辦法吸引到薛堰的注意力,甚至不知不覺被指示著幫忙撿了橡皮,拿了紙巾,扔了垃圾,借了鉛筆,加了稿紙……

更想罵髒話了怎麼辦!

面對這樣的薛堰,鬼怪們都已經身心疲憊了。

到最後也只有一兩個始終心有不甘的鬼還試圖干擾他,其他鬼已經心如死水,默默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算了算了,就連襲擊另外三個人類都已經失去了興緻,做套題冷靜冷靜吧。

……毫不自知已經被薛堰洗腦了的鬼怪們拿起了筆。

至於薛堰?

他此刻正在糾結閱讀理解的文言文到底該怎麼翻譯才更準確呢。

什麼不能跟鬼對視的線索,他根本就不知道。

今天的薛堰又是莫名其妙被人憎恨的一天。

隨着項裕三人也知道了這條規則,鬼怪們再想襲擊人類就越來越難了,於是坐回位置認真答題的鬼也越來越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語文,英語,數學,政史地數理化,所有的考試都已經接近了尾聲。

天色也漸漸來到最後一天的十二點。

※※※※※※※※※※※※※※※※※※※※

還有一章五千的。會很晚,明天再來看吧。然後明天入v,會再更一萬字哦。

也就是說,明天的小天使們,會收穫一萬五!!!

我保證,v后連着日幾天萬來感謝各位陪伴我的小天使們!

————————

感謝在2021-05-0302:56:09~2021-05-0723:28:5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奈一、冥殤十夜、芷桔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陌祁19瓶;-115瓶;夢汐、杯酒釋兵權、小痞子、不想喝葯10瓶;香兒、公子扶蘇、離瑤5瓶;490112154瓶;415564452瓶;遠歸、餘生長醉、葉子夜、48138553、我為懶癌爭口氣、葉疏樓、偶鴻關靈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Related Articles

「呵呵呵,小輩,你居然還認識老夫,你們的鳴傲天在哪裡?當年他是老夫的手下敗將!」

牧天冷笑一聲。「牧天老鬼,你不用在這裡囂...
Read more

蓮花開口詢問道。

有什麼要安排的? 朱帥心中默默的思考起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