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熊族人的腦迴路還是不夠用的,他只覺得秦崢的衣服可以放這麼多東西,而沒想到,為什麼放了這麼多東西,從外表上一點都看不出來。

這是一個空間幾何題,已經超出了熊人們的智商高度了。

「這衣服,是羽兒給我買的。」秦崢身上那件,是林希羽在八方城幫他買的那件,現在已經是他最喜歡穿的衣服了,而且最誇張的是,他讓小城裡的裁縫,幫他按照這件衣服的樣式,一模一樣的做了幾十件,不僅一個星期每天都可以穿看起來一樣其實不一樣的衣服,而且還可以有許多備用。

「羽兒?」熊達撓了撓頭,看向了梁沁和林望月,依稀記得好像不是這兩人的名字。

梁沁看到熊達看過來笑道,「是他媳婦。」

「哦哦哦。」熊達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道,「原來是婆娘,啊哈,秦兄弟,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幾個咱熊族的漂亮大姑娘,一個個都是可以戰到天亮的悍婆娘,那絕對是一個夠味。」

「呃,還是不……」

秦崢拒絕的話說到一半,就被熱情的熊達給打斷了,只見熊達手一揮,幾個熊族姑娘就沖了上來,那一個個五大三粗的,波濤洶湧是波濤洶湧,但是耐不住渾身上下三圍都是一個數啊,而且頭上還頂著個小紅花,更加不倫不類!

「哈哈哈。」熊達有些興奮地大笑了幾聲道,「這可是咱這裡出了名的美女熊,來,看看這俏屁股,再看看這有稜有角的臉和鼻子,看,還有這性感的嘴唇,嘖嘖嘖。」

秦崢額頭已經布滿了冷汗,要不是熊達的眼裡已經開始出現了某種熟悉的,叫做情|欲的火光,秦崢甚至覺得熊達在鬧著他玩!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就連林望月這樣的姿色,在這些熊的眼裡都會被稱作是醜八怪了!原來這個審美標準,完全就是天差地別啊!

「還是不用了……」秦崢一臉冷汗地埋頭燉煮著,不用一分鐘,他的第一道菜就能出鍋了。

「啊哈。」熊達又露出了那種奇怪的會心的笑容,在那一個瞬間,不知道為什麼,秦崢好像在他的臉上看到了陳浪的影子……

只見熊達瞄了眼林望月和梁沁,然後嘿嘿笑道,「我知道了秦兄弟,原來你喜歡這種類型的,不是我說你啊,這種身子骨太弱,不給力啊,而且細胳膊細腿的,以後生出來的娃得多弱小,你要為後代考慮考慮啊。」

熊達一邊說,一邊眼睛還往林望月和梁沁那裡瞥,秦崢還沒說什麼,林望月先是不樂意了,她臉色微沉,語氣還是慣常的沒有語調,「你說誰弱小?」

「哈哈哈。」熊達拍了拍胸口,咧著嘴大笑道,「喲,細胳膊細腿的看不出來還挺烈,不過弱小就是弱小,這種軟綿綿的身材,能帶的動娃么?能扛得起石頭么?」

說起石頭,熊族人有一種慣常的攻擊方式,就是用石頭砸人,所以熊族人在自己的地盤裡是很厲害的,因為他們居住的地方,堆滿了石頭……

而且每一塊,都是相當大的石頭,剛才梁沁,就是差點被這種石頭從天上砸下來。

林望月眼睛眯了眯,甩手一扇子就扇向了身邊一塊半人高的巨石,唰一下一道狂風就吹出去了,然後那塊半人高的巨石,就變成了一堆齏粉……

這一舉動,頓時就讓熊達說不出話來了,噎了半天才說了句,「咳,其實濃縮的就是精華,也挺好,也挺好。」

要知道,扛起石頭和打碎石頭,完全是兩碼事,而且他們這裡的石頭質地相當硬,用蠻力可以碎成數塊,但是碾成粉就要花點功夫了,可是林望月,剛才只是輕輕甩了下手。

這些只會靠蠻力的熊,自然是不會懂,元素之力的世界的……

就在這個時候,秦崢的第一道菜,出鍋了。

首先,因為熊族人喜歡吃肉,所以他挑選了一道葷菜,水煮牛肉。

當然了,菜本身可不僅僅是水煮這麼簡單,當中要加的調料,和處理菜品的工序,可是相當的複雜的。


鍋蓋一掀開,一片寂靜,所有剛才還在看熱鬧,還在低聲竊竊私語的熊,都不說話了,一個個都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秦崢的鍋,然後那個口水,那叫一個嘩啦啦的流啊……

可是他們要是沒記錯的話?今天晚上,好像只有十個族人可以吃到這些美食?當然,兔族的小朋友們有梁沁和圖遠兒開後門,自然也有的吃。

當即,那十個被挑選出來的熊人,就雄赳赳氣昂昂地從熊人群中走出來了,臉上那表情,那叫一個得意。

熊達是最不客氣的一個,那巨大的手掌,當即就朝滾燙滾燙的鍋子抓來。

「停。」秦崢拎起鍋子,一個守護就跑到了遠處,然後道,「晚宴還沒開始,急什麼?」

菜都沒上桌呢就想吃!還有沒有一點規矩了?還有沒有一點吃相了?

一瞬間,剛才還氣勢萬丈的十個熊人和熊達,當即就變成了一個焉了兒的菜葉一般,變得無精打采起來,不過一雙雙眼睛,依舊沒有離開過秦崢手裡的鍋子。

他們很想吃,也很想搶,但是他們不敢和秦崢動手,在他們眼裡,秦崢可是神境的高人!

反正晚宴就要開始了,那就再忍忍!

秦崢將鍋子交給林望月,讓她幫著分菜分盤,而他,則是緊鑼密鼓地開始了接下來的菜品的製作。

賽天仙、燉蘑菇、銀河炸魚、洗盡鉛華、爆香雞翅、天羅烤鴨、醬爆豬蹄……

一道道菜組成了一場華麗的菜品盛宴,不少熊族人開始捶胸頓足起來,平時不好好修鍊,不好好拍族長馬屁,以至於今天竟然吃不到這天地間最美味的東西。

此時,已經開始有人悄悄地向熊達申請刷碗的工作,秦崢覺得,搞不好這些盤子,最後都要進這些熊族人的肚子里!

考慮到熊族人的驚人食量,所以秦崢做了幾十道菜,而且每一道都用的超級大鍋,那個量是相當的驚人的,一直忙活到晚上,終於全部做完,然後,晚宴開始!

秦崢其實本來還想做幾道的,但是他覺得要是晚宴再不開始,他腳下的地就要變成游泳池了!

為了今晚的晚宴,熊族人特地臨時搭了一個相當寬敞的石屋,然後採用了一級戒備,熊達的一些熊衛兵都流著口水在門口把門,把那些想要衝進來的熊族人攔在門口。

而石屋之內,也分成了三個石桌,秦崢一行人一桌,兔族小孩一桌,還有熊族人一桌。

隨著秦崢的一聲「吃吧」,晚宴,正式開始! 展博看著遞到自己身前的礦泉水,低下頭,一聲不響的從他那個黑色大包里拿了一瓶水出來。

他擰開蓋子就喝了兩口,彷彿是對宋可的宅男秒殺招牌笑容免疫般,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淡淡道:「謝謝,我帶了水的。」

宋可一愣,還拿著礦泉水瓶的手僵了下,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大好看。

她原本以為,不管展博渴不渴,都會接下這瓶水的。

而且自從宋可被捧上了「宅男女神」這個稱號后,她自信心就各種爆棚,感覺自己在異性面前都是無往不利的。

沒有誰,能抵擋得了她的甜美笑容。

她曾經僅僅憑著一個微笑的視頻,就獲得了兩千多萬的點贊。

那些評論區的男人都說,她一笑,他們魂兒都掉了。

看著展博那張表情沒什麼變化的臉,宋可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不過她隨後又想到展博好像一直都是這樣一副很傲的樣子,對誰都是淡淡的,心裡這才覺得舒服了點。

展博對蕭蕭,不也是很淡的態度么。

所以問題並沒有出在她身上。

宋可剛剛在心裡這麼自我安慰了一番,忽然就聽到展博在說話:「喬綿綿,你渴了嗎,要不要喝點水?我這裡還有一瓶。」

「不用了,我不渴。」

「那好吧,你渴了就說一聲。」

展博喝了水,問完喬綿綿后,又將帽檐壓低,準備繼續補覺。

但他怕一會兒快要睡著的時候,又有哪個不長眼的傻子跑過來叫醒他,便特地交代了攝影師一聲:「我早上沒睡夠,這會兒補個覺。在到達目得地之前,不是天塌下來的大事,都不要來叫我。」

說完后,展博便轉了個身,將帽子扣在腦袋上,繼續補覺去了。

宋可站在原地,手裡還捏著那瓶水,站立的姿勢顯得有些僵硬。

她本來以為,展博對誰都是一個樣。

可剛才……

展博居然主動問喬綿綿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這說明展博並不是她想的那麼高冷不好接近,而她之所以感覺到展博很高冷,是因為展博只在她面前高冷?

想到這裡,宋可臉色又陰沉了兩分。

她看著喬綿綿那張精緻完美的幾乎挑不出任何缺點的臉,說一點都不嫉妒那是假的。

哪怕她心裡再不爽,也不得不承認,喬綿綿的臉的確很好看。

是那種女孩子看了也會捨不得移開目光的好看。

而且更讓宋可嫉妒的是,好看成這樣也就算了,居然還不是整出來的,居然還是素顏狀態。

圈子裡的藝人,不管男女,就沒有幾個臉上是沒有動過刀的。

就因為大家都是動過刀子的,所以要是誰整了,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而且整出來的再好看,也總歸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自然,和純天然的美女還是有著一些區別的。

宋可心裡嫉妒,說出口的話就有些酸溜溜的:「呵呵,有些人還真是厲害呢。怪不得被人稱為「撩仔高手」,真是走到哪,就撩到哪,一點都不空閑的呢。」 當年在失落的古城第一次看到小強的時候,秦崢覺得,自己可能已經看到了世界上最為誇張的吃相。

那不顧雙手被熱鍋燙傷,不顧舌頭被燙的腫起,拼著老命也要將那一鍋子美食塞進嘴裡,這樣的吃相在熊族人面前,真的是弱爆了……

秦崢愕然地看著那一個個身材魁梧的熊族人,不看菜,先挑鍋子最大的搶,搶完之後,仰著頭就直接往嘴裡倒,直到此刻秦崢才知道小強和熊族人相比最大的劣勢是什麼,那就是嘴不夠大!

只見那些熊族人的嘴一個個咧開出臉盆大小的口子,一道道精美的菜式混作了一團,然後像是囫圇吞棗一般全部吞進了喉頭。

秦崢不知道他們這種吃法,是不是真的還能完完全全地享受到這些食物的美味,不過從他們那表情來看……吃得很開心就是了。

另外兔族小孩的那一桌,雖然吃相文雅了些,但是速度也是相當的快,他們長這麼大都沒有吃過這般美味的食物,甚至,長大這麼大,都沒有吃過一口肉。

「哦,獸神在上,這簡直就是神跡。」熊達在拿菜的間隙,還不忘感嘆。

「老大,我覺得我吃完這頓,我就再也吃不下原來的東西了,相比眼前的這些,我原來吃的是屎么?」熊甲的嘴裡還滴著油,眼裡竟然開始有感動的淚花閃動。

門口那些只能聞著香味,眼巴巴看著裡面的人吃,卻不能進來的熊卻是真的快哭了,紛紛叫嚷道,「神吶,就讓我進去吃一口吧,就一口,降我一階修為也願意啊!」

「降修為算什麼,神啊,讓我進去吃一口吧,我把我婆娘送給你啊。」

「靠,就你那婆娘,獸神倒貼也不要好么!還是讓我進去吃一口吧,折一年壽也願意啊!」

……

由於熊族人的進食速度相當快,這頓耗費了秦崢不少時間製作的饕餮盛宴,僅僅只持續了半個時辰就結束了。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這些東西,簡直就是神跡!」秦崢的食物,讓熊達他們徹徹底底的刷新了對食物的世界觀。

「一點小手藝罷了。」秦崢在這方面還是很謙虛的。

「那個,秦兄弟,你那一套製造神跡的東西……能不能……」

製造神跡的東西?秦崢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熊達指的應該是油鹽醬醋那一套作料……

原來熊達他們吃完這一頓,已經開始愁下一頓了……等秦崢離開后,他們現在吃的這一頓,會不會成為有生之年唯一的一頓?

他們倒是想把秦崢扣下來給他們做一輩子的飯,可是那可是神境的高手,他們就是有這個心,也沒這個膽啊……所以熊達左思右想,只能退一步,或許只要把那油鹽醬醋神馬的留下來,他們自己也能研究出來這樣的美味?

秦崢當然知道他們的心思,並有理由認為他們高估了自己的智商,這麼高段位的美食,是他們這狗熊腦袋能研究的出來的么?

突然,他的腦中靈光一閃,於是道,「這樣吧,熊族長,我不僅那一套作料可以給你,而且還可以再多給你十套,另外,我還能教你們的一位族人如何製作我今晚做的菜式中的某幾個,但是我希望熊族長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熊達眼睛一亮,一聽可以讓自己的族人在秦崢這裡偷師,他就覺得整個世界都美好了。

「你們以後不要再食用其他部族的肉,然後,跟我學習怎麼養殖家畜。」

秦崢突然想起,雖然系統任務獎勵商店中沒有現成的雞鴨牛羊肉,但是有小雞崽小鴨崽小豬崽……

只要解決了這些生物在這個大陸上的存活問題,然後教這些熊族人如何飼養,不出一年,這裡的肉食供應就可以跟上了,至於如何解決在至冬至夏這種詭異交替的時節中存活的問題,那就更簡單了,一個畜棚,就可以搞定了。

當然不是普通的畜棚,而是系統建築模塊當中的畜棚,可以給畜棚里的家禽牲畜,提供迷一樣的溫暖環境。

此時秦崢還不知道,在不久的將來,熊族人將會以可以住進畜棚為榮……

這一次,他想讓熊族做的事情,其實就是一次實驗和嘗試,只要真的成功了,那麼或許,就可以在更多的種族推廣?

同樣的,要是家畜的養殖成功,以後可以不可以使用系統建築中的溫室,再養殖一些農作物呢?

在暫時無法將所有百族人帶回小城,以及無法改變百足惡劣天氣的情況下,這似乎已經是秦崢可以想到的,改變百足生活現狀的最好方式。

說實話,這件事其實也挺急切的,因為他不知道靈光派的人什麼時候也會來到這個地方,到時候對人類充滿怨恨的百足人或許一下子就會站在靈光派的那一方。

他要做的,就是在靈光派之前,控制住大部分種族。

至少,生活安康的情況下,誰也不希望去參與戰爭。

「養殖家畜?」熊達撓了撓頭,然後指著面前的空盤子道,「就是這些從未見過的肉么?」

「是的。」

「好!」熊達一拍石桌,唰得一下站起身,因為激動沒有注意高度,碩大的熊腦袋瞬間就把石屋給頂了一個大窟窿出來,「秦兄弟,就按你說的辦!來,熊甲!」

「老大,在這。」

「你去下面挑一個腦袋最好使的人來,讓他跟著我們的秦兄弟好好學學,要是學的好,給他享受雙份糧食的獎勵!」

「那個,老大……我覺得我……」熊甲一聽到雙份糧食,眼睛一亮,撓了撓頭,準備毛遂自薦。

誰知熊達猛地一推熊甲的腦袋道,「滾犢子吧你,你去學這個,誰來負責打架?最好給我找個婆娘來。」

「好、好。」熊甲立馬就風風火火地沖了出去,開始尋找起和秦崢學習手藝的重要人選。

而秦崢則是開始在系統建築模塊之中,開始挑選起畜棚來了。 晚宴過後,秦崢借著飯後散步的理由,一個人在熊族閑逛著,順帶看一看,哪裡有適合建造畜棚的地方。

他想要清靜,自然沒有一個熊族敢上來煩他,因為他現在可是熊達的貴客,當然,熊族人不會來找他,自然也會有其他人來找他。

「你究竟是怎麼想的?」一抹血紅色的閃電自他眼前滑過,下一刻,梁沁收起了紅色的翅膀,翩然落在了他的身邊。

「什麼怎麼想?」秦崢愣了愣,不明白梁沁這沒頭沒腦的問題從何而來。

「教熊族人養牲畜,虧你想的出來。」

「為什麼不行?」



Related Articles

這樣的夜晚,也撩起了相思之人的心蕩。

窗邊,凡明手中捧著葡萄酒,若有所思的望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