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選擇次者的都極少,除非對此類獨愛者,因爲所選本命法器越是優秀,對於以後自身的成長也會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更多的修士都會選擇對自己幫助大的器類作爲本命法器,如屬性相符、器形適合等等,因爲法器的強與弱與它自己的主人和本身品質息息相關的,所以選擇本命法器的時候,需考慮自己心底是否真正接受法器。”

“那什麼時候才能擁有自己的本命法器呢?”

萬化老人回答到:“至少是築基期才能開始,因爲築基者才勉強算得上是入了修仙的大門,也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本命法器。”

那還早,我的本命法寶就是長槍。

心中想着,林楓帶着阿花朝着兵器閣走去,畢竟他目前要緊任務便是要尋得一支適手的長槍來習練。

……

這裏鐵器碰撞聲、敲打聲、風向呼呼的響聲和各種吆喝聲不絕於耳,不用看便能想想出那種熱火朝天的場面。

門楣上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顯得氣勢十足:兵器閣

這裏便是流雲門外門的兵器閣,佔地足足方圓五百丈,這還僅僅是一個兵器閣而已,手筆真的很大,不過想想孃親口中描述的玄青大陸,這也算不得誇張。

走進兵器閣,熱火朝天的場面瞬間顯現在眼裏,一個個**着膀子的大漢,嘻嘻哈哈的,似乎這錘鍊鋼鐵就是他們最大的樂趣,通過旁人所述,能在兵器閣錘鐵的手藝師傅在凡俗界中,怎麼也是一方響噹噹的人物,沒有足夠的資歷、經驗都不能進入兵器閣進行工作。

在門派中能通用的只有貢獻點,所以每個部門都有設定貢獻點兌換處,武器鑄造之處是禁止外人觀賞的,所以林楓徑直來到兵器閣的貢獻點兌換處。

看到林楓走進,兌換處的掌櫃對着林楓說道:“不知少俠需要什麼兵器。”

來到此處,幾乎都是尋找適手的武器,所以掌櫃很直接的問道。

林楓對着掌櫃一拱手,說道:“掌櫃的,你這可有適合我使用的長槍呢?”

掌櫃點點頭說道:“長槍當然有,不知少俠對於長槍有何要求?”

林楓單手背後,對着掌櫃說到:“槍身需七尺七寸七分長,槍頭與槍桿的比例爲一比七,至於槍桿則需柔韌有力的高品質材料,槍頭需三處血槽,槍刃鋒開一分,但必須要上好的材料,最後則是長槍的重量越重越好,不知道這樣的長槍價格幾何?”

自從學會聚靈陣之後,林楓便對於數字有着奇妙的喜愛,萬化老人曾說:三,萬物之母,七,陽之正也,林楓後來也揣摩了一番,七這個數字不僅僅是在這奇妙的世界中有着重要的位置,甚至在地球的時候七都在日常生活照廣泛運用,比如:七月初七的七夕節、人去世之後也是以七爲單位計算,頭七到七七四十九日的回魂夜,、甚至《禮記.王制》中也有記載“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而七”,從側面都能看出帝王之家對與“七”的尊崇,所以林楓將長槍的長度定爲七尺七寸七分的長度。

林楓每說一句,掌櫃都會認真記錄,待到林楓說完掌櫃也記錄結束,放下手中的毛筆,顫抖着雙手將紙張拿在手中,仔細的品味紙張上所記載的內容,最後掌櫃激動的說到:“未曾想到少俠亦是如此懂器之人,你所述的長槍標準在《器言》都未曾記載,可是老朽卻是看得出來,你所述之中除開長槍重量,其他標準全是非常適合武者使用的標準,謝少俠賜教。”


手藝人就是如此,對於自己的行業是有着超乎尋常的熱愛,特別是涉及到新知識的時候,他們都會激動異常,林楓所述的標準,只要是內行人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優點,簡單卻又實用,所以掌櫃對林楓非常感謝。

聽到掌櫃誇自己說的長槍標準,林楓還有些意外,不曾想到自己這般好運,輕輕一笑問道:“不知貴閣能否打造出此槍?”

掌櫃迴應道:“少俠請稍後片刻,由於你的長槍要求在我們閣內並未成品,待我去尋找煉器大師前來專門爲少俠打造,如何?”

“有勞了。”

掌櫃招手錶示無需如此,說了一句稍等便退出兌換處。


不一會兒,掌櫃便領着以爲滿臉長鬚的壯漢來到兌換處,壯漢也是**着上身,想必此人就是煉器大師吧,林楓心中有所猜想,立馬對着壯漢點頭問好。

掌櫃立馬介紹到:“少俠,這是我們閣內出名的煉器大師陳師傅,剛剛我將你所描述的長槍標準說了一番,陳師傅便主動來幫你處理,陳師傅煉器已有八十年,相信一定能造出令少俠滿意的長槍。”

隨即又對着陳師傅說到:“陳師傅,剛剛我給你說的長槍標準便是這位少俠提出的。”

陳師傅點點頭對着林楓抱拳道:“非凡少年,來日必成大器,到老朽到倉庫去選材如何。”

這煉器陳師傅也是一位直爽之人,誇讚了林楓一番,便直入主題。

“敢不從命。”

接着陳師傅便領着林楓去兵器閣的倉庫了。

走進兵器閣,林楓發覺來到了現代的工廠車間一般,這兵器閣佔地至少三百個平方,裏面全是堆滿了成品和未成品的武器,種類繁多:巨斧、長弓、長劍、槍頭、砍刀、狼牙棒等等,甚至還有一些未開封的原材料,猶如小山堆一般堆在一邊,有的原材料本身就是龐大無比,全都安靜的擺放在倉庫裏。

“不知小友作何稱呼?”行走在倉庫間,陳師傅對着林楓問道。

正在東張西望的林楓趕緊迴應道:“林楓,雙木林,楓樹的楓。”

對於林楓的名氣,還並未傳至兵器閣中,畢竟這些手藝人哪裏管這些,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他們的想法。

陳師傅點點頭說到:“林小友,對於你的要求,我打算用一百五十年的雲椆木做槍桿,這雲椆木天性筆直,柔韌性更是強於梨樹、合木等等槍桿製作原料,只是這一百五十載的雲椆木品質與密度都非常不錯,若是取用小友需要的長度標準,只怕單論這槍桿就至少會有三百多公斤的重量,若是再加以槍頭便會更加沉重,這也是我這裏拿得出最沉重的槍桿原材料了,不知小友以爲如何?”

這雲椆木雖好,可是重量卻是超出太多,尋常武者一般都不能長時間使用,陳師傅也是聽說林楓對於槍的重量是有要求的,所以纔會提出建議使用雲椆木,畢竟這木頭一直放在倉庫沒有動用,希望能用掉。

聽了陳長老的介紹,林楓思索一番,回答道:“三百公斤?可以!”


林楓在剛剛晉升至武者不久便能單手提起三百公斤的重量,現在幾年下來,林楓的力量雖不能說力拔山倒,可是絕對會強大的超乎想象,就這三百公斤的重量,想必要好很多,畢竟之前武比時候用的長槍整體只有一百二十公斤的重量。

可以?聽到林楓這麼快就給出肯定的答覆陳師傅有些詫異,他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隨即又不肯定的問道:“你確定嗎?” 看着陳師傅驚疑的眼神,林楓當然知道陳師傅在想些什麼,不過林楓卻沒有多做解釋,繼續回答到:“我很肯定。”

“好,好,那槍桿確定爲雲椆木。”再次得到林楓的回答,陳師傅笑着連說兩個好。

“既然如此,剛開始我本打算用千年生鐵給你做槍頭,但是你似乎對長槍的重量要求非常高,那我直接改成玄鐵給你***頭,這生鐵雖是千年之物,可是這玄鐵卻是生鐵精,其密度、品質遠遠高於生鐵幾十倍,千斤生鐵也換不得一斤玄鐵,然後以你標準制作出來的玄鐵槍頭差不多快趕上槍桿一半的重量,不知道能否接受呢?”

槍桿一半的重量,那就是近一百五十公斤的重量,這要是攻擊出去只怕僅憑力度都能破了對方武技。

越想越覺得不錯,興奮的迴應着陳師傅:“好,就用這玄鐵。”

陳師傅吸了一口氣,不過很快恢復過來,畢竟修煉之人都非尋常角色,繼續對着林楓說道:“林小友,這主材料確定下來,最後便是槍纓和槍纂,槍纓我打算採用成年黑狼鬃毛,這黑狼鬃毛乃是槍纓的上上之選,吸血的作用可是不小;槍纂則依然用玄鐵,前後呼應更加美觀、適手。”

槍纓的作用有三:一,避免刺殺敵人的時候血跡順着槍身滑下來後,手無法再拿穩長槍;二,大量的槍纓毛散開後會對敵人有相應的干擾,干擾雖小,可是在高手與高手的拼鬥中,即便是一點小小的優勢都有可能左右最後的結果;最後便是爲了長槍的整體美觀,畢竟光禿禿的不好看。

槍纂俗稱槍墩,位於長槍尾部,因爲槍桿多用以木材,槍纂的作用便是保護槍桿的另一端,另外在緊急的時候也能以槍纂進行攻擊對手,最後便是能調節長槍的重心(通過槍纂的重量與長度來調節),將重心調節至使用者習慣的位置,這樣便更能順暢的使用長槍。

所以,槍身的每一個地方都重要無比。

陳師傅看林楓沒有異議,繼續說道:“最後就是這槍刃的材料,在我們兵器閣平時武器的開刃均是玄鐵,而你這槍頭整體均是採用玄鐵製作,再用玄鐵開刃,不夠,所以我打算將我最珍貴的寒鐵拿出來給你開刃做槍鋒,這樣的殺傷力會更大。”

對於陳師傅的打算林楓還是很滿意的,開口問道:“那就真是太好了,感謝陳師傅舍愛,不知這長槍幾日才能出爐呢?”

“平時出槍我僅需一天,可是你這長槍錘鍊難度頗高,並且所用材料均是珍貴之物,我需靜心製作,半月時日方可。”

半月,正好趁這個時候努力突破先天,還有對身體的掌控加強。

最後點頭說到:“那好,半月之後林楓便來領槍,不知這長槍需要多少貢獻點?”

陳師傅剛剛也顧着說了,還沒有計算着需要多少貢獻點,但是肯定不少,隨即對着林楓說到:“寒鐵槍刃七千貢獻點,玄鐵槍頭一萬三千點貢獻點,雲椆木槍桿九千八百貢獻點,最後便是槍纓與槍纂需要一千七百貢獻點,總計三萬一千五百點貢獻值。”

算到最後,陳師傅還下意識的看來一眼林楓,這麼多貢獻點林楓能提供出來嗎?畢竟一次性給出三萬多點貢獻點,這可是六十多本武技的價格,有的家族憑着一個本武技來支撐整個家族的發展,林楓這一次的開支可謂是大手筆,若是被他人知曉,必定會說林楓是敗家子。

然而林楓卻不想這麼多,趁手的武器和貢獻點比較一番,肯定選擇武器。

算了一下自己的貢獻點,在剛進入流雲門的時候林楓便有一萬多的貢獻點,期間除開花費兌換《力槍》與《清風槍術》的時候花費了一千貢獻點之外,其餘地方几乎都沒有用到貢獻點的地方,現在還剩下三萬左右的貢獻點,所以現在只需要考慮最後的零頭了,應該在自己的承受範圍中。

點點頭,隨即肯定的回答到:“行,就這麼定了,林楓定會準時前來換取長槍。”

又是這麼肯定的答覆,陳師傅吞了一口口水,這林楓確實給他帶來許多震撼,這小小少年到底是多麼的讓人難以揣摩,不過陳師傅也沒有失態,既然林楓都敢答應,那陳師傅就敢接下這個單子。

隨即對着林楓說道:“好,那我老陳就接下這活,半月之後林小友來取便是。”

“好,那就有勞陳師傅了。”

撫須一笑:“應該的。”

最後林楓還給了五千點貢獻點,算作是定金。

……

告別陳師傅之後,林楓便回到了自己的修煉之地。

太極拳、身法、力量、速度與陣法,除開吃飯睡覺,林楓幾乎天天如此。

修行之人的生活就是如此,枯燥無比,本就是逆天而行,小成者加壽不過百十載,可是依然有如此多的人修行,這是對於現狀的不屈服、不滿足,只有靠着自己的厚積薄發博得人生的輝煌。

從兵器閣回去後的第七日。

從兵器閣回來第三日林楓便服下了第二十三枚百靈丸,可是依然沒有突破的徵兆,而且服用的百靈丸藥力也被完全消耗,通過幾日的清除殘藥,直至今日林楓要再繼續服用百靈丸。

盤膝做好,熟練的將百靈丸放入口中。

每日都是如此,百靈丸進入口中之後,立馬竄進林楓的肚腑間,持續散發着淡白色氣體流竄在林楓身體的各個部位,着重便是頭部。

不一會時間,這一枚百靈丸還有十之六七存在的時候。

啵~

腦海中響起了一聲輕響,林楓身體一震,這是下意識的反應,因爲這代表這身體又一次突破。

這時萬化老人的聲音也傳響在林楓腦海中。

“靜心、凝神,現在你身體所有的部位都已經突破達到《盤古煉體術》的先天標準,現在只需要將丹田喚醒,待到丹田喚醒之日,便是你晉升先天之時,現在百靈丸的藥力已經朝着你的丹田匯聚。”

“突破先天的時候,喚醒丹田是最後一步,在這個環節你的丹田會遭受到藥力的衝擊,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藥力衝擊時間越長,就代表這丹田的初態越強,底子也就會越好,尋常人能承受一炷香的時間已經算得上是好苗子了,而袁恩堅持了三炷香時間,也算得上是一個比較優秀的弟子。”

“所以,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精心、凝神,讓自己一直都處於清醒狀態,絕不能昏厥,否則將會功虧一簣。”

林楓盤膝閉眼坐着,輕輕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百靈丸的藥力一直都在朝着丹田積累,林楓的丹田似乎是一個無底洞,無論多少藥力跑進去都沒了聲息,而且,在這期間林楓並沒有感受到有多麼的痛苦。

萬化老人當然知道林楓心中想的是什麼,開口說道:“因爲你的丹田還沒有甦醒,這藥力只是在滋潤丹田。”

“快,這枚百靈丸快用盡了,繼續服用。”

林楓繼續將第二枚百靈丸吞入腹中,藥力依然如流水般灌入丹田,可是林楓的丹田猶如一隻沉睡的老鬼,沒有一點點反應,直至最後,林楓的丹田猶如心臟一般跳動了一下。

林楓又是一個顫抖,這一次跳動讓林楓感覺到了一種血肉被撕裂的疼痛。

來了,林楓心裏清楚,這就是萬化老人說的疼痛感。

很快第二枚也消耗盡,第三枚跟着進入腹中。

砰砰砰~

跳動的頻率越來越高,這足足已經跳動了一個時辰,每一次跳動林楓都是那種血肉被撕拉而開的感受,疼痛無比,林楓心中不由想到袁恩當時突破的畫面,袁恩並沒有這般疼痛,難道他的忍耐力遠遠超過我?每一次跳動幾乎都能讓我呼吸停止,怎麼會這般疼痛。

若不是爲了守住自己心神不被麻痹,只怕林楓早就疼痛得叫出聲來。

狠要舌尖,強行讓自己不再疼痛中麻痹。

最後林楓忍者疼痛開始默唸《盤古煉體術》的煉體法訣,因爲憑着對《盤古煉體術》的信任,猜想這樣可能會減輕自己一些疼痛。

可是哪知道《盤古煉體術》也是根本沒有作用。

“這是每個人必須承受的,這是身體的蛻變,若是承受不了這種痛苦,談何修行修仙?至於疼痛的程度想必也是因爲你是始元之體的原因纔會這般困難,以我所知,這喚醒丹田雖會痛苦,可完全不會如你這般嚴重,所以我推斷你的丹田會與常人完全不一樣,所以你只能忍耐。”

“另外就是,你的《盤古煉體術》的煉體法訣不要停止,我觀你在默唸煉體法訣的時候,我發現你身體的其他部位也在增強,而且增強的速度還非常快,這樣的機會難得,你一定不可放過。”

啊~

這是林楓心中無聲的吶喊,不過吶喊之後又繼續默默的念着煉體法訣。

第四枚!

第五枚!

第六枚!

三枚一起吞進肚腑中,因爲林楓明顯感受到丹田對能量的強烈需求,索性狠心一下吞服三枚。

從開始跳動到現在已經足足兩個時辰過去,林楓的丹田已經從跳動變成了膨脹如球狀,若是林楓可以內視一定可以看到自己的丹田就是一顆混圓的肉球,在肉球的表面有着若隱若現的古老紋脈,爲何會說着紋脈古老,因爲明眼能看出來這些紋脈簡單至極,可是分明簡單至極的紋脈裏蘊藏的氣勢卻是古樸、自然無比,這樣的紋脈足足有十條,穩穩的“烙”在肉球上。




Related Articles

「這又有何難,大不了再回鬼谷山做我們的土匪,還落得個逍遙自在。」

此時,林浩天也正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