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曹銘輝說道公自的時候連忙止住了下面要說的話,連忙改口的說道,時不時的還用着畏懼的眼神看着凌軒。

“大概兩天左右就要吧,我要去那邊有着急事,短時間不會回來了。”凌軒說完之後趴在在的耳邊輕輕的說道:“隨時準備好,這次要真的拉。”

曹銘輝聽到凌軒的話後頓時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之色,他同樣壓低聲音,語氣嚴肅的對着凌軒說道::“公子就放心吧,銘輝隨時都準備着的。”

凌軒點了點頭,不過沒有對曹銘輝悄悄的說,而是好像正常辦的說道:“這次你通知一下阿偉吧,讓他隨時準備回來。”

曹銘輝點了點頭,然後臉上帶着笑容一把搶了一個話筒興奮的唱了起來。

“銘輝那個傢伙,吃了偉哥了?這麼興奮?”

而和泰坦掰着手勁的秦如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泰坦敲了敲他的頭說道:“吃沒吃**關我吊事,我們還是繼續吧,不讓等下水果來了你就不許吃。”

秦如徹底了怒了,老子去叫的水果爲什麼不讓自己吃,而且剛剛的約定好像是輸家不能吃吧。他手上猛地使力,大叫一聲。

“泰坦,看老子今天干翻你。”

泰坦手上同樣使力,哈哈大笑一聲。


“來就來啊,難道還怕你不成。”

“安雅小姐,你唱歌唱的還挺好聽的。”

凌軒此時對着坐在旁邊的安雅讚歎了一句。

“哦?是嗎?這是你找女孩子搭訕的語句?”

安雅不鹹不淡的說道。

凌軒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絲回憶的笑容。

他突然伸出左手,一下子抓住安雅的下巴,低頭伸了下去,一下子就攻進了安雅的嘴裏,他舌頭在安雅的嘴裏攪拌了一下就退了出來,看着那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安雅說道:“這,就是我的方式。”

凌軒這句話霸道,非常的霸道,據讓讓安雅產生了一絲幻覺。

而媚兒此時一臉笑眯眯的看着凌軒,葉冰音的眼裏透漏出一絲稍縱即逝的落寞,而此時包廂裏面頓時安靜一片。隨後。

“凌無情,我要殺了你。”

安雅嘶聲力吼的朝着凌軒大叫,眼中流出一樣清淚,雙手不停的捶打着凌軒的胸膛。


而此同時。

“喔,公子威武,公子威武。”

“公子好霸氣啊。”

而葉冰音則靜悄悄的在所有人都沒有察覺之下走出了包廂。

當葉冰音出了包廂的時候,凌軒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他一下子抱住了安雅,輕輕的在他耳邊說道:“如果我們還能見面,我就給你一次機會,給你一次追我的機會。”

凌軒說完之後放開安雅,一下子站起身,對着衆人說道:“不好意思,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們慢慢玩吧。”

說完之後轉過頭看着那對着自己露出笑臉的媚兒。他輕輕的說道:“媚兒,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記住,安慰安慰冰音那個小妮子,她可是爲了你賭上了她的全部。”

凌軒沒有說話,直接打開包廂門走了出去。

當凌軒出去不久,一個身上穿着一套深藍色運動服的青年走了進來,青年看起來二十七歲左右,頭髮微長,那如同修飾過的臉夾甚至可以秒殺所有的人,不管男女。

青年雙眼如同火炬的在包廂裏面掃視着,當看到安雅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當看到媚兒的時候雙眼變得一片溫和。因爲這個女人是自己兄弟認定的女人。

“媚兒,無情那小子呢?”


泰坦卻是來到了青年的旁邊,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還有這難以抹除的懼怕,不錯,就是懼怕。

“傷公子,你來晚了,公子剛剛已經走了。”

“哦。這小子溜的還挺快。”

青年嘴裏嘀咕一聲之後便朝外走去。

“呼。”

當青年走了之後除了媚兒和安雅之外所有人都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臉上的畏懼之色稍稍減淡一點。

“每次見到傷公子我就感覺好像那個時候面對公子一樣。”

泰坦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面,一臉後怕的說道。

“我也是。”

“我同樣。”

他的話剛剛說出口頓時衆人紛紛迎合。

安雅則是一臉疑惑的看着媚兒問道:“他是誰?”

媚兒臉上少有的露出一派正容,她對着安雅解釋的說道:“墨子虛。”

安雅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認識。

媚兒好像早就猜到了他不認識,她又開口說道:“華夏四公子你應該聽說過的吧。”

這個時候安雅臉上大變:“難道他……” 媚兒點了點頭,臉上的正容之色一點都沒有減少。

“不錯,他就是其中之一。”

……

葉冰音走出夢幻之後,來到了一輛紅色的跑車面前,剛剛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突然一隻手伸在了他的面前。

“你坐到副駕駛去,我今天給你當一次司機。”

凌軒說完之後打開車門便坐了上去。而葉冰音也坐到了副駕駛上面。

“坐穩了,我可要開車了。”

凌軒說完之後車急速的倒退,不到片刻就已經退出了那擁擠的車倆之中,直接朝着郊區外開去。


“冰音,這些年苦了你了。”

葉冰音搖了搖頭,臉上佈滿了寒冰,聲音冰冷的說道:“沒有,一點都不苦,因爲有着充足的時間讓我讓我的人生得到充足。”

“是嘛?你的人生很充足,那麼你很幸福對不對。”

凌軒臉上佈滿了寒霜,他就是看不慣她還要在自己面前僞裝。

“是的,我很幸福。”

葉冰音沒有絲毫遲疑的就說出了自己心裏面最不想說的話。

“幸福?你幸福個屁,還要在我面前逞強到什麼時候,你還要在我面前僞裝嗎?”

凌軒暴怒的朝着葉冰音大吼了一句。

“我並沒有,我沒有逞強,我沒有僞裝。”

葉冰音開始爲自己辯解起來,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面對凌軒的大吼她並沒有感到害怕,她的心裏面甚至浮現出一絲甜蜜的感覺。

‘哼’

凌軒冷哼一聲,腦海之中浮現出當初的種種。

“還要說假話,當初你沒日沒夜的拼命工作當真的以爲我不知道?你有時候直接累倒以爲我不知道?你這不是勉強是什麼,你告訴我。”

凌軒說道這的時候臉上出現一絲憐惜之色,不過瞬間便被怒氣吞噬,這個傻女人,簡直就是傻到家了。

“不沒日沒夜的工作你說我能幹嘛?你說我能幹嘛?我不能像泰坦,阿偉他們一樣幫你減輕負擔,不能像媚兒那樣爲你出謀劃策你說我到底能做什麼,我簡直就是一個廢物。”

葉冰音爆發了,她朝着凌軒嘶聲力吼的大叫起來。眼中淚水直流,聲音梗塞。眼中有着愧疚,有着不屈,還有這委屈的。

凌軒臉上突然出現愧疚之色,自己雖然總是竭盡全力的爲身邊的人着想,但是,但是沒想到有時候會弄巧成拙。

他左手扶住方向盤,右手伸出擦拭着葉冰音的淚水。

“冰音,不要這樣好嗎?你這樣讓我好內疚,其實你是我們這麼多人中最好的一個,你看,你把天地集團打理的井井有條,而且天地集團在你的手上已經朝着國外發展,而且趨勢一直處於上升的趨勢,這些都是你努力出來的成果,沒有一個人幫你。但是我呢!”

凌軒說道這裏嘴角掛起自嘲的笑容。

“我呢?我總是依靠着你們,在經濟上我依靠着你,在力量上我依靠泰坦他們,甚至就連生活上都是媚兒當我。你說我是不是個廢物?”

葉冰音臉上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凌軒突然臉上一片陽光之色,他朝着葉冰音笑了一個非常陽光的笑容。

“所以冰音,不要小看自己,但同時也不要勉強自己。”

葉冰音輕恩一聲。

凌軒強行的把她的頭按到自己的腿上,說道:“所以,也後不要再對我露出那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因爲我很討厭,我很討厭冰音僞裝自己,你要記住,不管你多麼的軟弱,我一直在你身邊守護着你。”

凌軒的話剛剛說完,葉冰音趴在他大腿上面,聲音傳來陣陣哽咽,她哭了,她被凌軒感動的哭了。

“我不會再你面前僞裝自己,但是你能不能也不要僞裝自己,我害怕,我害怕僞裝後的你,我討厭這種感覺。”

凌軒一愣,沒想到自己批評別人,但是自己卻忘記了自己根本就沒有批評人的權利。

他腦袋飛快的轉動,突然他雙眼朝着天看了一眼,然後右手伸出手指,對着天比出了一箇中指。天空中迴盪着凌軒的話和葉冰音嬌氣聲。

“靠,差一點就被你耍了,不過,我回來了。”


“聲音小點,不然會影響別人睡覺的。”

凌軒突然腦海中彈出了一個詞語,他眼中閃過陣陣光芒。

“冰音,好像,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就把自己作爲禮物送給你了。”

凌軒說完之後跑車原地掉頭,飛快的朝着幻夢所在的方向駛去。

……

燕京,國務院。

“爺爺,我就知道你今天會在這裏來的。”

一個身上穿着白裙的女子不緊不慢的來到了一個身上穿着一件大紅袍的老人旁邊。

老人頭髮鬍子花白,看起來有着七十多歲的樣子,他一臉慈祥的看着女子。

“丫頭,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女子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說道:“爺爺每一年的第一天都會站在這裏,因爲明天會更美好的,而且,國家的興榮讓你感到欣慰。”

老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你說對了一半。”




Related Articles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50點裝逼值,50點經驗值。」

葉天星打心底不相信馬吉的話,這個人渣有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