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戴爾頓的叫嚷聲響起的時候,lu絲的身軀不由一個哆嗦,連chuáng上的兒子也被驚醒,男孩rou了rou朦朧的睡眼,嘟囔道:「媽媽,出了什麼事?是不是那些可怕的人又回來了?」話說前半夜的那一幕可把這可憐的孩子嚇得夠嗆。

lu絲沖兒子lu出一個勉強的笑臉,抱著兒子又親了一下他的額頭,柔聲道:「沒事那些人沒有回來。乖乖睡吧,等到明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說著她取出身上的那枚古代魔法金幣塞到兒子的手中,「這是媽媽留給你的,好好保管吧。」然後廚娘lu絲在男孩驚訝之極的目光中,脫掉了身上的廚娘裝,並uáng底下不知怎麽的翻騰出一個上了鎖的木頭箱子。

lu絲用一把幾乎快生鏽的鑰匙打開箱子,從裡面取出一套滿是灰塵的皮甲和緊身勁裝,將其熟練的穿在身上,並在腰間扎了一根指寬的皮帶,隨後又從箱子里變魔術般的取出一整套的匕首、刺劍、手弩,還有其它的一些xiǎo零碎掛在身上,最後是一領深sè的破斗篷。在男孩獃滯的目光中自己的母親居然搖身一變,從原本老實巴jiāo的廚娘變成了一個傳說中的nv武士,這實在是太令人吃驚了。

廚娘,哦不,應該說是nv武士lu絲回頭沖目瞪口呆的兒子微微一笑道:「哎呀,好長時間不穿了,感覺好像緊了點呀。孩子,好好睡一覺吧,媽媽要出去一趟,很快就會回來。」lu絲的心中加了一句「如果我還能回來的話」。說完lu絲頭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遠遠地看到lu絲過來,早已等的不耐煩的戴爾頓惱怒的舞著拳頭衝上去吼道:「欠揍的婆娘,想挨拳頭了是不是?磨磨蹭蹭的幹什麼呢以後少給吉米講那些luàn七八糟的東西,你你怎麼這幅打扮?」

lu絲如同一隻靈貓一般閃身靠近戴爾頓的懷裡,膝蓋在丈夫的胯下用力一頂,戴爾頓立刻悶哼一聲,雙眼翻白的chou搐起來,lu絲抱住丈夫的腦袋湊過去輕聲道:「這是給你一個xiǎoxiǎo的教訓哼哼,我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了,親愛的記住,在老娘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不準去碰其他的*子。」

bk 第九十一節豎琴

「你確定自己真的是戴爾頓那個吃貨的妻子,而不是別人假冒的?」艾紐文牧師有些吃驚的看著出現在面前的nv人,並不時地瞅一眼正倒在地上捂著ku襠打滾的原客棧老闆。

這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在金sè原野的居民誰不知道「爛人」戴爾頓啊,那個該死的hun蛋娶一個令人羨慕的能幹老婆,所有人都相信如果不是有勤快的lu絲的撐著,「金sè的號角」客棧早就破產八百回了。偏偏爛人戴爾頓還不知道珍惜,隔三岔五的喝醉了酒就毆打lu絲,幾乎每一個知道的人都對此恨得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畢竟這是人家兩口子的事情。

但是,這個原本總是一副柔弱受氣模樣的xiǎonv人,轉眼之間竟變成了彪悍兇猛的nv戰士,實在是讓在場的修士們掉了一地的下巴,幸好因為天sè太晚,附近想要圍觀的鄰居已經被艾紐文趕回去睡覺了,否則他們受到的刺ji會更大。

lu絲輕輕掀開斗篷的一角,lu出一個別針式的飾物,冷哼一聲故作不悅的道:「雖然戴爾頓人很爛,好歹也是我的丈夫。而且你們現在需要做的不是站在這裡嘲笑別人,而是去懲罰那幾個該死的搗luàn者。」

「豎琴手?想不到居然會是你,我還以為是戴爾頓那個傢伙呢這可真是哼哼,我很好奇,以閣下的本事,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搗luàn,難道一向愛管閑事的豎琴手已經改脾xing了?這可是個好消息啊」當艾紐文看到lu絲斗篷上的飾物時,不由吃了一驚,隨後lu出明了之sè,忍不住出言譏諷。

實際上這個時候的豎琴手們在費倫正處於比較尷尬的境地,他們是很鬆散的一個秘密而矛盾的組織,領導人不明,內部人員成分非常複雜。他們永遠隱藏在yin影中的,以一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甚至有些離經叛道的方式對抗邪惡,在時局的關鍵點上才會出手,完成任務后又會馬上隱沒在人群中的一類人。可是一般的人也不理解他們,坐享高位的人討厭、唾棄他們,在生活安定的人們看來,豎琴手是一群喜歡搞yin謀顛覆的恐怖分子、間諜,而一些受苦受難的「可憐蟲」卻又覺得這些不著調的傢伙做事沒個分寸,頭腦一發熱反而把事情搞得更糟。

白了早期的豎琴手同盟只是一群愣頭青式的理想主義者的集合體,在經歷了幾次重大的打擊之後,他們的組織系統才漸漸完善起來,尤其是伊爾明斯特、銀髮姐妹等一批中堅人物加入之後,這個組織幾乎成為了魔法nv神密斯特拉的代言,其名聲也漸次扭轉,不過在許多高位者心目中?們仍然是一群不受歡迎的存在,因為沒有人喜歡自己身邊總是藏著些莫名其妙的「間諜」。

無疑艾紐文也是不歡迎豎琴手的一員,甚至在很早以前他就懷疑「金sè的號角」客棧里有豎琴手的密探,不過豎琴手同盟這個組織跟他的後台――深水城的領導層有著很深的淵源,艾紐文也只能裝作看不見敬而遠之。

看著一臉衰像的裳提亞牧師,lu絲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她很了解站在面前的這個虛偽的男人,與其說是shi奉神的shi者,倒不如說更像個厚黑的政治家。裝樣、作秀、粉飾是艾紐文的拿手好戲,當然艾紐文也不是個無作為的領導者,否則深水城的領導層也不會讓他主掌金sè原野這塊沃土,至少在艾紐文的主導下金sè原野的糧食已經開始對整個劍灣的糧食市場產生影響,而且可以預見這種影響必將逐漸的擴大,lu絲不想直接得罪這個未來可能的領主。

「讓我去跟那兩個怪物動手?拜託,我還不想這麽早變成亡靈。不過現在有了艾紐文先生幫忙,想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咧。我家的客棧可是值不少錢呢,所以,我決定跟你們一起去討伐那幾個逃跑的hun蛋,就算扒光了他們的ku子也要賠償我們的損失」說話的lu絲看上去更像是一個nv流氓,頗有點狗仗人勢狐假虎威的意味。

不過艾紐文卻是心中犯了嘀咕,他才不相信nv豎琴手的說辭呢,牧師相信每一個豎琴手的出現都不是毫無目的的,他心中不忿道:討伐那些搗luàn者?騙鬼去吧恐怕監視老子才是真的吧。該死的老東西,果然是不放心我。還有這些神經錯luàn的干涉者、間諜想纏著我找麻煩,休想

艾紐文牧師冷笑一聲道:「抱歉,lu絲nv士,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需要儘快趕回修道院去凈化一件邪惡的魔法器具,可沒空陪你去對付那些喝醉了酒搗luàn的流làng漢。如果你願意的話,還是自己去追他們吧。」說完他招呼一聲自己的手下,騎上馬很快就離開了。

lu絲看著遠去的修道院修士們的背影,嘴角lu出一絲奇怪的笑意。直到馬蹄聲逐漸遠去,她才回頭看了一眼仍然倒在地上哆嗦的丈夫,輕笑道:「好啦,他們已經走遠了別再裝了。喂親愛的」

lu絲連叫了幾聲,發覺丈夫仍然倒在地上發抖,便走到跟前蹲下,故意幸災樂禍道:「哎呀真的很疼嗎?我好像沒有太大的力氣呀。」

戴爾頓翻著白眼瞪著妻子,如同一個害羞到極點的xiǎo媳fu一般尖聲細氣的怒道:「該死的疼疼疼死了你你打中了我的要害絲――」接著是不斷地chou著氣。

lu絲笑眯眯的輕哼一聲,拍了拍戴爾頓滿是灰土的臉頰笑道:「我要離開一段時間,看好家和xiǎo吉米。如果算了我走啦對了,xiǎo心艾紐文,他可是個yin險的傢伙。」u絲說完便轉身走向黑暗的曠野,那裡正是威廉離開的方向。


賓士的馬背上,艾紐文正yin晴不定的變幻著臉sè,其中一個手下問道:「大人,我們就這麽算了不成?」

艾紐文突然一拽韁繩停住馬蹄,其他的手下猝不及防,頓時手忙腳luàn的相繼停住座騎,艾紐文冷笑道:「當然不看了事情沒法善了了。雷恩,去跟著lu絲那婆娘,等找到那群外鄉人就回修道院通知我。」

bk 第九十二節雷恩之死

荒山野嶺,鳥飛狐鳴,說不盡的荒涼凄景,看得著實讓人心慌。威廉有些後悔,當日不該丟下那豪華型的帳篷,否則也不至於讓一家子在這荒野之地風餐lu宿。

更讓威廉憂心的是,似乎他身上那所謂的【泰摩拉的詛咒】越發的風sāo了,竟然讓人不知不覺間麻煩上身,單看一日間連續兩次拆屋毀房,雖然當時沒有覺察到什麼,過後威廉便發覺事情有些不正常。他不知道那位閑的蛋疼的神明到底是如何施加影響的,或許神明真的是無所不能的吧,未知雖然可怕,不過威廉暫時可沒什麼心情去考慮這些了,因為他們mi路了。

踏足於陌生的土地上,沿著上升的山坡,除了荒涼的luàn石和雜草灌木,完全看不到一點人類的痕迹,連野獸也少的可憐。更要命的是天空開始yin沉,威廉抬頭望了望天空,灰méngméng的烏雲像疊嶂一般堆在山頂,似乎是要下雨了。

威廉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兩個xiǎo丫頭沿著他開闢的xiǎo路無jing打採的邁著步子,腳邊白絨絨的貓貓蟲則歡快的溜著xiǎo跑,能夠擺脫xiǎo米莎兒的魔爪對xiǎo東西來說卻是個難得的遛圈機會。再後面是亞蘇娜和菲妮雅,菲妮雅似乎永遠也不會考慮煩心的問題,微笑的臉上帶著莫名的光輝,看來昨天晚上威廉確實把她給「餵飽」了。而亞蘇娜可就不怎麼高興了,她走路的姿勢有點彆扭,像一隻慢騰騰的漂亮鴨子一般,費勁的扭著她xing感的翹屁股,那是昨晚上被威廉chou的。

「好像要下雨了,得找個地方避一下雨啊。」威廉顧自嘟囔了一句后,猛然仰天一聲尖嘯,不多時一匹黑sè的飛馬便從遠處飛來,正是威廉的坐騎墨騅,自從進入金sè原野后威廉一直將其放養在野外,不過聰明的xiǎo傢伙(以墨騅的年齡而論確實只能算是個xiǎo傢伙)始終沒有跟丟它的主人。

有墨騅在,雖然想要找到南下的路有點困難,不過想找個避雨的地方還是很容易的,一顆粗大的橡樹下的灌木叢被威廉全部放倒了,鋪在地上作為底層,上面再鋪上氈布和máo毯,雖然比不上當初的鵝絨大chuáng,卻還是讓兩個xiǎo丫頭喜出望外,撲在上面不時的翻滾嬉鬧。頭頂上是撐開的大油布,用來遮擋從橡樹樹冠間滴漏下來的雨水。

ǎo雨淅瀝嘩啦的下著,遠處的山巒茫茫然如暮靄晨霧,朦朧成一片,威廉看著xiǎo米莎兒和蜜盧娜伸出白嫩嫩的xiǎ晶瑩的雨滴落在手心,刺ji的xiǎo傢伙不停的眨巴眨巴眉眼,好有一種頑童戲雨的詩情畫意。募然間,威廉的老臉一滯,他伸手往下一按,眼睛卻狠狠的瞟了身後的亞蘇娜一眼,原來這sāo娘們兒正把手探向威廉的胯下,想要吃某人的「內豆腐」。

威廉有點「心虛」的看了一下周圍,好在兩個xiǎo丫頭和菲妮雅都沒有注意到二人的動作,唯有xiǎo東西貓貓蟲一「貓臉」好奇的盯著這邊,不過威廉直接無視了它。亞蘇娜伸出鮮紅fen嫩的舌頭輕輕的tiǎn了tiǎn光潔的嘴chun,威廉只覺得有點口乾舌燥,下身的某個部位立刻起了反應,亞蘇娜故意在那根「柱子」上蹭了一下,站起身來往橡樹的背面走去

lu絲卻很討厭眼前的細雨,綿綿chááo的,nong得身上又濕又冷,更關鍵的是這讓她的追蹤之行變得困難了許多。雨水掩蓋了大部分的氣味,法術也漸漸不再那麼好用,如果今晚之前仍然找不到目標的話,lu絲就不得不去藉助德魯伊的力量了,只是那得付出代價。


lu絲早就覺察到身後有人跟蹤,不過她並沒有將對方放在心上,因為她同樣了解那個叫雷恩的猥瑣男人的底細,那傢伙在成為大地母神的牧師之前不過是個三流的盜賊,就算自己已經很多年沒有真正動過手了,對付像雷恩那樣的xiǎo嘍?四五個還是很輕鬆的。nv遊俠緊了緊腰間的皮帶,檢查了一遍掛在腰側的手弩是否進了水,然後裹緊了斗篷繼續沿著一個可能的方向搜索前行。

前盜賊雷恩同樣在詛咒著這該死的天氣,相比於cháo濕的荒野從林,這位大地母神的信徒更願意待在乾爽溫暖的修道院卧房裡,溫暖的被窩、可口的麵包和nǎi酪才是他所需要的。雷恩已經放棄了他的馬匹,因為在這裡騎馬還不如步行來的快,偏偏lu絲那婆娘的tui腳忒快,他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力氣來繼續當年的手藝。

不過lu絲那婆娘的屁股可真xing感,如果能逮著機會,雷恩發誓一定要狠狠的**幾遍。前盜賊一邊詛咒著討厭的天氣和驅使他的主人――艾紐邊意yin著數百碼之外的nv遊俠,絲毫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個漆黑的yin影正在慢慢的靠近。

這是一個完全被一種類似漆黑的斗篷所籠罩的身影,無聲的在林間luàn草上游過,而它所經過的草木都如同被沾染了墨sè一般,飄dàng出絲絲的黑氣,呈現出一種枯萎破敗的氣息。

雷恩終於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對頭,他已經聞到了一種古怪的**味,就好像裹了幾十年的臭襪子扔在鹹魚堆里,然後澆上發了霉的醬汁,裝進罈子里再漚上幾百年後的味道。這股腐朽味是如此的可怕,可憐的跟蹤者僅僅聞到了一絲,臉sè便已擠成了醬紫sè,他僅僅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便再也叫不出來了。

雷恩雙手掐著喉嚨「嗬嗬」的試圖大口喘氣,呼出來的卻是腐臭的氣味,他的氣管和肺臟已經開始腐爛了。雷恩緩緩的跪倒在地上,看著那黑影逐漸的走進自己,同樣也將死亡奉上。臨死前,雷恩發現那yin影罩在外面的並不是什麼斗篷,而是一種墨sè的流質絮狀物。

lu絲隱約聽到了雷恩的最後一聲尖叫,她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因為周圍的植物一直在不停的發出警告(事實上是所有的植物都害怕的發瘋了),有極度危險的東西接近了。

bk 第九十三節「坦誠」相見

lu絲從來沒有如此害怕過,哪怕是她第一次踏進黑森林接受特別訓練的時候也沒有這般恐懼,滿眼所見,所有能動的生物都在瘋狂的逃跑,xiǎo到蜘蛛螞蟻,大到飛禽走獸,在本能的驅使下無一不拚命的遠離這裡。

lu絲實在想不出在這片土地上能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可以將整個荒野所有的生物嚇成這等模樣,不過她也不會傻傻的湊上去看個究竟,趕緊跑路保住xiǎo命才是關鍵,畢竟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lu絲不知道那身後不知名的危險是不是針對自己而來,但是顯然她不能讓這種危險bo及到她的使命,現在lu絲要做的就是盡量不把它引到自己的目標身上。

連綿細雨之下,lu絲就像一隻叢林中的雌豹,敏捷的穿梭於巨樹下的灌木叢中,這個聰明的遊俠故意選擇了最難走的逃跑路線,她相信這樣可以更容易擺脫身後可能的危險。lu絲選則的路線是離人跡更加偏遠的深山老林,她以為那幾個可憐的傢伙會沿著商路走(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美妙的誤會,某些人一開始就已經走了岔道)。

從灌木叢中找的路很不好走,lu絲不得不盡量在奔跑的過程中將整個身體縮成一團,以減xiǎo身體與周圍的灌木的碰撞摩擦,當她感到自己再也跑不動了停下來的時候,身上的斗篷和衣服已經變成了碎條狀的乞丐裝。lu絲單手扶著一棵蒼老的山máo櫸,另一隻手撐著xiǎo腹大口的喘氣,原本白皙的臉蛋被憋得一片cháo紅,渾身疲軟的她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那地上有多麽的cháo濕泥濘,但是lu絲不敢,她生怕自己真的坐在後就不願意起來了。

lu絲背靠著山máo櫸樹榦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來,因為劇烈奔跑而造成的肢體發熱出汗過後,轉而開始冰冷起來,一陣夾帶著雨水的冷風吹過,lu絲不由打了個寒戰,她明白自己必須找個地方把身上的衣服nong乾淨,最好是再洗個熱水澡,否則過不了多久必然會暫時xing脫力。

所謂的暫時xing脫力就是輕微xing感冒,在費倫的人們抗病xing一般比較強,著涼感冒了最多頭暈目眩四肢無力,喝點熱湯(洗個熱水澡)再睡一覺就能好轉。

不過現在首先得找個遮風避雨的地方,lu絲抬頭看了看天空,天sèyin沉沉的絲毫沒有晴天的徵兆,雨水反而有點越下越大的趨勢。山máo櫸的樹冠稀疏的堪比篩斗,lu絲打眼?望試圖找個能真正遮雨的地方,轉了好大一圈她終於發現一道山丘的轉角處有一顆茂盛的過分的古老橡樹,樹冠濃密的如層層疊疊的綠草垛,卻正是個遮風擋雨的好地方。

lu絲蹣跚著腳步走向那古老橡樹,並隨手撿些沾了雨水的枯枝準備生一堆篝火,以便待會兒烤乾身上的衣服。nv遊俠撿了一xiǎo把濕柴,可能是嫌濕漉漉的衣服(如果那一身布條還能稱得上衣服的話)穿在身上不舒服,尤其是皮膚被灌木刮出得道道紅印,被帶水的布條一粘火辣辣的難受。

雖然覺得荒山野嶺的肯定沒有什麼人跡,lu絲仍然轉著腦袋偷偷的瞄了一下四周,然後一狠心扒掉了身上的斗篷和上衣,僅僅穿著一條nv士緊身ku,赤luo著雪白的上身,一對ting拔的bo濤傲然而立。nv遊俠抱著yu白的膀子深吸了一口涼氣,帶著道道紅痕的姣好皮膚上綻起微微的xiǎoji皮疙瘩。

lu絲一手拿著破碎的衣服和皮帶,皮帶上掛著她的武器,另一隻手抓著一xiǎo把柴枝,緩緩向古老橡樹走去,專註於尋找地上枯枝的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周圍的情形,但是當她走到一顆離橡樹不遠的大石頭近前時,卻不由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

出於某種體質上的原因,威廉的yu望一直都很強烈,雖然如今他已經能夠控制這種yu望,但是這畢竟是有違生物本xing的,所以威廉根本經不起亞蘇娜的尤其是在他已經食肝知髓的情況下。

如果放在前世的古代,亞蘇娜絕對是一個活該浸豬籠的婆娘,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威廉很擔心這婆娘早晚有一天會給自己戴上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他拿出了那傳說中的諸般手段,準備將這位nv霜巨人好好調教調教。

雨天「rou搏戰」,雨水雖涼,卻澆不滅威廉心中的那股烈火,他狠狠的「蹂躪」著身下的nv人,rou搓ji撞直到jing華迸shè、香汗淋漓。亞蘇娜像只聞腥的xiǎo貓一樣纏貼著威廉,抓著他的手rou搓自己的xiong脯,滿臉的mi醉之sè。

威廉的耳目極是聰穎,他遠遠的就覺察到有人靠近,待到從他和亞蘇娜兩個「狗男nv」藏身野合的大石頭後面探頭查看時,卻發現竟是那「金sè的號角」客棧的廚娘,而要命的是這個美廚娘竟然赤luo著上半身。

無疑lu絲是個姿sè不錯的nv人,作為一個男人,威廉身上的某個部位立刻起了反應,而貼著他的亞蘇娜自然也覺察到了那硬直的地方變得更加火熱,腰肢一ting便將其陷了進去。乍然受到刺ji威廉不由一哆嗦,娘咧,這都什麼時候咧,真是個未免相見尷尬,威廉抱著亞蘇娜便縮進了大石後面,並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可惜威廉終究沒有躲開這尷尬的遭遇,要知道亞蘇娜可是個真正的巨人,天生絕對力氣可比威廉還要大,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怎地,這娘們兒居然趁著他一個不注意挾著自己便跳將出來,三個人在這等因緣際會的時刻「坦誠」相見,當真是嗚呼哀哉、奇立怪哉、不亦樂哉n_n)o哈)。

威廉發現這個世界的婆娘都是臉皮賽過城牆厚的存在,出了這等烏龍事,尚有羞恥之心的他當時可是臊的麵皮紫紅尷尬的緊,不想那客棧廚娘僅僅抱著xiong尖叫了一xiǎo聲,便發現面前的「狗男nv」居然是拆了自家客棧的罪魁禍首,面lu喜sè的她立刻放開了xiong懷,甚是豪放的赤身以對:「天哪你們居然在這裡,我可找到你們了」

bk 第九十四節火刺鳥之荊棘

若論威廉這輩子最掉分尷尬的事情,那麽與客棧廚娘的野外相遇絕對算得上是其中之一。這nv人的xing格看起來很是有些豪放不羈,不知道到底是本xing如此,還是這個世界的婆娘都這麽沒臉沒皮,光天化日之下居然面對著一個「陌生」男人坦xiongluru而毫無異sè。

lu絲可以大大咧咧的毫不在意自己「走*」,威廉可沒有這等「寬博」的xiong懷,雖說人都是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去,他仍舊很不習慣這麽被人肆無忌憚的「圍觀」。

「我說,這位nv士,請問你可不可以迴避一下,讓我們先穿上衣服再說?」威廉將自己的要害部位藏在亞蘇娜的身後,有些無奈的向正饒有興緻的盯著自己的「驕(沒錯,是驕傲的」驕「)軀」猛瞅客棧廚娘說道。

lu絲lu出一個很不以為然的表情道:「啊哈?沒關係,就算你不穿我也不會介意的。不過,你可真強壯啊,我還真沒見過像你這般的猛男呢。」

威廉有點額冒黑線的怒道:「你不介意可我介意」


「要不你就直接當我不存在就是啦。哎對了,你的其他幾個同伴呢?」lu絲依然沒臉沒皮的猛吃某人的「豆腐」。

威廉可是真的被這nv人給雷的個外焦里酥,他正準備再說點什麼,不想懷中的亞蘇娜卻突然直接推開了他,轉身朝lu絲問道:「人類娘們兒,你不在自己家裡擺nong自己的男人,大雨天的跑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好吧,亞蘇娜也是個厚臉皮的娘們兒,她對於自己一絲不掛的行徑同樣毫不在意,可是這卻苦了「要臉皮」的威廉,si密曝光的他麵皮一陣發燒,當真是遮也不是擋也不是,一咬牙猛然間渾身一掙,一個翻身躍上了身後的大石頭,幾下跳到岩石後面去了。

lu絲看著威廉敏捷如猿猴般的動作,眼睛中放shè出特別的異彩,她微微一笑故道:「我家的房子都被你們給拆了,男人也給嚇跑了,沒辦法只能來找你們索賠哩。」

亞蘇娜幽深的眼瞳中凶光一閃,盯得nv廚娘渾身發冷,亞蘇娜剛要說話,忽覺身後有什麼東西méng頭蓋了下來,她伸手往後一撈,卻是威廉將她的衣衫拋了過來。亞蘇娜舉著自己的衣服甚是不耐煩的道:「幹嘛?」

威廉躲在石頭後面一邊穿ku子邊有點底氣不足的斥道:「先穿上衣服再說話,光著身子成什麼樣子」

細雨之下,亞蘇娜將衣服胡luàn往身上一批,背對著岩石道:「真是麻煩。威廉,眼前的這個雌xing人類怎麼辦,好像是來找我們麻煩的,要不要殺掉她?」

威廉赤luo著上身自岩石後面緩緩走出,手中抓著自己的上衣無奈道:「你這婆娘,別忘了我也是個人類。」

他隨手將上衣拋給lu絲,示意她穿上,道:「這種地方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客棧廚娘能孤身前來的。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lu絲毫不客氣的將威廉拋過來的上衣披在身上,草草一裹后,看了看yin暗的天空有點哆嗦的苦笑道:「就算是審問犯人也該找個能避雨的地方吧。啊――涕」說著便禁不住打了個噴嚏,「希望晚上不會頭痛。」

威廉看了身邊的面帶冷笑的亞蘇娜一眼,擺擺手道:「跟我來吧」說著轉身便往那棵巨大的古老橡樹而去。亞蘇娜沖著lu絲呲呲牙lu出一個威脅xing的笑臉,轉身跟在了自己的男人後面。lu絲故作可憐兮兮的縮了縮身子,扔掉手邊的雜物同樣也跟了上去。

橡樹下,通體墨sè的墨騅迎著斜風悠閑的甩著飄逸的長尾,菲妮雅靠在一邊繼續擺nong她的寶貝戰斧,兩個xiǎo丫頭翹著xiǎo腳丫趴在máo毯上逗nong貓貓蟲,如今的貓貓蟲已經如半大土狗般大了,身上的長絨máo開始褪換成短些的雪毫,xiǎo模樣卻是變得更加可愛了些。兩個存心使壞的xiǎo丫頭一人揪著貓貓蟲的一隻耳朵,試圖讓可憐的xiǎo傢伙來回走s步,怒的xiǎo東西張牙舞爪的左抓右咬。

見威廉回來,菲妮雅僅僅抬頭時停頓了一下擦拭戰斧的動作,看了威廉一眼便又繼續先前的動作,兩個正玩得起興的xiǎo丫頭更是連頭也沒抬,搖晃著xiǎo腳丫繼續作怪捉nong暴跳的貓貓蟲。唯有墨騅悠閑的撲棱了幾下寬大的翅膀,朝著威廉輕嘶了一聲。

看著家人悠閑自得的模樣,威廉不由微微一笑,他挨著xiǎo米莎兒坐下,拍了拍xiǎo丫頭luàn晃的xiǎo腳丫,笑道:「xiǎo米莎兒,別介整天擺nong欺負貓貓蟲,xiǎo心它一生氣離家出走哦」

ǎo丫頭撇撇嘴,甚是xiong有成竹的道:「哼貓貓蟲才不會離開我呢,不信你問問她。貓貓蟲你會不會離開xiǎo米莎兒呀?不會,哈哈,不會就對了,真乖哦」眼看著xiǎo丫頭提溜著可憐的xiǎo東西的頂瓜皮左搖右晃,威廉不禁汗然。

lu絲跟著亞蘇娜來到橡樹下,有點驚訝的看著這一家子人,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拿危機重重的蠻荒野地當郊遊場,要知道哪怕是經驗豐富的**師也不敢在這種環境中如此悠閑到肆無忌憚的地步,真不知道這群愣頭青到底是「無知者無畏」,還是自信的過了頭。不過想來應該是後者居多吧。

面對著威廉坐下,lu絲理了理凌luàncháo濕的頭髮,動作甚是自然的將一枚別針式的飾物戴在頭上,以一種很奇怪的語氣肅然道:「我已經在這片土地上等了你們十一年,終於等到了結果。雖然不是初次見面,但是還得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本地的豎琴手斥候――『火刺鳥』lu絲。你們可以稱我為『火刺鳥』,當然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lu絲。」在費倫火刺鳥是一種珍稀鳥類,因其擅長在荊棘灌木叢中覓食,其羽máo象燃燒的火焰般鮮yàn而得名,當然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荊棘鳥。

荊棘鳥,是自然界一種奇特的動物,它一生只唱一次歌。從離開巢開始,便不停執著地於荊棘樹叢中尋找歌唱的意義。當它如願以償時,就把自己嬌xiǎo的身體扎進一株最長、最尖的荊棘上,流著血淚放聲歌唱――那凄美動人、婉轉如霞的歌聲使人間所有的聲音剎那間黯然失sè一曲終了,荊棘鳥終於氣竭命隕,以身殉歌――以一種慘烈的悲壯塑造了美麗的永恆,給人們留下一段悲愴的謎團。

威廉愣了一下,一臉mihuo的問道:「等我們?我們之間又不認識,也不存在什麼jiāo集,你這話說的可有點讓人mo不著頭腦。」

「呵呵,你們不是來自銀月城的麽?」這nv人笑得有點囂張,讓旁邊的亞蘇娜很想揍爛那張漂亮的臉蛋。

亞蘇娜冷笑道:「是來自銀月城又如何,不是來自銀月城又如何?」

lu絲指了指自己頭髮上的那枚飾針,輕笑道:「那你們應該認識這個吧?」亞蘇娜很想惡狠狠的說一句「不認識」不過顯然威廉這幾天的「調教」讓她多少漲了點記xing,nv霜巨人首領有點惴惴的看向威廉。

威廉面上帶著點憨笑的答道:「有點眼熟,不記得了。」

lu絲嘆了口氣,並沒有繼續追問,而是問了另外一個讓威廉吃驚的問題:「『雲雀』艾爾是不是已經死了?」

「雲雀?雲雀又是誰?」威廉覺得繼續裝傻真的很傻,不過他還得繼續裝下去。

「雲雀是我的戀人,我們分別了十二年,始終無法相見。當他在天穹間引頸高歌之時,我只能躲藏在荊棘叢中默默地等候,看著他流下這絕唱的第一滴血。那荊棘已刺穿了我的手腳、我的xiong膛、我的靈魂,而我的血也將為她而流」lu絲顧自述說起來,如在念誦一首哀婉的悲詩絕唱。

lu絲的眼中充滿了哀傷,原本毫不在意的幾個閑人不由自主的被她的悲歌所吸引,尤其是蜜盧娜ji動的「咿咿呀呀」想要說些什麼,可惜口齒不清卻是難以表述清楚。

威廉示意xiǎo米莎兒安慰一下另一個ji動的xiǎo丫頭(所謂的「安慰」就是領到一邊自個兒玩去),他取出一枚和lu絲的(飾針)樣式相同的飾物,這正是艾拉斯卓送給他的那枚帶有魔法空間結界的針飾。威廉嘆了口氣道:「你怎麼知道艾爾已經死了?艾拉斯卓已經聯繫上了你?」

lu絲搖搖頭道:「自從十二年前與艾爾分開,我就再也沒有跟其他任何相關的人聯繫過。荊棘鳥出巢的時間提前了,說明雲雀一定是出了事。何況如果艾爾不死的話,護送人中一定會有他。但是」

威廉嘆了口氣道:「節哀吧艾爾先生去世的時候並沒有後悔,他無愧於自己的承諾。說起來,你怎麼知道我們就是你要找的人?」

lu絲指了指道:「是飾針指引了我,這上面附著著神秘的力量,可以承載有生命的存在。當你使用它的時候,我手中的這枚便會有反應。」

bk 第九十五節曾經的往事

威廉托著手中的針飾,自言自語道:「原來是這個xiǎo東西出賣了我們的行蹤,還真是個讓人意外的『驚喜』只是不知道其中是不是還有什麼mén道沒透漏出來啊。」

細雨瀰漫的古老橡樹下,「火刺鳥」lu絲語氣闌珊的講述著自己的來歷,以lu絲自己的說法,十幾年前「火刺鳥」和「雲雀」艾爾曾是豎琴手同盟中年青一代中最出sè的一對,當時他們受命加入一個強大的團隊秘密護送一個嬰兒。

隊伍從墜星海出發,歷盡千辛萬苦穿越埃諾奧克大沙漠來到費倫大陸西海岸的劍灣地區。他們一路上經歷了魔怪、邪惡法師、沙匪、強盜、風暴等等一系列天災**的考驗,大多數的隊員因此而倒在漫長的旅途中,其中不乏強大的戰士和施法者。但是當冒險旅途接近終點的時候,一個令艾爾等人無比意外的事故發生了,往日一直被他們視作夥伴的善良神殿牧師們居然帶著一群人圍攻了他們。

lu絲神sè淡然的講述著那一戰的經過,講述著每一個戰死的同伴的模樣、xing格和喜好,講述著他們值得得意的才能:「拉修是個蹩腳的詩人,雖然他總是認為自己更應該專註於創作一部壯麗的史詩,但是我們一直很信任他的箭術,因為他總是比我們的劍步殺死敵人。當然這一點經常讓馬努莫很不高興,那個來自於荒野之地的傻大個更喜歡用斧頭砍死敵人,而不是去砍一具不能動的死屍」

總之一句話,一番慘烈的ji戰過後,所有的成員全部都勇敢的戰死了,除了雲雀,只有艾爾在同伴的掩護下奇迹般的殺出了重圍,而那個作為被保護者的嬰孩卻神秘的失蹤了。

「倒是我自己卻被他們抓住了他們折磨我、拷問我、yin*我、用法術mihuo我,以試圖找到那個嬰孩的下落,可是呵呵,最終我還是活了下來。並在這裡結了婚,生了孩子。」lu絲笑得很燦爛,彷彿是在述說一件與她毫不相干的事情。

稍微頓了頓后,lu絲又道:「事實上我一直都知道艾爾的下落。雖然他帶著那嬰兒去了北地的銀月城隱居,但是我們之間的聯繫始終都在保持著。直到直到他被艾拉斯卓發現。」

威廉靜靜的聽著nv遊俠講述過往的故事,臉上平靜的就像是在聽一段淡寡無味的評書一般。當然lu絲講的故事是不是真的索然無味旁邊幾個旁聽的丫頭雙眼冒光的模樣就知道了。誰能想到,一個隱身於鄉間xiǎo店裡的廚娘竟擁有這般驚險的過往

兩個曾經擁有光明前途的年輕勇士分隔兩地,默默地隱姓埋名近十餘年,一個苦心撫養那嬰兒直到他生命的終結,而另一個卻已在這鄉野間結婚生子(順便說一句,lu絲的孩子吉米只有八歲大)。

威廉早就猜到阿拉貝爾之行定然牽扯非xiǎo,先前他一直以為自己碰到了所謂的「落難公主復國記」亦或者是異界版「趙氏孤兒」之類的狗血。但以一路上的情形來看卻又不太像,真不知道蜜盧娜這xiǎo丫頭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那後來呢?後來又怎麼樣了?」說話的卻是正聽得起興的xiǎo米莎兒,這xiǎo丫頭可是愛死了這種類型的冒險故事,每天都扒著xiǎén兒盼望著能有個「dàng氣迴腸」的歷險,當然這一切是少不了威廉這個悶sāo的傢伙給慣得。

lu絲看起來很滿意自己的故事所造成的效果,她微笑著說道:「後來嘛?當然就是現在的樣子嘍。」

ǎo米莎兒撇撇嘴道:「什麼嘛有頭沒尾的故事最討厭了,再說說嘛,那個孩子最後怎麼樣了,難道就這麽結束了不成?」

「當然沒有結束」lu絲此時的目光卻轉向了與xiǎo米莎兒靠在一起的蜜盧娜,xiǎo丫頭被她看得惴惴不安渾身不自在,nv遊俠的臉上浮現出莫名的神sè,轉而又掃了xiǎo米莎兒一眼,「威廉先生果然是個聰明人,居然知道再找一個差不多的孩子來當替身。」確實,不管怎麼看xiǎo米莎兒都比蜜盧娜更有氣質些(更活潑有jing神)。

「放屁」威廉直接被nv遊俠的一句話給ji怒(就是不知道是真怒還是假怒)了,「這是我的親妹妹,哪裡來的什麼luàn七八糟的替身hun蛋這是誰告訴你的,還是你自己猜的?」

威廉原本古井不bo的臉面募然爆shè出驚人的殺意,駭得lu絲huā容失sè一片慘淡,nv遊俠心中不由駭然:該死的雲雀那個hun蛋到底從哪裡找來的凶人,簡直就是一頭人形巨龍不恐怕比巨龍還要可怕怪不得那hun蛋這麽放心的將孩子jiāo給他保護。

不過lu絲到底也不是普通的角sè,她很快強自鎮定了下心神,嗓子乾巴巴的苦笑道:「不要誤會,我只是胡luàn時戲言罷了。就當我從來也沒說過好了。」

威廉冷哼一聲道:「記住有些話是不能luàn說的,我們兄妹只是出於道義才幫忙護送這孩子,如果真有人敢暗地裡搞鬼的話,我的刀卻不是吃素的」雖然嘴上如此說的硬氣,威廉心中可是著實不安起來,以他對北邊那幾個娘們兒脾xing的了解,這種偷梁換柱渾水mo魚的把戲她們還真有可能幹得出來。

末了威廉又殺氣騰騰的加了一句:「如果xiǎo米莎兒真的出了意外,哼哼――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活我會殺掉所有有牽扯的hun蛋。」

lu絲訕訕的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無心的一句話居然惹怒了面前的這個傢伙,她可是前幾天才偶爾得知,面前的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身手卻是驚人的兇悍,據說已經在沿途作下了好大的靨事。

lu絲道:「威廉先生,如今我們可是正處於兇險之中,最好是趕快離開此地前往西康布為好。」


「沒看到天正下雨麽?等雨停了再走,兩個xiǎo丫頭可是承受不住風吹雨淋之苦」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