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楚蕭這是利用了心靈感應能力才知曉了白素貞與小青的對話,

如果點明了這一點兒,

場面就不那麼好看了!

楚蕭心中也是來了興緻,想要瞧瞧這白素貞計劃用什麼手段探一探自己的長短。


只見白素貞為楚蕭又是斟上一杯熱茶,藉此打開話題。

「公子真乃神人也!」

楚蕭問道,「噢?何神之有?」

「自仙凡斬斷之後,千餘年,人間無神,無仙,無佛,無魔·····公子卻要學做神,您說,您是不是神人?」

楚蕭心中暗道,原來那一刀是在一千年之前斬斷的啊!

聽白素貞這話,當時的她是知曉這件事的。

原來是見過大場面的妖精啊!

怪不得格局與小青差距這麼大。

楚蕭略微一思索,將杯中茶一飲而盡,道。

「你不要激我的話,我所說的神,與你印象中的神佛不屬於一種,你是無法理解的。」

白素貞見機行事,

追問道,「小女子願意學。」


小青也跟著說道,「姐姐學,我也學。」

楚蕭看著二妖,臉上掛著微笑,

白素貞激自己的手段雖一般,但一幅媚骨天成,求起人來,當真是令人難以招架啊!

楚蕭突然想起了自己成神之後,便一直丟放在混沌界世界樹下的無限納戒。

如果自己現在帶著無限納戒的話,肯定會被心靈寶石的力量強製冷靜!

不過,

楚蕭也就是想想,無限納戒這件偽神器,

他暫時還真不計劃再戴了。

除非,有機會重臨漫威,集齊了所有的無限寶石,將無限納戒的力量完滿了,打造成真正的神器。

楚蕭才會繼續使用吧!

只見楚蕭緩緩起身,走向庭院旁的院中小湖,

湖中蓮花盛開,美不勝收。

但可惜的是,眼前一切皆是妖術所幻化,不是實物。

楚蕭緩緩欠下身子,伸出手來,摘下池中一朵白蓮,遞到鼻尖,輕嗅香味。

卻是毫無蓮香之氣,仿若無物。

白素貞與小青對視一眼,

在她們眼中,楚蕭便是站在荒郊野嶺下,捻起一株隨處可見的小草兒,放在鼻尖輕嗅,

模樣滑稽可笑的緊,

但她們暫時還不能笑,

不能笑楚蕭看不透她們製造的幻境。

因為,就在她們的注視下,

只見楚蕭手中的小草兒纏繞起一層七彩流光,下一刻,居然真的化為一朵盛開地白色蓮花。

楚蕭鼻尖輕嗅,淡淡地蓮香令人心曠神怡,怡然自得。

楚蕭隨手一擺,將這朵白蓮花丟入眼前的庭中小湖,

嗡!

在白素貞與小青難以置信地目光下,

以那朵白蓮花為契機,自庭中小湖開始,一切的幻象開始籠罩起層層七彩霞光,

如夢如幻,如真如假,

待到霞光散盡,

白素貞與小青眼前的一切幻象已經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地是真真實實地庭中小湖,滿面蓮花,亭台樓閣,幽閣蜜閨,

白素貞款款起身,來到楚蕭身邊,秀指觸碰湖水,感受著那微微地涼意,採下一朵蓮花,學著楚蕭的樣子放在鼻尖輕嗅。

蓮香入鼻,

以假亂真。

小青踱著步子,滿屋子地亂躥,興許是不習慣用腳走路,很快便去了雙腿,以蛇行之法,

一會兒上了房梁,

一會兒進了雅卧,

一會兒又去了幽閣,

好不歡快!

「姐姐!真啦!都變真地啦!」

小青興奮地聲音響徹庭院之內,

令白素貞看向楚蕭的目光越發鄭重。

只見白素貞手捧白蓮,躬身向楚蕭施禮,連連呢喃細語地說道。

「公子神通,令小女子嘆為觀止!此法可是以假亂真的神通之法!」

楚蕭負手而立,極有逼格地回道,「這並不是什麼神通之法。」

白素貞一愣,「那是什麼?!」

楚蕭:「這是科學!」

「科學?!」

白素貞與趕過來的小青都愣在那裡,她們從未有聽說過科學是什麼東西?

難道,公子所言的科學乃是神佛不傳六耳之密法?!

白素貞不敢問,

小青心性直爽,問道,「什麼叫做科學?!」

楚蕭回道,「科學是生靈探索研究感悟宇宙萬物變化規律的知識體系。」

白素貞:「生靈什麼研究?」

小青:「完全聽不懂嘛!」

楚蕭指了指庭中小湖,道,「你們所幻化的,是通過視覺與聽覺欺騙五官六識,讓人以為它們都是真的,」

白素貞與小青點了點頭,這就是幻術啊!

楚蕭繼續解釋道,

「科學是研究它們為什麼是湖?

為什麼是花?


為什麼是庭院?」

「只要知曉了湖的本質,

花的本質,

庭院的本質。」

「那麼,剩下的只不過是利用能源創造它們罷了!」

楚蕭說著,再次溝通混沌界中的暗物質雲計算機,

「啟動物質合成器,合成物質:水!」

噗通!

楚蕭的手掌上陡然漂浮起一團清澈地水球兒,倒映著楚蕭與白素貞小青的影子。

「水,是由水分子構成的,而每一個水分子又是由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構成的。」

「所以,我只需要利用暗物質能量合成對應的原子,將它們組合成一個個水分子,我便能得到水。」

楚蕭抬手一拖,將水球送上天際,

頃刻間,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烏雲密布,立刻下起了傾盆大雨,籠罩一切。

「同樣的,我只需要控制水的形態,溫度,屬性····便能呼風喚雨!」

白素貞與小青已經愣在那裡無話可接了!

她們一個修行千年,一個修行五百年,

但從沒有見過如此神奇的仙家手段。

一切神通密法,在這位公子口中都成了可以學習並掌握地科學科目。

白素貞雖僅僅聽懂了兩成,但也心生好學之心,

正所謂,她學做人是學,學科學也是學。

那為何不學呢?

但白素貞開不了這個口,

然後白素貞看向了小青。

小青根本不用白素貞向她使眼色,便雀躍心喜地追問道,「公子!這個科學我跟姐姐可以學么?」

楚蕭笑道,「科學的門檻兒是沒有門戶之見的,你們若想學,我自然會教你們。」

只見楚蕭手腕一揮,

一本本書籍漂浮在白素貞與小青眼前。

白素貞心中狂喜,但也矜持地緩緩取下一本,捧在手中一閱,封面印著正統地宋字。

【小學數學】

小青也是抽出一本書來,一瞧兒。

【初中化學】

白素貞心性成熟,反覆揣摩「小學數學」這四個字的含義,沒有著急翻開書頁。

小青瞅了四個字不太懂,直接打開書頁,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格子圖,圖上滿是怪字與符號。

【元素周期表】

小青:「·····」

更加不懂了!

索性看看自家姐姐拿的書,湊過去一看。

【1+1=?】

【1+1=?】

小青:「好難噢!」

白素貞:「似乎是數算之法,但是符號卻十分特別····太過深奧,小女子一時間難以參悟。」

楚蕭:「不要著急,我這段時間就留在白府,不懂你們可以問。」


白素貞:「多謝公子!」

未完待續! 菲林達斯正在神情恍惚中,籠罩著姜君明的光芒猛地變成了金色,把菲林達斯都籠罩在其中。他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這種力量來自於神賜,來源就在那道從神殿穹頂投射下來的金色光芒里。



Related Articles

「……」

楚喬狠狠咬牙!尼瑪的,他是來炫富的!她捏...
Read more

劉平貴咬牙,鼻息粗重起來。

「劉公子,不,萬萬不可!」 在一旁觀戰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