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推開車門下車時,還不忘在交代一句;「不能因為鬧不愉快就把我丟這兒了。」

說完、關上車門離開。

而安隅、滿面汗顏。

她倒是想,也得有這個本事。

窗外,黑色s級賓士上下來一個穿著職業套裝的女子,修長的身材與她身旁那輛車稍有不搭。

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到頗有幾分電視台主持人的味道。

徐紹寒站在路旁,看著女子推開車門下車,見來人。

許是心中猜想落地,嘴角牽起一絲涼薄淡笑。

「徐董、好久不見,」蔣闌珊推門下車,靠在車邊雙手抱胸望著眼前這個不可一世優秀的令人恨不得跪舔的男人。

此時,陽光早已不見蹤影,暖黃的路燈照下來,將這個一身黑色正統西裝男人的身影切割開了,顯得縹緲而不真實。

他身後,是一輛黑色賓利,車窗緊閉,看不出裡頭光景。

「蔣主播這個點兒不去電視台而是尾隨徐某,很難不讓徐某不多想,」男人站在一旁,單手插兜,漫不經心的開腔。

那姿態,慵懶的好似在自家院子里散步。

蔣闌珊未來得及言語,只聽徐紹寒在道;「還是說,蔣主播因蔣家的事受到牽連,該行做狗仔了?」

眼前這麼女人,是z國過官方電視台的一姐,二十歲進電視台,摸爬打滾十年才坐上一姐的位置,手段也好,智商也罷,都是一等一的。

二人雖算不上交情深,但最起碼,也算熟知。


「尚未,」蔣闌珊答,視線從他身後車上挪動男人臉面上;「不過、快了。」

而車內、安隅側眸望向這方,良好的隔音效果讓她聽不清二人談話,但這女人來者不善的目光著實是太過濃烈。

徐紹寒笑了笑,但這笑,比這秋夜還涼薄。

男人伸手,從兜里掏出煙盒,抖出香煙遞至唇邊,欲要點煙時,忽而響起什麼。

微側身,視線往車內瞧了一眼,似是想定心。


數秒過後,才攏手點煙。

夜間,秋風幽幽而過,吹散了男人吐出來的煙霧。

若論心思深沉,徐紹寒無論如何,要甚蔣闌珊一籌。

她尾隨至此,徐紹寒可不認為這樣的女人是來同他閑話家常的。


若比沉得住氣,他倒是萬般悠閑。

「蔣家的事情,能否高台貴手?」良久、蔣闌珊輕啟薄唇,隨著秋風言語出這麼一句話。

徐紹寒聽清了嗎?

聽清了。

但他也不急著回答,反倒是抬手吸了口煙,而後輕點煙灰,涼薄無情的視線望著她,似不屑,似嘲諷;「蔣主播是覺得自己臉夠大?」

你一句話,我就得高抬貴手?

聞言,蔣闌珊面色一凜。

望著徐紹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朦朧。

新婚愛未眠 ?」他又問。

手中香煙在夜風下忽明忽暗。

男人涼薄的唇角向上牽起,笑意深深望著她,看起來是如此和藹,可說的每一句都跟帶著利刃將她戳傷。

秋風略過、吹的蔣闌珊裸露在外的大腿稍有寒涼。

「退一萬步來說,還是蔣主播覺得你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跟我談條件的,」一個手無寸鋼的女人理直氣壯站在跟前同他言語蔣家的事情,當真是可笑至極。

「商場本就是個各憑本事之地,徐董難道不覺得您的手段太過陰險了嗎?」

「碼頭事件蔣家就光明磊落了?蔣主播要是忘了,回去電視台翻翻資料,看看那場事故去了多少人,這兩月,難道沒有孤魂野鬼去蔣家找你索命讓你夜不能眠嗎?」

「是婊子就不要立貞節牌坊,」他在道,話語冷漠無情。

全然沒了剛剛同安隅趙家的面紅耳赤,反倒是涼薄無情的很。

話語間,將蔣闌珊懟的啞口無言。

秋木凄凄、寒風蕭瑟而過,帶起了男人身上西裝外套。

似是覺得有些寒涼,男人回身看了眼車窗,見車窗未曾放下,心安。

再度將視線落在眼前女子身上。

「徐紹寒,你也好,我父親也罷,不過都是為了各自利益,放在商場這是正常角逐——-。」

「既然是正常角逐,你站在這裡幹什麼?覺得自己長的好看半夜三更想到別人家門口來溜溜?」

瞧瞧、徐先生的嘴,可真毒。

這一點,安隅至今未曾體會道。

若是此時聽了,會不會覺得自己還算慶幸?

徐先生本就心情不佳,要說,也只能說著這位蔣大小姐沒有挑好時機。

「你非得趕盡殺絕?」蔣闌珊目光暗了暗。

徐紹寒冷笑漸起。

未曾回應她的話語。

「聽聞你跟你愛人感情不睦,若是知曉當初那些事,會不會成為她跟你離婚的資本?」

蔣闌珊想,大不了,魚死網破。

而她這個想法,多危險呢?

徐先生最忌諱的是旁人那他和安隅的婚姻說事情。

倘若此時,周讓在身旁,必定會給蔣闌珊投去自求多福的目光。

若說此前,徐紹寒的目光是涼薄的,那麼現在,是陰寒泛著殺氣的。

「蔣闌珊,在你說這句話之前,興許我心情好,會放蔣家一馬,但此時,我覺得、不必了。」

「什麼意思?」聞言,蔣闌珊面色一變。

「聽不懂人話?」徐紹寒反問,將手中煙蒂扔在地面上。

而後、抬腳、緩緩碾滅。

那動作,緩慢。

卻在抬腳之時,煙蒂已經粉身碎骨。

如此舉動,讓蔣闌珊心頭狠狠顫了顫。

「我不找你,你便該躲著,白白找上門來送死,腦子裡塞得都是你們台長的口水嗎?」 慕白有慕白的方法,調動慕家的人,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慢了。

曲悠然突然失蹤,兩種可能,第一種她被人挾持了,第二種她自己故意不讓找到。

慕白更偏向第二種,如果是第一種她根本沒有必要特意送束花過來。

「方才的花,地址有嗎?」

助理正在埋頭偷玩手機,慕白的聲音猝然在耳邊飄過,她像是做夢一樣,猛地抬起頭,慌亂間手機掉在了地上。

「慕……總。」刷的一下,站起來,險些坐在地上。

慕白耐下性子,又問了一遍,「方才送花的地址。」

「哦哦,是這個。」說著急忙將送花地址遞給慕白。

是市中心的一家花店。

「謝謝。」

助理剛鬆了口氣。

遠遠的又聽到慕白的聲音,「下次偷玩手機的時候,技術再高明些。」

助理的臉瞬時慘白。

開車去太慢了,慕白化為狐妖,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他推開花店的門,花店的老闆娘正在給其他客人介紹花,看到慕白友好的打了聲招呼。

慕白點點頭,目光環繞一周,停在了翠珠花上,他上前拿起翠珠花。

「先生也喜歡這個。」

慕白如墨的雙眸睨著灰暗的光,臉上風平浪靜沒有任何的表情。

老闆娘拿不準慕白的心思,「今天有個姑娘特意買了這束花,說是要送給個朋友。」

「那姑娘可是姓曲。」

「收花的人可是叫慕白。」

絕品戰魂 ,「這個不好意思,我們不隨便透露客戶信息。」

慕白掏出手機,把曲悠然的照片給老闆娘看了眼,「若是,你就點個頭。」

老闆娘一眼就認了出來,卻快速避開了慕白的目光,「我不認識。」

這年頭不是警察來問,都得長點心,花店開到現在不容易。

慕白又翻了翻手機,又找出一張照片,「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吧。」

正是兩人的結婚照,慕白一直小心的存在手機里。

「如果還是不信,可以打電話給……」

「你就是慕白先生。」

「嗯。」

老闆娘一顆心總算落了下來,慕白卻因為浪費了太多時間,有點坐立不安。

「你們是不是吵架了,按理說沒有夫妻送這個的啊,……」老闆娘像是突然打開了話匣子般,突然滔滔不絕,「不好意思啊,我不是………」

「無妨,她是何時在這裡買的花?」

「大約剛過中午12點,大中午的店裡客人少,所以特別有印象。」

「這附近只有你一家花店嗎?」

「沒錯,就我這一家,這裡基本都是飯店。」

慕白順著花店的玻璃門看去,對面並排的正好有幾家飯店,於是說了聲,「謝謝」

轉身就走,老闆娘叫住了。

「那姑娘好像哭過。」

慕白心忽的一揪,停下腳步。

「我是局外人,不知道該不該插嘴,兩人在一起不容易,要珍惜。」

慕白微微欠了欠身,「謝謝。」

沒錯不容易,可是她為什麼突然不見了。

那束刺眼的花,是發給他的好人卡嗎?

在他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走上前去,林楓來到那柔美少女的身邊,道:「您好,這泉陰玉王,可以讓一枚給我嗎?」

那少女抬起頭,清澈柔和的目光打量了林楓一眼,隨即露出了一縷歉意的神色,微微低著腦袋道:「抱歉,這泉陰玉王,對我有很大的用處,我不能讓給你。」

「是因為你身上的陰寒之氣嗎。」林楓看著少女說道,從對方的身上,他分明感覺到了一股寒氣,這點倒是和夢情有幾分相似。

「我一個朋友和你一樣,身上也有陰寒之氣,所以,希望姑娘能夠讓一枚泉陰玉王給我,我可以多出一點元石。」

林楓話音中肯,對方先購得泉陰玉王,他也無奈,只能和對方商量,希望對方能讓一枚給他。

「這……」少女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精靈寶寶:媽咪回家吧 ,冷冷的道:「多給一些元石,你這是在侮辱我們嗎?」

「詩韻,這種人何必去理會他,我們走吧。」隨即那女子又對著柔美少女開口道,牽著對方就轉身要離開。


Related Articles

低聲說:「你,你等一會兒。」

「好。」劉毅的回應聲響起。 又過了一陣,...
Read more

硃紅詫異,問道:“怎麼啦?我們不是說好了的麼?你怎麼又反悔了?”

“不是”張斯捂着腦袋,輕聲說道:“經過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