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謐向吳悠悠招著手:「悠悠你來了?我買了好多東南亞的首飾、衣服、工藝品要送人,你先來挑。」

到底是女孩子,吳悠悠看到一大堆五彩繽紛、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兒,忍不住就蹲下來,一件一件,仔仔細細的翻看。

兩個人跪在滿地廉價但是花哨的東西里,頭碰著頭在那裡翻檢,興奮得嘰嘰喳喳的。

吳邊聲在旁邊看得好笑:「悠悠你有點兒見過世面的樣子好不好?」

吳悠悠瞪了他一眼:「我就是虛榮膚淺的小女人。」

吳邊聲搖著頭去忙別的了。

田謐小聲道:「悠悠,你最近和紀寒是不是很要好?」

吳悠悠嚇了一哆嗦:「啊?你不是在東南亞剛回來嗎?怎麼知道的?」

田謐有點不好意思:「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好多小模特什麼的,她們可喜歡扒那些富二代的八卦了。你之前有一天和紀寒去了一個規格很高的晚宴,見到他的父母了吧?」

吳悠悠用手抱住了頭:「事實其實不是那樣……但是田謐姐,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解釋……」

田謐笑了笑:「其實紀寒這個人不錯。」

吳悠悠用手遮住了眼睛:「田謐姐你是想撮合我和他么?」

田謐的聲音壓得更低:「紀寒的名聲很好的,不像他兩個兄弟,紀宇是暗地裡花,紀宵是明著花。」

吳悠悠繼續開始翻檢地上的小東西:「說不定紀寒花得更隱蔽。」

田謐伸手把一串叮叮噹噹的項鏈在吳悠悠身前比了比:「而且聽說紀寒人很單純直率。」

吳悠悠在心裡呵呵呵,她沒見過比紀寒再腹黑、再有城府的人了。

田謐和她咬著耳朵:「這樣,我找人再去幫你打聽打聽,紀寒這個人到底怎麼樣。」

吳悠悠也小聲道:「田謐姐,這事兒你可千萬別讓我哥哥知道。」

兩個女生之間分享了小秘密,感覺更親厚了。

東西收拾了個七七八八,田謐到廚房裡做飯去了。

吳邊聲在另一個房間里叫吳悠悠。

吳悠悠走過去:「嘿嘿,你們兩個看起來感情發展得不錯啊。」

吳邊聲用手指揉著眉心:「悠悠,你還打算去美國嗎?」

「怎麼?」

「機緣巧合吧,我在東南亞的時候,知道了一些念蹤科技不太好的傳聞。我現在不是很希望你在這樣的企業里工作。不如辭職吧。」

「什麼不好的傳聞?」

「就是……表面上是現代科技的公司,實際上沒少操作那些降頭、巫蠱、小鬼的邪術。我現在都想脫身了。」

「那比靈心台呢?」

吳邊聲笑得有點澀:「其實我現在有點後悔沒去靈心台。」

「為什麼?」

吳邊聲看了一眼門外,壓低了聲音:「田謐她,近來精神狀況不太好,我估計還是和以前的經歷有關。聽說靈心台的覺醒者對於創傷性事件的消除有特別的方法,但是他們不隨便接診,如果我作為靈心台的職員,或許可以得到這個機會。」

吳悠悠掃了一眼手上的隨心環,自己也曾經跟著辛隨影,看他用焚心石消除過一個記憶泡泡里的恐怖內容。

這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她心中浮現了出來。 吳邊聲嘆了一口氣:「我其實還是更相信科學,本來是想在念蹤科技研究這方面的藥物。 冠世龍兵王旭東 。」

吳悠悠差點兒說出「或許我可以消除那個創傷性事件」,但是仔細一想,自己沒有受過這方面的專業培訓,用田謐做試驗還是太危險了。

吳邊聲繼續道:「不過換一個環境,或許能對田謐有好處,或許我們可以考慮一起去美國。」


吳悠悠想了想道:「靈心台的那個辛隨影,我和他有些接觸,要不請他幫個忙?」

吳邊聲搖頭:「還是不要了,我其實不太喜歡他們那些邪魔外道、不科學的做法,修行啊,靈力啊,搞得像個邪教似的。不到迫不得已,還是少和他們打交道。」

吳悠悠忍不住道:「你剛還說他們的覺醒者有特別的技巧。」

吳邊聲很是鬱悶:「但是我也不希望你有過深的牽扯呀,萬一你一輩子搭進去了怎麼辦。」

「那你明天還去念蹤科技入職嗎?」

「去啊。畢竟我聽到的只是一面之詞,我也想再觀察一下。不過如果傳聞是真的,我希望咱們兩個都能離職。」

「啊,那至少明天我們可以一起吃午飯對不對?」


「我要先有半個月的入職培訓,在很遠的一個培訓中心裡。」

「哇,真不愧是高級人才,我入職什麼培訓都沒有。」

兄妹兩個細細碎碎的說著話,那邊田謐叫兩個人去吃飯了。

餐桌上吳悠悠忍不住想,每個人身上、包括自己,都背負了不能讓另一個人知道的談話內容呢。

雖然哥哥不想讓自己和辛隨影聯繫,但是吳悠悠還是想試一試。

從田謐家出來,吳悠悠就給辛隨影撥了電話。

辛隨影聽完沉默了幾秒鐘:「悠悠,你自己想不想試試?」

吳悠悠傻了:「我?」

辛隨影諄諄教誨:「是啊,田謐多少是個小名人,有些事情,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吧?再說你多掌握一門本領,不是很好嗎?」

吳悠悠被打動了,又去和梁維辰商量。


梁維辰大大的贊成:「當然去學了,你知道辛總親自指導你,是多大的榮耀嗎?」

吳悠悠躺在床上聽電話,腿直直翹到了牆上:「他指導我我得去靈心台吧?那我工作怎麼辦?」

梁維辰嗤之以鼻:「那個破工作,辭了不就行了?」

吳悠悠還在猶豫:「可是我哥哥不想我在靈心台啊。」

「辛總指導你成為高級別的覺醒者是多難得的機會啊!你在別的地方,最多就是獲得了一點普通的能力。可是在異能中心,你獲得的是非凡的能力!」

吳悠悠不為所動:「可是我不喜歡。」

梁維辰恨鐵不成鋼:「吳悠悠,你是不是覺得一天到晚不幹活,天下掉錢你最喜歡?」

「是啊,我的夢想就是當一個吃香喝辣的社會寄生蟲。」

「那你乾脆嫁給紀寒當少奶奶得了。」

「呸呸呸!我才不想步步驚心、心驚膽戰的在你們深似海的豪門裡討生活呢。那還不如我自己當個小職員自己掙錢心裡踏實。」

第二天早上來到公司,吳悠悠還沒想好要不要辭職,沒想到HR先來找她了:「抱歉啊悠悠,我們不能讓你通過試用期了。」

雖然之前也在想辭職的問題,但是被辭退的感覺很不好:「為什麼?是我工作能力的原因嗎?」

「實話告訴你吧。之前招你進來,多多少少是因為厲總這邊想和靈心台、還有紀仁製藥合作。但是現在,我們和那兩家的關係突然交惡了。你和他們的關係又有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所以……」

吳悠悠點頭:「我明白了,我理解公司的苦衷,會很快辦手續的。」

中午吃飯時八卦已經傳開了。有女同事問她是不是準備嫁入豪門當少奶奶了。

童米玉則是氣得要命:「這算不算違反勞動法?悠悠,你要是去告他們,我給你作證。」

吳悠悠連忙安撫她:「你可別衝動,其實本來我也想辭職的,正好。」

下午白靜撥了內線電話進來,厲青雲有請。

吳悠悠只覺筋疲力盡,但是老闆有請,也不能不去。

厲青雲還在開會。

白靜把她請到小會客室,一臉寒霜的擺上了咖啡、小點心和水果:「這麼快就攀上高枝了?小心紀寒將來甩了你。」

吳悠悠悠閑的把腿疊在一起:「我也很吃驚,所以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不然我說不定我被甩了、又攀上哪個你要巴結的高枝呢。」

白靜的臉都青了:「你真是我們職業女性的恥辱!我告訴你,紀三少不是你以為的那麼好騙的!」

吳悠悠想起曾在白靜的記憶里見過紀寒,遂故意激她:「哦?你比我還了解他?」

「當然!我……」白靜失控的大喊了一聲,隨即鎮靜了下來,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吳悠悠,你根本就不了解你的身邊人,葉恭、紀寒……甚至你哥哥。」

吳悠悠赫然抬頭:「你認識我哥哥?」

白靜眼中有複雜的情緒閃過:「你哥哥是厲總挖來的人才,我怎麼會不認識?」

吳悠悠很不放心:「我勸你不要打我哥哥的主意,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吳悠悠好像在白靜眼中看到有一抹痛苦的情緒飛速閃過。

會議室外傳來腳步聲,白靜一擰身出去了:「厲總,您開完會了?」

吳悠悠在沙發上坐好。

又過了一會兒厲青雲才走進了小會客室,吳悠悠已經正襟危坐得背都疼了。

見到厲青雲進來,吳悠悠連忙站了起來,掛上一臉的假笑:「厲總。我……」

厲青雲伸出一根食指:「好了,悠悠,客套話就省了。這次是我對不住你,有什麼要求你可以提。」

但是他屁股還沒坐熱就看了看錶:「不過不巧我現在很忙,要不下班以後我請你吃個飯,順便談談賠償的事?」

吳悠悠連忙擺手:「不用了不用了,厲總您去忙吧,我也不想要什麼賠償。」

厲青雲點著頭:「那吃個飯總可以吧?你挑個時間,我們可以共進晚餐。」

吳悠悠也不想和他單獨吃飯,懶得糾纏,隨口就把紀寒拿出來壓人:「啊,不行,最近,嗯,您知道紀仁製藥的那個紀寒,他隨時都會找我。」

厲青雲果然沒再廢話:「那好吧,抱歉哪悠悠。」

他起身送吳悠悠離開,到門口時突然道:「聽說紀寒他很可能被派駐到他們家在美國的產業,你是不是要去陪他?」

吳悠悠心下一驚,面色竭力不表現出來:「哦,我們還在商量。」

回到自己的工位,沒想到戚泓來了:「悠悠聽說你辭職了?作為公司人格拓展方面的教練,我可以為你將來的職業道路,提供諮詢呦。」

雖然有童米玉,但是吳悠悠對戚泓的印象還是很好的:「啊,不用了。謝謝你。」

戚泓的笑容雖然沒那麼美艷,但是發自內心,看了讓人十分舒服:「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大家都很喜歡你,想下了班一起聚個餐,你也來好嗎?」

吳悠悠找不到理由拒絕,便答應了下來。

戚泓仍然笑眯眯的:「大家會先走,你等我一下,我開車帶你去吧。」


下班后戚泓帶著吳悠悠去了一家叫「藍橋」的、看起來很高端的私人會所。

吳悠悠咋舌:「咱們部門聚會都在這麼高級的地方?」

戚泓領著吳悠悠往裡走:「這不是你要走了,我們借這個機會奢侈一把嗎?」

一直走到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內,吳悠悠探頭探腦的:「其他人呢?」

戚泓先在案上點燃了一支線香:「他們好像有點迷路了,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去迎他們一下。」

吳悠悠沒有起疑,便在鋪了錦墊的一張中式榻椅上坐了下來。那支線香的味道十分獨特,只覺渾身都酥軟了。

她仔細看了一眼,只見那支香是純黑的顏色,有指頭般粗細,上面疙疙瘩瘩的。乍一看有些麻人。

仔細看,那些黑疙瘩竟然是一隻一隻的黑色蜘蛛,彷彿連身上的絨毛都清晰可見。仔細一看更加麻人,感覺密集恐懼症都要發作了。

隨著香煙裊裊的盤繞,吳悠悠幾乎看到那些蜘蛛爬動了起來,細細的輕煙彷彿是蜘蛛嘴裡吐出的絲。吳悠悠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沒過一會兒,門一響,竟然是厲青雲進來了。

吳悠悠嚇了一跳:「厲總?您也來了?」

厲青雲反手撞上門,哈哈一笑:「怎麼,不歡迎?」

吳悠悠想站起來,但是覺得身子有些發沉,便坐著沒動:「沒有沒有。就是沒想到。」

厲青雲仔細查看了一下案上的那隻香,隨口道:「我聽說你在靈心台受過培訓?」

這事本來就不是秘密,吳悠悠也沒打算隱瞞:「哈哈,是啊,可惜水平不行,被他們淘汰了。」

厲青雲緊緊挨著她坐了下來,貌似很隨意的拍了拍她的膝蓋:「哪裡是你水平不行,明明是他們沒眼光。」 我道:「父神你手下那麼多人,就不知道讓那些人趕緊去辦?」

我很明白父神拒絕我是什麼意思,經過上次逃婚事件,我的行為在他們心裡已經有前科,現在成婚的日子就要到了,他們指定是不允許我出天宮半步。

花心總裁霸道愛 ,只要父神派人出去,我還是有辦法的。

父神終於鬆口道:「既然你這麼想給輕音一個交代,那本帝也不能拂了你的心愿,就這麼辦吧。」

我道:「如此甚好。」

重生校園:惡魔帝少,強勢寵 ,在出發前,我找了個長的很水靈的仙女,問她是去那一撥。

她沒好氣的道:「公主成親幹嘛要求那麼高,小仙正是要去魔界,自古仙魔不兩立,小仙還不曉得回不回得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