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已經解除了自己的封印。

他一直都安靜的聽著麾下眾人的嘮嘮叨叨,並沒有發表自己的看法。一直等到所有人都不再繼續說了,他才緩緩開了口。

「若是不囂張,魔修何以稱之為魔修?如果不囂張,魔修何以一日千里。凌駕於他人之上?我林瀟不會看錯的人的,我林瀟不會白白浪費掉那一方珍貴的境界封印!」

簇擁著林瀟的一眾低階靈聖們。臉上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難不成,蘇隆和雅歌還能贏?

「那可是鴻蒙之手啊!」

一眾境界達到了低階靈聖的魔修們。一眾一直都沒有在學院中暴露過自己真實實力的魔修們,不由得更加密切的,關注起了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鬥……

……

鴻蒙學院的大地十分堅實,縱然是高階靈聖出手,也很難將這片土地搞得亂七八糟。但是,當那鴻蒙之手連番轟擊樓宇光幕的時候,這棟樓宇周遭的土地就被一道道反射回來的巨大力量犁出了一條條深達數十米的恐怖溝壑。

而蘇隆所布的那道光幕,也隨之一步步的萎縮了下去。

「不行了,就算是有消耗型符傀頂著。也無法阻擋鴻蒙之手的轟擊。蘇隆和雅歌,必死無疑!」

「就算雅歌的姐姐雅琴搬來救兵都不行,這場戰鬥已經偏離了正常。就算是巔峰靈聖出手,也難保蘇隆和雅歌性命無憂了。」

如果鴻蒙之手剛剛祭出來,一個巔峰靈聖還可以阻止鴻蒙之手的攻擊。可是隨著鴻蒙之手不斷轟擊蘇隆布下的靈陣,鴻蒙之手上的鴻蒙靈紋已經吸收了太多鴻蒙世界的道法力量。就算是巔峰靈聖,也很難阻止這隻鴻蒙之手滅殺蘇隆和雅歌了。

至於陳志峰,從開始到現在,就沒誰當他存在過……

「蘇師弟。這樣下去,鴻蒙之手會越來越強大,一定要想辦法把那上面的鴻蒙之紋打散一些才行!」

雅歌十分清楚鴻蒙之手的特點,熬的時間越長。對自己這邊就越是不利。雖說蘇隆用一種特別的辦法,避免了鴻蒙之手的直接轟殺。可是只要蘇隆不能想出辦法,將那些鴻蒙之紋打散一些。終歸還是死路一條。

當然,蘇隆也可以選擇逃。

蘇隆展現出來的符傀消耗術。讓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了,雖然鴻蒙之手沒有破綻。但是卻可以利用消耗之法從鴻蒙之手中逃脫出去。

但是,蘇隆不能逃。一旦從這棟樓宇中逃走,這場群戰就算魔門失敗了,這跟直接認輸又有什麼區別?

看上去,蘇隆別出心裁祭出來的符傀消耗術,非但沒有給蘇隆帶來任何勝機,反倒是將蘇隆和雅歌推進了死亡深淵。

可是……

「這樣的強度還不夠。」

什麼???

雅歌和陳志峰都覺得,自己肯定是聽錯了。鴻蒙之手都已經這麼強悍了,還覺得不夠力?

蘇隆好似沒有看到兩個人獃滯的模樣,朝著雅歌微笑問道:「師姐,你說他們四個人還能撐多長時間?能撐到這什麼鴻蒙之手達到靈尊之境嗎?」

呆了,傻了,還靈尊之境,想死就趁早說!

若不是強敵在外,小命不保,雅歌估計就要發飆了。平常她脾氣確實挺好,可這不代表她沒性格。

只見雅歌強按著惱怒,冷哼說道:「就他們四個,怎麼可能頂得住得住靈尊威壓?就算是現在,他們也是拼著耗費壽元,才能頂住巔峰靈聖的威壓!」

鴻蒙之手是他們四個人聯手祭出來的,鴻蒙之手到底能吸收多少鴻蒙世界的力量,取決於他們四個人的實力。

他們四個人,單獨戰力堪比尋常中階靈聖,加起來可以橫掃中階靈聖。如果只是這種水準,他們最多只能支撐起堪比半步高階靈聖的鴻蒙之手。

可是現在,他們以壽元為代價,施展自殘秘術,將四個人的承受能力提升到了堪比巔峰靈聖的程度!

這還是一上來就損失了一個低階靈聖,否則五個低階靈聖一起施展自殘秘術,就連陰九天都要退避三舍!

為了那不可告人的目的,陰九天也真是拼了。這樣的底牌,他都毫不猶豫的亮了出來。

只是,陰九天並不知道,蘇隆竟然還嫌這種攻擊力不夠強大!

「可惜了。」聽完雅歌的回答,蘇隆十分惋惜的搖了搖頭,「我還以為。可以藉助這次機會,把我的布陣之能提升到聖師水準。」

「什麼?難道你處心積慮的非要打這一仗。就是為了藉此機會提升布陣水平?」

雅歌大吃一驚,這可是火中取栗啊。雅歌誤以為。蘇隆最後的憑仗,就是他有可能成為靈陣聖師!


蘇隆笑著搖了搖頭:「我又不會推算未來,誰又能推算這些人的未來呢?只是湊巧撞上罷了,還是得按照原定計劃,先後布下三陣之後,我的布陣水平才有可能進階聖師級數。」

蘇隆的解釋合情合理,但是雅歌依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你知道如何進階靈陣聖師?」

要知道,就連四大學院里那些最厲害的靈尊老師,也都沒搞清楚。如何才能從神師進階到聖師。

蘇隆呵呵笑道:「早就摸到了聖師邊緣,不僅僅是布陣手段,煉器、制符,也都摸到了聖師邊緣。現在欠缺的,只是機會和歷練!」

現在這種攻防就是一個機會,雖然鴻蒙之手不能成長到靈尊水準,卻也能讓蘇隆朝著靈陣聖師的方向邁進一大步。

雅歌聽傻了,陳志峰聽呆了,蘇隆剛剛說了什麼?布陣、煉器、制符。這三系他都已經摸到了聖師邊緣?這不就意味著,在不就得的將來,蘇隆會成為一個四系聖師嗎?

鴻蒙學院這麼龐大,四大學院這麼龐大。加起來也沒有幾個四系聖師吧!難不成,再過幾年時間,蘇隆就會成為那等讓人高山仰止的恐怖存在?

雅歌的眼神變了。

大約半天前。雅歌還只是覺得蘇隆手段更強,經驗更多。所以動了讓蘇隆當魔門門主的心思。可是現在,雅歌忽然發現。別說魔門才只初創,就算魔門能夠壓過九天盟,以蘇隆的能力,區區一個魔門門主依舊沒有什麼吸引力。

陳志峰的眼神也變了。

斗拳之後簽下靈魂契約,那時的陳志峰還心不甘情不願。若不是斗台組織者太強大了,陳志峰肯定會賴賬。

簽下靈魂契約后,陳志峰也只是懾於靈魂契約的威力,所以才會聽從蘇隆每一個命令。

而現在,陳志峰的想法慢慢變了。陳志峰忽然發現,似乎一直跟著蘇隆才是自己的最佳選擇!

要是陳志玲知道,此時此刻弟弟在想些什麼,她肯定又要氣瘋了。此時此刻,陳志玲正焦急的在房間里胡亂轉圈。

陳志玲擔心弟弟,但是陳志玲沒有辦法救弟弟。九天盟太強大了,陰九天太強大了,完全超出了陳志玲所能承受的衝擊。

陳志玲非常想去現場觀看,陳志玲卻又不敢去看。陳志玲覺得,自己若是去了,自己肯定會親眼看見弟弟被殺!

於是乎,陳志玲只得讓人不斷的將前方消息傳過來,陳志玲只敢每隔一段時間,集中看一看這些消息。

一開始,陳志玲就被雅歌的表現給嚇到了。陳志玲十分清楚,如果給雅歌足夠的成長時間,未來雅歌絕對會比自己強大得多。

然後,陳志玲又被蘇隆的靈陣和虛空神雷給驚到了。陳志玲萬萬沒有想到,蘇隆居然能憑藉一座靈陣,以及一簇簇虛空神雷,就把數千強敵逼退到遠處去!

但是,當陳志玲第三次集中查看這一段傳來的新消息時,陳志玲嚇得嘴唇泛白。

「鴻蒙之手,他們居然祭出了鴻蒙之手!不行,一定要阻止。這樣的戰鬥,完全超出了正常範疇,我一定要求靈尊老師,阻止這場戰鬥!」

為了陳志峰的性命,陳志玲也不管什麼學院潛在規則了,陳志玲下定決心,哪怕是耗去自己這一脈的所有財富,也一定要求動靈尊老師出手!


於是,鐵騎會的強者們就看見陳志玲慌慌張張的沖了出去……

「咦,陳副會長為什麼這麼慌張?這完全不是她的風格啊。」

「是啊,當初我們撞上那頭堪比高階靈聖的妖蟒,陳副會長都沒有這樣慌張,她這是怎麼了?」


「你們幾個才從學院外回來,恐怕還不知道吧,陳副會長的親弟弟被人擼去當奴隸了!」

「這事兒我剛剛聽人說了,不是說他們達成協議了嗎?陳副會長好像正在努力收集贖人的東西吧,這有什麼好慌張的?」

「切。難道你們還不知道,陳志峰的主人。已經跟陰九天卯上了嗎?陳志峰的主人如果死了,身為靈魂奴僕。陳志峰也肯定完蛋了!」

「不是的吧,那個新生居然招惹了陰九天?那個新生吃了豹子膽了啊,這才剛剛入學幾天,竟然就招惹了這麼多勢力!」

「這次倒不是那個新生主動招惹陰九天,而是陰九天主動跑過去找麻煩。唔,好像前面的血手堂和陳志峰,也都不是這個新生主動招惹的啊。沒辦法,天才得過分了點,走路都遭人嫉恨。」

「別扯那些沒用的。快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件事情啊,講起來可真是夠勁!」知道個中詳情的鐵騎會強者們,眉飛色舞講述了起來……

……

鐵騎會上下都知道了陰九天與蘇隆卯上的事情,那些個神通廣大的學院靈尊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十天前,蘇隆大戰血手堂,那等水準的衝突,還不可能引起學院靈尊老師們的注意。

十天後,蘇隆在斗台之上大獲全勝。既收了陳志峰當靈魂奴僕,還公開亮出了自己的煉丹聖師身份。縱然如此,絕大多數靈尊老師也都只是聽聽就罷,沒有過多的關注蘇隆。

畢竟到了靈尊水準。麾下肯定擁有龐大勢力。連九天盟都有煉丹聖師,那些個靈尊麾下擁有煉丹聖師又有什麼稀奇的?

要知道,所謂煉丹聖師少。指的只是在校學員中的煉丹聖師少!


人類領域,無窮星空。人類在此統治了不知道多少個億年時間。縱然煉丹聖師難以練就,可是在如此漫長的歲月累計之下。整個人類領域中的煉丹聖師還是有不少的。學院中的那些個靈尊們,無論是靈尊老師還是靈尊學生,大多數都在學院之外擁有一個甚至更多個煉丹聖師。

所以,蘇隆是煉丹聖師這件事情,只是在學員之中引發了一場轟動。老師那裡,靈聖老師們都有關注,靈尊老師們卻沒有太過在意。

現在卻不同了,蘇隆跟九天盟卯上了,這可是一件大事情!

那些靈尊一眼就看出來了,陰九天絕對不僅僅只是因為妒忌蘇隆,想要打壓蘇隆,所以才會悍然出招。那些個靈尊們全都知道,這件事情的背後肯定還隱藏著什麼特殊原因。

是某個仇視蘇隆的世家花大價錢買蘇隆的命?現在九天盟所做的事情,正如當初血手堂做過的那樣?

亦或是,還有其他什麼原因!

所以,當陳志玲找到自己比較熟識的靈尊老師時,還不等陳志玲說出自己打算提供的酬勞,那位靈尊老師就淡聲說道:「我不會出手,你也不要再找其他靈尊老師了,誰都不會出手。」

陳志玲是何等人物?能夠坐上鐵騎會副會長位置的強者,絕非只是境界較高而已。

陳志玲不由得心驚膽寒,難道這件事情的背後,還有什麼大人物在暗中操作?

陳志玲也不敢打聽詳細原因,那位靈尊老師的話中含義十分清楚,就算陳志玲問了,也沒人會告訴陳志玲箇中原因!

於是,陳志玲只能滿臉凄苦的,暗自祈禱著:「蘇隆,希望你能大發神威!!!」

……

蘇隆能夠大發神威嗎?暫時還不行。他的確比尋常巔峰靈帝強大太多倍,但是面對堪比巔峰靈聖戰力的鴻蒙之手,他卻不可能迅速戰而勝之。

蘇隆只能不斷消耗著符傀,盡量減緩鴻蒙之手的前進速度。

閃靈族的護族大陣一點一點的崩潰了,似乎蘇隆沒有翻盤的希望。

但是,雅歌和陳志峰的心情,反倒越來越平靜下來。因為他們看見,蘇隆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多。

「他到底還有什麼憑依?」

陰九天也在思考,蘇隆到底還有什麼憑依。雖然陰九天的靈識不能穿透靈陣光幕,看不到蘇隆的具體情況。但是,從那些消耗性的符傀源源不斷湧出來,就知道蘇隆還沒有放棄。

「堅持到現在都不放棄,他到底還在準備什麼后招?」

有陷阱?

開什麼玩笑,絕對戰力面前,任何陷阱都是無用。

不是陷阱,難道是……

終於,陰九天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陰九天的目光,迅速朝著那四個低階靈聖看了過去,陰九天想要提醒他們四個人注意防備。

可是,陰九天反應得太慢了。等他想到這種可能性時,蘇隆的身影已經在哪四個低階靈聖身前赫然出現!!!

其實,那五千個巔峰靈帝距離四個低階靈聖很近。可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緩緩推進的鴻蒙之手吸引過去了,所有人都在暗自猜測,蘇隆到底還能祭出什麼抵抗手段。

所以,當蘇隆悄然出現在這裡時,竟然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

「檣櫓之末了吧,你們如何抵擋我的攻擊?」

出手之前,蘇隆還朝著不遠處的,陰九天那個巨大的天地法相看了過去。蘇隆用眼神提醒陰九天,千萬不要違背自己先前的許諾,千萬不要親自落場!

陰九天讀懂了蘇隆的眼神之意,陰九天猶豫了一下,終於沒有悍然出手。

在陰九天的注視之下,蘇隆的雙拳迅速轟擊在了那四個低階靈聖身上。四個人被蘇隆快速滅殺,那轟擊靈陣光幕的鴻蒙之手,也隨之轟然破碎,不復存在了……(未完待續……)

… 這樣就……結束了???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蘇隆竟然會成功偷襲!

獃獃的站立了一會兒之後,一個個九天盟的強者們,一個個遠處觀戰的強者們,方才終於回過神來。

他們一個個的,回想起了先前的一幕幕。當一幕幕場景在眾人腦海之中高速閃過之後,眾人方才明白過來。

「符傀手段,只是障眼法!!!」

當蘇隆祭出符傀手段時,所有人都覺得,包括陰九天都覺得,這是過去大家都沒有想到過的,對付鴻蒙之手的最佳手段。誰又能想得到,這個所謂的「最佳手段」,居然只是一個障眼法?

這樣厲害的障眼法,就已經夠讓人無比吃驚了。更讓人吃驚的是……

「偷襲施術者才是對付鴻蒙之手的最佳手段,可是,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悄無聲息的成功偷襲?」

要知道,陰九天的天地法相還在不遠處盯著吶。區區一介巔峰靈帝,在一個巔峰靈聖眼皮底下搞偷襲,這是尋常手段能夠辦到的事情?

沒有人知道,蘇隆擁有一種強大得讓人無語的天賦手段——主宰天賦!

按照森羅印的判斷,蘇隆的主宰天賦只差一重天賦漩渦,就能達到大圓滿的境界。在這等牛掰主宰天賦的覆蓋之下,陰九天的觀察盲點一一暴露出來。

毫不誇張的說,當世之中,能夠複製蘇隆手段的人類強者一個巴掌就能數的出來!

陰九天是何等人物,當其他人想明白這些問題之前。陰九天也早就想明白了過來。

「難怪她讓我多派幾個低階靈聖,原來她早就料到了蘇隆不同尋常!」



Related Articles

「特別是能夠表演那些高難度特技的飛行員,更加是稀有人員了!」

閨蜜劉奕敏卻是反駁道。 「好了,你們兩個...
Read more

“清慧,你可還好!”

原來這女孩叫林清慧,是天元宗弟子,而這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