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我祈禱黃淵打贏,不然我就慘了!

黃淵走進去后,我們也跟著進去,只見棺材蓋上面站著一個身形修長的白衣男子,年齡大概二十五歲左右,黑唇白臉,樣子跟他的聲音一樣邪魅。

這個就是司徒近南嗎?看他這個樣子,生前就不像好人,一臉的邪氣。

「司徒近南,老子今天非剁了你不可。」黃淵走進來后,提刀就飛了上去,然後雙手拿刀,一刀朝著司徒近南的頭頂劈去。

這一刀雖然簡單,毫無花式,但是氣勢足,有一股氣吞山河的氣勢,彷彿在力劈華山,霸氣十足,而且陰刀綻放著可怕的寒芒,陰風陣陣,將司徒近南的劉海都吹了起來。

司徒近南不慌不忙,雙指一揮,鬼劍迅速回到了手中,然後橫檔身前,只聽見砰的一聲,刀和劍相撞,鬼氣四溢,鏗鏘一聲后,產生了一陣巨大的火花,黃淵咬著牙悶哼一聲,將司徒近南狠狠壓了下去。

這種完全靠鬼力的對抗,黃淵佔了絕對的優勢,我不禁一喜,看來黃淵獲勝幾率很高。

可就在司徒近南身子一沉的時候,突然手腕翻力,將劍旋轉了過來,黃淵刀下一空,鬼力被全卸了,黃淵身子不穩,落到了棺材底下。

「哼,靠蠻力,你這輩子都贏不了我。」司徒近南冷哼一聲,然後劍往下一戳,劍光四起,快如閃電。

黃淵往後一躲,可是太慢了,鬼氣傷他眉目,將他半截眉頭剃了下來,如果再退慢一點,眼睛就沒了。

「司徒近南!」黃淵咬著牙,又罵了一句。

「再來。」司徒近南淡淡的說道,邪魅的表情,沒有一絲漣漪,好像並不把黃淵放在眼裡,這讓黃淵更加的惱火。

黃淵不敢再大意,持刀小心劈出了一道半月形的鬼氣,然後奮力沖向司徒近南。

司徒近南不躲不避,輕哼一聲:「劍壁。」

只見那鬼劍不停的旋轉著,猶如一個黑色的陀螺,然後形成了一面圓形的牆壁,擋在了司徒近南的身前。

砰的一聲巨響……

鬼氣劈在了劍壁上,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鏗鏘聲,鬼氣雖強,但卻被劍壁全部擋掉了,不過司徒近南自己也被震得後退了幾步,他雖然會劍術,知道運用各種巧勁,但黃淵的鬼力確實在他之上,他也不好打。

黃淵進攻了兩次,這次輪到司徒近南了,他飄在空中,劍雨宛如雪花般落下,直衝向黃淵。

黃淵刀法也不賴,橫劈半空,然後刀影飛馳,在空中將鬼劍全部打了下來,司徒近南接住后,再刺出一劍,劍尖帶著雷霆之力,黑氣覆蓋在上面,快速又威力無窮。

黃淵提刀就劈,兩股力量相撞,地面都震了幾下,整個密室抖了起來,轟一聲巨響,刀氣將司徒近南的劍氣逼退。

可司徒近南的攻擊並沒有緩和,他化劍如影,然後飛上半空,影和真人互相纏繞,瘋狂旋轉著。

「劍鬼合一!」黃淵居然驚呼一聲,手上的刀握得更用力了,而且表情並不是很好。

看過武俠小說的都知道,人劍合一是最高境界,這個劍鬼合一,估計也是最高境界,不然黃淵不會是這個表情。

別說他,我也捏了一把汗,黃淵雖然鬼力上壓他一籌,但勝負還真不好說,這個司徒近南不好對付。

司徒近南和鬼劍合為了一體,然後快速朝著黃淵刺了過來。

黃淵舉刀狠劈,和鬼劍僵持著,可鬼劍不斷旋轉著,恐怖的陰風吹著大家都睜不開眼睛,鬼力跟洪水一樣,不斷溢出,黑色的氣體環繞在劍身中,威力特別可怕,黃淵居然不敵,被劍推著一直往後跑。

我不解,問白軒道:「黃淵的鬼力明明在司徒近南之上,剛才拼鬼力也是他佔得優勢,為什麼這次不敵了?」

白軒說,司徒近南自己肯定是鬼力不及黃淵的,可他跟鬼劍合體,那就加上鬼劍本身的力量,當然要比黃淵更強,那鬼劍飲血修邪,鬼氣也不弱,鬼劍加上司徒近南這隻鬼,鬼力已經完全壓制黃淵了,加上他本身的劍技,黃淵危險了!

聽白軒一分析,我心裡咯噔了一下,糟糕,不會要輸吧?黃淵,堅持住啊,你輸了,那我也就完了,千萬不能輸!給老子爭口氣。

這時候黃淵突然憋足一口氣,然後怒吼一聲,渾身的鬼力迸發,刀如狂龍,居然又活生生將劍給頂了回去。

還沒輸,有希望!三弟,加油啊!

。 「就我知道的,你應該也是在幻想鄉建立之前就存在的妖精吧?那你對它的了解有多少?」

王玥盯著射命丸文,而射命丸文則愣了一下后無所謂的說,

「它啊,是一個奇怪的傢伙呢,突然跟我們說這個空間可以讓我們更好的生活什麼的然後就自顧自的做了,雖然現在確實沒什麼問題就是了。」

「哦?」

王玥聽到射命丸文的解釋眼睛一亮,趕忙繼續問道,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嘛,還有什麼一起說說唄?我對它可是十分好奇的。」

「這種事情其實知道的傢伙不少啦,就是那個傢伙雖然很強但是來的時候嗚嗚嗚嗚!!!」

話還沒說完,射命丸文的嘴巴就被飯綱丸龍給堵住,而茨木華扇也認真的看著王玥問,

「在文文告訴你這些之前,能否請你解釋一下要知道這個的目的是什麼?」

王玥看著認真的茨木華扇笑了笑把智代放在了地上然後問,

「如果我不說呢?」

「那很抱歉,你可能會成為妖怪山,不應該是整個幻想鄉的敵人。」

飯綱丸龍也認真的盯著王玥,說著並不像開玩笑的話語。

一眾妖精對這一瞬間雙方的氣氛變化搞的有些不知所措,而宗瀅和小智代雖然也沒有搞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還是直接站在王玥身邊準備著,並且給對面熟悉的鴉天狗使眼色讓她們離開。

雙方僵持了一下后,王玥突然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

「什麼啊,原來你們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那批啊。」

然後擺了擺手說,

「不要緊張,只是一個小小的測試,畢竟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可能會給你們的世界觀造成很大的衝突,所以小心點總是好的。」

王玥當然得小心點,現在的自己可不是孤家寡人,如果對方是八雲紫陣營的,雖然這三個加起來現在的王玥也足夠和她們掰扯掰扯甚至能最後活捉之類的。

但是加上兩個小傢伙就比較麻煩了,正面衝突的話最多也就是帶著兩個小傢伙跑路,但如果是先壓著陰自己一手的話那就很麻煩了。

畢竟真要算的話幻想鄉這個地方的妖王數量上最多也就是能和天朝某個族群比拼罷了,但是這裡的老硬幣是真的多。

而自己面前可就站著一個來著,飯綱丸龍,管理整個天狗群體的大天狗可以說是在場的三個妖王中最不好對付的那個了,因為這個女人的心思也慎密的很。

另一個看起來傻不拉幾的茨木華扇也不是簡單人物,真把她當傻子那自己就是作死界的楷模了。

雖然只是印象中,但王玥可不敢賭這一下,所以詐一詐還是挺不錯的,至少目的上是達到了。

看著疑惑的眾人,王玥笑眯眯的掏出一本新的幻想鄉漫畫丟給茨木華扇說,

「實際上妖精並不會因為人類的認知導致失去力量或者消失,這一點上八雲紫似乎是知道的。」

。。。。。。。。。。。。。。。。。。。。。。。。。。。。。。。。

在眾人觀看了王玥給出的漫畫后,飯綱丸龍和茨木華扇都皺起了眉頭。

而射命丸文嘛。。。現在被飯綱丸龍綁了起來,這會她是真的後悔讓這個傢伙知道這事了,就憑藉這個漫畫,射命丸文那張大嘴巴明天就能編出一個八雲紫和外界不得不說之類的大新聞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閉上了書的茨木華扇認真的看著王玥說,

「但是僅僅憑藉這本圖畫冊並不能說明外界妖精的事實,最多只能證明八雲紫確實在聯繫外界罷了,我並不能完全相信你說的是否屬實。」

「隨意~」

王玥不置與否的點點頭,

「反正我也沒打算你們完全相信,但事實就是事實,沒什麼好爭辯的。」

說著王玥指了指自己和宗瀅兩人,

「況且我們從某種方面來說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么?別說日之本了,天朝都沒有我的傳說~按我們的話說就是傳說這玩意就是個故事罷了。」

面對王玥的說法,茨木華扇無法反駁,確實如王玥所說,王玥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說妖精的強弱是依靠人的認知會發生變化的話,外界應該不會再有和幻想鄉能力差不多的妖精進來才是。

如果說宗瀅和小智代是從物種上就不可思議的存在(龍在日之本也是屬於傳說中的存在,真正的龍族並不怎麼喜歡日之本所以很少來),那麼王玥就是從能力上就是不應該在外界存在的存在,因為王玥在這兩天已經證明他有足夠的實力,至少強過整個幻想鄉絕大多數妖怪。

一旁的飯綱丸龍想了一想后開口說,

「那麼作為交換,我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

「龍神當年在跟初代博麗巫女建立這個空間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受了很重的傷,所以在博麗空間完全構建起來以後就完全沉睡了。」

「這才讓本該作為整個空間人柱的龍神帶由八雲紫支撐,在尋找到合適博麗巫女的人選后在讓博麗巫女成為新的人柱穩固整個空間。」

說到這飯綱丸龍頓了頓,繼續說,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空間必須由人類巫女擔任,但至少八雲紫在頂替的時間完全沒有辦法行動,如果不是依靠她的式神尋找合適的巫女的關係,你在博麗神社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個巨型結晶靈力結晶罷了。」

「後來博麗巫女成為人柱后不但可以自由行動,並且還能很大程度的操控空間,這也起到了管理空間的目的,算是給我們省去了不少麻煩。」

「只不過歷代巫女作為人柱雖然都強的離譜,但卻都活得並不長久,大約二十多年左右吧,所以看起來就像是在透支生命來獲得強大力量。」

「所以每過二十年,八雲紫都會帶來新的博麗巫女交給上一代巫女撫養,然後在某一天代替舊巫女繼續管理空間,至於博麗巫女到底怎麼出現的我們也不知道,現在看來應該是從外界帶來的吧。」

說到這,飯綱丸龍頓了頓用力坐在了射命丸文的身上防止她掙扎跑脫,然後看著王玥說,

「這大概就是你想知道的內容了吧?如果還有其他想知道的,如果我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王玥捋了一遍飯綱丸龍的話后想了想,又抬起頭說,

「那麼。。。博麗巫女和龍神到底什麼關係?」

「說起來其實沒有任何關係,因為哪怕是人選都是八雲紫來尋找的。」

茨木華扇介面到,

「但博麗神社供奉的就是龍神,再加上歷代博麗巫女那強到離譜的實力,也許歷代博麗巫女是龍神的人間代行也說不定。」

所謂人間代行,就是代替某個「神靈」在現世做事的存在,其中包括宣傳名聲,處理事務甚至有的還有拯救人類這種偉大目標。

實際上就是某個妖精某種能力給予人類力量藉助他們來幫助自己修鍊罷了。

這一點上瓊可能也可以做到,但要說最出名的估計就是天使的那群傢伙了,什麼聖子拯救世人的詩篇啊真的是到處都是。

更有意思的是大部分災難都是他們自導自演的,也就是先搞一波,然後再打著旗號去救人什麼的,當初王玥搞清楚其中的細節的時候可把自己噁心壞了。

但也僅限於王玥而已,大部分妖精並不認為這是什麼大事,可能在他們看來確實不會把人類當初平起平坐的存在吧?

而在獲得了所有情報后王玥似乎想通了不少東西,笑了笑,

「非常感謝,你們的情報算是我這兩天獲得的最好的情報了。」

說著摸了摸宗瀅和小智代的頭說,

「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兩個留在這會很麻煩,所以先去瓊那呆幾天好了。」

兩個小傢伙乖巧的點了點頭,她們也聽出來了王玥這兩天似乎挺忙的並沒有功夫照顧她們。

如果留在這隻會可能給王玥帶來麻煩,但可能的麻煩也是麻煩,不管是宗瀅和小智代都不想在這時候稱為王玥的累贅。

就在王玥即將要帶她們離開的時候,王玥突然想到了什麼,暗自彈了下手指然後笑著問,

「對了還沒有問,八雲紫和歷代的巫女關係好么?」

「關係?」

茨木華扇奇怪的看了王玥一眼說,

「你不知道么?八雲紫和博麗巫女一直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啊,歷代都是。」

「原來如此~謝謝了~」

得到茨木華扇確認后,王玥滿意的點了點頭,似乎最後一塊拼圖也給湊上了,轉身就帶著兩個小傢伙消失不見。

而就在王玥消失的一瞬間,射命丸文身上的束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斷開,這給了文文一個很大的機會,乘著飯綱丸龍的注意力也在王玥消失的地方時操控風用力一推,自己就脫離了飯綱丸龍的控制。

嘴裡一邊喊著「大新聞!大新聞!」一邊狂笑著跑的不知所蹤,至於舒服為什麼會突然斷開,她哪裡在乎,現在的射命丸文滿腦子只有大新聞。

而這邊看著逃跑的射命丸文,飯綱丸龍腦子裡只有一個詞,

「呀,糟糕了。」

。。。。。。。。。。。。。。。。。。。。。。。。。。。。。。。。。。。。。。。

「嗯?奪取無主靈質空間的能力?」

王玥把兩個小傢伙送到鯨馳以後並沒有著急離開,而是難得和瓊一邊喝茶一邊說明了自己的需要。

「對,最好是鎖御系的寶物,有么?」

「您可真是難倒我了玥大人。」

瓊微微笑了一下說,

「無主的靈質空間控制通常來說都是依靠空間靈力的供給來達到的,我所知道的寶物里沒有這種東西,況且就算有可能還沒有您直接咬一口來的直接。」

「說是這麼說啊,但是總不能讓我一直控制的不是,我總不能把靈質空間給破壞了吧?那裡可是要做分館的。」

王玥喝了一口差茶槽到,

「我才不要一輩子綁在日之本呢,我愛自由自由愛我。」

說到這,王玥又不滿的說,

「但我又不想把空間控制權完全交給那邊。」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