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齊道聽了會兒他們的談話,郭林要求百曉生把自己寫的帥點,馬曉才想更有男子氣概,而孫望科則只是要求他要做主角……

王齊道回到座位上,一邊和六指琴魔吃著零食,一邊聽著楚留香等人的談話。至於百曉生,王齊道只有一個條件——不準再在402中安裝竊聽器。

「嬸兒,對於我們的計劃,你有什麼看法?」眾人湊在一起始終沒有商量出一個好的方案,楚留香向一直在旁聽的王齊道問道。

其實楚留香之所以將商量路線的場所搬到402,除了方便解決竊聽器的事兒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沖著王齊道來的。

有些事王齊道不知道,但他卻清楚。私下裡來參加軍訓的這些教官中,曾經有人對他提起過,說王齊道一定曾經接受過專業的軍事訓練,而且強度不低,王齊道所掌握的東西並不比他們差多少。

而作為一個與這些教官打交道三年的「老人」,楚留香同時還知道,來軍訓的這些教官並非普通當兵的,他們其實都是附近軍區中的特種兵。

後來他更是聽說帶隊的劉隊長找過校方,希望讓王齊道參軍。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最終劉隊長卻放棄了,之後更是對這件事隻字不提。

而就在幾個小時前,當11舍中其他人都進入《盛世》后,這些教官便已經悄悄的撤離了。在送他們離開時,老張還提醒楚留香多多注意王齊道。原本他也沒太在意,但當注意到王齊道居然認識百曉生安裝的那些是竊聽器之後,楚留香並不由得對王齊道高看起來。將討論的場所搬到402,其實也是想聽一聽他的意見。

聽到他突然將話題轉到自己身上,作為一旁「吃瓜群眾」的王齊道先是一愣,然後以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態度說道:「按我說,與其耗錢、耗力的拍賣東西再運出來,倒不如直接搶。其他地方也不用去,就堵在西城的城門口,來一個搶一個。」

H大傭兵團在《盛世》中的第三伺服器,據王齊道了解,h大傭兵團在它所在的伺服器中發展的不錯。實力在它們伺服器中屬於頂尖的水平,以這樣的水平,何須還要花錢去買,直接做殺人越貨的無本買賣不就行了。

「話雖如此,但直接搶會不會隨機性太大了,最後很可能搶不到想要的東西?」五樓的樓長說道:「而且這樣一來,咱們傭兵團的聲譽且不是臭了?」

「隨機性大怎麼了?這是無本的買賣,能搶到就是賺的。而且黑市中的東西除了有些圖紙、坐騎比較給力外,其他裝備什麼的都是些當前等級的東西,看起來很牛,但等級提升上去后就沒什麼用了。」王齊道說完,復又問道:「至於傭兵團是聲譽?咱們h大的傭兵團招新情況如何,招收了多少非本校學生的成員?」

聽他如此一問,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回答。

王齊道將他們的表情看在眼裡,同時心中瞭然。雖然高校傭兵團有著很多天然的優勢,但同時它有著很多劣勢的地方。招新不利,這其實是很多高校傭兵團的通病。

高校傭兵團一般都是由在校的學生構成的,其中可能也會有些已經畢業了的。而與該高校毫無瓜葛的玩家則少之又少,甚至很多高校傭兵團本身就很排斥非本校的學生加入。

這種情況在高校傭兵團中普遍存在,而一個傭兵團的聲譽,其實更多時候是用來吸引閑散玩家加入的。但鑒於高校傭兵團的情況,再好的聲譽其實對它們也沒用,所以與其顧忌聲譽好壞,倒不如追求更高的利益來的實在。

「等等,我有個問題,你是怎麼知道黑市中物品的情況的?」三樓的樓長問道。

隨著他的提問,所有人都看向了王齊道。確實,無論是在官網上,還是其他與《盛世》相關的網站上,對於黑市中物品的描述都僅僅是,「有極品道具出售」一句而已,而此時王齊道卻言之鑿鑿的說出如此一番話,確是不讓人懷疑都不行。

「都是我猜的。」總不能告訴他們,他其實就是發現黑市的人吧?王齊道打了哈哈,「你們想,以《盛世》運營這麼長時間的情況來看,出現這些東西其實才符合它的風格,對吧?」

這算一個不是解釋的解釋,《盛世》開服至今,所標榜的就是「平衡」,同時努力維持的也是這個「平衡」。所以黑市中出現的物品真如王齊道所說,其實也沒人會感到吃驚,甚至很多人會覺得理所當然。

「嬸兒說得也並非沒有道理。」楚留香道:「不過,最終還得看宋老大的意見,時間不早大家都下去吧。」

一時間也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楚留香乾脆解散了眾人。

「舍長,等等。」將幾位樓長送離后,王齊道叫住即將返回宿舍的楚留香,「其實對於如何將物品從黑市中運出,我有一個想法——」

王齊道將他的想法向楚留香說了一遍,然後提點道:「黑市前一個小時是進行拍賣,在這段時間裡你可以找個地方測試一下,看看這個方法可不可行。」

「知道了。」楚留香看了看周圍,隨後小聲地說道:「放心,如果可行,我不會提到你的。」

楚留香也是明白人,王齊道的這個想法恐怕早就已經有了,但直到現在才對他說,其中顧慮不言而喻。

兩人分開后,王齊道回到402中。

「嬸兒,你和楚留香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說什麼呢?」看到他回來,孫望科問道。

「沒什麼?」王齊道說完,向他們問道:「對了,明天開始就是國慶中秋大假了,你們都打算去幹什麼?」

「我要趁這幾天好好的將h市逛一遍。」郭林說道。

「加我一個。」馬曉才說道。

「可惜,我要去找女朋友,不然我倒是能給你們當嚮導。」孫望科不無遺憾地說道。

「你有女友?」郭林吃驚地問道:「那你還四處撩妹?」

孫望科:「這你就不懂了,美女可以多找幾個帥哥做備胎,我自然也能多準備幾件「衣服」。」

「也是,這裡可是有著單身詛咒的11舍。說不定什麼時候你就分了,早準備早好。」郭林深以為然地說道。

「詛咒個屁,那些都是百曉生瞎編的。」孫望科不屑地說道。

「正所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然你怎麼解釋11舍中都是些光棍呢?」郭林說道。

紈絝總裁逆襲路 「妖魔鬼怪」,能找到女朋友才怪。」孫望科說完,對王齊道問道:「對了,說了半天,嬸兒,你還沒說你國慶打算去幹嘛呢?」

「我也不知道。」王齊道想了想,「或許我會在學校周邊轉轉,看有沒有什麼打短工的機會。」

「打工?你父母沒給你生活費嗎?」馬曉才問道。

「沒。」王齊道搖了搖頭,並未多說什麼。

雖然他目前手頭上還有幾千塊錢,但這些錢總會用完。與其到時候再找門路賺錢,倒不如現在就早做打算。誠然狼幫和遊戲中他都能弄到錢,不過沒到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動這些錢的。

「這簡單,明天你和我們一起出去,我們幫你找。」郭林拍著胸脯道。

「不錯,我們幫你找,順帶還能逛一逛h市。」馬曉才也附和道。

商量好明天的去向後,郭林和馬曉才又向孫望科打聽起h市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來……

凌晨12點。

402的眾人戴上頭盔進入到遊戲中。

王齊道剛上線,便接道了襠部有殺氣的呼叫請求。

「仙人,你怎麼才上來?出事兒了,人都跑光了——」 「世界已經無法阻止這群少年了!」多年後年邁的教皇對他的繼任者說到這件事的時候,表情還是很豐富,當然竟然還是帶著壞笑的那種,直接把這個繼任者都給驚呆了。

「是誰這麼神奇,還讓我嚴格死板的教皇大人展現了他的另一面。」

黑夜,總是充滿了許多未知,很多人會在黑夜中偷情,這就註定了黑夜蓋上了「偷」這個字眼。俗話說,與其偷雞摸狗,不如當一次驚天大盜,當雙牛山脈在黑夜中恢復了平靜,夜蟲再一次開始了歌唱,熱帶的雷之國雖然偶爾也會受到寒流的影響,但是這可不會影響到夜蟲們的夜生活。大榕樹下,所有人都被一團莫名的光團罩著,而在光團裡面的人卻是毫無知曉,包括陳超在內,大家只是覺得經過了這次驚悚的逃命后,個人修為都有了或多或少的精進,但是進入修鍊狀態后,所有人發現,自己原來遇到的壁壘不再是那麼的強悍了,稍微幾次試探后,所有的經脈開始了擴張,接著自己的丹田就像進入了一個魔法,鬥氣泉眼一樣,源源不斷的魔法元素和鬥氣不斷的衝擊著那些還沒有擴張的經脈,而丹田也在這種膨脹中開始了擴大,陳超的小宇宙內竟然還出現了一顆小嫩苗,陳超驚訝它的生命力,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破土而出,要知道陳超丹田的土壤可是蘊藏著各種元素的,能夠破土而出,至少要經受住魔法,鬥氣,元力,元氣的四重阻隔才能出來,生命力要相當強悍才行。看著嫩苗上的點點魔法露珠,陳超在自己的小宇宙內露出了欣慰的笑。

「既然來了,就好好的活著吧,小宇宙總算不再蕭條了。總算有了生命了。」陳超笑道。

而其他人也開始陸續醒來,過猶不及,大家都在修鍊課的第一天就被自己家族的大長老教育過,當自己覺得自己的修鍊會變得很痛苦的時候,就應該果斷的停止修鍊,否則很容易出現走火入魔的悲催情況。陳超在小嫩苗長出了兩片半的小嫩芽的時候,也停止了修鍊,睜眼時的點點金光,讓他一下子就知道了場內300人的全部情況。

「起來開工了。」陳超說道,聲音不是很大。但是足以震懾這裡所有人的心神。足以讓他們從失足的邊緣給拉了回來。

「哎呀媽呀。總算是醒了,娘的,差點就走火入魔了。」華仔拍著腦袋瓜子說道。

「我如果沒有猜錯,這顆大榕樹應該是整個雙牛山脈的生命之樹。大家還好及時醒來。否則今晚我們估計要全部暴斃於此了。感謝二公子及時的制止。」喬安娜說道。

「生命之樹,不是吧,還好還好,我爺爺教的好,要不然這次估計要變成它的獵物了,怪不得這裡的魔法元素和鬥氣都是那麼的充足呢。」席越驚訝的說道。

「這次它也是被報應了一次了,兄弟們在它動怒之前,趕緊按照計劃行動吧,嘿嘿。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哈哈。」陳超笑道,所有人開始以最快的速度開始遠離這顆生命之樹,按照書籍記載。生命之樹只會在月圓之時蘇醒,其他時間基本上都是在沉睡,但是,千萬別以為這個時候的它是沒有危險的,生命之樹最可怕的不是它蘇醒,而是它的沉睡,因為,蘇醒的它只會在自己的根系範圍內植樹造林,安撫受傷的各種生物,所以才有了這麼神聖的稱呼「生命之樹」,但是,它沉睡的時候那種無意識的只想汲取養分的本能,卻讓它又一次變成了惡魔,如果你貪婪的以為自己可以在它的遮蓋下大肆的進階,那麼,你吸收的越多,其實你離危險就越近,當然,還是有人能夠控制自己的慾望的,要不然沒有人知道這個生命之樹還是惡魔。但是,生命之樹也會生氣,也會狂暴,生氣的生命之樹,只要你還在它的根系範圍內,基本上你難逃一死,並且最後還只會是一具乾屍的命運,不管你是法聖還是法神,所以整個修神大陸還沒有一個人去傻逼逼的挑逗生命之樹的耐性。這次陳超把一群幾乎要成為生命之樹點心的夥伴給喝醒,足以讓任何生物憤怒,誰也不能忍受到嘴的肥肉最後不翼而飛,但是,生命之樹還沒有蘇醒,它蘇醒后的反應是人類的十分之一,沒蘇醒的時候則降到了百分之一。並且生命之樹也是有等級的,越低等的,反應速度會更加慢。這個,也只是平均值而已,所以陳超他們要做的就是在這一百秒多一點點的時間內,完全脫離這一片榕樹林,這片範圍已經超過了百米的榕樹林。

要不是剛剛各位進階了,現在估計誰也逃不掉,當整個榕樹林開始顫抖的時候,最後一個白銀戰士也被殿後的陳超一腳給踹出了十米外,也脫離了危險區,而陳超在踹完后的百分之一秒內,瞬間加速,如光速般迅速的逃離了一片幾乎要纏上自己的樹須。

「還真是什麼好事都讓自己給碰上了。」陳超心裡想到,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大家趕緊撤吧,它要發怒了。」喬安娜突然說道。

「大家先往雷神營的方向撤。」陳超果斷的下命令道,對於自然界的事,陳超當然無條件的相信自己的美麗的精靈祭師。於是,一群人開始朝著這片最高峰—雷神峰急速的狂奔,誰也沒有料到,這個生命之樹竟然已經達到了幻化階段,憑藉著自己積蓄多年的魔法值,開始瘋狂的向外面的一切植被輸送魔力,達到製造幻境的目的,但是可能是被陳超他們三百個人偷了過多的魔力,竟然每一次都是慢了半拍,當陳超他們到達雷神峰的時候,生命之樹的幻化本領也到達了一個極限值,現在能夠維持這麼長遠的幻化本事,完全是生命之樹本能的一種憤怒在支撐著。當然,總有一些倒霉蛋成了犧牲品,最後都變成了生命之樹以及它在雙牛山脈的子民們的肥料,這第一批的倒霉蛋就是雷神營的幾百個留守幫眾,接著遭殃的就是雷灣營的幾百個留守幫眾,這些幫眾裡面可是有幾個號稱就快突破到法聖和劍聖的人物,陳超他們被這種生死追殺中最後逃到了戰神營的時候,整個逃亡才總算告一段落。當然華仔在這次逃亡中立了頭功,整個逃亡要不是他的暗系加強版迷霧,可能遭遇戰也已經打了很多次了。

戰神營總規模達到了1500人,而戰神他老人家也就帶走了一支20人的精銳小分隊,此刻當生命之樹的子民們開始進攻戰神營的時候,負責留守的二當家金華果斷的下達了防禦的命令。而在戰神營跟生命之樹開始攻守大戰的時候,陳超眾人在加強版暗之迷霧的照顧下竟然再次來到了已經到處都是藤蔓的雷神峰,在幾個熟知雷神營的手下的帶領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藏寶洞,竟然是在雷神的卧榻下面,找到它還是草藍手多,亂摸到一個宮燈,才打開了地宮,寶物很豐富,不愧是十大山賊之首。當然沒有一個人去細點,因為今天晚上除了雷神營,還有雷灣營和戰神營,區區一家的寶物也就把三家的所有空間戒指給裝滿了,陳超把雷神營最引以為傲的魔法神湖,一個看上去只像個飯碗大小的紫金玉盤,裡面永遠都有一碗最純凈的魔法元素水,並且一年四季都不會幹。陳超果斷的把它放進了自己的小宇宙,沒想到魔法神湖到了陳超的小宇宙后竟然主動的選在了小嫩芽的旁邊,剛開始也就木桶大,隨著吸收的魔法元素越來越多,而湖面也開始慢慢的擴大,可憐陳超小宇宙里好不容易積蓄的魔法元素,最後都被這個小湖泊給吸收了。要不是最後小湖泊開始了向陳超的小宇宙散發魔法元素,陳超好不容易形成的小神丹估計也要消亡了。

這一下把陳超嚇得不清,還好在修養了半個小時后,仔細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才跟大夥繼續洗劫了雷灣營的藏寶庫,這個藏寶庫可還真是一頓好早,一群人在雷灣谷里找了半天,最後在破曉的時候,雷灣的一點金光把陳超給吸引了過去,才在湖底找到了寶藏的入口,看的各位一頓目瞪口呆,還好都是從小在海里長大的孩子,一個猛子扎進水裡,游到入口處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寶藏在這麼神秘的地方,總是會有些神秘的寶物,正當陳超他們走進了雷神灣藏寶洞的大門的時候,突然的咆哮聲再次驚呆了自己的小夥伴。


「龍族!」斯法康驚呼道。 原來,襠部有殺氣提前上線,是想要事先將人組起來。不過事情出現了些變故,酒館中有不少人在上線后,便找各種理由離開了。當初酒館中一共有五六十號人,最終留下並被他拉進團的不到二十人。

對於這樣的結果,王齊道並不意外,甚至可以說這結果是王齊道一手造成的。

其實當時在傭兵酒館中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人響應,完全是因為受到了當時酒館中氣氛的影響。本來如果這股氣一直存在的話,那麼酒館中人都不會離開。但王齊道卻偏偏在那時提議讓他們下線休息,看似好意實則卻是斷了那股氣。讓他們都擺脫酒館中氣氛的干擾,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要幹什麼,尤其是對於那些「天地之外我最大」的野人玩家。


而這些野人玩家也不負所望,再次上線后,便選擇了離開。

王齊道原本不想趟黑市這趟渾水,至於指揮酒館中的人做些什麼就更是想都沒想過。一方面自己的等級太低,在其中難有什麼作為。另一方面,指揮一群野人玩家,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兒,他也沒什麼興趣。

「這下好了,乾脆解散了得了,大家幹啥幹啥去。」王齊道說著,向貝洛倫南城湖邊走去。

之前由於江一龍找他,王齊道並回到了貝洛倫城中。剛才上線后,他除了接到襠部有殺氣的通話請求,同時還注意到自己好友中老漁也在線,而且就在貝洛倫城中。既然回到貝洛倫城,他自然要過去和老漁打個招呼。

「不行,人我都組好了,你在哪兒?我們過去找你。」襠部有殺氣說著,並向他發出了一個組隊邀請。

「我在貝洛倫南城你們過來吧。」這孩子還真是,王齊道說完並掛斷了通話。


一段時間接觸下來,王齊道基本也摸清了襠部有殺氣的性子,簡單說他就是個pk狂人,凡思有架打他都想參一腳。

很快在湖邊王齊道找到了老漁。

「老漁爺爺。」看到老漁小七高興的飛了上去。

「是小七啊!」老漁聽到小七的聲音,同樣高興地道:「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是來打架殺人的。」小七停在老漁身前,神氣地說道。隨即又問道:「其他爺爺奶奶呢?」

「他們去其他地方玩去了,過會兒才會過來。」老漁說完,轉向王齊道說道:「看來你也是來湊熱鬧的。時間還早來先陪我下一局。」

言畢,老漁從包中拿出了棋盤。

「小七,過來幫爺爺。」

自從上次王齊道帶著小七和他們見過面后,這群老頭老太就喜歡上了小七。尤其是老漁,因為他發現小七居然會輔助他下棋。而且在小七的輔助下,他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將王齊道和他那幫老兄弟殺了個片甲不留。雖然被指靠小七作弊,但贏了就是贏了,老漁高興,大呼過癮。

襠部有殺氣他們過來還有些時間,王齊道坐到他對面,開始與他們對弈起來。

「仙人,一江龍找你。」沒過多會兒,小七突然對王齊道說道。

「接通。」王齊道將棋子落下,隨口吩咐小七道。

「怎麼樣?想出來了沒有?」 重生一夜暴富 ,江一龍開口也不廢話,直接問道。

「有些想法,不過需要你們自己去驗證可行性。」王齊道也不避諱老漁,將之前在11舍中向楚留香說過的,向江一龍說了一遍。

王齊道結束與江一龍的對話,老漁盯著棋局說道:「不錯,有些意思。」

只是不知道他是在說棋局,還是其他。

而遊戲的另一邊,黑市中。

罪惡之門酒館中,江一龍將王齊道所說的向陳齊琪說了一遍。

「異想天開!」聽完江一龍的話,陳齊琪如是說道。

說完並帶著趙齊眉以及展其旖旎離開了酒館。

相比一個月前冷清,此時的黑市可謂熱鬧非凡。大量玩家的湧入,將黑市幾乎所有角落都擠了個滿滿當當。

「琪琪姐,我們真的不試試仙人的辦法?」離開酒館后,趙齊眉說道:「我覺得試試其實也沒什麼,要是萬一能成呢?」

「行了,小眉別勸她了,她的性格你還不知道?」展其旖旎拉住了她,「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她啊就是不滿,忠伯和陳老爺子不信任她,非要將稻子安排進遊戲輔助她。我說得對吧?琪琪。」

「不錯。」其實展其旖旎說錯了一點,陳寶國不是要王齊道輔助她,而是要她輔助王齊道。尤其是在知道王齊道在遊戲中的所作所為後,更是如此,想到陳寶國的態度,陳齊琪便氣不打一處來。

於是在過去的一個月里,她乾脆放空了王齊道,在這段時間裡,傭兵團的各種決策,她連知會得沒給王齊道這個副團長打過一個。

「不過,現在好了,大家都不用爭了。」陳齊琪看了看,眼前攤位上最好的那幾件物品此時的價格,「這些東西咱們根本就買不起。」

黑市中的物品交易的規則是相互競價,物品在十分鐘內沒人再競價,那麼它就歸屬於最後出價之人。在了解了這個規則之後,很多人一開始便將物品的價格抬的很高。

就如同陳齊琪身前的這個攤位上,最好的不過幾件40級左右的藍裝,但這些裝備此時的價格已經被抬到了每件五個金幣。一件稍好點裝備尚且如此,其他更好的東西,就更不用提了。

「魔化鬼藤副本開啟后,我們不是通過拉人過去賺了很多錢嗎?那些錢呢?」展其旖旎問道。

雖然展其旖旎目前掌管著勾陳傭兵團的財務,但在之前傭兵團的財務卻是由陳齊琪一手掌控的。

一月前,王齊道發現黑市,勾陳傭兵團通過黑市中的物品賺了一筆。之後,又和王齊道一起發現了魔化鬼藤副本,隨後勾陳傭兵團利用召喚師的召喚儀式,收費將人拉到卡茂城,這又賺了一筆。再加上將副本及黑市的訊息透露給盛世公司的報酬,勾陳傭兵團應該很有錢才對。

但事實卻是,展其旖旎接手傭兵團的財務時,勾陳傭兵團只有可伶的十個金幣的資金。至於之前賺到的錢都去哪兒了?陳齊琪卻各種含糊其辭,不願透露更多。

「我有用處,你不要問。」事到如今陳齊琪依然不肯說。

展其旖旎也不再多問,畢竟傭兵團是她家的,她想幹什麼那是她自由。

「看了也買不起,我先回去了。」陳齊琪的態度,讓她很不高興,展其旖旎說完,掏出傭兵徽章開始回城。

「琪琪姐……」趙齊眉向陳齊琪喊了聲,而後者卻不為所動。

經過苦戰,王齊道最終還是贏了小七和老漁。

其實陳齊琪對他不待見,王齊道多少能感覺出來一些。不過他是誰?!再怎麼說他好歹也修仙了近一個月,對於陳齊琪將他架空的這種做法,他完全不在意。況且該著急的也不是他,他不過是為了還江一龍人情而來,既然江一龍都不著急,他又何須著急?

「雲小子,乾的漂亮。」看到王齊道贏下對弈,老鐵頭說道:「以你的條件,不到部隊可惜了!」

老鐵頭正是當初叫嚷著要把誰、誰、誰扔到部隊去的那個老頭,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他不僅沒打消將王齊道扔進部隊的念頭,反而越發堅定起來。

「部隊,部隊,一天到晚就只知道部隊。」老鐵頭的老伴火奶奶,不高興地道:「小雲別聽他的,土都快埋到脖子眼兒了,還整天想著扛槍、打戰,也不看看他那把老骨頭,真上了戰場,搶扛他還差不多。」

火融鐵,這老兩口的關係,光看名字就知道了。

「部隊是什麼?為什麼要讓仙人去?」小七飛到火奶奶身前不解地問道。

「這——」小七雖然智能度很高,大家都很喜歡,但部隊這個問題要向它解釋起來卻有些困難。最終火奶奶說道:「小七你只要知道,小雲去了部隊后就不能再上遊戲了,到時候小七就不能再出來玩了。」

「我不要,小七不要!」小七將頭搖成撥浪鼓,飛到老鐵頭身前,哀求道:「鐵爺爺,不要讓仙人去部隊好不好?小七要出來玩兒!嗚嗚……」

說完小七便哭了起來,老鐵頭瞬間慌了神,忙安慰起小七來。

少時,王齊道接到襠部有殺氣的信息,說他們已經抵達貝洛倫城,讓王齊道到西城城門與他們匯合。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