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桓明白蘭彩荷的意思,下三界是死界,一般說三界是指上三界。玄桓定定神,強壓下侷促,扭頭看向大江道:“荷仙子還是說正事吧。玄桓如今的微末本事,根本算不上什麼。”

“我聽說你大哥劉籤曾勸你離開人間道,不知你爲何留下。你應該清楚,你不會是妖王的對手。”

“如果妖王帶來的劫難真那麼讓人絕望,我會把我心愛的人送入阿修羅道。但是我不能,我知道我的實力已經是人間界所能承受的極限了,不管妖王多強,我都有信心與之一搏。苟且偷生,不若不生!玄桓倒不明白,荷仙子今天叫我來的目的?”

“確實,你的實力也已經超過了人間界所能承受的極限。但千年之前,超過人間界極限的仙人多了,爲什麼在人間道,神還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屠戮衆生?”

“這……”玄桓沒有考慮過。

“若在普通的人間界,一但力量超過了極限,引來的不是劫雷,而是空間崩潰!一旦空間崩潰,就會把人帶入混沌空間!那是永遠的放逐,神也不能回來!但水藍星是不同的!六道是僅次於神界而高於仙界的存在,所以在六道中,只要不出現神級的力量,就不出引起空間崩潰。所以,千年之前,下界之神可以瞬間爆發次於神的力量,無任何懸念的屠殺任何阻攔者。”

“次於神的力量?七階仙帝難道不能抗衡這種力量嗎?”

“你認爲神有多強?神不是你想的那樣!”藍彩色笑意盈盈,卻暗含春威,“和你現在不同,你尚未成仙,但憑着神器和法訣,甚至可以擊殺金仙!但神和仙人的差距,纔是真正的差距!即便是手持歸如神器,心通無上法訣的七階仙人,也不可能傷到一個普通仙人一根寒毛!但神,即便是最弱小的神,也可以秒殺神以下的存在。無數年來,只有一個例外!就是現在黑鍺山的妖王!別看他現在弱小,當初他卻讓整個神界恐慌。”

玄桓聽的目瞪口呆,神竟這麼強大!如果那個老人要殺自己,自己還有反抗的可能嗎?現在的妖王很弱下?

一時間,玄桓內心五味陳雜。原本玄桓以爲,憑着三階神器,七重天大成後,自己能和神稍稍抗衡。現在看來,那不過是個癡心妄想而已。

“在神界,妖王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墮邸!哪怕是神尊和如來,聽到這個名字,心都會顫動一下。曾經就只是一個墮邸,就差點毀了整個神界!但我不知道,墮邸如何來到了人間界,又爲何變的如此弱小了。對於墮邸,我也不過是從傳說中瞭解的而已。”

玄桓早已知道蘭彩荷來自神界,卻沒想到蘭彩荷知曉這麼多隱祕。“難道妖王就沒有弱點嗎?”玄桓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妖王存在致命的弱點。

蘭彩荷搖了搖頭,“如果妖王存在弱點,也不會有機會讓神界覆滅了。但天地分陰陽,妖王至強,就應該有致命的弱點。可惜從傳說中來看,當初衆神佛聯手,也只是封印了妖王。”

雖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玄桓卻看到了一點點希望。玄桓忽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密音問道:“不知道荷仙子是否知道神界爲何屠殺莊子後人?”

蘭彩荷點點頭,“但我不能告訴你。不過有一點我要告訴你,如果你僥倖戰勝了妖王,你最好自毀修爲,抹去關於莊子的記憶,或許迪洛迦佛有可能放過你。繼續修煉莊子,你沒有希望的,走下去,不過是死路一條。”


“我自己的路,我自己會選擇,多謝荷仙子關照。喳喳頑皮,就託付荷仙子照看了。玄桓告辭!”

玄桓轉身欲走,卻聽到蘭彩荷冷冷道:“你以爲我叫你過來,就是說這些無聊的事嗎?”

玄桓愣在原地,無聊的事?在玄桓看來,剛纔蘭彩荷所說,可都是自己聞所未聞且駭人聽聞的事。玄桓回身,迎上蘭彩荷冰冷的目光,“仙子還有什麼事?”

“既然你是命運之輪且天下危難繫於你一身,也就是說你有可能死在妖王手中。所以,我想幫你提升一下實力,好增加你的勝算。”蘭彩荷美眸若寧波秋水,蕩人心神。

玄桓笑道:“多謝仙子美意,可惜玄桓還有要事,無暇向仙子討教。”討教一詞,一般是雙方敵對挑戰的客套之詞。玄桓聽出蘭彩荷欲留住自己,心中有些不爽,所以說無暇討教,意思就是不介意跟蘭彩荷打上一場。玄桓心想,你雖然貌美且來自神界,但休想我順從於你。

“咯咯,聽喳喳說公子如何了得,似乎人間界已無敵手,蘭彩荷正有心領教領教,看看公子是否當但的起命運之輪!”蘭彩荷聽出玄桓不耐煩之意,心中大怒。蘭彩荷心道,我好心爲你,你卻不識好歹,今天看我怎麼教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玄桓修煉至第五重天,尚未檢測自己的實力,爽快道:“好,玄桓正有此意。”

“這裏人多地小,咱們換個地方。”蘭彩荷見玄桓坦然應戰,心中多了幾分讚許。喳喳在蘭彩荷一旁幸災樂禍。喳喳很清楚蘭彩荷的實力,神級的法訣,蘭彩荷至少會一整套蓮花寶鑑。

喳喳去海外找玄桓時,滿心歡喜,對玄桓一口一個主人的叫。但回到玄桓身邊才發現,她只是玄桓的妖修,根本不能擔當玄桓生活中的主角。最近,玄桓又把喳喳封印,讓喳喳苦悶不已。此時喳喳恨不得蘭彩荷能狠狠的修理玄桓一頓,也算是積怨成恨吧。

蘭彩荷一揮手,三人飛上天去,速度堪比玄桓用解印到一階仙器的真如劍飛行。片刻間,三人來到一片山脈之間,這裏夕陽正貼山頭,四周杳無人煙。玄桓神識散開,方圓百里內竟無一人,心想這蘭彩荷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第三章到)

蘭彩荷飛在天空中,高空獵獵的風吹的她長袍飛舞,如雪的美腿在長袍翻滾間若隱若現。玄桓不想朝那裏看,但那白花花的大腿總是勾引玄桓的眼球。玄桓咕嘟嚥了一口口水,暗暗爲自己悲哀,男人爲何如何好色?玄桓暗想,順從六根如來也不是什麼好事,遇見絕色女子就容易出糗。

蘭彩荷怒視玄桓喉結上下抖動,嬌喝道:“蓮花寶鑑——荷耀星月!”

遠處的喳喳隱隱聽到蘭彩荷的怒喝,大驚,忙化出原形,飛向遠處!喳喳太清楚荷耀星月的力量了,用毀天滅地形容絕不爲過!

蘭彩荷素手一點,手指一點白光離體而去,緩緩飛向玄桓。白點越來越大,漸漸的化爲一朵蓮花的樣子。玄桓神色凝重,真如劍頓現手中,瞬間解印到九階仙器的實力!

蘭彩荷瞬間就感應出玄桓真如劍的結印狀態,微微一笑,心道你小子還不算太傻。蘭彩荷纖纖蔥指凌空虛點,一朵朵白蓮從各個方位飛向玄桓。

第九朵白蓮飛出時,蘭彩荷終於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蘭彩荷雙手緊握胸前,昂首望天。蘭彩荷念動幾句法訣之後,突然展開雙臂,天空頓時黑了下來。


比起蘭彩荷優雅的動作,玄桓就慘多了。玄桓揮劍砍向白蓮,白蓮卻靈巧的躲開。不一會,九朵白蓮對玄桓形成了合圍之勢。玄桓看向蘭彩荷,正看到蘭彩荷雙臂伸展,胸前線條凸出,華美的曲線讓玄桓心驚肉跳。

天空暗下來的瞬間,玄桓雙手握劍,橫劍胸前,猛然轉圈。

“叮叮噹噹”一陣過後,九朵白蓮皆被真如劍彈飛。不過天空更加黑暗,顆顆明星璀璨。忽然,星光耀眼,射向白蓮。遠處的喳喳看到星光射下來,偷笑不已,玄桓的麻煩來了。喳喳自語道:“幸好沒有月亮,不然我可就成自由身了。”如果有月亮,荷耀星月的力量會倍增!喳喳不知道蘭彩荷會不會殺玄桓,反正除了自己這個小妹,她對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說起來,蘭彩荷對玄桓,已經很是另眼相看了。

果然,星光墜下後,一一射入白蓮,朵朵白蓮瞬間合攏,再開啓時白蓮中竟站了一個個蘭彩荷!玄桓感覺到每個蘭彩荷都有恐怖的爆發力,暗歎這法訣的厲害。

九朵白蓮一起涌向玄桓,玄桓大爲頭疼,翻身向蘭彩荷逃去。行軍打仗時,玄桓最善斬敵將之首。此時玄桓更是明白,若不能襲擊蘭彩荷本身,這仗不用打自己就已經敗了。不過像蘭彩荷這樣容顏絕世的女子,玄桓真有難以下手的感覺。但被一朵朵能至自己於死地的白蓮相追,玄桓也只能做點不憐香惜玉的事了。

或許,和蘭彩荷打,這本身就是玄桓的一個錯誤。

玄桓回身,全力一劍,格開了一朵白蓮。玄桓瞬間轉身,一劍劈向蘭彩荷。蘭彩荷臉帶傾城之笑,不閃不避。玄桓心生警覺,忙向一側閃避。真如劍朝左下一擺,格開了一朵偷襲的白蓮,玄桓順勢一劍砍向蘭彩荷。

蘭彩荷身形一動,已在百丈之外,笑道:“不錯,逼我動了。但就你這速度,還差了很遠。”

“少得意!”玄桓一腳踢向一朵白蓮蓮座,蓮中蘭彩荷手中突現一劍,疾刺玄桓小腿。玄桓腳踝猛然發力,白蓮瞬間飛了出去,長劍貼着玄桓小腿劃過。

玄桓盯着蘭彩荷,“我太慢嗎?剛纔只是熱身而已!”玄桓身形陡然消失,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幻影。玄桓低估了蘭彩荷的實力,現在才用出真本事!而蘭彩荷的這招蓮耀星月,也纔開始顯露威力。

蘭彩荷微微一笑,周身出現十三朵粉色蓮瓣護住周身,而她本身正是最奪目的花蕊。玄桓雙手握劍,靈氣灌注真如劍,一劍劈出。

彷彿空氣震盪了一下,真如劍突然化出巨大的幻影,一劍劈在白色的蓮花上。

‘轟隆’一聲巨響,這朵白蓮爆裂開來。劇烈的衝擊波把玄桓炸飛出十幾裏,若非有真如劍結界相護,玄桓至少也要重傷。玄桓鬱悶,這白蓮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自己總不能逃跑吧?

玄桓御劍而飛,心想或許可以嘗試一下波羅蜜教自己的那一招了。腦海中,曾經波羅蜜演示的動作一遍遍重放,玄桓確信自己現在有能力施展這一招了。

玄桓狠狠的瞪了喳喳一眼,這才飛到蘭彩荷跟前,笑道:“或許我不敢對白蓮花動手了,但我敢對你下手!小心了!”話一出口,玄桓就覺得不對。而看蘭彩荷,已羞的滿臉朝霞,分外可人。

玄桓緩緩的退開百丈,朗聲道:“這一招名‘開天’,你小心了。”玄桓很清楚,這一招用出,自己的力量一定會超過人間道所能承受的極限。

玄桓隨手劈開兩朵偷襲的白蓮,猛的拋出真如劍!真如劍離體的瞬間,玄桓的氣勢陡變!彷彿玄桓就是空氣一般,似乎不存在,似乎又無處不在!

上流招式仙人可用,法訣神人可用!但在這人間道,所有的力量都被限制在素仙級,所以法訣大多時候會優於上流招式,但也有例外!而玄桓這招破天,因爲尚控制不好,則突破了人間道力量的限制!所以此時,蘭彩荷落入了下風。

此時蘭彩荷不敢招白蓮近身,只能再釋放出三層護身彩蓮。

玄桓一擡手,真如劍猛的在空中盤旋起來。真如劍轉的緩慢,彷彿每轉動一分,都要克服萬鈞壓力一般。隨着真如劍的轉動,天空漸漸的烏雲密佈!顯然,玄桓所動用的力量已經超過了素仙級!這時,天下各處的高手都感受到了唐古拉山脈處的能量波動。而人間道的震顫也驚動了天道,但天道只能猜忌,不會貿然派仙人下凡。

玄桓一招手,猛的向真如劍飛去。突然,真如劍震顫了一下,已不見玄桓的蹤影。真如劍突然就跟一個生命一般,出現節律的脈動。隨着真如劍的脈動,空氣的震盪越來越明顯,而天空中的烏雲也是越來越濃密。

漸漸的,隨着一次次搏動,真如劍長到千尺長!真如劍陡然立了起來,一股龐大的威壓緊緊鎖定了蘭彩荷。事到如今,玄桓已經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真如劍中,玄桓感覺體內積壓了無盡的力量,必須一股瀉出去才能爽快!玄桓是第一次用‘開天’這招,心想他媽的跟XX時感覺相近。玄桓突然感覺好笑,自己這樣算不算是玷污了蘭彩荷?

千尺長的劍身,千丈長的虛影,遠處的喳喳被強大的威勢壓的難以呼吸,想躲遠一點都不行。

蘭彩荷神色大變,這種招式,似乎曾經見過!武仙在仙人中,是最變態的存在!但成神之後,武神雖然強勢,卻和普通的神佛沒有多大的區別了。不過事情並非沒有例外!有極少武神,可以將上流招式中融入了法訣技巧,這種上流招式則超越了法訣!蘭彩荷敢肯定玄桓這一招中沒有法訣的元素,但很可能是從包含法訣的上流招式中分離出來的殘招!

蘭彩荷玉手揮動,嬌喝道:“蓮花寶鑑——盛蓮重生!”

黑色的夜空突然降下一道光柱,籠罩蘭彩荷。蘭彩荷站在光柱中,一揮手,剩下的八朵白蓮迎向真如劍!

玄桓感覺到積蓄的力量達到巔峯,低喝一聲,真如劍從劍尖到劍柄,一點星光閃耀而過!光華閃過,真如劍彷彿積蓄千年的洪水一般,奔瀉切出。力量奔瀉的瞬間,蘭彩荷感覺到了一瞬間的鬆懈,身形連動,退出百丈!

玄桓冷笑,蘭彩荷不退還好,這一退必將承受‘開天’這一招的全部力量!

真如劍的威勢重新鎖定了蘭彩荷,所有的力量必須有一個發泄口才行!如果蘭彩荷不能承受,玄桓將受力量反噬而重傷!

真如劍奔瀉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人間道所能承受的極限,力量自發的威勢讓六道生靈爲之震顫!天空中的烏雲也不再翻騰,‘咔嚓’一聲,一道略帶紫光的閃電轟然劈下。

閃電蜿蜒扭曲,打到真如劍上。玄桓對真如劍充滿自信,果然,雷電全都被化爲精純的靈氣涌向玄桓。

蘭彩荷見真如劍竟絲毫不受罰雷影響,大驚,這時,第一朵白蓮花已經撞上了真如劍! 白蓮花中的蘭彩荷揮舞着手中纖秀如玉的白劍迎向真如劍,兩劍接觸的瞬間,耀眼的光芒四射。真如劍摧枯拉朽一般,劈碎了白蓮花。玄桓看着蓮花中的蘭彩荷化爲點點光華,竟隱隱有些心痛。不過‘開天’已是離弦之箭,挾着驚天之勢,繼續劈下。爆裂的白蓮花炸的唐古拉山山石崩裂,遠處雪崩如萬馬奔騰般襲來。

受到八朵白蓮花的阻攔,真如劍氣勢竟絲毫不減!不過八朵白蓮爲蘭彩荷爭取了足夠的時間,蘭彩荷周身粉色蓮瓣飛起,結成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蓮。

蘭彩荷素手一指,嬌喝道:“蓮花寶鑑!”

瞬間,睡蓮層層開放,蓮花中,另一個蘭彩荷從睡夢中驚醒。睡蓮中的蘭彩荷藕臂一伸,揮手灑下萬點粉色光華。光華所到之處,頓現一片漣漪不驚的池塘。

這時,真如劍已懸刃在側,眼看就要砍中蘭彩荷。忽然,整個空間突然扭曲了一下,真如劍陷身池塘之中,威勢大減。

真如劍所觸的蘭彩荷慢慢化爲點點光華,消散在池塘中。遠處的喳喳看的如癡如醉,真如劍展現了至剛之美,而蓮花寶鑑,則展現了至柔之美。兩者交疊,着實讓喳喳大飽眼福。也怪喳喳沒心沒肺,不然此時不論是爲誰擔心,她都不會有賞景的心情。喳喳不知道,局勢到了現在的樣子,早超出了玄桓和蘭彩荷的控制了!稍有差池,兩人或許就是兩敗俱傷。

池塘掀起了驚濤駭浪,玄桓還能準確的感受到蘭彩荷的位置。直到此刻,玄桓才覺得自己不該用出‘開天’這一招。經蘭彩荷幻化的池塘的阻攔,‘開天’的力量已經被卸去小半。玄桓控制着真如劍所蘊含的龐大力量向蘭彩荷的一側劈去。

天空中,一道道罰雷還在劈下。每一道罰雷都會照亮天空,喳喳這時倒會覺得有些害怕。罰雷與劫雷不用,蘊涵的只是暴虐的毀滅力量,而劫雷在毀滅中,還蘊涵了新生的力量!真如劍這超越人間的神器輕易的就把罰雷轉化爲精純的靈氣,玄桓吸收的不亦樂乎!玄桓很清楚,每道劫雷所蘊含的靈氣,都相當於數顆上品元靈石所蘊含的量。靈氣通過真如劍,直接涌進玄桓的筋脈,如此浩瀚的靈氣,不但瞬間補充了玄桓的消耗,還涌進了血液,肌肉,骨骼!


蘭彩荷感覺到真如劍力量的轉移,身形連動,瞬間退出千丈。玄桓心中感激,蘭彩荷沒有撤去‘蓮花寶鑑’幻化出的水塘。這水塘的存在,繼續緩解着真如劍的力道,如果沒有這水塘,玄桓相信,自己一劍揮出,可能就耗盡所有靈氣!

說時遲,那時快,真如劍揮下只是瞬間而已。若是一個凡人在這裏,他根本看不到蘭彩荷的動作,只能看到一柄通天巨劍化着幻影劈下。

蘭彩荷躲開後,真如劍狠狠的劈進了唐古拉山脈!頓時,彷彿天崩地裂一般,唐古拉山上的雪再次崩塌,真如劍所劈之處,岩漿奔流!


感覺到罰雷所涌來的靈氣被最後一劈悉數抽盡,玄桓暗暗心驚。玄桓估計,如果不是蘭彩荷的法訣,自己全力‘開天’一劍,或許可以劈開地幔!

玄桓這一劍,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以唐古拉山爲中心,萬里之內,都感受到了劇烈的震動。幾個呼吸間,玄桓筋脈內靈氣再次充盈,玄桓感覺良好。這種極限的毀滅力量,任誰施展出來,都會產生一股快感。第一次,玄桓第一次這樣真切的感受到極限的力量,這讓玄桓追求力量的信念更加堅定!

玄桓御劍飛到蘭彩荷身前,笑道:“我們不用再打了吧?”

“哼,我下次再教訓你!你不是有事嗎?快走吧!”

玄桓稽首,“喳喳就託仙子照顧了。”玄桓說完,化作一道流星般向東飛去。蘭彩荷看着玄桓離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喳喳見雪崩已止,岩漿已凝,飛了回來。拉着蘭彩荷的胳膊,笑嘻嘻道:“別看了,玄桓他已經到東海了。”

“臭丫頭,說什麼呢。”蘭彩荷佯怒,作勢要打。

“姐姐害羞的樣子,讓喳喳也心驚肉跳。”喳喳撫着自己的小胸脯,也是十分誘人。

蘭彩荷拉着喳喳,向東飛,邊飛邊道,“看我怎麼收拾你!”

“嘻嘻,我知道姐姐不會捨得的。姐姐,你不會看上我的主人了吧?他可有三個老婆了,這還是有一個沒有堅持住,不然他就四個老婆了。”

“你再胡說,看我舍不捨的!”蘭彩荷握着小拳頭在喳喳眼前晃了晃。喳喳縮起脖子,似乎十分害怕的樣子。蘭彩荷不堪喳喳挑逗,佯怒沒有三秒,噗的一聲又笑了出來。蘭彩荷笑道:“我真拿你沒轍了,早知道就不該把你留下。”

喳喳可憐兮兮道:“姐姐,我跟你說,玄桓現在的三個老婆,個個姿色絕世,讓小喳喳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女人了。哎,本來她們都不如姐姐漂亮,但現在,遠茹姐和姐姐已經不相上下了。姐姐要是追我家主人的話,說不定還有一定難度呢?”

蘭彩荷眨眨眼睛,“似乎是你更喜歡你的主人吧?玄桓不喜歡你,你就來拿我說事?姐姐我乃神蓮降世,它日修爲大成,將超越神尊如來,我會看上一個凡人小子?”

喳喳扭過頭,緊緊盯着蘭彩荷的美眸,神色嚴肅的問道:“是嗎?我以前可沒見姐姐在意過一個人。現在姐姐居然因爲我的一個玩笑辯解,看來姐姐真的喜歡我家主人了,嘻嘻……”

蘭彩荷大窘,彷彿被喳喳說中了心事。其實蘭彩荷自己都不知道對玄桓是什麼感覺,她一直都告訴自己,之所以對玄桓念念不忘,一是因爲喳喳,二是因爲自己轉世後,見到的第一個男子便是玄桓。讓喳喳這麼一說,蘭彩荷也疑惑不定了。蘭彩荷在心中道,“難道我真的喜歡他嗎?”

蘭彩荷離開唐古拉山後,一個身形才漸漸顯形,正是黑鍺山妖王!比起在撒旦大殿出現時,妖王的身影更加的凝實,顯然是離永生又近了一步。妖王咋舌,“預言他是我的剋星嗎?雖然憑着真如劍爆發的力量不錯,但還是差了太遠。如此弱小的人物,竟會是我的剋星?”

妖王舔舔嘴角,桀桀笑道:“我倒有些期待了,桀桀……”妖王轉身,怪異的臉上扭曲的笑容甚是恐怖,“迪洛迦,你想偷襲我嗎?”

黑暗中,光頭老和尚漸漸顯現,正是迪洛迦佛。迪洛迦臉色無喜無憂,“我懶得偷襲你!只是感覺到真如劍解印到了九階,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難道對真如劍,你就沒有覬覦之心?”

“三階混沌神器!放眼神界也是有數的頂級神器,真如劍又是號稱歸如神器之下,最強攻擊神器,我能不覬覦嗎?”迪洛迦倒也坦誠。

“那叫玄桓的小子,也不過是修煉了幾篇莊子而已,你一個神還搶不來?”

“哼!可笑!你怎麼不去搶?”

“我要神器沒用,而且我搶了玄桓的神器,他還憑什麼和我作對?”

“你倒是大膽!你可知道,就星象預示,這次你可能隕落在人間道,連縱橫六道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統一六界了。”

“哈哈,難道我現在去殺他,你不會阻攔嗎?你用了不少心嗎?”

“呵呵,小事而已。如果真如劍只是二階毀天神器,我或許可以強迫神器認主,但三階的神器,卻是一點可能都沒有。”迪洛迦差開話題,沒有承認會護着玄桓。迪洛迦看着妖王道:“你可知道,觀音已經把你的事情和本尊阿彌陀如來佛稟報了。估計神界很快就會派大神下界了。”

“哈哈,知道我爲什麼逃到人間界嗎?知道爲什麼我尚未永生,我站在這裏,已絲毫不懼你嗎?”

迪洛迦對於傳說中的墮邸,只有傳說中的敬畏!正是因爲傳說中的墮邸是如此的強悍,今天的迪洛迦即便感覺妖王很弱,也不敢貿然動手。迪洛迦十分期待,或許這能知曉一些墮邸的真相。比起莊子,迪洛迦更覺得眼前的墮邸是真正的威脅!迪洛迦確信,給墮邸足夠的時間去成長,三界將會被墮邸所毀!



Related Articles

「死字不知道怎麼寫,你教我吧!」歐陽博輕描淡寫的說道。

「不過我跟你說,我今天不想殺人,你最好不...
Read more

……

顏塵所率的一萬大軍已經順利的吸引了凡族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