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紅異獸撲向錯愣中的楚雲,一口將他的身體吞沒。頓時一股發著惡臭氣息的血腥味,如狂風般襲來,將楚雲身體湮沒,令其置身在一片龐大濃稠的猩紅血液中。

咕咚~咕咚~~


如溺入江海之中,楚雲喉嚨猛的灌進去一口猩紅血水,全身都變得鬆軟起來,彷彿一名任人宰割的凡俗中人,目光空洞無神。

「哼!血澤獸乃是老夫利用古老秘術,蘊養了千萬載歲月的可怕奇異珍獸。你區區一名弱小的第二階段聖主能從其身體內逃脫,才是怪事!」看著在猩紅如血水的異獸體內不斷掙扎的楚雲,冥弒老祖一聲冷笑。

經過如此久歲月的培養,在冥弒老祖看來,如今的血澤獸,實力至少可以媲美大荒下的第四階段聖主,雖然它的靈智還尚未開化,可對付楚雲一名第二階段的聖主,卻是綽綽有餘了。

「血澤獸…擁有靈智的奇異生靈,看來冥弒這老東西,也有自己一直在暗中隱藏的底牌。」

原本被猩紅血水所吞沒的楚雲,瞳孔中忽然露出一抹精芒,跟著他身體表面,浮現出一縷如無盡深淵的幽暗色澤。

眼下冥弒老祖的這種手段,他在第五世界中,就早已見到過;額!

當初在幽冥山谷中的那些魂兵,不就是他人所製造出來的先天生物?

只是那等先天生物和血澤獸相比,卻要差了很多,畢竟魂兵的實力,可是無法危險到聖主絲毫。

「沒空在這裡陪冥弒老祖浪費時間了,待到最後的劫難來臨,他自然難逃隕落的危機。只可惜…我卻沒有辦法替冥岳兄報仇了!」看著手中同樣被無盡猩紅血水吞沒的冥岳,楚雲無奈嘆息。


當初要是自己阻止對方,眼下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

「是我的方式不對么…」

笑著搖了搖頭,楚雲目光落在了冥岳很是安詳的臉上。

人死了,卻有著如此幸福的表情,誰又能說,他的死,是痛苦的?


「或許這就是冥岳兄弟最後的歸宿吧。」

「活下去,永遠被先祖們的寄託折磨著,死了,倒也安逸…」

將手中的冥岳抗在肩上,楚雲忍受著蔓延在四周的惡臭氣息,身體徐徐的消失不見…

… 楚雲的消失,沒有任何徵兆。

就彷彿…


他從來都沒有出現在玄冥族內一樣。

連如今目光一直盯在血澤獸內部的冥弒老祖,如今也錯愣的看著那空無一人的血獸,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消…消失了?這怎麼可能!他一名第二階段的天玄境聖主,怎麼可能,從我眼前消失?」四周的虛空早已被冥弒老祖封鎖,他不相信,楚雲有撕裂此地的能力。

但事實,就擺在他的眼前。

楚雲就是這樣,詭異,沒有任何徵兆的,從此地消失,連他靈識一掃整個東域,也無法察覺到絲毫的生命氣息!

「奇怪!真他娘的奇怪!」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此刻冥弒老祖,已經徹底被楚雲先前的行為給震懾住。

「難道說他也和我一樣,得到了大荒下遺失的某件秘寶?」

一想到那記載血澤獸煉製的秘寶,冥弒老祖就不禁目光一亮。

此物是他在末世之災后,遊歷大荒所發現的,甚至在此之前,他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如此神奇的煉製手段。

哪怕是更古神石內所記載的神文,也沒有其珍貴!

神文只是能讓生靈凝聚本命靈珠,參悟無上玄法,可當初他得到的那件至寶,卻是可以硬生生的製造與自己靈魂血肉想通的先天生靈!

這等手段,已經完全超乎大荒的認知,神文與之相比,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所以當冥弒老祖得知,楚雲很可能,也得到了如此珍貴的至寶,內心深處自然忍不住生出貪婪的慾望。

楚雲太弱小了啊!

弱小到,冥弒老祖想生不出來貪婪之念,都不可能!

「他只是一名第二階段的聖主,只要我能在東域之地發現他,那麼,我就可以有充足的準備,布置好禁忌法陣,讓他無處可遁,無處可逃!等那時…此子得到的秘寶,還不都是我的?」

一想起楚雲離開時所說的話,頓時冥弒老祖就握緊了雙拳。

「哼!我的性命,終會有人來終結?只要我能得到你小子的那件秘寶,再加上血澤獸作為替身,面臨下一次的滅世大劫,我肯定不會最終葬送在大荒上!倒是你小子如果失去了那件秘寶,待到滅世的劫難降臨,又能否繼續苟延殘活下去了?」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冥弒老祖說完,徒然沖著蒼穹一抬手!

「玄冥一族,如今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你們這些棋子,如今…就作為血澤獸的飼料,成我老夫萬古長存的一大助力吧!」

轟——

漫天的血霧開始向玄冥一族的天地湧入。

先是那靜立在虛空中的三名老祖,身體驀然化作了血水,跟著整個玄冥族本家,各脈部落的生靈,都跟著化作了惡臭血水,紛紛向冥弒老祖所在的虛空飛來。

「果然…玄冥一族,乃是冥弒老祖,一人所創作的。」隱匿在虛空中,楚雲看著冥弒老祖的動作,心中一寒。

或許對方和帝元君一樣,都妄想通過締造新的族群,來證得無上帝境。

可最後的結果,卻是帝元君成功了,成為超脫一切,主宰天方的王者。而冥弒老祖,只能在這狹小的部落內,無奈苟活,為了下一次的洪荒大劫,小心準備著!

看著已經越來越多的猩紅血水飄向冥弒老祖,楚雲知道,自己距離開東域的時間,也越來越快了。

「正如冥弒老祖所說,這片虛空,已經完全被他封鎖,我想要離開,很難!不過…他同樣無法發現到我。」

半晌之後。

這片屹立在東域萬古歲月的種族,隨著冥弒老祖的出手,終於就只剩下了他獨自一人。

整個族群,都成為了歲月長河中的一片足跡。

「玄冥一脈…以隕!接下來,我便要動身去追殺那個小子。」看著腳下已經沒有任何生靈存在的建築之地,冥弒老祖嘆息一聲,一抬手,一股洶湧澎湃的力量從他手中迸發,將此地的景物建築,徹底轟踏。

「爾等殘存與世…足跡,就是你們出現在這一世界最好的證明,你們應該感謝我,賦予你們那逝去的痕迹。」

說完,冥弒老祖繞過在虛空中隱匿的楚雲,直接撕裂虛空離開。

冥弒老祖走後,楚雲身影漸漸浮現。

他的氣息已經被輪迴一族的天賦之力隔絕,冥弒老祖想要查探到他,無疑是痴人說夢。

「偌大的族群,龐大的部落…想不到今日,就這樣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看著腳下硝煙狼藉般的廢墟,楚雲臉上露出一抹落魄的笑容。

吾輩修士,修道…亦能何哉?這個問題,隨著楚雲眼界不斷提高,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更讓他有些難以明悟!

修道修道!

修者修道,又究竟是為了什麼?

亦如玄冥一族,亦如人族…

他們之中,恐怕沒有人會知道,自己的出現,乃是為了印證他人的道統,被強行從蒼茫下創建出來的…

「修道…又是因為什麼呢?」

目光再度落在了肩膀上死去的冥岳,楚雲開始反問自己。

從疆城出來,他一路前行,始終定向漂泊,沒有明確的目標。本想去中都,可也被硬生生的延後了十餘載的歲月,如今大荒快要降臨,他也沒有見到晴雨一面!

他的修道,又是為了什麼呢?


「吾輩修士,茫茫修道一生,終難以睜開眼,無法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

「可嘆…可悲…」

身體在虛空中下降,楚雲扛著肩膀上的冥岳,縱身來到玄冥一族本家廢墟中的一座破舊祭祀堂前。

此地是玄冥一族祭奠亡者英靈的地方,將冥岳安葬在這裡,也算是仁至義盡。

「人雖已死,可冥岳畢生的夢想,就是希望自己一脈,可以回歸玄冥一族,身死道消后,葬身在這片流淌著先祖英靈意志的祭祀堂內!」

很快將冥岳埋葬好,楚雲微微一拜,算是對死者的尊重。

「玄冥兄弟,當初我本想阻攔你,可我也知道,進入血池,是你追求了一輩子的初衷,作為朋友,我不能那樣做。」

「如今你以身死,我也沒有什麼能夠留給你的,只能祝福你,在那可能存在的九幽地底,好好的活下去,不用忍受苦難,也不用忍受痛苦。」

在玄冥一族的本家內待了足足一天,楚雲也對著冥岳的墓碑,說了很多曾經沒有說起的話。

雖然二人的交情很淺,很淺…

可對楚雲來說。

冥岳,就是他生命中,一名很重要的好友。

「一日已過,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就不留在這裡陪伴你了,珍重!」

沖著墓碑一笑而逝后,楚雲動身離開了玄冥一族,開始他前往南域的最終旅途…

… 越過東域大荒,楚雲先是來到了無盡海域深處。

他打算跟海神和虛皇二人告別,順便將不久后即將來臨的洪荒大劫告知對方。畢竟誰也不知道,滅世之風刮響整個大陸,他們今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咕咚~身體潛入到海域深處,在快要接近一片被龐大海獸籠罩的海底時,楚雲忽的停下步伐,拿出虛皇給他的傳訊之物,對其打入一道金色與綠色交互交映的霞光。

片刻之後。

一道十分爽朗的笑聲,從楚雲面前的虛空猛然傳來。跟著一名體形龐大,有著人身魚尾,容顏和藹的奇異生靈,自一面湛藍色的透明水幕下,徐徐出現。

「楚小友,你可算是來了,不久前海神大人靈識察覺到你回歸這片世界,還嘟囔著你怎麼不來找我們呢。」

剛一出現在這片海域之中,虛皇便沖面前沐浴在青色光幕下的楚雲咧嘴笑道。

「虛皇前輩。」看清來人,楚雲禮貌一笑。

其實當初他也想先拜訪海神二人,可因為冥岳的事情,卻不得不多耽擱了一天。

「別站著說話了,如今海神大人,已經在海域中建好了行宮,就等你到來了。」說著,虛皇抬手沖面前一劃,湛藍色的水幕再度浮現,傳來一股浩瀚彭拜的空間之力。

「行宮?這麼快就建立了行宮?」似乎沒有想到海神的動作竟然這般快,楚雲微微一愣。

海神和虛皇二人,也不過早他幾天的時間進入東域,想不到如今連行宮都已經建立好了。

跟在虛皇身後,楚雲越過面前的湛藍色水幕,頓時便感受到四周一股浩瀚的空間波動如流水般從他身體表面拂過。

等再度睜開眼時,他已經置身在一片由藍色水晶雕築的夢幻堡壘之中。

堡壘內四周,一眼望去,到處都是燈火通明,琉璃如夢幻般的藍色水晶燈,楚雲剛一出現在此,就有一種陷入夢境的虛幻感。

「哈哈,楚小友,你來了。」堡壘內的燈火閃耀,空氣中凝現出一道藍色水鏡,海神動人嫵媚,婀娜多姿的身影,徐徐從中走了出來。

「海神前輩。」看到來人,楚雲恭敬一笑。

對方乃是一方世界破滅前,站在大荒下真正巔峰的無上偽帝,其實力有多麼恐怖,怕當今世界,已經再無一人知曉。

「楚小友,來,坐!」海神對著面前虛空一點,三張通體由藍色水晶凝聚的長椅,憑空出現在堡壘中央。

其中一張長椅明顯要大,那是給虛皇坐的。

「是啊,楚小友,我們坐下說。」虛皇笑了笑,走到那最為巨大的長椅旁坐下。

楚雲也不矯情,坐在虛皇和海神中央,「海神前輩,虛皇前輩,我這次來此,除了拜訪你們二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告知你們,讓你們有個心理準備。」

「哦?不知楚小友所言,又是何事?」虛皇來了興趣。

他雖然剛來這片完整世界不久,可天地間那圓滿的世界法則,卻讓他原本已經鬆動的修鍊之心,重新復燃。眼下聽到楚雲這般凝重開口,自然有些好奇,因為他可打算今後再不返回混沌冥海了。

「是滅世浩劫。」

楚雲皺眉嚴肅道,「在我們這片世界中,有擅長推演一道的無上聖主曾揚言,不久后,你我腳下的這片大荒,就會再度迎來昔日的滅世劫難。或許這一次,不會有金色的手臂從蒼穹劃過,可導致的結果,卻不會有任何的偏差,因為滅世劫難的本意,就是要毀滅世界。」

楚雲沒有提起下一次的洪荒大劫或許跟帝元君有關。

與其說不願提起,倒不如說沒臉提起。

堂堂大荒本土所誕生的大帝生靈,不想著保護自己的浩土,卻各種機關算計,謀害他人,這樣的帝王,他怎麼好意思跟海神這等願意為了他人犧牲自己的偉岸存在提及?

「滅世浩劫?」海神目光一縮,如寶石般透徹的眼眸,直直看向楚雲,「不是說這片完整的世界中,還有大帝之境的無上存在么?難道那等偉岸的生靈,也無法阻止劫難降臨?」

海神曾在已經破碎的世界內,感悟出帝境的可怕,所以他深知,帝境生靈,究竟有多麼的恐怖。

「無法阻止。」

楚雲斟酌半晌,嘆息搖頭,「海神前輩,我們這片世界,的確有參悟完整世界法則的大帝,可你們不要指望,那等生靈,可以在浩劫中出手挽救黎明蒼生。」

「他是大荒下的巔峰存在,註定,他不會理會我們這等被困在世界枷鎖中的生靈絲毫。劫難來臨,一切,都需要靠我們自己。」

在海神構建的藍色水晶行宮內足足逗留了三日時間,楚雲給海神二人將一切說明白后,這才準備動身離開。

「海神前輩,虛皇前輩,在下就先行告辭了,或許下次再見,就會是在浩劫中了…」楚雲沖身後的兩名人魚一族的強大生靈抱拳笑道,示意他們不用在送自己了。

「好,楚小友,一路保重,有機會,我和虛皇老弟,定會去你口中的南域探望你。」海神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

「楚小友,珍重!」

「兩位前輩,告辭!」




Related Articles

落月看著唐浩的眼睛,冷冷的說道:「你不覺得你這樣很沒有人情味嗎?」

「我是兵神,我該有人情味嗎?」唐浩反問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