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說,在雲海大陸的修者當中只要是還在地魂境之下的修者,都還不能駕馭四周天地靈氣而做到自由御空飛翔,所以那四位修者,本不該追得上王羽才是!

但是現在……王羽居然有了無法甩掉他們的念頭!

「若是這樣下去,我就算是到了天涯海角,只要停下,倒也真的會被他們立即追上!」


心裡沉思著,王羽劍眉皺起:這些修者必定不會是黑水城內步雲州的將士,因為就算是城主,也只是一名凝氣境上段的四十歲漢子罷了。

這樣看來,這些傢伙的來歷可疑啊!他們會跟算計王家的那股勢力有關係嗎?

或者,帶著他們返回王家?

那樣的話可以藉助王家和黃家的勢力將他們的威脅化解,卻也會使得王羽更加的被動——這些傢伙難說會就此隱匿行蹤,變作暗中的敵人繼續存在著,如同冷箭,使得王羽更不確定下一次王家和自己的危機會在什麼時候發生!

「不!老子絕不能帶著他們返回王家!老子要他們……死在這獸域當中!」

想到這一點,下一瞬只見王羽身影繼續瘋狂向前,如同狂風般繼續向著某個方向衝出。

一日之後,已然是數千裡外的一個幽靜山谷當中。

身在這裡,王羽又給了那神秘少女一些續命的九罡之氣,接著便不再耽擱,立即投入到了自己的算計當中。

「九罡連珠,現!」

沉沉低喝一聲,等到王羽再次召喚出了九罡連珠,那九枚神秘而絢爛的珠子隨即出現,如同護衛之星,將其籠罩和圍繞起來。

「翔字訣內除了九天翔之外,還有九天禁!這九天禁和九天翔本是同源的神通之術,都是一種對於空間之力的駕馭和使用!現在……是該施展這九天禁之術了!」

原來,早在王羽剛剛獲得天識的時候,就已經對於這「翔字訣」有了徹底的參悟!

翔字訣內,除了利用和駕馭空間的神通之術九天翔之外,還有另外一種神通之術,九天禁。

而這九天禁,就是幫助修者利用身邊的天地靈氣和山河空間,加以一些天靈地寶的輔助,布置出強大防禦禁制的神通之術!

此刻天識再次進入到了翔字訣內,只見王羽額頭上汗水緩緩滑落,一絲絲紫電如同細流,源源不斷地進入到了他的身軀和腦海當中。

半個時辰,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之後,王羽這才睜開雙眼,眼神也逐漸冰寒凌厲起來。

在其嘴角,也有了邪邪微笑:「即便現在老子的實力不濟,但想不到先前所得的焚魂毒蜥卻正好可以彌補這一切的不足……」

話語落,趁著先前自己的速度優勢拉開了和那四位追殺者之間的距離足夠遙遠,王羽隨即展開了布置!

這樣的布置其實極其複雜,不僅僅是調動了四周的天地靈氣進入到了峽谷當中,王羽更是還藉助了四周地勢地形之妙,全部化作了自己禁制中的利器。

除此之外,那些焚魂毒蜥的筋脈,王羽也用了十之八九融入到了九天禁當中,還有焚魂毒蜥堅韌無比的皮革,也被他稍稍煉化,隱匿在了自己和禁制的核心位置。

又是半個時辰之後,這峽谷整個看來依舊和先前別無兩樣,但王羽身在其中,已然有了幾分把握:「來吧!這裡會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

「二哥,這件事你怎麼看?」

已經臨近日暮時分,在這獸域內一個險隘峽谷的入口處,四個身影背對著殘陽,迎風站立在了一塊巨大的岩石之上。

他們,正是一路順著鎖魂香追到這裡的那四名修者!

「三弟,你不覺得奇怪嗎?」聞言,為首的老者面色稍顯凝重,問道:「此子年紀不過十五六歲,實力卻已經達到了至少築魂境初段水準!而且遇事冷靜、殺伐果斷……他到底是什麼來路?會不會……他就是王家的王羽?」

聽到這句話,在他身邊的三名修者均是齊齊沉默,面色複雜。

在他們心裡其實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非常地棘手了:如果早知道這少年會是這等水準,那麼他們在沒有查出少年的身份之前,絕不會輕易出手得罪他!

畢竟,以這少年的實力來看,他的身後必定有著一個強大的勢力作為背景和靠山,又或者至少是他必定擁有著一名驚世駭俗的強者作為師尊,才能夠使得他在十五六歲年紀的時候達到了這等高度。

如果是這樣,他身後的勢力會是何等強大可怕?

他的師尊,又會是地魂境初段、中段或者上段的強者?甚至於……會是天魂境強者嗎?

「二哥,難道我們不進去嗎?他就在裡面!」數息之後,還是光頭修者深吸口氣,說道:「其實不管他是不是王羽,今日我們不殺了他,日後萬一再遇到他,凶多吉少的就是我們了!」

「是啊二哥!都是那狗曰的黑水城城主……但是現在我們已經被他拖下水了!」在光頭身邊,長劍修者冷冷一笑說道:「更何況,這少年如果真是王羽,我們一旦將其滅殺,豈不是大功一件?」

王家……

臨城論道上不是說他們家出了一個築魂境初段的天才嗎?

「對對對!」最後一名模樣猙獰的修者立即點頭,陰沉說道:「二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還有……我們現在四個人難道還殺不死他嗎?更何況,一旦他死了,他身後就算有天王老子當靠山,也沒人知道是我們乾的啊!至於他身上的寶物……那可就全部是我們兄弟的了!」

是啊……

等到三名同伴話語落地,被稱作二哥的修者動容了:這小子,該死!

不說他已經帶著四人一路狂追了許久,就算是他身上的獸丹也應該價值不菲了!更何況,小小年紀的他就擁有了如此實力,他的戒指內難說會有什麼神通捲軸和天靈地寶也難說!

如果得到這一切,豈不是賺大了?

「也罷,既然要動手,那就絕不能給他再次逃離的機會!」

終於沉沉下了決心,下一瞬只見這為首的老者身影一閃,第一個向著峽谷的入口處衝出。

一步十丈,速度驚人!

只是等到他才一步踏入到了峽谷當中,一股浩然威壓瞬間從四面八方向著他瘋狂轟來,使得他心神巨震的瞬間慘呼出口:「有禁制!」

砰…… 慘呼中,只見這名修者身影瘋狂退後,嘴裡一口鮮血已經噴出。ziyouge.com

這還不算,在他身前也憑空出現了驟變,只見一條條長約四五丈的血色紅光交織閃現著,如同一條條的鞭子,還在不斷地瘋狂抽擊著他,使得他的處境看上去依舊危機無比。

「二哥!」

「大家上!」

下一瞬,另外三人趕緊衝出,手裡兵器紛紛出手,使得一道已經銳利無比的劍氣加上戰斧和其他兵器斬出的鬥氣,齊齊向著那名修者身前追擊他的血色紅光斬來。

砰砰砰……

一陣爆響之後,這四人再次落在了峽谷外的岩石之上,面色不一。

「二哥,是那小子布置的禁制?」

「這禁制很強!若是你我中任何一人獨闖,必定會重傷大敗!若是強行進入其中,甚至會有去無回……」

滿臉忌憚之色,先前的老者深吸口氣,雙眼更加冰寒:「此子,不能留!」

接著上前一步,他望向了那恢復了平靜並且尋常無比的峽谷,沉沉說道:「他身上必定有著使得速度翻倍的寶物,但這寶物應該也耗盡了!所以現在的他必定以什麼傳信的寶物發出了求救的信號,並且試圖以這個禁制保護自己,等待救援!」

「等待救援?」聞言,那光頭漢子同樣上前,說道:「他既然不能快速逃離了,我們何不趁機在這裡滅殺了他?」

「是啊,若是他家援兵到了,我們不僅僅無法殺他,甚至於他要是尋仇的話,黑水城也會被捲入其中……到時候,黑水城的大事必定會受到影響啊!」

黑水城的大事……這到底是什麼事?

這些人,沒有說明!

不過只等他們說完,為首老者已經有了決絕:「影三影四,你們立即繞到峽谷另外一端!等到達之後發出信號,我們分別從兩邊同時攻入他這禁制當中,務必要將他儘快滅殺!」

「遵命!」

「是!」

聞言,只見那光頭漢子和滿臉膿瘡的漢子齊齊抱拳,接著身影一閃,雙雙一左一右地沿著峽谷兩壁向著遠處衝出。

……

「來得真快!」

峽谷中段,王羽的面色已經凝重到了極致。

「想不到第一次防禦就耗費了十一根焚魂毒蜥的筋脈,若是他們全力出手,這樣的消耗只會更加迅速!」

這些焚魂毒蜥的筋脈極其珍貴,而且王羽還需要留著一部分,等到給二叔煉製丹藥的時候使用!

所以想要消耗盡量少的焚魂毒蜥筋脈,王羽只能加快時間了!

想到這裡,他隨即低頭望向自己身前的造化鼎。

小鼎外圍一層層的九罡之氣還在熊熊燃燒著,內里卻一片清冷,說明他急需的丹藥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煉製才能完成。

再看另外一邊,距離王羽十丈外的一處懸崖下方的淺淺崖洞內,那名公主依舊昏迷著,雖然得到了九罡之氣的滋養,但體內劇毒,發作得更加厲害了!

「都需要時間!」

劍眉皺起,王羽嘴角竟是閃過了一絲無奈苦笑:「看來,得跟你們比一比速度了!」

話語落,只見他深吸口氣,立時心神如水,天識歸元,一縷縷如電的光線從他身上霹靂炸起,以更加瘋狂的速度向著小鼎涌去。

這樣做,原來就是王羽的算計——他若是想要在這裡滅殺那四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儘快拔升自己的實力!

畢竟,那四人最強者也只是築魂境初段巔峰境界,雖然比現在的王羽要強大一籌不止,但如果王羽能夠成為築魂境中段修者,那麼對付他將會變得輕而易舉!

所以,現在的他需要前世那種能夠幫助他立即將丹田內靈氣和鬥氣凝聚得更加精純如水的丹藥。

只要能夠做到這一點,王羽相信自己的實力便會立即暴漲,突破築魂境初段巔峰的瓶頸也不會再是難事!

「丹字訣內的黃級二品丹藥,我全力煉製的話應該能夠有些成功率了!」

此刻一邊凝神駕馭著小鼎,王羽一邊運轉體內九罡之氣,以天識為引,以丹田為源,將它們化作了炙熱靈氣,全部送入到了那小鼎當中。

而小鼎當中,除了一般的獸丹之外,那焚魂毒蜥的高級獸丹也已經被王羽放置其中!

時間……

流逝!

轟隆隆……

峽谷兩端,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爆響已經越來越瘋狂和接近了!

一條條焚魂毒蜥的筋脈,在一次次的攻擊之後已經消耗殆盡,使得峽谷內的禁制範圍已經縮小到了原先的十分之一而已。

這樣繼續下去,那四名修者想要毀掉全部焚魂毒蜥的筋脈,似乎已經只是短時間內便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還好,還有焚魂毒蜥的皮革和骨肉,這一層最後的盾牌,應該還能夠幫我爭取到一兩個時辰的時間!」

暗中也分出了一縷天識洞察著四周危機,王羽的腦海里有了算計:「只是……一兩個時辰,似乎不夠!」

時間……不夠!

畢竟他需要趕緊煉製出某種他從丹字訣內挑選出來的丹藥,更還需要時間將這枚丹藥服下並且融為己用啊!

這一切,都需要很多的時間!

而一旦時間不夠,那麼王羽先前的努力將會前功盡棄,甚至於他還會白白浪費了無數不錯的獸丹、這半年多艱難收集到的罕見藥材以及焚魂毒蜥的筋脈和皮肉……


到最後,難說他還得繼續玩命奔逃……沒有目的地奔逃!

「奶奶的短,居然把老子逼到了這份田地!」

額頭上已經有了細細密密的汗水,下一瞬,王羽的嘴角浮現了一個絕寒決絕的冷笑,雙眼緩緩睜開:「這一次,老子只好跟你們拼了!」

話語落,只見他猛地抽出了正在控制著小鼎的雙手,迅速打出結印的同時,體內一道道詭異的幽光隨即如同靈魂一般散出,融入到了四周同樣憑空出現的一層層焚魂毒蜥的骨肉和皮革當中。

這便是……融魂之術!

這正是王羽前世的一種神通之術,若是完成,可以短時間內將自己的部分靈魂之力化作駕馭和控制之力,融入到某種已經沒有生命的玄獸或者其他的修者體內,繼而獲得對這個玄獸或者修者,短時間的控制力!

如果需要比喻,現在王羽所做的就是「復活」那焚魂毒蜥——以自己的靈魂,暫時將焚魂毒蜥的骨骼、肌肉、血脈和皮革又一次地融合在一起,並且控制它們!

這樣做,等於王羽頓時便加強了四周的防禦強度,使得九天禁的最核心處,更是固若金湯了。

但反過來,這樣做也有最大的弊端——那就是一旦九天禁被攻擊,這虛假的焚魂毒蜥被攻擊,王羽融入其中的靈魂之力也會受損……

所以若非萬不得已,王羽絕不會這樣干!

果然……

僅僅是十數息之後,王羽的耳朵里傳來了一聲驚呼:「草,居然是焚魂毒蜥?」 「這不是真的焚魂毒蜥!」

峽谷內,山石震動,劍氣橫飛!


在那四名修者的一陣猛攻之後,整個九天禁其實已經只剩下了最後的三十丈範圍了。ziyouge.com所以峽谷左右兩端的各自兩名修者,現在都已經能夠清晰地看到禁制內的王羽了。

但就是這剩下的最後三十丈的禁制,內里卻出現了一條栩栩如生的焚魂毒蜥,最初的時候還將那名光頭修者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是等到眾人細細凝神,卻發現這焚魂毒蜥雙目無神,身軀也不算完整,更是璀璨晶瑩如同飄渺的海市蜃樓一般。

「對!這焚魂毒蜥只是幻象!這小子的手段倒是真的層出不窮,令人眼花繚亂啊!」

「小小年紀就有這麼多詭異神通,這小子更是留不得了!留著他,就等於給我們留下了禍害!」

又是一陣議論,各自四名修者索性分佈在了禁制的四個角落,有了最後的共同認識——必須全力殺進去,不管這焚魂毒蜥到底是真是假!

「老三,你和四弟全力斬斷焚魂毒蜥的前肢和腦袋,老夫和五弟負責它的身軀!」接著,那為首的老者一聲令下,新的攻擊開始!

頓時,只見長劍修者身軀高高躍起,長劍高舉之後雙手斬下,一道三丈多長的銳利劍氣瞬間斬出,流星趕月般向著那焚魂毒蜥的腦袋斬去!

在他身邊,光頭修者同樣身影一閃,直接將鬥氣融入到了雙斧當時,使得兩柄戰斧之上立時有了雷霆般的光芒,向著焚魂毒蜥的脖頸和雙臂斬出。

嗷嗷……


Related Articles

安林將目光投向之前月夜真王所在的地方……

…… (第三更啦,求個月票呀) 安林抬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