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雪倫被拖到小樹后的一瞬間,她身上的繩索燃燒起了幽綠色的火焰!繩索被燒斷,她獲得了自由!重獲自由的雪倫立刻朝小鎮的方向狂奔逃竄,莎莉冷笑一聲。

「跑得掉嗎?」她隨手一揮,幽綠色的地獄火球飛射出去,伴隨著地精們尖叫逃命的聲音,被命中的雪倫發出的非人慘叫顯得尤其明顯,她顫抖著往地上扔了點什麼,繼續踉踉蹌蹌地往前逃,就在莎莉要追上去的那一瞬間,她身後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莎莉?!你在這裡幹什麼?」

那是……希明的聲音!莎莉整個人一頓,動作完全僵住了!他怎麼會在這裡?他不是……還傷著嗎?他來了多久?都看到了什麼?

潛意識裡,莎莉並不希望自己猙獰的一面被希明看到,不想讓他知道,他心目中那個善良的姑娘其實是個眥睚必報的惡毒女人——儘管他似乎已經見過了。 就在莎莉完全回過頭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一個透明的「希明」,他就像印象中一樣,對她溫和地笑著,然後漸漸消失在空氣中。

上當了!

莎莉心裡一凜,立刻回過神來——希明不還在養傷嗎?他還無法下床,露西也不可能會讓他出來!

這是幻象!

她回過神的一瞬間,立刻朝雪倫的方向看去,然而空氣中除了飄落的枯葉,什麼也沒有。

「該死的!」她憤怒地揮手,將一邊的枯樹燒成了灰燼。

雪倫受了傷,不可能跑得太遠,而且,她需要藥物。

莎莉眯了眯眼,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隨後再次追了上去。

雪倫一路踉踉蹌蹌地逃回了地下室。這個位於xx鎮的地下室,是他們的臨時居所。為了刺殺莎莉,她受盡了從前作為貴族小姐時從未受過的苦,無論是學習晦澀難懂的魔法符文,還是風餐露宿。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莎莉·羅格去死!

因為那個女人,她再也沒有華貴的禮服,再也無法參加舒適而美妙的宴會,身後再也沒有了從前那些驚艷追隨的目光,有的只是從美好憧憬的雲中跌落在骯髒泥地的難堪和痛苦。

而為了治療臉上的詛咒,她甚至不得不離開帝都,離開親人們,不得不像一個卑微的巫女一樣,汲取詛咒殘餘的力量作為復仇的根本。

沒有人清楚詛咒發作時的痛苦,只除了她自己,最痛苦的時候,她甚至會怨恨莎莉沒有乾脆的一刀殺了她。

既然她沒有死,那麼……她的敵人就該下地獄了!

雪倫臉色陰狠地推開了地下室的門,卻聽到地下室里傳來女人調笑的聲音。

她毫不意外,一動不動地站在門口,冷冷地開口:「你們想死嗎?」

地下室里傳來一陣手慌腳亂的聲音,很快,一個濃妝艷抹的女郎慌慌張張地從裡面跑了出來,她離開時甚至沒敢和雪倫對視。

「哼。」她冷哼一聲,徑自走進地下室,翻箱倒櫃地找東西,一眼也不看衣衫不整的韋特。

這位英俊的貴族青年顯然喝了點酒,他帶著醉意的膽壯了起來,沖雪倫嚷嚷著:「嘿,親愛的,你不能指望著我每時每刻面對著你那張可怕的臉!」

即便因為「製造」出一個亡靈法師,他已經被剝奪了繼承權,連和雪倫的聯姻也沒有資格反對,甚至因為獲得魔法力量的雪倫的強勢,被屈辱地套上了狗鏈子一般的東西,但他,也仍然是貴族。

貴族的「特產」,不就是情婦和私生子么?

雪倫聽後轉頭,朝他冷笑:「你說過即便我美貌不再,你也仍然愛我的,親愛的未婚夫。」

「那只是哄你上床的話,蠢貨!」微醺的韋特怒吼,砸碎了手裡的酒瓶,玻璃碎裂的聲音在靜謐的地下室中響起,不安的氣氛彷彿一觸即發。

雪倫終於找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然後她冷冷地看著眼前這個窩囊廢一般的男人,不知為什麼,她的腦海忽然浮現起自己窺視到的那一幕——面對著強勢的惡魔之王,毫無畏懼的聖騎士拚死奪回了那個該死的女人,最終卻只對她執行了保守的吻手禮。

「很可惜,我當真了。」雪倫昂著頭,彷彿仍然是那個高傲的貴族女性,她傲慢地冷笑著,說,「所以既然是你的誓言,那麼你就真的……等著為我去死吧。」

她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地下室,隨著她的離開,地下室的門也「砰」地一聲用力地關上了。

被再次拋棄在地下室的韋特發泄般的怒吼了一聲,憤怒地砸掉了所有能砸的東西。

他已經不想去考慮當那個假女巫回來時看到這一切的心情。韋特砸完了東西后,鬱悶地坐下繼續喝著酒,回味自己奢侈而失敗的一生。

就在這時,地下室的門忽然「吱嘎」一聲被推開了。

難道是雪倫又回來了?韋特心裡湧起了怒火,手裡的酒瓶子砸了過去。

「滾!」他怒吼。

推開門的人似乎頓了頓,然後才輕笑了一聲,開口——

「……啊,這可真是個驚喜……」莎莉輕輕的笑著,穿著靴子踏在木地板的腳步聲,輕盈卻堅定地朝韋特蔓延過去。

她以為這裡只有雪倫,沒想到……韋特竟然也在這兒。也好……省得她一個個找上門。

女人沙啞的聲音在昏暗的地下室中響起,韋特緊張的站起來,這熟悉的聲音令他感到……一種深入骨髓的毛骨悚然!

「你……是誰?」他壯起膽子握緊了手裡唯一的酒瓶。

女人輕微的腳步聲漸漸靠近,在他的面前停了下來,借著昏暗的燭火,韋特看清了來人的臉!

仍然是記憶中熟悉的臉龐,卻更加的美艷、成熟,可她那眼睛卻是血一般的顏色,彷彿在訴說自己遭遇了怎樣的不公。

「啊!——」!韋特大叫了一聲,手裡的酒瓶掉落在地上,應聲碎裂!

「你應該去找雪倫——她才是你的仇人!莎莉……親愛的,我們曾有過最美好的時光,不是嗎?!」他強忍著身體的顫抖,不停地後退著。

莎莉輕輕眨了眨眼,歪著頭,眯起眼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他仍然是英俊的,甚至比起從前,更多了一絲成熟男子的魅力。

這正是她曾經幻想過的臉龐——她曾經以為他們會漸漸步入這樣的年紀,一起經歷成熟和衰老。

可是如今再看到這張臉,她的心卻沒有一絲漣漪,平靜得彷彿在面對一個陌生人。

更令她自己吃驚的是,她甚至也並不恨他,因為在看著他的時候,莎莉眼前會浮現起另一個人的臉龐。

那個人身上有著最溫暖的溫度,他微笑的時候總是溫和可親,她欺騙過他,利用過他,也曾對他惡作劇,而他甚至一句重話都沒有對她說過。


而他拚死把她從惡魔之王手裡搶回來,卻也……半句煽情的示愛話語也沒有,他永遠只會行動,哪怕是他們之間已經曖昧到這種地步。

相比之下……

「我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和你聯姻呢?」莎莉為自己曾經的眼光感到很不解,同時分神地回想著,在那個時期,希明都在做些什麼呢?如果那時候她也像那些小女朋友們一樣迷戀上他英勇的身姿,而不是眼前小白臉未婚夫的甜言蜜語,結局又會如何呢?

然而,莎莉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在回憶上,她扔了一把匕首到韋特的面前。


匕首掉落在木製地板的聲音,在寂靜的地下室格外刺耳。

「你曾經給過愚蠢的少女莎莉快樂,作為最後的仁慈,我允許你自己解決痛苦。」她傲慢地擦了擦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

韋特顫抖著咬了咬牙:「我可以給你提供一個有用的消息,關於那個銀幣項鏈——我想你根本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但我可以告訴你。」他們查過,莎莉在父母過世之後,帶著妹妹安妮過著非常普通的平民生活,根本就沒有任何異常舉動,而在此之前,她的父母都曾經向山林的深處查探。

莎莉微微眯了眯眼,嘴裡卻說:「你們已經用行動告訴我了。」

「……銀幣項鏈里有羅格家族隱藏起來的寶藏!」為了活命,他急切地討好著眼前的女人,那些被列為絕對禁忌的秘密像流水一樣暴露在空氣中,「因為這筆寶藏,你的祖父知道了古國遺民滅族的原因——而那也是國王讓你們羅格家消失在帝都的原因!」

銀幣項鏈……古國遺民!莎莉的腦海中又響起了兌換店地精老闆曾經說過的傳說,這枚銀幣,是古國遺民滅族前的流通貨幣,而這又跟羅格家族有什麼關係呢?藏這筆寶藏的羅格家先祖,到底和滅族的古國遺民有什麼關聯?

「……很高興你告訴了我這些,」莎莉緩緩地收回了思緒,她莞爾一笑,帶著說不出的邪惡,「就當做利息吧。現在,你該上路了!」她並不認為韋特還能提供什麼有用的消息,牽扯到國王和羅格家、以及一個種族的滅亡,那就不再是他這種廢物貴族會知道的事了,而接下來的消息……她想會有人告訴她的。

她復仇的怒火,仍然在燃燒著,永不熄滅——直至敵人被殲滅。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韋特見她不為所動,立刻恐慌地撿起了地上的匕首,帶著一種同歸於盡的狠戾,他舉起匕首朝她刺了過去——

「咣當——!」匕首被彈飛了。

「啊~唔……不……」韋特痛苦地抓緊了勒緊他脖子的地獄火繩,被灼燒的痛苦和窒息飛快地侵吞著他的意識……

而他最後看到的畫面,是莎莉依然微笑的臉,她嬌艷而美麗,和他記憶中那傲慢卻純真的貴族少女漸漸重合……重合……他彷彿也看到了少年時無憂無慮的自己,「他」在對他招手,微笑……

完成了第二次復仇后,莎莉的心情很平靜——她甚至搜索了整個地下室,包括韋特的屍體,她找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那是一個魔法置換器,莎莉在惡魔學識的介紹上看到過,這種置換器一般有兩個,必要時可以相互吸附。

另一個在雪倫身上嗎?哼,真是恩愛啊。

莎莉冷笑著,將那個穩穩固定在韋特屍體上魔法置換器弄了下來。或許她能用得上這個……在追捕她的敵人時。

另一個東西是一封信件,似乎是簡家族族長寄給他們的。

「……儘快將銀幣帶回來,我們找到了地圖。」

這簡短的一行字令莎莉眯起了眼。地圖?難道寶藏的地圖不是隱藏在銀幣上的嗎?那她手裡的銀幣項鏈,只是一串鑰匙?

看來,她有必要儘快去拜訪這位「雄心壯志」的簡族長了。

莎莉收起了那封信和魔法置換器,銷毀了韋特的屍體。

看著漸漸消融在地獄火裡面容猙獰的青年,莎莉的心中終於有了一絲動容。

這個人,曾經陪伴她少女時代最快樂無憂的時光,而現在,她卻親手終結了他,就像他用力將尖刀刺入她的胸膛。

曾經她以為他們會有一個盛大的婚禮和幸福的一生,但現實卻是如此諷刺。

莎莉面無表情地默默想著,卻沒有任何不忍和愧疚,更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心酸眷戀。

她已經沒有多餘的目光留給他,因為,她心裡有了別人,那個人……哪怕是面對著最該下地獄的她,也只是無奈地說『我覺得你還可以拯救一下』

想著希明還在等待著她的麥芽糖,莎莉拍了拍長袍上沾染的地獄火氣息,從容地離開了昏暗的地下室。

莎莉在這個荒涼的小鎮向地精商人購買了麥芽糖,她甚至還有心情慢悠悠地跟地精商人討價還價,爭取最大利益。

碰巧的是,出售麥芽糖的商人,竟然是她在上一個小鎮遇到的那位兌換店老闆。

「……女士!別說你男朋友是聖騎士,就算你男朋友是教皇閣下,這價錢也不能再少了!」地精老闆一臉痛苦地為她把麥芽糖裝起來,隨後眼睛轉了轉,又問,「您還需要再逛一逛嗎?我們可以提供送貨服務。」

莎莉似笑非笑地盯著它:「想要成為光明教廷先遣隊的供貨商嗎?那你可得給我算介紹費用。」

「沒問題!女士!」地精把胸脯拍得啪啪響,「除了本次的麥芽糖之外,我還將額外贈送您一些挾甜心』!」

它說完,飛快地將一小盒東西和麥芽糖一起包裝了起來,遞到莎莉手中。

莎莉正想開口,維奇氣急敗壞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誰允許你離開營地的?!」

「教皇閣下可沒有限制我的自由。」莎莉說完,轉頭看向地精老闆,「看吧,你渴望見到的聖騎士閣下來了,不過這位騎士先生的耐心不太好,你只有30秒的時間可以介紹你的產品。」

地精老闆一聽,趕緊抓著自家貨物跑過去,對著維奇就是一陣吹噓,維奇被它嘰里呱啦的推銷語弄得頭昏眼花,不到30秒就拖著莎莉,扛著一堆地精老闆給的試用品,飛快逃離了它的視線。

毫不意外,回去的路上維奇又是一陣念叨,直到他們回到了安斯艾爾的帳篷。

維奇說,安斯艾爾有事找她。

「日安,教皇閣下。」

「日安,羅格家的小姑娘。」安斯艾爾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我們已經想出了解決方案——關於惡魔漩渦的封印,但是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莎莉垂下眼帘,沒有第一時間開口,等著他繼續說完。

「如同前幾天我們提起的,惡魔軍團還在漩渦那一邊虎視眈眈,但它們聽命於惡魔之王雅利安,」安斯艾爾從座位上走下來,走到她的身邊,就像一個普通的長者一樣和藹,「而你的身體里,有著雅利安的力量。」

「雅利安被希明重創,短時間內大概不會出現,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威懾他的惡魔軍團,為我們爭取時間。」

「而作為報酬,光明教廷會幫助你喚醒安妮·羅格,而你還可以向我們提一個要求。」

安斯艾爾說完,安靜地看著莎莉,似乎在等著她的決定。

莎莉靜默了一會,隨即笑了笑,說:「我猜這是一個危險的任務。」

「光明教廷將會盡所有力量,保證你的安全。」安斯艾爾側面回答了她。

「如果我說我要王城帝都的簡家族從世界上消失,你也會答應嗎?」她嗤笑。

維奇走起了眉頭,但安斯艾爾卻臉色正常,堅定地望著她:「在艾澤大陸的存亡面前,所有的家族存亡都是渺小的。」

莎莉訝異地望著他,好半天沒有說話。看來,他早就知道她會提這樣的要求,教皇閣下是個善於思考的人呢。

「我聽說過,教皇是女神最忠實的信徒,而信徒,總是不會對主神說謊的。」莎莉緊盯著安斯艾爾,並沒有因為他的和藹可親而放鬆緊惕,「我希望你會把簡族長留給我,尊敬的閣下,你要知道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他說,也有很多事……想要對他做。」

安斯艾爾無奈地微笑,皺紋舒展開來:「真是個難纏的小姑娘,我上一次對女神發誓,還是宣終身誓的時候。」

終身誓嗎?莎莉望著微笑的安斯艾爾。光明教廷和黑暗議會是艾澤大陸的兩大宗教,它們的領導者即便連多呼了一口氣都至關重要,沒有人不知道,眼前這位崇高的大人早在年輕時便在萬人矚目的典禮上宣誓終身不婚。

不知道為什麼,莎莉的腦海里忽然浮現起希明的臉龐。

如果他像他的導師一樣宣誓成為教皇,那麼……他也必須遵守這一點吧?

莎莉垂下眼帘,聽著老教皇鄭重地以光明女神的名義對她許下承諾。

她理所當然地答應了安斯艾爾的要求。即便是她擁有著惡魔之王的力量,就這樣自己一個人進入帝都,風險未必就比較小,同樣是冒險,不如給自己抓個苦力。

光明教廷紮根在永恆帝都上千年,要是真動起手來收拾一個所謂的貴族家族,那還不是翻翻手一樣容易。

哼,真是可笑,簡家族間接讓她接觸了惡魔之力,而現在,他們卻將要因為惡魔之力倒大霉了。

離開教皇閣下的帳篷后,維奇像是還耿耿於懷她到處亂跑,一路很緊莎莉念叨著,直到莎莉打開了希明的房門,似笑非笑地問他要不要跟著進去,他才尷尬地停止,轉身悻悻地離開了。


「你離開了營地?」房間里的希明剛好喝完葯,聽到維奇的念叨,他皺起了眉頭。

「嗯,去買點糖。」莎莉遞給他一些麥芽糖,希明一愣,放進嘴裡含了含,一種奇怪的甜蜜從嘴裡蔓延到心頭。

「特意去買的嗎?」他用舌尖輕輕舔著那團甜膩,有些不捨得它就這樣融化了。

他看起來恢復得不錯,英俊而蒼白的臉龐也有了血色,但要下床還有些吃力。

望著他滿足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莎莉感到很安穩,也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地就開口了:「……我殺了韋特,就在今天。」

他會在意嗎?她用她這雙沾滿鮮血的手為他買來了麥芽糖,而他……一向很不喜歡她提及復仇。

希明一聽,震驚地猛然回頭看她,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咳個不停。



Related Articles

他就是這樣的人,遇到任何事情從來都是感覺佔據一切。

林凌看着衆人,淡淡道:“其實我手中有一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