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凱恩的對面,奧莉薇婭手持兩把長劍,動作敏捷的穿行在龍腿之間。

她左右手同時開弓,瞬間便在龍腿上斬出一串串火星。

“接着!”

奧莉薇婭拋給凱恩一把長劍,調轉方向的她皺眉道:“我們一起進攻它雙腿的鱗片縫隙!”

凱恩不會說話,只是用行動回答了半人馬騎士的提議。

他們二人一左一右,揮動手中長劍砍中了母龍的雙腿!

“嗷!!你們!…”

正在被成羣女妖騷擾的母龍突然覺得雙腿一痛,身子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矮人們看準時機,火槍聲密集響起!那些鉛彈打在龍鱗上“叮叮噹噹”,就像是在奏樂。

地精們也舉起弓箭和**,專門瞄着那對金色龍眼放冷箭!

雖然這麼做起不到多大的傷害作用,但騷擾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

狂獸人們都是些近身武鬥派,此時一個個急的哇哇大叫,但是卻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因爲對方在體格上佔有天然優勢,他們衝過去基本上也就是被一腳踩扁的下場…

沒看他們的老大都被人家一巴掌“種”到地裏去了。

“嗷~~吼!你們這些蟲子!接受天火的洗禮把!”

母龍似乎被衆人的騷擾給折磨的不厭其煩,怒吼一聲的它,脖頸處猛地鼓脹出一個包,裏面熱氣翻涌,好像是一座火山要爆發了似得。

“快!快阻止它!阻止它!我的領地!!”

克洛澤雙目已經瞪得赤紅,他知道,要是讓這一口噴出來,那自己這些人三個月來的辛苦基本就要被毀於一旦了!

“我的大人!您快點躲起來!”

胡波魯在身後猛拽自家小領主,而克洛澤卻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戰場中,根本沒注意到自己也身處在這一擊的攻擊範圍內。

夜風渾身黑色氣流瘋狂旋轉,漂浮上半空的她,已經把周圍能夠調動起來的黑暗系元素全都收爲己用!

那些黑色氣流逐漸旋轉集合,在不長的時間裏已經聚集成了直徑一人高的純黑色能量體!

這股能量體內在含有的能量就連母龍都已然察覺。

“唔….暗精靈!我不想和你打…但如果你執意這麼做的話….我就成全你!”

母龍調轉槍頭,選擇先幹掉對它威脅最大的夜風。

“嗷!~~呼呼呼~~~”

母龍率先發難!

它的這一口金色龍息帶着毀天滅地的破壞力,猛地噴向了飄在半空中的夜風!

“轟!咣~~~噼裏啪啦~!”

金色龍息和黑色能量體碰撞在一起,兩股龐大的能量相互交織角力,金色和黑色的能量餘波四處濺射宛如雷暴!

忽然間,兩股能量都像是達到了一個臨界值,巨大的爆炸產生了!

那混合着金色的濃霧瞬間將夜風和母龍的身體都籠罩在內!

強大的氣流把衆人全部吹飛!一些木頭搭建的建築物和吊車也在瞬間被氣流**,碎成了一地的木屑!


夜風用自己做誘餌,成功改變了龍息的攻擊方向,可以說是救了魔鷹堡附近所有的人!

“夜風姐!!”

克洛澤大急!

這樣的龍息夜風怎麼可能擋得住?

不顧胡波魯的拼命拖拽,克洛澤拔腿就往那股濃霧的方向跑去。

此時的魔鷹堡外,已經變得滿目瘡痍。

雖然夜風吸引開了母龍的龍息,但之前母龍和衆人纏鬥的過程中,已經撞到了好幾棟房屋以及設施。

剛剛戰鬥過的地面上,還殘留着龍息的餘波。

那燙腳的感覺讓克洛澤覺得自己猶如跑在一塊燒烤架上。

這也讓克洛澤更加直觀的感受到了龍息的可怕!雖然那只是餘波。

而剛剛與母龍戰鬥過的矮人、地精、女妖,還有獸人,此刻則躺的到處都是!

他們有的人正在**,還能動的就去幫助身邊被建築物壓到的同伴。

還有一些人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暈過去….

克洛澤心裏一痛,在這種景象的襯托下,讓他的心情變得更加着急!

要知道夜風剛剛可是身處龍息中心啊!

只是被餘威波及到就已經成這樣了,那身處漩渦中心的夜風….克洛澤根本就不敢往下想!

能量爆炸的中心處,那股濃霧正在漸漸散去。

克洛澤捂着口鼻往裏衝,因爲這裏的空氣都是那麼滾燙!彷彿只要呼吸就能讓人的內臟燃燒起來!

他慌不擇路,一門心思只想儘快知道夜風是否還活着。

突然間,克洛澤感覺自己腳下一絆,緊跟着就一腦袋撞在了一堵牆壁上。


滾燙的地面溫度讓克洛澤的屁股剛接觸上去,就立刻“嗷”的一嗓子又彈了起來。

他一手揉着自己的腦門兒,另一手揉着自己的屁股往前看去。

這特麼哪裏是一堵牆啊!?這特麼就是那母龍的一條腿!

是的,這條黑甲母龍此刻正面帶驚訝之色,看着自己的正前方。

在發現克洛澤之後,它也只是眼簾微垂,沒有說話。

“夜風姐!夜風姐!你在哪裏?快回答我!”

克洛澤也不理龍,而是開始在尚未散去的些許濃霧裏瘋狂奔跑、嚎叫。

他多希望聽到暗精靈的回答,說“親愛的,我沒事”。

克洛澤好恨!

他恨自己的軟弱!

他恨自己幫不上忙!

他恨自己會成爲大家的累贅….

他又一次深切感受到弱小就是原罪!

自己不但保護不了身邊的女人,卻還需要女人的保護!

還讓自己的夜風姐爲了保護自己而犧牲….

這到底算哪門子的男人!?

他可不想當這種遇事只能束手待斃的弱小男人!

克洛澤喊着喊着,嗓音已經開始變得沙啞…流出的眼淚也在沒落地之前於空氣中蒸發。

他已經有些絕望了…

在那樣恐怖的龍息攻擊之下,恐怕夜風連屍首都留不下來…. 就在克洛澤心生絕望之時,那頭龍卻開口說話了。

“不愧是暗精靈一族…太讓我吃驚了,就跟你的那些同類一樣….能夠在我的金色龍息的攻擊下存活,你,還是第一個!”

克洛澤猛地擡頭向上看去,發現他的夜風姐正漂浮在半空中!


雖然圍繞在她周圍的黑色能量已經微乎其微,而且夜風的衣服也已經變得破破爛爛,一頭美麗的銀色長髮更是被龍息炙烤的處處焦黃。

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還活着!自己的夜風姐還活着!

克洛澤大喜過望!他擡頭正準備喊夜風的名字,卻看到後者身子一晃,已經一頭栽落了下來。

“啊?!凱恩!”

克洛澤知道凱恩肯定就在附近,然而就在他話音剛落之際,凱恩便踩着沉重的步伐飛身而起!穩穩接住了下墜中的夜風!

克洛澤將夜風緊緊抱在懷裏,用手試了試她的鼻息,確定她還活着!

“有人嗎?還有沒有能動的?”克洛澤朝周圍大喊着。

“大人!”

奧莉薇婭快步跑到克洛澤身前。

克洛澤看了半人馬一眼,發現她上半身的胸甲凹陷下去一塊,臉上和頭髮上也被龍息炙烤到發黑,但精神尚可,應該沒有受傷。

“立刻帶夜風姐去墨狼族找大長老!她需要醫治!”

“大人!把精靈小姐交給我吧,我也會一些聖光治療術!您放心!”

奧莉薇婭二話沒說,就將夜風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對於半人馬來說,被人騎在背上當做坐騎是一種莫大的恥辱!是可以用自己性命來相博的!

當然除了他們的君上或者是曠世勇者纔有這個資格。

但奧莉薇婭除了是半人馬以外,她還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聖騎士!

她恪守騎士準則,發過誓要幫助弱小和受傷之人,那是她銘刻於骨子裏類似於本能的行爲!

奧莉薇婭沒有絲毫猶豫,馱着夜風就向城堡的方向跑去。

克洛澤深吸一口氣,看着逐漸散去的濃霧。

母龍那巨大的身軀又一次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一聲清脆的銀鈴聲響起,小女妖拉斐爾已經落在了克洛澤身側。

被拍進地面的獸娘傑森也已經掙扎着爬了出來。

蜘蛛恢復了一些體力,此刻已經變回人形。

凱恩堅若磐石,永恆不變的屹立在克洛澤身後。

這一下,魔林中的四大魔王悉數到齊!


Related Articles

顧九九沒有想到,北冥夜居然會拿他自己去換她的安全。

一時間,她的心裡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