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如今,弒皇同盟,再現八荒境,這意味著什麼?難道,真的有大世將現,弒皇同盟,要絞殺那些擁有武皇資質的強者嗎!

林楓,竟然被弒皇同盟的人找上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該覺得榮幸還是悲哀。

當眾人的目光落在那帶著斗笠之人的身上之時,他們的腦海當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三個字……守望者!

守望者,守護有資格證道為皇的天才、守護未來的武皇,他們,是弒皇同盟的天敵,與生俱來的敵人! 「呃……」白秋樂一臉心虛的望著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畢竟在學校翻牆,可是要記處分的,被東南浩這個變態知道了,指不定又要怎麽折騰自己呢?

見她不說話,東南浩冷漠的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東南玥和李希凡:「既然她不肯說,那你們兩個來回答。」

東南玥聞言,頓時有些膽怯的後退了一步,躲到了李希凡的身後。

一旁的李希凡見此,只好硬著頭皮看著他:「那個…其實也沒什麼?那什麼…就是我們分開的時候她還好好的在牆上坐著,回來的時候人就不見了。」

聽到他這麼說,東南浩眼眸微眯:「牆上?你帶著她們兩個翻牆?」

李希凡見他一臉威脅的模樣,頓時擺了擺手,搖頭道:「不不不!小可愛一直跟我一起。」說話間頓時指著白秋樂:「是她,她翻牆了,我和小可愛走的是后牆的小鐵門。」

東南浩聞言, 獨愛毒辣小妻子 :「她為什麼會翻牆?你們不是一起的嗎?」

「呃…這個……」李希凡一臉為難的撇開視線,心虛的望著一旁的白秋樂,頓時有些汗顏。

東南玥見此,頓時不滿的站了出來,為白秋樂打抱不平,指著一旁的李希凡告狀道:「哥哥,是希凡哥哥騙了樂樂姐,他讓樂樂姐翻牆,看到樂樂姐翻上牆之後,就拉著我走小鐵門進去。」

李希凡聞言,頓時滿臉黑線的低下頭,望著一旁的東南玥,不停地給對方使眼色,可惜對方絲毫沒有看他一眼。

反而繼續對著東南浩告狀:「還不止這些,樂樂姐被掛在牆上,他自己不幫忙也就算了,還不讓我幫忙樂樂姐,把我拉走了,所以樂樂姐才會受傷。」

聽到東南玥這麼說,東南浩面無表情的盯著李希凡,那深邃而高深莫測的眼眸不帶任何情緒,卻讓李希凡更加的心虛起來。

直到被對方盯得頭冒虛汗時,李希凡這才笑的一臉心虛的解釋:「哎呦!我怎麼就忘了,其實我今天店裡還有很多生意要忙,就…就先走了。」說話間頓時灰溜溜的向門口溜去。

「站住!」冰冷的語氣從身後響起,李希凡頓時整個身子一僵,腳上的步伐也定格在了原地。

東南浩慢悠悠的走到他身邊,冷漠堅毅的五官稜角分明,卻透露著一股讓人畏懼的肅殺之氣。

不等李希凡開口,便聽到東南浩背對著身後的東南玥開口:「玥玥,你帶她回去,我有話要跟你希凡哥哥說。」說話間頓時把最後的幾個字咬得很重,頓時嚇得李希凡心虛的後退了一步。

東南玥聽聞,頓時聽話的點了點頭:「哦。那我和樂樂姐就先回去了。」說話間頓時扶起一旁的白秋樂離開。

兩人剛走出教務處,還來不及下台階,就聽到身後傳來『嘭』的一聲,重物落地的悶響。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頓時嚇得哆嗦了下,邁下台階,趕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守望者竟然出現在了這裡!」人群心中頗為震撼,預言者、守望者、毀滅者、詛咒者……這些人每一位出現,都將會在大陸的一方引發一場波動,而如今,預言者將開啟命運之城,毀滅者,聽聞將要手持殺手之皇賜予的利劍入世,如今,守望者也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再加上各種強大體質的誕生,似乎大陸真有腥風血雨之勢,這將是八荒境的大世,也將會是九霄大陸的大世。

傳言,當某一個地域出現了各類驚世的天才時,這不僅代表了一個地域,而是代表了整個大陸,其它地域,同樣有無數的驚世天才如彗星般崛起與世間,真正的大世,不僅是單獨屬於八荒境的,而是屬於整個大陸。

不過眾人也知道,如今說大世降臨還為時過早,雖然已經有許多驚世體質的天才現世,但還不夠,此次命運之城的開啟,看看到底會出現多少。

林楓看著那頭戴斗笠之人,眾人的竊語之聲他聽在耳中,此人,竟然便是傳聞中的守望者,一箭射破對方隱匿的幻境空間,將對方抹殺掉,這還在其次,守望者,他是如何發現對方隱匿之地的?那人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弒皇同盟的人為何會選擇殺他?若真是那一夜追殺雪碧瑤的人,那麼對方知道他也能夠解釋得清了,因為守望者說,弒皇同盟永遠會有一人躲在暗處注視著刺殺的結局,那一晚恐怕也不例外,所有的一切都在隱匿之人的注視當中,即便天穹仙闕的人當時都沒有料到,對方會是弒皇同盟的人。

至於弒皇同盟獵殺雪碧瑤,這也可以解釋了,雪碧瑤擁有仙靈之體,也許可能會成為未來的武皇,所以他們要弒,但當時林楓卻看到,那些殺手似乎並不是要雪碧瑤的命,似乎是想將她活捉,讓林楓想不明白。

「皇都要弒,這弒皇同盟,是一股何等可怕的殺戮勢力!」喃喃低語一聲,林楓又一次苦笑,看來也后得隨時小心防範了,這一次對方輕視他,派出的殺手並不太強,但若是對方依舊盯著他的話,下一次可能會有更強的殺手出現,希望沒有下一次吧!

守望者將自己頭上斗笠壓低,隨意緩緩的轉身,似乎準備就此離去,或是去尋找他要守望之人。


「守望者,既然出現了,何必要走!」此時,一道身影從虛空踏步而來,此人身披金色華服,身上雕刻著天龍,顯得威嚴不凡,此人出現之後,那些天龍神堡之人立即都對著他微微點頭,微笑著喊道:「夏凡師兄來了。」

這到來之人正是天龍神堡的強者,修為天武七重境界,已經踏入高階天武之列,實力強大。


只見夏凡的身體飄然降落在地,隨即緩緩的走向守望者,道:「此次命運之城的開啟,沒想到守望者也入世了,看來當今之世,即便不是大世也會是盛世,我名夏凡,修為天武七重,天龍神堡門徒,閣下,以你的守望之箭,射向我如何,我夏凡他日定不會叫你失望。」

「看來此人是想被守望者守護!」人群聽到夏凡的話立即心中瞭然,成為守望者守護之人,不僅在暗中多了一位守護神,同時,被守望者守護,本身也是一種榮耀,這意味著,他日有機會證道為皇!

守望者聽到夏凡的話微微仰起頭,斗笠之下的容顏無法看清楚,然而他手中,黑色的弓箭再一次出現。

「守望之箭應該是金色的,你用錯了!」夏凡看到對方黑色的箭淡漠說道,然而守望者並未理會,箭矢搭在箭弦之上,隨即破空,呼嘯,依舊沒有炫麗的光華,只有淡淡的毀滅之氣。

「哼!」夏凡冷哼一聲,手掌中蘊含金色華光,如同龍鱗般耀眼奪目,猛的一拳轟殺出去,隱隱有龍嘯之音滾滾而動。

「嗡!」幾乎在同時,守望者第二箭射了出來,竟有后發先至之勢,這一箭並非是朝著夏凡而去,而是他的上空。

「嗡、嗡、嗡!」

拉箭弦,箭矢破空,快若閃電,人群目不暇接,甚至看不清楚守望者的箭是如何射出的,然而很快,虛空出現了震撼的一幕,那后發的八支箭矢纏繞在八大方位,隱隱有一股大勢蘊含其中,將八方封鎖,無論夏凡從哪一方位走,都躲避不開箭矢。


「嗡!」最後一箭射出,虛空一顫,這一箭直接穿透了虛空,將前面那一箭直接刺穿來,夏凡的拳頭剛想要將那一箭轟滅,就看到箭矢崩裂粉碎,另外一恐怖的箭矢取代了那一箭,寂滅的氣息讓人膽寒。


夏凡臉色一變,終於無法保持剛才的淡然,怒吼一聲,身上有龍氣衝天,狂霸無比,彷彿有妖龍怒吼般,他的雙臂轟殺而出,彷彿有九條真龍齊舞,朝著射向他的九支箭矢轟過去。

「轟、轟、轟……」大地崩裂,虛空炸響,毀滅的氣息蔓延,龍之虛影被一箭穿透,箭矢的力量完全匯聚於一點,穿透力何等可怕,夏凡的身體暴退,然而中間那毀滅之箭速度最恐怖,穿透虛無,繼續朝著他的心臟刺去。

「吼!」夏凡再度狂吼一聲,整個手臂化作了金色,恐怖的手掌朝著那箭矢轟去,箭矢之勢微微被阻,但依舊一往無前。

「給我停下!」

化作龍爪的手掌直接將箭矢扣住,恐怖的摩擦力量讓夏凡金色的手掌生出可怕的刺痛之感,然而那箭矢終於停了下來,最終在他的手掌當中湮滅掉。

夏凡的手掌微微顫抖了下,隱隱有鮮血滲透而出。

目光看向守望者,只見對方依舊帶著斗笠,不過早已轉身,滴答的腳步聲朝著遠處行去,只留下一道虛幻的影子。

「你還不夠格!」

一道平淡無奇的聲音從遠處飄來,讓夏凡的臉色鐵青,站在人群的中間,他感覺自己像是個小丑般,自取其辱。

攤開手掌,一抹抹血跡出現在那,自然是被箭矢擦傷。

「不自量力。」

「他以為自己是誰,竟然想要得到守望者的守護之箭,守護之箭只對擁有武皇之資的人射出!」

眾人在心中暗暗鄙夷這天龍神堡的夏凡,臉上的神色多少有幾分譏諷的神色。

林楓目光看了一眼守望者消失的身影,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這天龍神堡的夏凡,的確是自取其辱,雖實力不錯,但想要得到守望者的守望之箭,哪有那麼容易。

「笑什麼笑,你找死!」

一道雷霆大喝遽然間在虛空中炸響,隨即人群只見夏凡狂暴的身體遽然間撲出,手掌一探,化作妖龍利爪,朝著林楓扣殺而去,隱隱要將林楓撕裂。

人群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神色一僵,隨即心頭瞭然,暗道林楓倒霉,剛被弒皇同盟的殺手刺殺,如今因為距離夏凡最近的緣故,成為了對方出氣的對象,夏凡顯然是看到了眾人眼中的嘲諷之色,心中無比憋屈,無處發泄,正好距離他最近的林楓也在笑,不由得想要將怒火撒在林楓身上,拿林楓來出氣,一個天武五重之人,他夏凡殺了也就殺了,竟然還敢嘲諷他,找死!

林楓也愣了下,對方的狂霸龍爪瞬息降臨,容不得他多想,抬起手掌匯聚恐怖大勢朝著對方的手掌拍了出去,恐怖的爆炸性力量降臨在林楓的手掌上,彷彿要將他骨骼碾碎。

林楓身體被轟得連退,穩住身形之後,感覺到手臂上火辣辣的痛,他的眼眸閃過一道冰冷的殺意,將他當做出氣筒了嗎!

光芒閃爍,林楓的手中出現一張擁有裂紋的弓箭,落日弓。

一言不發,張弓搭箭,箭矢瞬息破空,朝著夏凡怒殺而去,他的眸子中,有一抹嗜血的寒芒,剛才被殺手獵殺,傷勢還在,如今又遭受無妄之災,再次震動傷勢,他的氣,也沒處撒呢! 教務處內,李希凡一臉痛苦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揉了揉被對方踹過的胸口:「老大~你不至於這麽翻臉無情吧?難道外面那些傳言都是真的,她真的是你未婚妻?」

「與你無關!」說話間那雙狹長深邃的眼眸,深沉的注視著他,迸發出陰冷的寒意,冷冽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我警告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見對方這麼認真,李希凡頓時笑的一臉不在意的看著他:「怎麽?原來她就是你一直秘密喜歡著的那個人啊!」說話間頓時笑的一臉奸詐的看著他。

東南浩聞言,狹長的眼眸微眯的注視著他,語氣陰冷:「不是!」

「什麽?」李希凡一臉奇怪的看著他,有些茫然的愣了下。

見他一副迷茫的模樣,東南浩頓時閉眼深吸一口氣,強壓住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齒的回答:「我說那個人…不是她。」

「不是她?那你剛剛為什麽……」說話間還指了指自己被踹的胸口。

好吧!雖然對方已經手下留情了,那一腳也並不是很痛,可是他們老大從來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動手的,除非了他們犯了他的大忌。

東南浩冷漠的注視著他,眼眸中帶著強烈的威脅:「不一樣!總之你以後不要再去招惹她。」說話間頓時冷漠的走了出去。

李希凡一臉鬱悶的望著東南浩離去的背影,這才糾結的嘀咕道:「不是你心上人你那麼生氣幹什麼?難道……」說話間李希凡頓時一臉吃驚的盯著東南浩消失的地方倒抽一口涼氣。

而另一邊的別墅區內,藍羽寒一臉我是大爺般的表情,瀟洒自在的坐在自己從家裡帶過來的太師椅上,雙腿悠閑地交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在自己的腿上,閉目養神。

一旁的柳承風見此,氣得臉都綠了,這個畜生!到底是誰在搬家,為什麽他坐在那裡瀟洒的像個大爺,自己反倒是忙碌的像他的管家。

想到此,柳承風頓時不滿的上前:「我說藍羽寒同學,你能不能不要總把自己的清閑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是你搬家,為什麽我卻忙的像個奴才,你倒像個主子?」

藍羽寒聞言,這才抬眼望著他,笑的一臉放蕩不羈的模樣注視著他:「這就叫那什麽?哦~這就叫皇上不急急死太監!命不一樣。」

意思就是再說,我都還不急,你急什麽?

柳承風聞言,一臉氣結的瞪著他,咬了咬牙:「你……卧槽!老子不幹了。」說話間頓時怒氣沖沖的轉身離開。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藍羽寒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頭,這才對著一旁的手下吩咐道:「動作快點,不要耽誤了本少爺午睡。」

那些黑衣保鏢們聞言,頓時急忙加快手上的動作,不出片刻功夫,便把別墅內的東西清理的乾乾淨淨。 東南玥扶著白秋樂回到宿舍時,對面的東南微剛好從卧室走了出來,看到受傷的白秋樂,頓時一臉心災樂禍的奚落道:「喲~這是怎麽了?出去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麽回來的時候就變成這副樣子了?」

東南玥見此,頓時微微蹙眉的望著站在客廳的東南微:「微微姐,你忘記媽媽是怎麼交待我們的了嗎?」

是我有意斷送這餘生 玥玥,這裡沒你什麼事,你先回房間。」說話間頓時一臉威脅的瞪著東南玥。

見東南玥不理她,也就由著她了,這才一臉傲慢的向著白秋樂走了過來。

白秋樂見此,頓時笑的媚眼彎彎的望著她:「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下而已,還沒到了殘廢的地步,你想惹事的話,我可以隨時奉陪的。」畢竟她可是跆拳道黑帶。

東南微一臉氣結的看著她:「你……」說話間頓時對著一旁房間里的柳慕雅開口:「慕雅,你好了嗎?」

「哦,好了好了!」說話間卧室的另一扇門被打開,柳慕雅踏著拖鞋從走廊里走了出來,臉上還貼著黑乎乎的面膜。

東南微見此,頓時冷笑的看著白秋樂,對著身後的柳慕雅開口:「今天,你陪我一起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死活的野丫頭,讓她也懂得什麼叫規矩。」說話間還不忘憤怒的盯著白秋樂,恨不得掐死眼前這個礙事的女人。

白秋樂無辜的對著她眨了眨眼睛:「那可真不巧,我可沒時間在這裡陪你浪費時間!畢竟也不是誰都是你的三|陪。」 二缺女青

聽到她這麼說,原本還貼著面膜的柳慕雅,頓時將臉上的面膜扯了下來,望著白秋樂消失的地方,半晌兒才面色僵硬的怒吼:「喂~給我說清楚?你罵誰三|陪呢?」

一旁的東南玥聞言,頓時著急的解釋道:「慕雅姐,你別誤會了,樂樂姐她不是在罵你是那個三|陪,而是另一個三|陪的意思。哦…也不對,她說的是另外一種三|陪的意思。」

看到臉色越來越差的柳慕雅,東南玥頓時懶得解釋的擺了擺手:「哎呀!總之不是罵你三|陪的意思啦。」說話間也趕快灰溜溜的跑回房間。

柳慕雅一臉扭曲的站在原地,氣得雙手顫抖的握緊手中被扯下來的面膜,咬牙切齒的開口:「白秋樂!你給我等著!」

一旁的東南微也是一臉面色鐵青的望著緊閉的房門,頓時氣得咬牙切齒的握緊了拳頭。

回到房間內,白秋樂這才一臉無奈地倒在床上,隨手抽過一本書,便開始翻看了起來,望著上面一排排的化學公式,白秋樂頓時無奈地扶額,嘆了口氣。

就在她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之時,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白秋樂頓時煩躁的拿起手機,沒好氣的反問:「幹什麼?」

對方聞言,沉默了片刻,沒有出聲。

白秋樂頓時鬱悶的剛想大罵,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某人冷漠的聲音:「你現在在哪裡?」

白秋樂聞言,頓時驚奇的睜開眼眸,望了眼手中的電話:「東南浩?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落日弓雖裂,威力不如前,但也遠非普通的利器能夠比擬的,一箭射殺而出,空間一顫,箭矢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瞬息降臨。

「又是弓箭!」夏凡冷喝一聲,臉色極其的難看,剛才便被守望者的弓箭羞辱,如今林楓竟又用弓箭,激起他的怒火。

一拳直接朝著箭矢轟殺而出,彷彿有龍鱗附在他的手臂之上,充滿了力量之感,將箭矢轟得炸裂。

然而此刻第三箭第四箭卻陸續射殺了出去,林楓身上陽火真元滾滾不休,火焰在他的身上瘋狂的燃燒綻放,甚至透著絲絲的暗黑之色,極其的可怕,充滿了毀滅的力量,而這恐怖的毀滅力量,全部匯聚到了箭矢之上,射出的箭,帶著黑色的火焰真元。

「你找死!」夏凡狂吼出聲,腳步往前踏出,每一步都踏出一道恐怖的裂縫,地面不斷崩裂開來,無邊的怒火讓人心頭都暗暗震顫。

風之意志將林楓的身體籠罩,腳上踏著逍遙步法,無比玄妙,他的速度快若閃電,不斷與夏凡保持著一樣的拒絕,一道道蘊含著恐怖黑色火焰的箭矢瘋狂的射殺出去,彷彿虛空都要燃燒起來。

夏凡不知道自己已經摧毀了多少箭矢,那恐怖的灼熱之氣讓他想要發瘋,只要有一道箭矢射在他的身上,就夠他受的了,雖然一支箭矢威脅不到他,但十支箭矢、百支箭矢呢?

「好快的速度,這樣下去夏凡估計會吃虧!」人群本以為夏凡能夠將林楓斬殺當場,卻沒想到林楓速度那麼快,永遠和夏凡保持著相等的距離,一箭又一箭的射殺而出,彷彿永遠不會疲憊,讓夏凡又發瘋的衝動。

「殺!」夏凡怒吼一聲,龍嘯之聲震得天穹顫抖,在他的手中出現一柄無比巨大的刀,上面雕刻龍之影,刀意凄冷,寒光映射在人群的身上,讓人感覺有股深入骨髓的冷意。

夏凡身體一躍而起,沖入虛空,龍刀斬殺而下,彷彿有妖龍騰空,摧枯立朽,箭矢不斷的碎裂。

然而林楓依舊沒有停息下來,一箭一箭的破空,讓夏凡無比煩躁。


「天龍神堡最擅長的力量是近戰,因為他們都擬化妖界王族妖龍的戰鬥手段,近戰強悍無比,但此刻速度跟不上,只有成為靶子的份!」人群看到林楓圍繞著夏凡不停的射殺,夏凡只能夠不斷的揮刀,不由得暗暗為夏凡叫冤,真夠憋屈的。

「吼!」就在此時,夏凡的龍刀劈殺而出,一頭恐怖如真實的妖龍從天而降,朝著林楓吞噬而去,那是他的龍刀所化作的妖龍,夏凡,將龍刀劈殺而出,而他的身體也同時朝前。

「納命來吧!」夏凡冰冷說道,這一擊,必要林楓的命。

卻見林楓冷笑,落日弓消失,龍刀綻放的剎那他身後出現一張巨大的銀色羽翼,同時他的身前出現一面黑色的盾牌,堅不可摧。

「轟隆!」龍刀化作的妖龍斬在黑色盾牌之上,震得林楓雙臂發麻,氣血翻滾,好在盾牌將力道卸掉大半,否則這一擊能將他震得內腑受創。

「竟然沒裂,這是什麼盾牌!」

眾人神色一僵,恐怖的妖龍之刀斬在上面,盾牌完好無損,讓人震撼。

但這一瞬間的時間,夏凡終於到了林楓的身邊,妖異無比的龍爪附上了金色的利刺,甚至有一頭妖龍之嘴朝著林楓吞噬過去,這一擊,要林楓的命。

林楓神色平靜無比,甚至沒有半點的波瀾,在他的手中,一柄方天畫戟突兀的出現,猛的朝著前方刺殺而出。

「轟咔!」暴虐的空間炸裂,龍爪想要將方天畫戟都碾碎,然而昔日聖器的即便有了裂紋也不是輕易能夠碎裂的,甚至將夏凡的手掌都刺出一個血洞,讓夏凡猛吸了口氣,但依舊要置林楓於死地。

「死!」怒吼一聲,龍之嘴朝著林楓吞噬而去,要將林楓的身體吞沒掉。

「滾吧!」林楓的嘴中吐出一道冰冷的聲音,一朵幽冥般的火焰之蓮綻放而出,緩緩的送入龍嘴當中,林楓晉級天武五重境界之後,陽火真元更加的狂暴,如今凝聚而出的幽冥火蓮,毀滅之力何等的可怕,況且,林楓還刻意在火焰當中加入了魔道的力量以及荒之力量。

「吼……」妖龍之嘴中發出一道嘶吼,不過卻顯得極為的痛苦,光影再閃,林楓的手掌當中出現了一柄巨大的鎚頭,掄起可怕的力量,天地大勢隨之起舞,無邊巨大的鎚頭狠狠的砸了過去,夏凡慘叫一聲,身體瘋狂的暴退。

人群的神色僵硬,嘴角抽搐著,這是什麼怪物?他身上怎麼有那麼多寶貝,都是極其的厲害,但都並非是聖器。




Related Articles

血色巨狼咆哮著,邁開四條腿,朝著廢墟城池奔襲。

先前的閃爍是它的能力,需要消耗大量的妖力...
Read more

「你可知我是誰?」田青青繼續問。

「兔神,九天公主!」錦毛鼠靈神回答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