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元神雖然強大,但是卻也有著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元神之體一旦失去肉身的庇護將會變得非常脆弱,很多神通秘法以元神之體根本就無法施展的出來。所以也可以說,同一修士,其元神之體比之**必然要弱上不少。

「元神修鍊,形如體魄道身,可持久戰鬥,甚至施展神通秘術也絲毫沒有問題,可與本體擁有一般無二的戰力。縱然於體外崩碎,破碎的元神之光也依然可回歸肉身,重新凝聚出元神體!」

姜小凡瞪眼,瞠目結舌。

眾所周知,元神乃是修士最為重要的東西,一旦元神破碎,縱然肉身保存的再完好也無用,因為神已經滅了,空留軀殼根本就沒有絲毫意義。

可是現在,這部神道竟然稱就算元神破碎也可重新於識海中凝聚再生。

這簡直太過驚世駭俗了!

就算以姜小凡這般粗線條的人,看到這些話后也忍不住發愣,捧著這部金色鐵書半響沒有回過神來。不久后,他狠狠搖頭,重新望向鐵書,下意識的讀出聲來:「修行神道,需有一個先決條件,掌控有元神道甲!」

「元神道甲?元神道甲!!!」

姜小凡大叫。

他突然覺得,這他媽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意?

要知道,元神道甲這東西本身就是天地奇物,是由自然孕育而生的神寶,縱然是在璀璨的上古時代也僅僅只出現過一件而已,後來在大戰中徹底崩碎掉了。

時隔千古,這等奇物竟然又出現了一件,被一個小小的人皇所得。而更主要的是,他當時的戰力恰恰就能夠斬殺這尊人皇,最後那人皇的肉身被他所毀,元神被龍窮吞噬,而朦朧的龍窮顯然是將毫無波動的元神道甲當作是一件廢物給丟了出來,結果他踩著幻神步,一舉將這件神甲奪到了手中。

「天意啊!天意啊!」

他連連瞪眼。

終於,他漸漸平靜了下來,重新看了下去。

元神之道,以元神道甲為媒介,將部分元神之力融入到血肉之中,這一步稱作是還神,將神性與血肉融合為一體,為第一步。


第二步,斬斷元神和肉身死亡鏈接,僅留下一道生之橋樑。

第三步,崩碎元神道甲,將其化成純凈能量注入元神體之中。

三個過程,每一個過程都需要用到元神道甲。第一個步驟和第二個步驟都要依靠元神道甲來維持元神體的穩定,避免元神體因為分裂和斬斷死亡鏈接而被消融掉。而第三個步驟則是讓元神體可以自由翱翔天地,可如肉身般戰鬥。

「呼!開始!」

他最後確定了四周的封禁足夠牢固,這才開始修行這部神道。

他將心神沉浸在神識海洋中,最後終究還是咬了咬牙,一件赤金鎧甲浮現,他以意念控制元神體,從其上撕裂出一道又一道的元神之光。

「啊!」

他忍不住低吼。

痛,劇烈的疼痛,這是他此刻唯一的感覺。

然而他的毅力不得不說非常堅韌,這種非人的疼痛,他生生忍了下來。因為他很清楚,修行這樣強大的元神之道,必然會承認難以想象的痛楚。

畢竟是將元神體分裂開來,不痛苦的話那就真的奇怪了。

他將分裂開來的元神之光一點一點的融入到血肉之中,儘管這個過程劇痛無比,讓他幾欲昏厥,然而他卻感覺到了肉身中多出了另外一股神奇的力量。

短短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軀體更加堅固了。

「再來!」

他狠狠咬牙。

其額上滿是汗水,青筋暴露,但是卻咬牙堅持。

這個過程緩慢無比,足足過了三天三夜。這三天三夜裡,姜小凡無時無刻不在承受著錐心般的疼痛,幾次差點昏死過去,但是卻都憑著強大的意志撐了過來。

終於,第四天凌晨的時候,他將一半的元神之光融入到了血肉之中。這讓他感覺**彷彿回到了人皇境之前那般摸樣,可是卻又不完全一樣。這一刻,他純凈的體魄更加強大,且多出一股神性的力量。

總之,他的肉身強度又有了十足的進步!

「斬斷死亡鏈接,唯留生之橋樑!」

姜小凡咬牙,低聲自語。

一般而言,元神被毀,修士會當場死亡,因為元神和真身有死亡鏈接的存在。而肉身被毀,元神依然可以重新凝聚新的**,這就是所謂的生之橋樑。

斬斷死亡鏈接,即是讓修士縱然元神被毀也依然不會死亡,可重新凝聚而出。留下生之橋樑,即肉身縱然破碎,也依然可以重新凝聚新的**,不會因為斬斷死亡鏈接而有絲毫影響。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需要元神道甲來作為媒介支撐,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不過這對姜小凡而言卻沒有阻礙,因為他有元神道甲這種天地奇物,不會有後顧之憂!

此刻,汗水已經浸濕了他的渾身衣物,那完全是因為疼痛而產生的液體。他死死的咬著牙關,神識海洋中浮現出一柄朦朧的金刀,微微一頓,猛的朝著十二品蓮台上的虛弱元神體附近斬去。

「啊!」

又是一陣低沉的咆哮,震的空間都顫了起來。

第二步,斬斷死亡鏈接,這等疼痛比之第一步還要劇烈千倍萬倍,就如同是靈魂被撕裂了一般。然而相對來說,這第二步不會如同第一步那般持續太長的時間,僅僅只是一瞬而已,很快就過去了。

因為這等程度的疼痛雖然沒有傷口,不會傷及靈魂,但卻更加可怕,因為那是精神上的痛楚。它比第一步的疼痛感強烈數千上萬倍,如果持續的太久,縱然是三清修士也不可能承受的了,絕對會被活活痛死。

「嗡!」

第一步還神,第二步斬斷死亡鏈接,這兩個過程都要承擔極其可怕的風險和極端殘酷的疼痛,且一個比一個劇烈。然而如今,姜小凡終究憑藉著強大的意志支撐了過來,一股奇異的力量開始在他的識海中呈現。

「準備最後一步!」

姜小凡低聲自語。

他開始運轉佛經和道經,以神能溫養肉身和元神體,足足過去了三個月才再次睜開眸子。畢竟是從元神體上斬去了一半元神之光,他花費了足足三個月將那一半的元神之光重新修復回來。

一切準備就緒,第三步就此展開……

相對而言,第三步非常輕鬆,僅僅只是打碎元神道甲,將其化成能量注入元神體之內,凝聚新一代的元神戰甲。這個過程雖然會持續很長的時間,但是卻不會如同第一步和第二步那般產生難以承受的疼痛。

「噗!」

元神道甲崩碎,被姜小凡小心的注入元神體內。

他開始一遍又一遍的運轉佛經和道經,以神光和神念一遍一遍的掃過,讓十二品蓮台上的元神慢慢凝鍊。這個過程非常的平緩,十二品蓮台旁邊,混沌青蓮輕微搖曳,讓這道元神更加凝實。

轉眼間,又三個月過去了……

「唰!」

這一刻,姜小凡終於睜開了眸子,兩道金芒一閃而逝。

他長身而起,眉心間微光閃閃,一道流光射了出來,在他身邊凝聚出另外一道身影,和他一模一樣。這道身影披著一副金色的鎧甲,所透發出的氣息與其真身一般強大,絲毫不差。

「元神道體!」

姜小凡眼中金芒湛湛,握緊了鐵拳。 哪怕這裏即將在轟鳴中坍塌爲一片死亡的斷壁殘垣,也要在那個瞬間之前付出全部的努力,只要仍然有一線的機會可以阻止那最爲悲慘的結局,就仍然有着不去放棄的理由。

琉葉蹲下身子,用力將被捆綁的人嘴上的膠帶撕掉,強力的粘性順便將可憐人的鬍子扯下好幾根。然而豆蟲一樣的男子只是微弱的掙扎了一下,微張的眼睛還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

琉葉來不及將對方從束縛中完全解放,緊緊的揪住男子的領口,使勁搖晃着:“這裏發生什麼事情了?是誰將你們綁起來的?對方有多少人?裝備什麼武器?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嘿……嘿嘿……美人兒,再給我來一塊烤鬆餅……”豆蟲一樣的男子一臉傻笑,扭動着身體胡言亂語。

被下藥了?琉葉擡起頭,看到桌子上有幾盤吃了一半的小點心,還有半壺冷掉的咖啡,心中的疑惑更盛。這幾個監控室的工作人員不過是無足輕重的小卒而已,既然****擁有控制整個大廈並且安裝**的實力,爲什麼不用更加直接的手段制服他們呢?而且事後爲什麼只是將他們捆綁起來?直接幹掉不是更加簡單合理嗎?

這樣想着,但是琉葉的動作並沒有遲緩。嘩的一聲波瀾,飲水機裏的冰水兜頭而下,沉溺於緋色環境中的豆蟲如同電擊一般的戰慄起來;啪啪兩聲脆響,纖細的手掌在那鬆垮的臉上扇出兩片紅色的印記,兇猛的耳光將對方從夏威夷的沙灘抽回到監控室中。

看到對方的的眼睛逐漸明亮起來,琉葉加重了聲音的再次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快說!如果不想幾千位平民和我們一起被炸上天,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

…………

不知名的房間中,紫色的身影坐在椅子上,似乎情緒低落,半遮姝容的長髮靜靜的垂在胸前,長長的睫毛將神祕的眸子分割成失望的碎片。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看起來十分可憐。過了好久,鳳從身邊提起了帶着長毛兔飾物的粉紅包包,從裏面摸出了幾隻銀光閃閃的小刀,刀柄上的薔薇花紋細膩優雅,刀身上的流線也華美溢光,彷彿精緻的藝術品一樣,將纖細的身影映襯出幾分瑰麗的英武。

但是在武器專家的眼睛中,那漂亮的花紋有效的增加了刀柄的摩擦,讓持刀的手指更加方便的施力;鋒刃的弧線正好符合切割的力矩,可以毫無阻力的沒入血肉的間隙;柔和的凹線,更是恰到好處的血槽,一旦小刀刺入胸腹,鮮血和空氣的交換會迅速將傷者送進永眠的懷抱……

鳳撫摸着銀色的小刀,柔軟的指尖滑過微冷的金屬,臉上露出了無邪的笑容,翩翩而起,揚起的紫色長髮擋住了離開的背影。小小的房間中失去了唯一的主人,只留下空氣中逐漸飄散的呢喃:“本來不想這樣,但是他因我而失去了自由,我就必須將其解救。所以呢,執意阻擋我的人,必須請你離開這個世界了……”

當鳳離開藏身的房間時,監控室裏的琉葉也在清醒過來的工作人員嘴裏得知了事情的發生和經過:菲莎大廈的監控室裏一向有四名帶槍保安和兩名監控者,今天早上交班之後,一名身穿女僕裝束的紫發紫瞳少女走了進來,同時還端着一大盤糕點和飲料,少女自稱是值班經理吩咐前來,爲辛苦工作的員工送點心的,並且出示了菲莎超市的員工證明,純潔的容貌和親切的笑容讓人放鬆了警惕。幾個人稱讚着值班經理體恤員工的美德,沉浸在美好和幸福之中,毫無戒備的享受了額外的美味,結果,殘留在豆蟲們腦中的就只剩下香甜可口的點心了,至於喝下咖啡後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琉葉的臉色非常難看,費盡千辛萬苦來到監控室,然後懷着巨大的期望喚醒了被綁架的工作人員,結果最終得到的情報卻少的可憐。除了****中有一隻能夠將男人迷惑的神魂顛倒的尤物以外,幾乎什麼都不知道。

不過,應該說並非完全沒有收穫吧。琉葉扭頭看了看監控室裏的設備,很快從裏面找到了有線通訊的終端。儘管強力的電磁干擾可以擾亂無線電波的傳遞,但是金屬襯網下的脈衝,卻不會受到任何干擾,果然,少女很快和外部取得了聯繫。幾乎是下意識的,在危險之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金色的高貴微笑。

“你說什麼!現在你正在菲莎大廈內部?”當接通了大執政官辦公室以後,琉葉剛剛講完目前的情況,就響起了塞勒妮爾驚訝的聲音,幾秒鐘壓抑的沉寂,大執政官的聲音恢復了往日的鎮靜,略微有些急促,語調中卻是不許違抗的強硬:“根據我們的分析,****人數衆多,也擁有相當的戰鬥力。所以你一個人是無法改變局面的。我要你立刻向天臺移動,設法和準備突入大廈的特攻隊回合,她們將支援你脫出戰鬥。”

“可是我認爲……”

“難道你要質疑我的判斷嗎?葉。”塞勒妮爾的聲音有些嚴厲起來,但是這份嚴厲中蘊含的焦急和憂慮卻如此的明顯。“這並非逃跑,我們的指揮部需要你提供的第一手情報,這樣纔可以更加妥善的拯救大廈中的人質。”

雖然這個理由似乎非常牽強,但是琉葉不得不承認,目前自己完全不知道敵人藏在什麼地方,也沒有把握救出被挾持的平民。加上潛意識裏對姐姐的信任和依賴,儘管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也只能同意了暫時撤出的要求。

剛剛將通訊掛斷,不合時宜的聲音從地上響了起來,那個豆蟲一樣的男子仍然在蠕動着,還一邊的嚷嚷:“喂!這位小姐,請你快點幫我解開吧!還有還有,你不會打算自己逃走吧,剛纔我可都聽到了,你在和什麼人商量脫離大廈的事情吧!”

琉葉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卻猛然聽到了一聲似乎耳熟的柔和聲音,突兀的從門口響起:“那可是犯規的行爲哦,在我允許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離開大廈的。”

本能的一個滾翻,黑髮的少女躲藏到桌子後面,幾乎同時,原來站立的地方劃過兩束激光,爆裂和黑煙中,後面的監控屏成爲了琉葉的替罪羔羊,在激光手槍的肆虐下燃燒起來。

琉葉舉槍還擊,卻沒有鎖定到任何目標,只有一晃而過的紫色影子落入了眼睛裏。一擊不成立即撤退,對方似乎並不打算依仗掩體壓制作戰。但是琉葉卻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迷一般的****,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不甘示弱和好奇的心理戰勝了塞勒妮爾的命令,緊緊的跟了上去,將幾條瑟瑟發抖一臉驚慌的豆蟲留在了監控室裏…… 姜小凡盯著旁邊這道身披金甲的元神道體,眼中有淡淡神光在閃爍。元神體化光衝出,於體外凝聚成和本尊一模一樣的身影,無論是外表還是氣息,兩者皆保持著一致水平,這是一種突破。

「試試看吧!」

姜小凡低語。

「唰!」

他的元神道體當即動了起來,腳底金芒一閃,瞬間橫跨百丈距離,一拳朝著下方的巨石砸了下去。隨著哧的一聲輕響,巨石被崩的粉碎,揚起一片灰色的沙塵。

堪比強大的肉身!

「嗡!」


元神道體結印,一枚閃爍著銀色神光的符籙懸浮而出,充斥著可磨滅一切神能的強橫波動。這之後,封魔印,擒龍手,封邪法印,甚至是不動明王印和唵字天音都一一展現了出來,與真身所施展的威能一般無二。

「好!」

姜小凡忍不住叫了一聲,雙拳緊握。

「哧!」

不久后,元神道體哧的一聲消散了,化作一條金芒射入姜小凡體內。同一時間,他識海中的十二品蓮台上,一道朦朧身影漸漸出現,正是他的元神道體,只不過如今有些模糊而已。

「以我如今的修為,大概能夠維持元神道體在體外存在半個時辰,和不動明王印相差無幾。半個時辰后,元神道體將會消散,重新歸於識海中,如果要再次施展,至少得需要六個時辰的恢復時間。」

姜小凡在心中盤算。

不過,雖然只能維持半個時辰,但是卻也足夠恐怖了。這半個時辰內,他的戰力等若提升了一倍,對於他這等程度的年輕至尊而言,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

「唵字天音,不動明王,元神道體!」

他在心中衡量,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兩種超級大神通,一尊戰力相同的元神道體,三種手段結合,他如今的戰力比之無源大裂角一戰強大了至少三倍。他眼中閃爍著湛湛精芒,一股強大的戰意衝天而起,震的這片大地都顫了起來。

這一刻,他想找一尊玄仙出來戰鬥一番!

很快,他將自己的氣息收攝了起來,再次盤膝而坐。神通,體魄,元神,他花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梳理感悟,已經達到了一個將近完美的水平,各方面都有了十足的提高,遠超從前。

他慢慢閉上眸子,心神運轉,想起了另外一股奇特的力量……

「嗡!」

空間輕微顫動,六團拳頭大小的光華浮現,圍繞著他微微旋轉。

姜小凡睜開了雙眼,定定的望著這六團神光。

這是他在下方的五龍化神地中晉陞人皇時悟出的東西,從它們體外感覺不到一點強大的波動。這六團神光等若是取代了他的領域和道則,因為本身該為人皇領悟出的這兩樣東西,他一樣都沒有。

「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有些疑惑。

雖然六團光華沒有強大的波動,但是無源大裂角一戰,姜小凡幾乎肯定了它們的一個可怕威能,竟然可以將所有領域無效化!不過,除卻抵消領域的效果外,當時它並沒有發揮出其它什麼作用。

他將心神沉浸到六團神光之中,用心感悟,以人皇級數的強大修為去解析六團神光。這一刻,他的神識彷彿出現在了一片宇宙之中,彷彿他自己立身在一片廣闊的大天地之內。然而雖然如此,可四周卻朦朦朧朧,什麼也看不清。

「這是……」

姜小凡疑惑。


他如今的神識已經足夠強大了,絕對可以覆蓋住方圓數千丈的範圍。可是如今,這六團神華中一片朦朧,就彷彿將他的神識關閉在一片原始的世界中,什麼也沒有,什麼都不存在,有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透明。

「唔!」

姜小凡緊咬牙關,死不言棄的專研。

然後,七天過去了……

「媽的,什麼玩意兒!」


最終,他帶著憤憤的聲音撤回了強大的神念。

整整七天七夜的時間,他連一根毛都沒有發現,就只能感覺到一片白茫茫的空間,龐大的難以想象。他在那片空間奔走了數萬里,但是四周的環境依然沒有絲毫變化,還是純白一片,什麼都沒有。

「算了,不搞了。」



Related Articles

「無敵教真的有那麼強么?」

其中一名輪迴境界強者狐疑,為何老祖會忌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