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道子看了陳飛一眼,道:“天質不錯,看來是軒轅珊極其看中的外門弟子啊!”

“外門弟子能進內門嗎?”穀風問道。

“能!”無道子答道:“陳飛現在只是武者中期的修爲,但可以看出他的外體功夫相當不錯,若是勤於修煉,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能進內門做內門弟子了!”

“前輩過獎了!”陳飛這時醒了過來,聲音聽着極其有磁性:“軒轅長老只是多提攜小輩一把!”

“嗯,你還謙虛了!”無道子說着看了一眼那老花手:“這老傢伙估計一時半會兒站不起來了,今天就在這裏過夜,明天一早進霧歌!”

陳飛點點頭,站起身,看着不遠處那霧氣繚繞的霧歌,感慨道:“這地方真漂亮!真是不敢想象,這裏面會是多麼的神祕!”

青兒也說道:“是啊,穀風哥哥,你說說這裏面都有什麼?”

陳飛看了青兒一眼:“你不是師兄嗎?”

“哈哈!”穀風笑道:“在外面我是他哥哥,誰讓我年齡比他大,修爲也比他高!”

“哼!有什麼了不起!”青兒不屑道:“你還是趕緊說說吧,明天就要進去了!”

“這裏面,不能運用靈氣!”穀風不管青兒與陳飛的驚訝,繼續說道:“太師祖那有一些靈氣丹,把它擊碎附在靈符之上便可以運用靈符了!至於陳飛,軒轅長老倒也是找你找的巧,你力大無窮,劍術高明,倒是真的有用武之地了!”

陳飛略有所思的點點頭,青兒想了一下,也覺得沒什麼,倒是問道:“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那麼危險?”

“仙獸!”

青兒張大了嘴巴:“啊!”

“殭屍!”

這次青兒沒說話,走到席地而坐的無道子那裏:“太師祖,咱不去了!”

“殭屍不怕!”這時那老花手卻叫了起來:“穀風小道,來我這裏把包裹拿出來!”

穀風疑惑着走上前,從老花手的包裹中翻出了幾條類似於觀音像的項鍊!

“一人戴一條!”老花手的聲音還很是虛弱:“這是開光的觀音石製成,辟邪,一般的邪物都不敢接近的!”

穀風一人給發了一條,說道:“那霧歌裏都不是一般的邪物……”

老花手一愣,接着笑道:“那我也有辦法!雖說我沒去過,但是隻要不是太過邪惡的東西,老朽還是有辦法對付一下的!”

“不用壓力過大!”無道子指着穀風說:“他能在霧歌運用靈氣!唯獨他能!至於原因,我也不知道!”

青兒擺出一副很崇拜的表情:“師弟,你真厲害!”穀風不屑的“哼”了一聲,兩人像是小孩子般打鬧起來。

無道子走到老花手身邊揮手給他注入一絲靈氣,看了一眼那霧歌,輕聲道:“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出發!”

霧歌的濃郁霧氣,縈縈繞繞,天剛剛透亮,幾人便都起了身,看的出,幾人的精神都不錯。

無道子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穀風,你把軒轅珊給你的錦囊拿出來看看,他們要我們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一茬穀風也忘了,經無道子這麼一提醒,急忙取出,從裏面掏出幾顆成色一般的靈愈丹,還有一張小紙條,穀風打開,上面畫了一個東西:這東西恍一看像是一隻類似骨頭的東西,兩端卻很是尖細,中間好像有一些刻着的圖案,因爲圖太小,極是模糊,畫的是什麼看不清楚。

無道子越看心中越是驚訝:這世上這種類似骨頭的東西幾乎沒有,這圖上畫的,越看越像是那上古神獸的神骨!這豈不是與穀風那神祕的鬼笛很像!

穀風現在也是這種心情,但是他可不知道什麼上古神獸,只知道圖上畫的與自己的鬼笛很像是同一種材質製成。

“好!”無道子示意讓穀風收起那紙條:“就是這東西,沒有一點的線索,我們接了一個苦活兒啊!”無道子很是無奈的開了個玩笑。

那老花手倒是不在乎:“有墓盜就行!找不到這東西我們也能發筆橫財!在這霧歌裏做一次活兒,頂我一輩子的了!”

無道子沒有回話,取出一紙飛行符,馭起化成一張布毯交給穀風:“由你來駕馭了!我們只能坐在上面了!”

穀風一陣感慨:這太師祖有多少奇奇怪怪的靈符啊!看來自己有時間也要學一下煉製靈符了!

老花手戰戰兢兢的站了上去:“穀風道長,你可要慢點啊!老頭子我可受不了了!”

穀風點頭,看了一下那霧歌,直直飛奔進去:“我可是按照我的印象直接去那陵墓之地了!”

“殭屍!”

一進霧歌,幾人便都失去了靈氣,因爲不敢飛的太高,青兒一眼就看到了霧河中漂流着的霧屍!

“小點聲,不要輕舉妄動!”無道子急忙低喝:“這霧屍的下面還有狼頭蛟!沒想到這次我們這麼快就到了霧河的地界!”

老花手一驚:“狼頭蛟?那種低階的魔獸?”

“沒想到你也知道這些東西!”穀風笑着說道。

老花手也是一樂:“做我們這行的,什麼都要了解一點嗎!”

“得了吧!”青兒現在的口氣越來越像是穀風:“是您那行,可不是我們這行!”

老花手還想說什麼,突地一個霧屍從水面立了起來!


老花手還沒來得及驚叫,陳飛手持長劍一個橫劈過去,那霧屍便頭身分離了!

“真快!”青兒苦笑的說道:“快點飛吧,要不等會……”話音未落,兩頭狼頭蛟從水面中躍出,直奔青兒而去!

青兒急忙拔出長劍擋在身前,穀風一紙炎火符扔了過來,燒退了兩頭狼頭蛟,靈氣大動,向着一個方向疾飛而去! 穀風帶着四人疾馳,半盞茶的功夫,老花手忽然叫道:“到陸地了,下去!”

穀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凝神向霧中看去,朦朦朧朧的確實像是到了陸地:“你還有這種招數?”說着收起了飛行符,幾人落在了地上。

“我這行,有點泥土味兒就能聞的出來!”老花手笑道:“到了這裏,你們可就真得聽我的了!”

“那接下來做什麼?”無道子盯着老花手問道:“我們只是在最外層的陵墓之地,內層可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

“喏!”老花手指指地上:“找墓!外層內層不都是墓嗎!那軒轅王族既然告訴我們那祕寶是埋葬在這裏的,我們也不知道具體在哪個位置,只能一個一個找了!”

“啊!”青兒嘆一口氣:“你不是想要把這霧歌裏的墓都挖一遍吧!”

老花手反問:“難道你還有別的辦法?”說着蹲下身,從地上抄起一把土,放在鼻子上聞了起來。

老花手整個身子被那霧氣環繞着,穀風恍一看,覺得像極了那霧屍王蹲在地上吃那些死去的霧屍的屍體!想到這穀風不禁警覺的四處看了一下,凝神觀察着周圍幾丈內的情況,輕聲問道:“你這麼聞,能聞出什麼?”

老花手扔下手中的土,擡頭看了穀風一眼:“這土,有死土與活土之分,你們猜猜看,是死土下面有墓,還是活土下面有墓?”

“死土唄!”青兒說道:“要不怎麼能叫死土呢!”

穀風頓時又起了玩心,跟青兒相反說道:“我說是活土!死土是死的,說明從來沒動過,怎麼能有墓!”說着還裝作得意的看了青兒一眼。

青兒賭氣的看向老花手,希望他能給一個自己滿意的答案!那老花手卻是隻笑不語,從隨身的包裹中找出幾柄小木勺,遞給四人:“你們以我這裏爲中心向四個方向去,各挖一勺土回來!最短也要走出四丈以外!”

四人都知道這老花手要聞土,應了一聲接過木勺各自走去。

半盞茶的功夫,四人回到原地。

老花手用已有皺紋的手接過四把木勺,挨個聞了聞,最後拿着陳飛取回的土,用手在裏面抓了幾下,道:“往這個土的方向走!”

陳飛問道:“這土,和其它三勺有什麼區別嗎?”

老花手一把把四勺土倒在地上:“你看,你取回的這勺土裏,除了溼潤的黃色泥土,還有着一些黑色的類似於小炭塊兒的東西!”

“那這是說明這是被人動過還是別的什麼?”穀風問道。

“自己去想!”老花手起身攤開手:“走吧,就你厲害,還得你保護我們!”

穀風聳聳肩,手握長劍向那土來源的方向走去。

這時已到了中午,外面刺眼的陽光順着霧氣照進霧歌中,讓霧歌中被照的很是虛幻。幾人在這濃霧中走了一段,心裏就有了一種奇妙的壓迫感!

“這個地方,太特別了!”青兒不禁有些吃不消,抱怨道:“老花手前輩,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啊?”

老花手停下身,擡頭看了一下四處的環境:這個地方四面都是濃郁的樹林,一棵棵蒼天大樹拔地而起,而幾人所站的地方,有着一片的長長的草地。

老花手伸手從隨身的包裹中取出幾根鐵棍,雙手上下翻飛一組裝,不一會兒手中的東西竟變成了一把鏟子。

無道子與青兒可是從沒見過世俗界的這種東西,睜大着雙眼看着。一旁的穀風卻是在心裏想到:這難不成是那傳說中的洛陽鏟?不過他也沒見過,只是聽那些乞丐們晚上睡不着時吹牛皮時所說,現在看着老花手手裏的這東西,不禁也產生了一絲好奇。

老花手拿着鐵鏟在地上撅了一個小洞,忽的轉身向穀風道:“怎麼忘了你了!你用你那靈氣,沿着這小洞往下探,看裏面有什麼?”

穀風點點頭,凝神探去,卻是一無所獲,他一下想起在“一字墓”裏探不到牆外面時的場景!想到這裏不禁也是一愣:那這下面也有東西還是?


“怎樣?”老花手見穀風發愣,問道:“探到什麼了?”

шшш● Tтkд n● ℃ O

穀風搖搖頭:“探不進去!”

“嗯!”老花手聽了這話不禁沒失望,反倒是點點頭,從那洞口挖出的土中嗅了一下,從鐵鏟的背面一轉,轉出一把長匕首,沿着那小洞往深處挖去!挖進將近兩米深,他仔細看了看那土,然後又用那鐵鏟在地上挖挖畫畫起來。

其餘四人等了一會,有些不耐煩,青兒走了幾步,皺着眉頭問:“難道沒別的辦法了?”

無道子看了青兒一眼,沒有說話,穀風也有些不耐煩,在這霧氣繚繞的地方站一會,就會有種類似“雪盲”的感覺,很是難受!現在看到幾人的臉上都顯出不耐煩的表情,穀風上前問道:“老花手!怎麼樣了?”

老花手“呵呵”一笑,站起身,圍着自己畫的圈走了一圈,眉頭卻也是皺了起來:“穀風,你到高處看看,我畫的像是什麼?”

穀風點頭馭劍飛到兩丈多高的地方,看了一會,說道:“老花手!你畫的像是、像是個槓鈴!”

下面四人一臉疑惑:“槓鈴?!槓鈴是什麼?”


穀風這才反應過來,飛回地上撓撓頭:“像是個骨頭!兩頭大中間細!”

老花手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踱了幾步,說道:“這應該是個墓場!我根據土質大致畫出了這座陵墓的形狀,很是怪異!那,咱就從這個開始?”

其餘四人面面相覷,無道子答道:“嗯!沒別的辦法,就只能這樣碰運氣了!”

老花手把鐵鏟幾下拆開,又裝進自己的包裹中:“這個陵墓好像不同於一般的墓,深度很淺,我們不從從墓頂開,從邊上挖一洞,從墓的側面進去!”說着在一旁畫了個圈,笑着問四人:“你們知道我們怎樣挖盜洞而外面不留土嗎?”

穀風聽了這話興趣大起,他早就聽說有人挖洞而不留土,卻從不知道是爲什麼,亟不可待的問道:“怎麼做?”

“不告訴你!”老花手忽然臉一沉:“這可是祕密!你過來,用你的靈氣在這裏打個洞,但是,要用壓力往兩側打,外面不能留土!這個霧歌,也不一定沒有別的東西!”

穀風點頭,老花手這樣一說,他也明白了些,馭起靈氣,集成一個小小的靈氣球,向那個圈擊去! 穀風敏感的控制着靈氣球,竟一下就在地上擊出深約十米、寬約半丈左右的盜洞!而就如老花手所說,一點土都沒留在外面。

“嗯!”老花手很滿意的點點頭:“你很有天賦!若是想入行,我可以做介紹人!”

穀風一臉苦笑:“得了吧!我可沒那腦子做這行!接下來我們要下去?”

“對啊!”老花手從包裹中取出一根繩索扔在地上:“你們誰先下去?我這把老骨頭可不能身先士卒!”

無道子一聽,把臉轉向一邊:“穀風,我這輩分……”

青兒則是向着穀風一吐舌,也不做聲。

陳飛卻一把把繩索撿了起來,一把套在自己腰上:“我去吧!”說着把另一頭遞給穀風,穀風緊緊繫在了一棵大樹上。陳飛手持一張無道子給的光符,緩緩下降,半盞茶的功夫,落在了洞底。


“怎麼樣?”老花手趴在洞口問道:“有什麼發現嗎?”

陳飛在下面沒做聲,用長劍在洞壁上挖了一會:“看見黑色的石壁了!”

“黑色?!”老花手有些吃驚:“這是什麼年代的墓葬,怎麼會有黑色的石壁!”思慮了一下又向下說道:“你用劍柄狠狠敲擊那石壁,我聽一下!”

“噗、噗”的聲音傳了上來,老花手聽了一會,道:“這墓壁用磚好像只有不足三縱兩橫,也沒有什麼防盜層,我們下去吧,直接打通!”

話音剛落,青兒突然低聲尖叫,接着就是一紙炎火符擊出,其餘幾人急忙轉身看,只見一個霧屍被燒倒在地。

“趕緊下去吧!”無道子急忙道:“已經驚動了霧屍了!”說着那老花手已經下進洞裏去了,接下來是青兒、無道子,穀風最後一個跟了上去。



Related Articles

「啊――」

凄厲的慘叫聲傳來,那個士兵的身體穿在了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