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見勸不動木天,只好說道:「大人不走也行,從現在開始,無論大人去哪裡,都要帶上我。」

「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只要不是鬼王親自來,我想有自保之力的。」

「不管如何,請大人一定要多加小心,無花告退了。」無花走了之後,木天揉了揉眼睛,想了想如今的局勢。可真是諷刺,前些日子他還以為,沒有了費里帝國和幽冥帝國的幫忙,就可以完全壓制天符閣了,了萬萬沒有想到鬼王竟然還有如此一個大招。

這些都不是他應該想的,交給亞瑟他們就行了。他再怎麼想也不會想出什麼好辦法,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提高自身的實力。

剛開始修鍊的時候邪靈就告訴過木天,以他現在的狀態最好不要一下子修鍊太多的東西,不然未免就是好事。以前木天是不以為然的,修鍊的多了,那不就變得更強嗎?

現在他可算明白邪靈當初為什麼要那樣說了。就好比他現在,一邊要修鍊九天混沌決提高自身實力,一邊要貫通體內經脈,一邊還要修鍊三魂六魄法擴大魂海。可是哪有那麼多時間啊,要修鍊一個就必然要捨棄其他兩個。這是不可避免的。 最讓木天為難的是,這三個對他有著極大的作用。首先九天混沌決直接關乎著他的實力,或者說關乎著他是否是一名滅天師,要知道他原本乃先天零符力,是不可能成為滅天師的,正是因為九天混沌決,改變了他身體的構造,因此他才能夠成為一名滅天師。九天混沌決也是萬萬不能捨棄的,相反,他還要加快修鍊才對,因為白銀四星還是太弱了。

然後是貫通經脈,雖然這個沒有九天混沌決那麼重要,但是卻與斬天七劍的強大與否有著重要的聯繫。斬天七劍毫無疑問乃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劍術,若是全部貫通,施展最後一劍「誅神」,用破劍真人的話說,就連踏入大圓滿之境的鬼王也要避其鋒芒。

可是目前整個天符大陸之上貫通全部經脈的也就只有風起一個,就連落鳴真人和破劍真人也不行。但是風起的實力太弱,只有玄鐵級別,要想施展「誅神」根本是不可能的。她的肉體根本承受不了那麼強大的能量。

劍王生前曾經說過,「誅神」一劍,他一個月之內也才能施展一次,不然也會爆體而亡,可以想象其中的可怕。

現在木天已經貫通前八條經脈,也就是可以施展斬天七劍的前四劍,他試過一次,第四劍「星隕」使用一次就已經燈枯油盡了,就算打通了後面的兩條經脈,以他目前的實力怕是施展不出第五劍「天逆」。

所以貫通經脈這一點可以往後面放放,不急於這一時。等達到黃金滅天師之後,再貫通後面的經脈也不遲。

最後就是三魂六魄法,這其實木天是認為沒有多大用處的。但邪靈告訴木天,魂海越大魂力也就越強,等他的魂海再擴大一倍就可以使用三魂六魄法裡面的魂術,只要魂海沒有他大的滅天師,都可以瞬間無形的殺死對方,比符術厲害多了。

重要的是,魂海擴大,魂體也就跟著壯大,魂力增長之後,無論是對符術的運用還是對功法的修鍊,都有些很大的作用。而且魂海的擴大,可以避免一些強者將魂體直接進入你的魂海,進而侵佔你的身體。

思前想後木天最終決定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為好,黃金滅天師與白銀滅天師乃是一個很大的分水嶺,達到黃金滅天師之後,他的實力毫無疑問會增強不止一個檔次。到時候對戰鬼王的時候,他才勉強可以出一份力。

而且達到黃金滅天師之後,滅天師的靈魂晉級之時,也會成幾倍的增長,到時候他的魂海也一定會擴大幾倍。現在看來,最重要的就是達到黃金滅天師級別了。

若是尋常滅天師,從白銀四星滅天師達到黃金滅天師這個過程就算天賦異稟恐怕少則也需要數十年,多則百年,但對木天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他可以進入天火世界,要知道在天火世界裡面外面的一天就是裡面的一年,也就是說快的話他十幾天就可以達到黃金滅天師。

不過前提是,他要忍受十幾年的孤獨,天火世界裡面的孤獨根本不是一般人承受的。就算他曾經在裡面待過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每當進去之後他就覺得十分壓抑,孤獨的有種自殺的感覺。要是一下子在裡面呆上十幾年,恐怕他的內心還真承受不了。

這只是其中之一,其二是天火世界裡面的寒氣,雖然靈魂那段時間之後,他的身體似乎適應一些裡面的寒氣,但也只是短時間。前段時間,木天在裡面呆了兩年,也就是外面的兩天,身體已經被天火世界裡面的寒氣凍傷了不少。

要是十幾年下來,他恐怕已經出不來了。

木天將想法說給了鬼門關,但是後者的一席話讓木天更是不得不慎重考慮。鬼門關告訴木天,進入天火世界並不是隨時都可以的,用外面的時間來說就是,一個月只能開啟一次,進去的時間最多只能是五天。

木天想想也是,如果想進去多久就進去多久,想什麼時候進去就什麼進去他還不逆天啊!看來不用擔心身體會承受不住寒氣或者裡面的孤獨感了。天火世界裡面的五年時間他還是可以忍受的。


當夜,木天好好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便與無花說了,他要閉關修鍊五天,在這期間不要讓其他人進入他的房間。

無花聽了之後,臉上帶有怒容,說道:「讓你走你不走,在這期間萬一天符閣的軍隊打過來怎麼辦?」

木天苦笑,知道解釋是沒有用的,就對無花說道:「你跟我進來,放心好了,在這五天里就算鬼王打進來我也會沒事的。」無花半信半疑的跟著木天走進了房間。

他將鬼門關召喚出來,可能是在房間裡面,鬼門關也沒有往日的那麼巨大,只有一人高左右。鬼門關無花是見過的,可以當做傳說中的傳送門,不過她不知道木天要用鬼門關做什麼。

木天笑了笑說道:「我等會兒會通過鬼門關去另外一個地方修鍊,那個地方很安全,就算是鬼王也無法進去。五天後,我便會出來。」

「另外一個地方,什麼地方?」無花還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所以無法理解。

「說不太清,這樣吧,你跟我進去,然後我再讓鬼門關送你出來。那個地方名為天火世界,極其的寒冷,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無花點了點頭,心說你都不怕我怕什麼。木天也不再多說,傳訊給鬼門關可以打開了。得到木天的命令之後,鬼門關緩緩開啟,一個黑洞出現在兩人面前。

「走!」開門對鬼門關來說是極其消耗能量的,見門開了,木天不再猶豫,拉著無花走了進去。

無花被木天拉著,一步邁出之後,眼前的景象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的房間早已經不變,呈現在眼前的事連綿沒有盡頭的冰山。想著,她突然打了一個寒顫,才發現這個地方竟然如此之冷,就連體力的符力也受到影響變得緩慢了起來。

她不敢猶豫,再這樣下去怕是經脈就會被冰封住,慌忙運轉符力,抵禦外界的寒氣。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符力抵禦所起到的作用並不太明顯。這裡可以說,比她在天符大陸之上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寒冷。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漸漸地一股強大的孤獨感充斥她的內心,整個天地之間似乎就只剩下了她自己。孤獨的有一種想要自殺的衝動。木天看著無花的反應,心中奇怪,以無花黃金巔峰強者的實力,怎麼比他剛來這裡時候的反應還要強烈!

「無花,無花。」木天輕喝了兩聲,前者如中了霹靂一般,打了一個機靈。

「我剛才怎麼了?怎麼突然覺得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這裡也太冷了,我的符力竟然都不能抵禦太多的寒氣。」無花說著用天眼搜查了一下,竟吃驚的發現,在她所能覆蓋的範圍之內到處都是冰山,除了他們兩個,沒有一個其他生物。俗話說,有物質的地方就必定會孕育生命,就算再萬年冰山之中,也會有適應那裡生活的冰獸,但是這裡卻什麼都沒有,太可怕了。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無花面帶恐懼。

「這裡就是天火世界,屬於天火的世界。在我們沒有來之前,這裡就只有一個生命,那就是天火。這裡寒氣是天火所有,所以符力對它的抵禦很弱,那種充斥內心的孤獨感,也可以說是這裡特產吧!」

「難道這裡不在天符大陸之上?獨處一個空間?」在天符大陸之上有一些古書上面有說明,除了天符大陸還有許許多多人為或者天然的空間,那裡或者荒涼草木凋零,或者到處都是天材地寶。但是無論怎麼尋找,這千萬年之間,卻從沒有出現過。

「我想應該是的,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你難道要在這裡修鍊?這裡的寒氣這麼重,以你的實力怕是承受不了吧!而且還有那無形的孤獨感,簡直就是心裡的惡魔。」

木天笑了笑,說道:「我已經在這裡度過了幾百年,這裡的寒氣和孤獨感我的身體已經有所適應。對了,我說的幾百年是這裡的幾百年。在天火世界的一年,也就是外面的一天。」

「啊!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太逆天了吧!難怪你上次竟然可以一天一級,原來是有這麼一個好地方。」

「不過也不是隨時可以用的,一個月只能使用一次,時間為外面的五天,也就是這裡的五年。不過也應該足夠了,時間太長的話,就算是我也吃不消這裡的寒氣。」木天說,「以你的實力,在這裡呆一天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一天之後我會讓鬼門關送你出去。」

一天可以修鍊一年的機會誰不想要,修鍊是沒有盡頭的,就算無花位於黃金巔峰也是如此。

「謝謝,大人。」無花心中很是感激,天火世界這種地方對滅天師修鍊可以說是寶地,若是傳出去的話,恐怕無論是誰都會眼紅,木天敢將她留下來,並讓她修鍊,這就足以證明後者對她的信任。

這個時候,小冰感覺到木天的氣息,也冒了出來,無花不是第一次見到小冰,所以也不是太驚訝。小冰多年不見到人,兩人沒辦法陪著他玩了一會兒,才各自開始修鍊。

一天後,無花從修鍊中醒了過來,然後通過鬼門關離開了。木天說的沒錯,就算無花位於五階巔峰,但是長時間在天火世界修鍊的話也不見得有好處。等再過幾次,他的身體適應了一些天火世界裡面的寒氣,應該就沒有大礙了。

無花剛走出房間,正好風起過去找木天。前者攔住了她,說後者正在修鍊,不能有人打擾他。

風起聽后非常不滿,嘟著嘴說:「那你為什麼從裡面出來?莫非你們……」

無花臉一紅,自然猜到了風起後面的話,她狠狠的敲了一下後者的腦袋,嗔道:「小丫頭不要亂說,論年齡我都能做那小子的祖宗了,怎麼可能與他做那種事。」


風起鬆了口氣,俏皮的說道:「誰讓無花姐姐這麼漂亮,我還真怕大人忍不住。既然大人在修鍊,我先走了。」無花想起剛才說的話,不禁又是一陣臉紅耳赤。

一天一天就如天上的流星一般迅速,木天完全沉浸在修鍊中。天火世界裡面的能量很充沛,再加上最後一顆聚邪珠,木天在這五年裡面已經迅速突破到白銀五星。離黃金滅天師只有一步之遙。

在這五年裡,木天大部分都是在修鍊的,有時候沉浸在其中,醒來之後就已經過去一年。餓了的話,便從乾坤袋裡面拿出一些吃的填飽肚子。然後又是繼續修鍊,他知道現在時間不多,不是他偷懶的時候。

至於睡覺,滅天師修鍊就是一種緩解疲勞,在修鍊過程中就算永遠不睡覺也不會感覺勞累,甚至還會感覺很輕鬆。

隨著聚邪珠的顏色越來越淡,最後只聽一聲脆響,由黑色變成白色的聚邪珠裂開了。木天的眸子也在這一刻睜開,他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看來時間已經到了,也是時候該出去了!」

五天很快便已經過去,無花因為待過一天,深知裡面的漫長,在她的注視下,那房門緩緩打開,木天一臉笑容的從裡面走了出來。果然不出她所料,木天已經成功晉級到白銀五星。

雖然知道木天真正所用的時間是五年而不是五天,但依舊為他的天賦而驚嘆。就算五年之內晉級怕是在天符大陸之上也不好找。

「恭喜!」無花上前笑著說道。

「同喜同喜,我修鍊的這幾年,不對,這幾天,可曾發生了什麼變故嗎?」

無花笑了笑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據說天符閣那邊已經在整頓軍隊了,怕是用不了幾天就會有一場大戰。騎士王他們已經在商量對策了。」

木天點了點頭,大戰是不可避免的,現在的天符閣實力之強大,就算是龍亞帝國和神木帝國還有其他勢力加在一起怕是也敵不過。

「對了,風起丫頭倒是天天過來,你既然出來了,就過去看看她吧!」無花壞笑道,「看得出來,風起丫頭對大人可是用情之深啊!老實說,風起妹妹的美貌,怕是也只有大人能配的上了。」

「我?」木天苦笑了一下,說道,「無花你開什麼玩笑。風起之美貌,天下無雙,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我憑什麼能配的上她!再說了,我可是一直都把她當做妹妹看待。」

「大人你太貶低自己了,男人是不能以長相論英雄的,以大人的天資絕對配得上。好啦,我也不在這裡多說,大人日後自會有大人的決斷。」


木天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去看看那丫頭,你要跟著嗎?」

無花搖了搖頭,說道:「這次會議巔峰強者都要參加,我等下也要過去,大人只要不要去太遠的地方應該就不會有危險的。」

木天也沒有想太多,便徑直去了風起所住的地方。兩人的房間只隔了一個院落,他還沒到就已經聽到風起的聲音。

「傻大個,我不要修鍊,你就陪我出去玩好不好。」

「不行。破劍真人說了,你剛剛踏入白銀級別,要鞏固一下,不讓我放你出去玩。」

「傻大個,傻大個,你到底是聽我師父的還是聽我的。我現在已經是白銀滅天師了,你只不過才白銀一星,要真打起來,我不一定就打不過你。」風起看來是生氣了。

風起的天賦真的可以說是一等一的,天天都沒怎麼修鍊,竟然已經踏入了白銀滅天師,就算是木天也不得不佩服。如果他有風起那天賦,再加上九天混沌決,怕是早就已經達到黃金級別了。

這小丫頭如果每天認真修鍊,現在估計也差不多該達到黃金級別了。都說老天是公平的,木天想想真的公平嗎?這丫頭美貌天下無雙,天賦天下無雙,好像天底下什麼好的東西都在她身上了。

宮倉沒有說話,還是站在那裡不說話,他知道風起進步飛快,就算高了後者一級,如果風起使用全力的話,怕是還真的可以與他一戰。不過他也不可能對風起動手。

「真是一個傻大個!」風起氣的狠狠的在宮倉的腳上踩了一下,扭頭走了。宮倉吃痛,抱著腳,又見風起似乎真的生氣,不知如何是好。

「風起,要不然你就出去玩一會兒,不然破劍真人會怪罪我的。」宮倉弱弱的說,完全沒有了他應有的氣勢。

風起一聽頓時高興的興高采烈,搖著宮倉的手臂說道:「我就知道傻大個最好了,放心,我出去玩玩很快就會回來的。師父他們去開會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的,放心好了。」

宮倉只有無奈的點了點頭,看了看風起的臉,臉上不禁開始泛上一抹紅暈!他知道現在沒有了戰神堂,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滅天師,是配不上風起的,所以追求的念頭也就慢慢打消了。 「風起,你又不聽話了。」風起聽到木天的聲音頓時更加的高興了,如小貓一般跑到他的身邊,抱著手臂不鬆開。木天另一隻手揉了揉他的腦袋,笑道,「這麼好天賦不好好修鍊,真是可惜了。」

「哼,再好也沒有大人的好呀,這才多長時間,你就已經又晉級了。」木天心中苦笑,若是他真能五天就晉級倒是好了。


「早就答應你陪你好好玩玩的,一直也沒有時間,今日正好出關,便帶你出去玩玩。」木天從乾坤袋裡面掏出一些符文給宮倉,說道,「這些符文你拿走用,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為戰神堂報仇。」

宮倉的天賦雖然也不差,但是沒有了戰神堂也就沒有符文的保障,縱使他的天資還算可以,但修鍊起來也是比較難的。他這些日子拚命的苦練,也只不過才達到白銀一星。

看著木天手中的一把符文,宮倉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自從戰神堂被滅門之後,他就一直在逃亡,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符文。的確,一個滅天師,就算天資再不錯,若是沒有符文的幫助,要想進步也是很難的。就連風起如此變態的天資,也要很多的符文的輔助。破劍真人為了他可算是已經把整個天符大陸給跑了一個遍。

「傻大個你就收下吧,你要是不趕快進步的話,我就要超過你了,我可不想保護你。」風起說。

宮倉不好意思的收下了符文,對了木天滿是感激的說了幾聲謝謝。

「你去修鍊吧,我帶著風起去四處轉轉,破劍真人問起來的話,我會跟他解釋的。」

「好。」拿著手中的符文,宮倉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答應了一聲,就往房間裡面跑去了。

風起還是抱著木天的手臂不鬆開,木天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與風起相處的時間長了,對她的抵抗力也增強了不少,要是在初見時,前者的這個動作恐怕能讓木天流幾天的鼻血。

因為現在的郵歷城不久后可能要成為戰場,所以普通人已經全部撤離,城中也都駐紮著各個勢力的兵力。不過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熱鬧,這句話說的倒不假。如果大多人已經撤離了,但加上駐紮在城中的軍隊,也有幾萬人,所以街道之上仍舊有不少商販。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這個時候賣的東西也大多和戰鬥有關。木天也沒有什麼興趣,就帶著風起毫無目的的在城中轉了起來。有美女相伴,時間都過的快了一些,這句話說的倒是一點沒錯,木天感覺還沒有走多遠,天竟然已經快要黑了。

「我們就在外面吃一些再回去。」木天說,風起雙手同意,看起來正合她的意思。

因為是戰亂時期,郵歷城許多大飯店也已經關門了,不過也有些仍舊在營業。這就是商人,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夠盈利,不管什麼地方什麼方法都是沒有問題的。

兩人走了進去之後,發現吃飯的人並不太多,想想也是,現在就在郵歷城的大多都是滅天師。他們要麼不用吃飯,要麼已經習慣了風餐露宿,吃什麼都無所謂,對美食已經沒有那麼高的追求了。

木天掃視了一圈,竟然在這裡看到了一個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人——銀家現任當家銀薄雅。

要說銀家,自從那次聽思天說了之後,木天回去又稍微留意了一下,當真令他大吃一驚,銀家遠遠要比他想象中的厲害。

銀家的厲害之處,第一是它的財力。天符閣掌握著天符大陸九成以上符文師的命運,無論是符文還是畫符功率,或者材料,哪知道符文師也離開不了天符閣。符文師就已經那麼有錢,作為符文師的東家,天符閣的財力自然不用說。

但是銀家的財力居然可以和天符閣相差無幾,幾乎持平了,如此龐大的財力,誰不眼紅。

但就是這樣,硬是沒有人敢對銀家下手,就連當初的五大宗派和五大帝國都不敢公然挑釁銀家。怕的不是別的,因為銀家有著三名黃金巔峰強者坐鎮,跟隨銀家的黃金滅天師和白銀滅天師只能用不計其數來說。其實力甚至比五大宗派和五大帝國都要強大,誰敢打它的主意?

但是銀家做事向來低調,從不參與帝國之間或者勢力之間的爭鬥,也不參加任何的戰爭。就連當家人也很少在天符大陸上露面,以至於當初的木天聽到銀家幾乎都不怎麼知道。

再說這銀薄雅也是個人物,身為一個女人,不僅長的國色天香,就連頭腦也是一等一的。銀家在她的手中,不僅沒有走下波路,在財力方面甚至真的有可以與天符閣一較高下的資格了。木天只能說,此女的心機絕非一般人所有。

後者也注意到了木天,竟然對著他招了招手,這倒是挺讓木天奇怪的,自己和她有交情嗎?不過出於禮貌,他還是帶著風起走了過去。

「銀小姐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郵歷城?這裡可不太平,銀小姐乃萬金之軀還是儘早離開為好。」銀薄雅的身邊坐著一名老者,木天上次曾經見過,銀家的三名黃金巔峰強者之一,沓老。其一直形影不離的跟在銀薄雅身邊,一般人想要傷她怕是還真不容易。

「我是一名商人,哪裡只要有利益,哪裡自然就會有我,郵歷城雖然正值戰亂,但這個時候未免也不是一個賺錢的機會。」銀薄雅示意兩人坐,木天也毫不客氣,拉著風起坐了下去。一邊的侍從給兩人各倒了一杯茶。「風起之美貌,天下無雙,想必小妹妹就是葬劍山的風起了吧?」

「姐姐好,我就是風起,不過沒有姐姐說的那麼好罷了。」風起小臉紅紅的,更加的迷人了,就連一直閉著眼的沓老也睜開了一下眼睛。

「銀小姐說這是一個賺錢的機會,小子倒想請教一番,是一個如何的賺錢機會?」

銀薄雅姿態優雅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盡顯大小姐風範。她口吐白蘭,說:「敢問木公子,是天晶值錢還是命值錢呢?」

「當然是命值錢了。命只有一條,而天晶卻是無數的,就算沒有了,日後也可以想辦法得到,兩者怎麼可以放在一塊相比。」

「這就是了,據我所知,在前三個月的幾次戰鬥當中,雙方損失的人數大約有一萬左右。雖然表面還看不出來,但每個人心裡都是害怕的。因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會是下一個,一個可以保命的符文,如果是你,你會不會買呢?」

見木天沉思,銀薄雅繼續說道:「就拿火速符文來說,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紅色符文,平時在市場之上就算五十個天晶也沒有多少人買。但如今在郵歷城卻可以賣到五百天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就是因為火速符文可以增加速度,提高成功逃跑的幾率。要是再高級一些的價格自然也會更高。」

「銀小姐果真是賺錢的行家,小子著實佩服,看來我回去之後也要多畫一些符文,賣了錢補貼家用了。」

「木公子需要多少錢大可以給小女子說一聲,只要銀家支付的起,我不會皺一下眉頭。」木天心中暗道,果然是心機女,這話說的就算他想開口也無法開口了。而且他也不想平白無故的欠銀薄雅這麼一個人情。

「銀小姐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暫時還不缺什麼東西,等小子什麼時候窮的揭不開鍋的時候一定找銀小姐。」木天眼睛一轉,說,「如今天符大陸之上差不多已經分為了兩方,天符閣和龍亞帝國,所有勢力幾乎都有了選擇,不知道銀小姐打算怎麼選擇?」

「我是一名商人,所以沒有利益的事情是不會做的。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無論我站到哪一邊所得到的東西都不多,所以我還需要一個時機。」

「銀小姐乃高瞻遠矚之人,不知你對眼下的形式怎麼看?」

「不出五日,天符閣必定會全面進攻,到時候九萬滅天師和十名黃金巔峰強者一同降臨,不出三日,郵歷城九成會淪陷。」

「銀小姐為何會這麼說,天符閣那邊的滅天師數量的確比龍亞帝國這邊多出了幾萬人,但龍亞帝國這邊有著十多名黃金巔峰強者,完全可以彌補一些差距。而且還有各個勢力的相助,加在一起的話,論滅天師數量也不比對方少上多少。」

銀小姐搖了搖手指,說道:「是不能以數量定勝負的,如果加在駐紮在郵歷城周圍的一些勢力來看,兩方的滅天師數量的確是相差不多。但你有沒有想過,對方是九萬滅天師就好比是九條線,卻擰成了一條繩子,而龍亞帝國這邊雖然也是九條線,但也就是九條線而已,一拉就斷。」

「說白了,那些人只能算是一盤散沙,就算上了戰場,先不說戰鬥力有沒有天符閣那邊的一半,到時候不臨時叛變就是好的了。而且還不僅僅如此,你想過我的生意為什麼會這麼好沒有?」

「小子不知,還請銀薄雅告知。」銀薄雅不愧是女中豪傑,聽了她的一席話,木天只能用受益良多來說。

「因為他們怕死,為什麼怕死,因為他們覺得贏不了。就連他們自己都覺得贏不了又怎麼會贏呢?據我統計,每天大概有五千人來我這裡買東西,其中有四千人都是龍亞帝國和神木帝國軍隊裡面的滅天師。還沒有開戰,你們這邊的士氣就已經比對方矮了許多。」

「還有,你說龍亞帝國的黃金巔峰強者要比對方多出幾名,但也不過只有兩名或者三名而已。據我所知,伽噬林山脈的無上巨仙已經被鬼王困住,若是鬼王以大圓滿之境的實力出現,你們又要出動幾名黃金巔峰強者與之對抗呢?」

木天知道銀薄雅指的是什麼,以鬼王大圓滿之境的實力,至少需要三名黃金巔峰強者才能拖住他,但也僅僅是拖住而已。這樣的話,他們這邊僅有的優勢也沒有了。原來局勢竟然是這樣的不利,倒是完全出乎了木天的意料。



Related Articles

「你不好奇我為什麼來這裏?」

見佐助並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小南先開口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