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絕城的百姓跟上下,都已經對無絕城換城主這件事見怪不怪。

甚至哪段時間,他們沒有換城主那才是新鮮事。

接下來三天期滿,輪到小七當城主。

她也是往後很長一段時間的城主。

但是別人不知道,也不知道無絕城到底想要做什麼。

城主為何被換,不知道。

為何無絕城的城主這麼不值錢也不知道。

好像是個追隨葉寒的老臣,就可以當城主。

雖然期限很短,可就是當了一回城主。

這是很多人做夢都想要得到的位置,卻被某些人輕易就給得到了。

這叫人怎麼不難受。

難道城主就這麼不值錢么?

不管無絕城上面怎麼變,反正下面的人都很用心的在守護無絕城,發展無絕城。

而且大家似乎對於權利的追逐,也沒有原先那麼強烈。

主要是因為,城主都可以隔三差五的換,他們現如今能夠位置穩定,還算是不錯的待遇了。

再者說,在無絕城當個小官,每年的俸祿都很高,管理的地方也很大。

倒是那些逃出去的人,實在是苦不堪言。

他們還妄想着,自己能夠回來,想當初無絕城是那麼愛惜人才,給他們犯錯的機會。

然而逃判罪責,沒有給死刑,已經是莫大的仁慈,再多已經不能多了。

這是底線。

所有人都必須要明白。

有些鴻溝是不能逾越的。

一旦逾越,那就是一個死字。

想清楚弄明白這一點,所有人就都明白了。

這些事,不敢再犯。

剩下的時間裏,他們恪盡職守,各憑本事升遷。

有人說,只有在無絕城裏,才能夠真正得到用武之地。

因為無絕城不怕功高震主,無絕城不喜歡的是那些溜須拍馬,偷奸耍滑之人。

當然圓滑處世,也是不被人討厭的。

只要有能力,想要往上爬並沒有錯。

但是如果往上爬的手段非常骯髒,那就是這個人的錯。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城池,別人都認為,可能會倒塌,會衰退。

可讓人想不通的是,他們不但沒有衰退,反而越來越好。

甚至可以花式變好。

小七在當了一個多月的城主之後,終於在眾人的選擇下,選擇了一位不錯的功臣當城主。

並且告訴他,只要他不出錯,為了百姓着想,這個城主他是可以一直當下去的。

他可是從鎮主直接越過區主當的城主。

他的位置,再經過仔細挑選,再選擇出,不會威脅到他位置的人上來。

接下來的以此類推。

給他留下了最好的班底。

另外還有三老在沒事情的時候,給幫忙看着,不讓他出大錯。

李無桐這會兒也不當城主了。

他最終的目的是想要配得上小童。

但是目前來說,當個百八十年的城主,對於他的身份地位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要的就是經歷這種事情,積累經驗,使得他在這樣一個年紀,能夠看上去與眾不同。

接替李無桐職位的是李無缺。

李家兄弟一向如此。

在流士區而言,李家兄妹三人,可謂是達到頂峰。

畢竟他們三人都當過城主。

就連李無期,現在也被白衣城城主,封為鎮主。

這也是白衣城城主答謝此前李家的相助。

其實李無桐一點都不擔心堂哥會將李家帶到一個,白衣城城主忌憚的高度。

畢竟實力擺在那裏。

能夠吸取經驗教訓,當好這個鎮主,就已經不錯了。

不當城主的李無桐,接下來的時間,就跟葉寒組隊,把時間跟精力,放在幫助葉寒身上。

這也是他應該做的。

幾乎是所有人,都放下手頭上的事情,先幫葉寒度過這關鍵時刻。

葉寒也是。

他已經開始每天倒計時。

並且命人專門制定一個數據表格。

嚴格監控他的實際數據,好讓他保持清醒的頭腦,讓自己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每個人,都在朝着各自能夠發揮的方向努力着。

就是想要幫助葉寒,度過這一關。

以前的徐三清,就覺得葉寒是一個不錯的朋友。

直到葉寒遇到這樣的麻煩,他才意識到,葉寒對自己而言有多麼重要。

他近乎瘋狂的,安排好一切。

為的就是讓葉寒這一家子人,能夠平安。

葉寒也是千恩萬謝無以言表。

只能在往後,慢慢報答每個人。

很多時候,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葉寒這樣的人,就會有人幫助。

這也是竹葉青的一句無意間的話,點醒了葉寒。

「以你們目前的段位,想要快速的提升是沒問題的。不過還有更快的捷徑可以走。」竹葉青說道,「雖然你們不能隨便的,傳授功法武技給武者。但是你們以前那些功法武技,可以讓武者擁有掌控靈氣的能力,讓他們成為巔峰武者。到那時候,人多力量大,而且每個人的天賦都不一樣,不就可以混淆。」

其實這也只是言語一聲的事情,葉寒等人現在,只需要隨便說幾句,傳授點什麼,都能夠讓明勁暗勁武者,得到突飛猛進的提升。

而他們擁有靈氣,的確是多多少少起到一些作用。

雖然時間緊迫,但現在葉寒也無需想這麼多。

葉家鐵定是不用說的,全員都可以傳授。

還有紅顏知己的全部勢力範圍。

小貓可以當修士培養,此前就已經這麼做了。

剩下的,從全世界挑選。

有利於葉家的,都可以優先入選。

這樣他們就能夠組成一股武者聯盟。。 雲珊抱著孩子,避開跟林隨安的視線接觸。

林隨安站在她旁邊像是沉默的獅子,不過也就沉默了那麼幾秒,又是道,「在哪個招待所?我跟你們過去。」

在佟曉玉的眼裡看來,雲珊又在發脾氣了,像以前無數次提起林隨安一樣,她就是這樣的任性霸道,她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讓著她,以她為中心。

這樣的脾氣也不知道林隨安怎麼受得了?她不過是長得好看了些,給他生了個孩子而已,但這個好看又能維持幾年呢?孩子又哪個女人不會生呢?

佟曉玉是滿腔的不甘心。

然後看到王素秋的神色之後,心裡又多了一比痛快,雲珊,你就作吧,最好是作到林家都討厭你,到時候看林隨安是選林家還是選你。

雖然是不想走,想著再不走,等會兒雲珊過來說她兩句,會更難堪,也只好走了。

王素秋現在是一肚子火,她沒等來雲珊的打招呼,連兒子都打算跟著她走,頓時就忍不住了,走上了前,「雲珊是吧?天氣這麼熱,去哪兒都不好去,上車先回林家吧。」

這句話,她盡量讓自己說得自然些,把氣忍了下來。

但她話才說完,林崢嶸就過來說,「司機那邊沒有那麼快回來,你們還是打個車回去吧。」

但車哪裡是那麼好打的,韋雪在路邊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了,都沒有打到車。

雲珊不打算搭理人王素秋的,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臉,但還在跟著她去招待所的林隨安面前,她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態度,「王同志你知道的,我可不敢跟你走,我怕一不留神,你就把孩子的戶口變更了,把我孩子搶了。」

王素秋的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但又夾著兩分心虛,她不敢去看林隨安的神色,嘴裡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云珊,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的長輩。」

雲珊臉色也很冷,「呵,我只知道母慈才有子孝,要是長輩沒有做到長輩的樣子,就不要有臉想著晚輩敬著自己了,這樣的也沒資格做個長輩。」

而且,雲珊不喜歡這一套,在一個家庭裡面,她認為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包括所謂的長輩,還有孩子,只要神志清醒,有自理能力,就沒有誰要讓著誰。

但在這裡,有很多當了父母的人,都認為自己功德無量了,可以隨意說教控制子女,甚至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是端著一副長輩的樣子說教。

當然,她無意指責別人,她只做到她不會對燦燦這樣。

「雲珊你!」王素秋這下不由去看林隨安,不管怎麼說,她都是她婆婆吧?她這樣子對待婆婆,有把他這個丈夫放在眼裡嗎?

林隨安眸色如墨,並多了幾分凌厲。面對王素秋看來的目光,他語氣還算平靜,「剛才的佟曉玉是在跟媽說話?你們認識?」

王素秋拿不准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知道自己讓佟曉玉幫忙變更戶口的事?

「她是微微的同學,在這之前見過一面,我們剛才也沒說什麼,不過是打了個招呼。」

林隨安就跟雲珊說,「珊珊,這佟曉玉是她自己湊過來打招呼的,沒跟我們一起。」

雲珊挑了挑眉,嗯?他這是跟她解釋嗎?

但這是重點嗎?

那個變更戶口的事,他是知道的?然後也支持林家那樣做?

「珊珊,戶口的事我還不知道,要是林家真做了那樣的事,我讓他們給你個說法,入贅是我自己同意的,我能為我自己的行為負責。不曾後悔,也不會反悔。現在我們先找地方,讓燦燦吃點東西,再討論這事行嗎?」

雲珊抱著孩子沒說話,孩子趴在她肩膀上,看著林隨安喊了聲,「爸爸。」

林隨安又驚又喜,然後又急急地應了聲,帶了她兩天,都有教她喊爸爸,但這小傢伙不知道是不願意開口,還是學不會。

這是第一次開口喊爸爸。

雲珊不由又看了他一眼,這笑得、感覺、有點傻。

林崢嶸終於找到了機會說話,「燦燦真聰明,這麼小就能把字咬得這麼清晰,比哥哥強多了,弟妹帶得好……」

雲珊餘光看了眼林崢嶸,聽他的話,這應該是林隨安的哥哥?長得跟林隨安不太像。

韋雪沒打到計程車,雲珊只好跟她道,「我們先帶燦燦去吃點東西吧。」

林崢嶸也等來了他單位的司機,林隨安讓他們先過去吃點東西,王素秋就說,「家裡已經做好飯了,爺爺奶奶他們都等著你回去呢。」

林隨安道,「我晚點再過去,讓他們不要等。」

王素秋忍了氣,「爺爺奶奶都一把年紀了,知道你今天回來天不亮就起床準備,並叫了一大家子回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現在就等著你們了。有什麼事不能回去再說?非要在這裡慪氣?讓老人家餓著肚子等?」

林隨安看了她一眼,「我給奶奶那邊打個電話。」

說完就去了電話亭。

王素秋看他真去,氣得不行,忙跟過去,「隨安,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傷了老人家的心?」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