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色蛇神,龍頭金色獨角,巨大的金色翅膀異常顯眼,身體足足六米之高,翅膀張開足足也有十米長,尾部長出凌厲霸氣的倒刺。

看着身體不斷冒出火焰的魔龍,還有一雙似鷹爪的粗型雙腿,白俊連連嚥了好幾口口水。

“你是剛纔那隻小魔龍?”

打死他他都不相信剛纔的小魔龍身體上現在竟然有這麼強的能量波動。

回答他的,卻是小炎的一聲狂吼。

“嗷……”

雖然小炎已經極力的替龍十兒和徐容容加防,但是,嘯聲的餘威也不是徐容容和現在的龍十兒所能承受的。

徐容容眉頭微皺,聽到這聲音感覺有些頭痛。

再說白俊,白俊是小炎的攻擊對象,無形的冰火雙屬性能量從小炎的嘯聲中襲擊着白俊。

白俊原地化爲黑霧,慢慢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間,聲音慢慢的傳進了衆人的耳中。

“別讓我再見到你們,否則,下次我決不輕饒!”


感知白俊已經逃遠,小炎化身爲白色的小狗,身體快速縮小,跑到龍十兒身邊,道出了人言。

“主人,他怎麼樣了?”

不過,小炎的聲音很虛弱,想來是剛纔耗費了太多的獸靈力吧!

徐容容眼睛看着龍十兒,搖着頭。

三天後……

一座大山上的山谷,坐落着一座普通的山村,村裏白天朝氣蓬勃,到了晚上就變得鴉雀無聲。

這裏,就是小虎村,一間大雜院的屋子裏,龍十兒身上纏滿了繃帶,靜靜的躺在牀上,徐容容抓緊他的手,坐在牀的旁邊,靠在龍十兒的身上睡着了。

這時,屋外的腳步聲驚醒了徐容容,徐容容趕緊擦了擦眼睛,裝作精力十足的樣子看着龍十兒。

聽到腳步身到了門口,這才向門口看去。

小雷端着一碗粥走進了屋子。

“嫂子,你把粥喝了,回屋休息休息吧,你已經三個晚上沒休息了,今天我來守着龍哥。”


徐容容喝了一口粥,淡淡的,搖了搖頭,微微一笑。

“我沒事兒,還是我來守吧,我想第一眼看到他醒來。”

“是想等他醒來第一眼看你吧!”當然,這話小雷可不敢說,只能在心裏偷笑一番,小雷看了眼徐容容身後,瞳孔猛然放大,不過也只是瞬間,又恢復了原樣。

“那個,嫂子,我還有點兒事,就先走了。”

接着就不由分說的退出了房間,徐容容看着他離開的方向,搖頭嘆氣道。

“還說要要守着他呢,說都沒說兩句就跑了,唉!”

突然,徐容容感覺有一個人從身後抱住了自己,徐容容嚇了一跳,轉念一想,應該是他醒了吧!

“幹嘛你?大白天的,被人撞見還要不要臉了?”

徐容容柔聲說着,嘴上是這麼說,手卻是緊緊的抓着龍十兒的手,比龍十兒抱着她還緊,龍十兒也不點破,抱緊了他,靠在她的肩膀上,閉上眼,安詳的享受着。

等了半天也沒聽龍十兒說話,徐容容也不說話,享受着這片刻的寧靜,以前總是笑秀恩愛的人說什麼“多希望時間停留”,現在她終於明白這一句話了。

此刻的她就是這麼一種心境,這次算是經歷過生離死別了,她很清楚龍十兒在自己心裏的地位,將頭靠在龍十兒另一隻肩上,有些癡迷的說道。

“以後我再也不想跟你分離了。”

說完,下一刻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說了這麼一句話,原來,當自己身處其境後,才發現一些別人看來很肉麻的話卻是那麼美妙。

龍十兒睜開眼,看到的,是徐容容仰着頭,高蹺的紅脣,龍十兒咽一口口水,眨巴眨巴着眼睛,張開嘴,慢慢湊近……

碰觸到那像果凍似的彈性十足而又帶着些許柔軟的紅脣,還有一絲甜蜜的味道,龍十兒差點兒沒忍住用牙齒咬上一口。

接着,咳咳,什麼柔情深似海啊,什麼造子運動啊啥的……咳咳。

到了中午十分,兩人這才穿戴好衣物,龍十兒看徐容容臉色不像是第一次那麼紅撲撲的了,微微一笑,三天來久違的笑容啊!!

“老婆,你說,我們啥時候能生出個小十兒出來?”

“是啊,我看別人都是新婚那天那個……然後就懷了呀,我們新婚都那麼久了,怎麼都沒動靜呢?難不成我的身體……”

聽她這麼一說,龍十兒飛快的穿戴完畢,斜眼防備着徐容容。

正犯花癡的徐容容看到龍十兒的動作,衣服釦子都沒扣完就直接跳到了龍十兒身上。

緊緊摟着龍十兒的脖子,惡狠狠的看着他。

“穿這麼快想幹嘛你?幫我把釦子扣上!”

龍十兒鬱悶的幫她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委屈眼神投到了她身上。

“可以下來了不?我可還守着傷呢!估計現在都出血了。”

徐容容看看龍十兒的肩膀,記得那裏有一道口子,隱約看到一點殷紅,不好意思的下來了。

“那個,我幫你上藥吧!”

龍十兒剛穿好的衣服又脫了下來,徐容容用剪刀輕輕剪開纏在龍十兒肩膀處的繃帶,小心翼翼的將繃帶一層一層剝開。

霸道男友來追我 ,足有三寸長,現在都還能從傷口看到裏邊的經脈和血肉。


每次看到龍十兒的傷口,徐容容都會皺着眉頭,心裏很不是滋味,看着那傷口她的心停止跳動了。

很小心很小心的爲龍十兒上着藥。

шωш ▪ttkan ▪c○

“痛不痛?” 看到徐容容的表情,龍十兒將皺緊的眉頭舒展開來,無所謂的笑了笑。

“本來還很痛的,不過現在不痛了。”

龍十兒難得的嬉笑了一下,本就猥瑣的表情更加猥瑣了。

當龍十兒身上的傷口幾乎都重新上過一遍藥後,龍十兒問道。

“容容,快跟我說說,我們怎麼能從那兇手的手裏活下來?”

“哦,是這樣的,那天晚上小炎不是華爲真身後就跑了嘛,當時我也不知道情況,然後我就跟了上去,小炎告訴我說它要突破了,我告訴你哦,小炎這次的突破可是大有改變呢!”

徐容容給龍十兒解釋着。

龍十兒一想,自然也就知道是小炎突破救了自己,聽到小炎突破,龍十兒也忍不住好奇的八卦了一下。

“怎麼個改變法?”

“嘿嘿!”徐容容神祕的笑了笑,也不準備說出來。“以後你就知道了,哼哼,現在你都不是他的對手呢!”

“哦?”

看徐容容這神祕感,剛剛晉級不久的龍十兒心裏也萌生了戰意。

“容容,小炎剛突破,我也是,你的修爲有些弱,待會兒呢,我們都要去閉關穩固修爲,你去準備準備,等一下我去跟大家說。”

“哦!”

徐容容有些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然後懷着不解的心情離開了屋子。

龍十兒微微調整了一下,讓小雷和鴿子將衆守衛聚集到了院子裏,看着衣冠整齊的守衛們,還有站在隊伍前方的小雷和鴿子,龍十兒萬感欣慰!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一種場景……

萬里山河,龍幽城外千萬將士興奮的吼着,聲勢破天,龍十兒站在百萬雄師中央,一身令下“進攻!”

一時間,無數如同螞蟻般的將士衝向龍幽城,龍十兒惡狠狠的看着城牆上一臉刷白的王龍凱……

“總有一天,我會奪回屬於我們龍家的江山!”

回過神,龍十兒說道。

“兄弟們,最近我需要閉一下關,本來任務還沒有完成,我不能就這麼閉關的,但是,事態緊急,還希望兄弟們能夠見諒,我龍某在此謝過大家了!”

龍十兒拱拳,低下頭,鴿子哪能不知道龍十兒的事兒,帶頭說道。

“龍哥,有啥事兒你就下命令吧,我們都知道你的修爲繼續穩固。”

“謝謝!”龍十兒還是道了聲謝謝,臉上掛起了笑容。

“在我閉關的日子裏,我希望大家保護好村民 ,儘量不要再讓村民們受到傷害。”

“請大人放心,這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一名守衛面無表情的說道。

龍十兒點點頭,又說:“但是,你們給我記住,如果在我閉關區間,有敵來犯,保命爲先,如果誰出了什麼事兒,那我就找你們的麻煩!”

守衛們對視一眼,心中說不出的欣慰,異口同聲道:“是!”

接下來,龍十兒的一句話,徹底的撕碎了他在衆位守衛們心中的位置。

“那啥,雷哥,幫我準備一張雙人牀,再來一些美味,供我閉關用。”

小雷左看看右看看,像是沒聽到似的,感覺現在大家的眼神都落到他身上,他丟臉極了,心中不滿道“這什麼狗屁兄弟,閉關還要睡覺,還要吃東西,丟死人了。”


龍十兒簡單的安排了一下,爲了掩人耳目,龍十兒故意從村民們口中得知一個山洞,帶上徐容容,還要暗中跟隨自己的小炎,朝山洞進發了。

路過一片山林,好不容易又穿過一片沼澤地,終於來到山洞前方,仔細的看着周圍,徐容容微皺着眉頭,可能是因爲走路有些辛苦,額頭已經流出不少汗水。

“這裏景色倒是不錯,可是也沒啥山洞啊!”

這裏是一片草地,草地不大,有百來平米,四周都是樹林子,唯獨這麼一塊空地,而且空地上還長滿了不知名的花草,如果地勢平坦,倒也不失爲一些隱居山林的人選擇的居住地。

龍十兒看了四周半天,中終於看到一小片黑漆漆的東西,走近一看,高興的把徐容容叫了過來。

“在這裏!”

徐容容聞聲走了過來,這山洞門口是斜着的,斜坡上的雜草將山東門擋住了,要是不注意看,還真發現不了這裏有一個山洞。

將雜草扒開,洞門剛好夠一個人進去,龍十兒讓徐容容和小炎先進去,進了裏邊,龍十兒感覺腳踩到的地方軟軟的。

不過山洞裏邊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清楚,徐容容將準備好了的寶石拿了出來,立馬照亮了整個山洞。


說是山洞還不如說這是藥農們躲雨時挖的坑呢,也就兩米多高,龍十兒伸手就能摸到頂,地上全是雜草,踩上去倒是挺舒服的。

許你一生向暖 ,口中念着咒語,伸出右手,食指指尖處開始冒出白光,白光如水低賤般往四周發出點點星光。

手指開始在身前滑動着,好像在劃什麼符號,接着,龍十兒口中的咒語開始化成金色的字符,與食指處的光芒結合在一起。

龍十兒繞了一個三角,做了同樣的事情,接着就站到中央,指尖處的嗎,光芒慢慢消失,兩手合十,同時朝兩個方向轉了一下,猛然緊緊交纏到一起。




Related Articles

抬手落下,那四位布衣強者,已然閃身而至。

「姐,姐姐……」古花花眼中的驚恐之色,此...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