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沸騰。

炎羽宛如一輪重生的紅日,再度出現,身上被弩箭射過的地方,居然在火焰中重生,完美無瑕。

「嘩——」

一雙巨大的翅膀展開,炎羽再度恢復巔峰狀態。

「你果然沒事。」

柳風眼睛一眯。

「我終究是小看了你。」

炎羽看著柳風,「我正常狀態下,居然經不住你一箭,生生化作妖獸形態,才躲過那致命的一擊。」

「不過可惜,遊戲到此為止了。」

炎羽冷笑。

柳風暗自嘆息。

果然如此。

名家的強悍,遠遠超出他的理解之外,原本以為加倍數次不斷疊加,外帶神魂攻擊,能夠將炎羽幹掉,未曾想,就算承受這樣的攻擊,炎羽依然跟沒事兒人一樣,化作妖獸形態就徹底解決。

實力的差距太大了。

「死吧!」

狸猫馴仙記 咻!」

紅光瀰漫。

「撤!」

柳風身形閃爍,堪堪躲過炎羽的襲擊。

「可笑。」

炎羽大手一揮,空中一道道火紅色的鎖鏈出現,密密麻麻的在空中交織成一個網狀物,將柳風包圍其中。

「天羅地網!」

「呼——」

火焰網收縮,柳風被困其中。

「以為能消滅我們的人,你不是第一個。」炎羽淡淡的看了一眼柳風,「也不是最後一個,上次那個烏大人也是這麼想的,結果,他依然變成了這山間的肥料,而現在,很快就輪到你了。」

「還不停手?」

炎羽一聲暴喝。

正在交鋒的雪峰城人和妖族紛紛停手,看著被天羅地網困在其中的柳風,眾人臉上唯有苦笑。都這種地步了,居然還輸了?!沒人怪柳風,但是這妖族,到底有多強大?強大到他們無法反抗。

「結束了……」

眾人面如死灰。

這麼多年來,這是他們唯一一次最接近夢想的時候,然而,依然失敗了,甚至連柳風都搭了進去。

「這才對。」

炎羽看著眾人收手。

「我不殺你們,但是你們記住,造反是需要代價的,你們做好準備了嗎?至於這一次,柳風,就是你們要付出的代價。」

炎羽冷冷的看著雪峰城眾人,對準了柳風。

他要斬首!

在所有人面前斬殺柳風,以儆效尤。只有這樣, 佳偶天橙,前夫賴上門 ,讓他們麻木!

「還有什麼遺言?」

炎羽饒有興趣的看著柳風,「你應該算是出任最短的城主了。」

「是么?」

柳風笑笑,「你覺得你殺的了我?」

「為什麼不能?」

炎羽冷笑。

「我是朝廷命官。」

柳風道。


「我殺的官員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炎羽忽然靈機一動,「我又不想殺你了。震懾這群廢物遠遠不如穩住雪峰城的局面痛快,你是聰明人,若是配合我的話,我能讓你活得更久一點。」

「怎麼說?」

柳風來了興趣。

「幫助我們管理雪峰城,將這座城市,暗中交割給我們妖族的!」

「當然……」

「表面上依然是你們的。」

「這樣,你不會死,朝廷也不會管,你的考試還能通過,如何?」

炎羽諄諄不悔的說道。

(系統)男主求你別黑化 所以……」

柳風嘆口氣,「你需要的是一個傀儡對吧?」

「你很聰明。」

炎羽讚賞道。

「說的不錯,只是,你忽略了一個問題。」

柳風笑了出來。


「什麼?」

炎羽愣了一下。

「你真的以為,這裡能困住我?」

柳風嘴角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炎羽,你看過煙花嗎?」

「煙花?」

「是的,大夏王朝有炮竹,有煙花,在過節的晚上,煙花會非常的美麗和璀璨,但是我最喜歡的,其實是白天的煙花。」

柳風淡然說道。

「白天的煙花?」

炎羽皺眉,他根本不知道柳風在說什麼。 「那是什麼!」

炎羽懵了。

他終於明白柳風的自信從何而來,當那無盡火焰沸騰的時候,整個妖獸領地也會被徹底摧毀!

這一刻。

不止炎羽,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這一幕。

無論是隱藏在暗中的宗門勢力,還是遙遙觀望的國子監,當那朵蘑菇雲騰空而起的時候,嚇壞了所有人。

那是什麼?

難道是畫仙出手了?

刺眼的紅光爆射,猶如出生的明日。而就在這震撼般的場景中,唯有柳風一如既往的淡然,臉上依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這平日里很正常的一個小動作,為柳風又帶來了幾分高深莫測。

柳風,到底是誰?

一個點睛境,一個能被隨時捏死的傢伙。

而就是這個點睛境,將妖族的百萬大軍覆滅,將妖族的將領擊退,而此時,更是跟這位妖族首領頂級對決!在所有人以為他毫無勝算的時候,依然上演了一出驚天大爆炸,堪稱傳奇。

「友情提示下。」

柳風臉帶笑意,「現在趕回去的話,應該還能救下他們。」

「哼!」

炎羽殺意暴漲。

剛準備沖回去的時候,又生生停止,他覺得,柳風對他的威脅已經遠遠超乎朝廷之上,「我先殺了你再回去!」

炎羽氣息變得冰冷。

「可以。」

柳風聳聳肩,「不過,剛才只是一次煙花,如果你殺我的話……」

「砰!」

柳風做了雙手崩開的動作,「你就真成光桿司令了。」

「哼!」

炎羽雙目瞪大,「殺了你,我大不了從頭開始!」

他在威脅柳風!


兩人現在就是誰後退誰死的狀況,這個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認慫,炎羽在強制逼出柳風最後的底牌!

「不不不……你沒法從頭開始。」


柳風搖搖頭,輕聲對他說道,「因為下一次爆炸,範圍更廣。你覺得,我自己都死了,還要雪峰城幹嘛?所以,我給他們下了一個命令,一旦我出事的話,直接引爆。而爆炸範圍……」

柳風劃了一個大大的圓,「從雪峰城到妖族,還有宗門領地,全部覆蓋!」

炎羽眼皮一挑。

它不相信柳風居然能弄出那樣範圍的恐怖攻擊,那至少是畫仙的手段!可是它不敢,也不能嘗試!

遠處那刺眼的紅光告訴它,柳風真有可能做到!

「所以,要試試嗎?」

柳風淡淡笑著。

炎羽死死盯著這另個人討厭的笑容,最終只能咬牙下了命令,「撤!」

「嘩——」

妖族撤退。

整個妖族領地被火焰覆蓋,妖族雖然身體強悍,有可能在爆炸中逃生,但是如果火焰不滅,也會被生生燒死!那些戰鬥的妖族早就擔憂自己的家人了,此時命令一下,幾乎是瘋狂的往回趕去。

幾息的功夫,妖族退的一乾二淨。

雪峰城外。

宗族的幾個勢力主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這就完了?

眼前這一幕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眼下,妖族損失慘重已經離開,雪峰城的狀況似乎也不怎麼樣,消耗巨大,如果這個時候出手的話……

「別!」

一名善於偵查的勢力主將剛才柳風悄聲說的話訴說一遍,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柳風居然要跟這一片地方同歸於盡?

這個瘋子啊!

「還是從長計議吧。」

「附議。」

「附議。」

宗門悄然退去。

一次黃雀在後的行動,卻因為螳螂太大,他們終究沒敢下手。



Related Articles

天德說:「她喜歡在獵物絕望的時候吞噬它們,所以她醒了要吃東西的時候會敲鐘。」

……真是比我想象中還要惡趣味啊! 太愛裝...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