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城之內,偏北之處,有一座豪華宮殿,這是炎風在城內的產業。

「傳我消息,邀請城內八重以上的所有強者,三天之後,拍賣火陽煉製的丹藥,有六級和七級的破障念神丹,有我珍藏的各種奇珍礦物,如千年寒鐵,域外星辰鐵,地火精金,萬年火髓等等,亦有人類的絕世美酒百花釀,醉仙酒等招待,旨在和前輩們交流感情。」

炎風吩咐道。

火炎山脈雖屬於炎王的勢力範圍,但坐鎮火山城的宗師強者,大部分卻是來自長老院,炎風的身份並不是太好使,只能迂迴曲折。

「殿下,為確保萬無一失,最好還是您親自寫請帖。」

火陽建議道。

炎風沉吟,召回了準備去通知的侍衛,「好,為表誠意,我就親筆書寫,以我的身份,加上火老的丹藥,我的珍藏,他們必定都會心動,最後的美酒,可是我們火族人的最愛,必定**出他們的饞蟲,萬無一失。」

「為了真正萬無一失,主人還給了我一件寶貝,殿下你來看。」


火陽神秘一笑,從懷中拿出了一柄短刀。

「這是……?」

看到彎刀上奇異的紋路,炎風兩眼立即亮了。

「這是玄兵,讓宗師強者都會爭搶的玄兵!」

火陽笑道。

「玄兵?」

炎風驚呼一聲,一把抓了過去,仔細觀看,愛不釋手,他隨手一揮,無形的刀氣將一米開外的桌子無聲無息的斬成兩半,當即讚歎道,「好刀,果然是好刀,若是擁有這樣一柄刀,我的戰力能提升半倍!有了它,才真正的萬無一失。」

請帖發出,消息透露,火山城的高層立即震動了。

三天之後,三王子炎風的宮殿中召開了拍賣會,城主,兩個副城主,供奉的二十餘位宗師強者幾乎全部到場,能踏入這裡的基本上是八重以上強者,或者是宗師子弟,地位很高。

「酒是百花釀,是醉仙酒;果是天青果,赤火菩提;肉是三錦雞,七色靈鹿;諸位,這是我家殿下特意為各位準備的小點心,拍賣之前讓大家享用。」

大廳之中,臨時整理出來的拍賣席上,火陽笑著說道。

「不愧是王子殿下,連醉仙酒都有珍藏,我十年沒喝過了,每每想起能讓仙人醉倒的美酒,饞的我幾乎要瘋掉,可惜我們火族沒有釀造的法子,今日得王子宴請,真是幸甚!」

城主端起酒杯,美美的喝了一口,眯著眼,露出無限的享受之意,而後徐徐說道。

「這赤火菩提,可是真正的靈物,每一顆不下於百金,殿下有心了。」

一位滿臉火紋的老者捻起一顆紅色的葡萄,放到嘴裡,吧嗒吧嗒了幾下,點頭道。

有的飲酒,有的食肉,有的吃靈果,好不快哉,儼然就是酒宴。

「各位前輩能賞光而來,是給小風面子,是對小風的認可,拿出多年珍藏招待,也是小風的榮幸,各位前輩吃好喝好,酒足飯飽之後,在看看小風的另外奇異珍藏是否入得法眼!」

炎風的姿態很低,讓在場的強者都非常滿意。

酒宴結束,一根尺余長,小拇指粗的紫金香被點燃了。

「嘶,這是紫金定神香,安神定性,凝練精神,乃是輔助修鍊念力的無上聖品,對武者而言也是絕妙佳品,能純凈心念,專一修鍊,在人族那邊都是萬金難求,而在我們南荒,也只有長老院的那幫老不死的有可能珍藏,殿下竟然也能收集到,手段之高,老夫佩服!」

一位老者看到這一根華貴萬分,香氣裊裊聚而不散的香,立即驚呼。

其它強者也紛紛側目。

「哪裡,哪裡,只是仗著父王之威,巧合之下獲得一根罷了,今日諸位前輩相聚,自然要拿出來。」

炎風王子略微得意,但他的奉承讓諸位強者更加滿意。


「上茶!」

這時火陽高喝一聲,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一位位侍女端著托盤,上面放著一個碧綠透明的玉杯,杯口之上,繚繞著一團雲霧,寧而不散,久久懸浮。

「莫非這是……?」

一位白髮的老者猛地站了起來,吃驚道。

「綠野雲仙茶!」

另一位老者介面道。


「正是綠野雲仙茶,偶得半兩,請諸位前輩一起品嘗!」

炎風點頭笑道。

「這可是人族那邊的無上茶中妙品,喝上一口,能讓真氣淬鍊幾分,好,好,好,今日不虛此行,殿下美意,老夫心領了!」

幾位老者喝上一口,紛紛讚歎,都當這是炎風王子對他們示好,卻也承了情。

「不得不說,人族的好東西還真多,老夫時刻想著,要是有一天打破赤龍城,沖入人族腹地,將他們徹底的奴役,圈禁起來,那該多好啊!」

「是啊是啊!他們的美食、美酒、美人,嘖嘖嘖,每當想一想,都忍不住想偷偷的過去,享受一番!」

「只是人族勢大,赤龍城一關,鎮壓萬年,不知何時才能踏關而過,揚我火族之威?」

眾人談性大起,炎風也樂得自在,根本不著急拍賣。

一位武道八重的強者忽然揉了揉眉心,嘀咕道:「莫非剛才喝多了,怎麼頭暈暈的?」說著,他一歪竟然昏睡過去。

恰是此時,武道八重的強者或躺、或倒,紛紛呼呼大睡。

「怎麼回事?」

城主吃驚,立即站了起來,看向了炎風王子。

「哈哈哈,倒也,倒也!」

炎風嘻嘻而笑,哪還有一點恭敬的樣子,他拍手指著眾人,說不出來的戲謔。

「炎風,你這是何意?」

質問的同時,老城主就頭腦一陣陣暈眩,他想運轉真氣,卻發現已經不能調動絲毫,頓時一陣大驚。繼而眼前一陣恍惚,直挺挺的到了下去。

「你、你下了毒?」

這是一位八級巔峰的念師,他怒目而視,可不等多餘的動作,也躺了下去。

轉眼工夫,五十餘位強者盡皆躺倒。

「主人手段果然莫測,調配的藥物沒有任何顏色,沒有任何氣味,無法察覺,殺人於無形,更難得的是,毒發一瞬間,讓宗師強者都抵擋不住,這至少也是九級丹師的水平!」

火陽敬畏道。

「主人的手段,豈是我們能猜測的,火老,走,將主人請過來,讓他們成為主人最忠誠的戰士!」

炎風說著,就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楚寒來到了大廳中,看著倒地不起的一個個強者,嘴角翹了起來。

「宗師強者二十二位,八級強者三十一位,一位八級念師,炎風,可有漏網之魚?」

楚寒頗為高興,問道。

「還有一位朱剛大長老沒有來,他是四星宗師強者,也是火山城的最強者。」

炎風躬身說道。

「四星宗師?」楚寒心中一緊,不動聲色道,「為何沒有來?」

「他一直在閉關修鍊,已經一月多沒出來了。」

「閉關?呵,很好!」

楚寒笑道,他將倒地不起的一個個強者紛紛收入煉獄寶塔中,心中暗道:「我窮盡心力,在天一真水的基礎上,實驗上萬次,又經丹爺爺精心指點,才最終調配成醉仙水。醉仙水無色無味,純凈透明,服下之後沒有任何反應,待一時三刻,藥性侵襲全身之後,驟然爆發,宗師也要給我倒下,屬於九級藥物,不知道四星宗師能不能抵擋住,抽時間還要試驗試驗。」

一天之後,城主等人紛紛拜在楚寒腳下。

「主人,朱剛就在這裡閉關!」

當天夜晚,在城主辛華子的帶領下,楚寒一行二十餘人來到城東南角的一處豪華宮殿之外。

楚寒望去,宮殿之中燈火通明,卻沒有絲毫聲音,周圍也沒有住戶,靜的可怕,也明亮的詭異。

「朱剛閉關,侍衛不敢喧嘩,稍微有動靜,就會被處死,哪怕放屁也要小心的憋著,緩緩釋放,哪怕打噴嚏也要捂住鼻子。」

看到了楚寒的疑惑,辛華子解釋道。

「倒是好手段!」

楚寒嗤笑一聲,一翻手,取出了一塊塊靈晶。 一百章了,老李悵然!馬上八月十五了,哪位送兩塊月餅助助興?

火山城,城主府。

楚寒坐在房頂上,他伸手接住飄零的小雪花,怔怔發愣。雪花飄零,一點涼意在掌心炸開,還沒等擴散就消失無蹤。

「深冬了,南荒深處的雪這麼纖弱,這麼細小,遠不如天雲城來的痛快,來的酣暢淋漓,來的雪壓萬物,天地一色。」

吹出一口氣,眼前細小的雪花打起一個旋,卷向了前方。

依稀記得,幾個月前將火山城的強者用醉仙水一一放倒,隨後率領眾強者圍困四星宗師朱剛,儘管布置了陣法,儘管有二十餘位宗師強者共同參與,但那一戰仍然讓楚寒心悸。

「宗師之下,總分為淬體和練氣,是武道之基礎,到了武道九重的宗師之境,才真正的入了武道門檻。宗師九星,一星一重天,特別四星、七星是一個門檻,實力驟升。」

那一戰,楚寒都差點被打死,二十餘位宗師強者幾乎人人受傷,才將四星宗師朱剛給擒拿住。

至此,火山城的強者被一網打盡,之後的幾個月,他將火山城的火族人在煉獄塔中走了一個遍,又踏遍了火炎山脈中的一百零八座礦脈。

「接下來怎麼辦?」

楚寒思索,若是將礦洞內的礦工還有火山城的火族人全部帶走,雖有些成果,卻也只能止步於此了,顯然他不甘心,想繼續擴大戰果,可接下來的行動卻要好好的思量一番了。

「我是人類,要想在火族的勢力範圍內公開活動根本不可能,特徵太明顯。若是作為囚奴,則沒有任何地位,任打任罵,隨意都會遭到屠殺,也不可取。」

「若是進入四大王城,暗中謀划,可炎風說過,四大王城之內,會有九級以上的念師強者不定時的探查,顯然也不行。」

楚寒托著下巴,不停的深思。

煩躁的拍拍臉頰,他換了個思路,「我最終的目的是什麼?」

豁然,他眼前亮了。

「我最終的目的,是讓南荒亂起來,徹底的亂起來,最好讓羽族和火族拼殺,若是他們同歸於盡,那就萬事大吉了。」

楚寒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不過也輕鬆下來。

「主人,又一批凶獸運了回來!」

火陽凌空而來,站在楚寒下方,躬身行了一禮后說道。

「帶我去!」

楚寒踏空而行,向著城外而去,不久他們來到了城北之外的一個山谷中,在這裡有數百武道六重以上的強者,另外還有朱剛等宗師級強者。

山谷內,禽鳥鳴叫,獸吼轟鳴。

一頭頭丈余高的飛禽被捆綁住,有烈陽鷲,插翅虎,獅鷲,龍頭鷹等等,特別是龍頭鷹,堪比宗師強者的存在,只有一頭。

走獸類的凶獸則更多,烈陽虎,劍戟獸,雙頭獅子,地火暴龍等。

「拜見主人!」

看見楚寒飛來,朱剛等強者全部躬身行禮,恭敬之極。

「不錯!」

看著五六十頭凶獸,楚寒非常滿意。

「主人,這是老奴深入火炎山脈六千里抓的龍馬,還沒有成年,實力就堪比二星宗師強者,速度更是快如閃電,我追了三天,用盡了辦法,才堪堪抓住,特獻給主人當坐騎!」


朱剛指著氣息萎靡,趴窩在地上,渾身純白,頭頂上長著一對蓬鬆龍角的白馬說道。

「好,很好!」

楚寒大喜,走過去拍拍龍角,龍馬當即怒了,張嘴就咬了過來,可惜他已經沒有力氣,被楚寒輕易的躲開。

「好馬兒,從今以後,你隨我征戰!」

將龍馬還有眾多凶獸盡數收入煉獄塔中,隨著實力提升,他收入物品也輕鬆很多。煉獄塔的九重空間,也各自擴大不少,經過幾個月的經營,裡面樹木林立,河流縱橫,甚至連山峰都有了幾座。

「繼續捕捉凶獸。」

楚寒吩咐一聲,正準備離開,忽然感覺到腳下一陣陣晃動,隨之而來的一道巨大的轟鳴聲。

轟隆隆……

大地震動,蒼天轟鳴。

「怎麼回事?」

楚寒一驚,扭頭望去,在正南方向,一道火柱衝天而起,至上九重雲霄,讓南部的蒼穹都變成了紅色。

火柱炸開,形成漫天火雨,猶如世界末日。



Related Articles

「紫木,披上點,風有些涼。」喬沐風將外套脫下來,披在夏紫木的肩上。

夏紫木沒有推辭,目光卻看向不遠處的顧宇軒...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