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喬挑眉,隨即點頭,「確實,不過他們都無法破壞我的生活。」

「好好好。」老人目光甚是欣慰,輕輕拍著溫喬的手背,「萬事要小心,做人要低調,行事前一定要先考慮自身安全……」

「祖母,您跟mir的母親到底是什麼關係啊?」安東尼在旁聽得雲里霧裡,忍不住打斷詢問。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祖母如此真心實意的對待一個年輕人。

要知道祖母其實並不怎麼喜歡當今的年輕人,認為他們太過浮躁吃不了半點苦偏偏心思還多,她喜歡看東方人那張皮相,卻並不真正跟她們親近。

祖母待溫喬明顯不同,安東尼一眼就瞧出來了。

「難道祖母跟mir的母親是忘年交嗎?」

祖母一聽這話狠狠的瞪一眼安東尼,抬手敲了下他腦門,怒道:「我就比她母親大二十幾歲,哪裡能成忘年交?」

「大挺多的啊……」安東尼捂著額頭小聲嘀咕,結果又被瞪了一眼。

老人看向溫喬,哼了聲,說:「你母親還沒有資格當我的好友,她只是我名下的一位學生而已。」

溫喬微微有些驚訝,「您也是世代學醫的嗎?」

「不。」出乎意料的,老人搖了搖頭,「我只是個接生婆而已。」

「……?」

老人撩了下眼皮,神情變得驕傲起來,「我當年可是知名的服裝設計師!」

「當年你母親結婚的時候,她要親自做自己的婚紗,特意來找我拜師,求了好些時候才成了我名下的一名學生。」

溫喬,「……」

老人重重哼了聲,「你母親愚鈍,是我的學生中最笨的,簡單的刺繡都要花上三天時間,簡直丟臉!」

語氣頗為恨鐵不成鋼,大概是氣憤於李心茹的笨拙。

溫喬摸了摸鼻頭,眼神飄忽。

雖說做醫生的手都很穩,但不一定是都能夠做刺繡這種精細活的,當年她母親為了學到這門技術,可能花了不少功夫。。 九幽魔君的神色一凝,緊緊地盯着秦風的臉:「你知道,你拒絕了什麼嗎?」

這也提出了所有人心中的問題。

修羅真的知道,自己拒絕了什麼嗎?

就不說別的,憑藉九幽魔君喜怒無常還多疑的性子,修羅現在拒絕的話……

說白了,九幽魔君如果不能將修羅給收入麾下,很有可能就會直接將修羅給趕盡殺絕!

修羅拒絕的,不僅僅是滔天富貴,一步登天的機會!

更是自己的性命!

修羅拒絕了加入九幽魔君麾下的機會,也就代表着,修羅很有可能加入其他人的麾下。

無論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會打消九幽魔君心中的懷疑。

而修羅又是一個高手。

這樣的高手,一旦不能為九幽魔君所用,甚至很有可能成為九幽魔君的敵人……

後果是什麼,可想而知!

這樣的人,九幽魔君絕對不會允許流落到別人手裏,為自己增添一名強敵!

果然,九幽魔君的神色,變幻莫測,緊緊地盯着修羅看了一會。

秦風的心中也是無比緊張,想着這一次,自己絕對是激怒了九幽魔君。

對方不對自己出手,那都是不可能的!

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

九幽魔君緊緊地盯着修羅看了一會之後,重新開口了。

「好。」

「既然如此,本君也不強人所難了。」

「雖然你殺了玄炎鬼王,但本君依舊可以既往不咎!今日,就當是用玄炎鬼王的一條命,換你這個朋友了。你,走吧!」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

為什麼?

九幽魔君居然願意放過修羅!

怎麼可能?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蹊蹺!

「九幽魔君居然放過修羅了?」

「這不可能啊,不是九幽魔君的性格啊……」

「這當中一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沒錯,九幽魔君和修羅,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見面嗎?」

「修羅鬧出了這麼大的事,就算九幽魔君不想招攬他,也不可能放他走啊!」

「沒錯,怎麼可能呢……」

「到底是我瘋了聽錯了,還是九幽魔君瘋了?」

「去你碼的,說這話的時候離我遠點,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

眾人議論紛紛,全部都是為九幽魔君的決定,震驚不已。

大家完全想像不到,九幽魔君為什麼會放修羅離開。

包括秦風自己。

甚至,秦風愣了一瞬間,明顯是沒有想到九幽魔君,居然會放他離開!

這可不是秦風想要的結果!

就算沒有那個美婢死亡的原因,秦風今天和九幽魔君之間,也必有一戰。

因為秦風想要的地魂書,還在九幽魔君的手裏!

而且允兒的魂魄,已經被小鬼王所傷。

千年血蓮心,能夠修補破損魂魄的天材至寶,秦風勢在必得!

秦風輕輕吐出一口氣。

「九幽魔君大人,真當我是朋友?」

「當然!」

九幽魔君理所當然地回答,面上沒有絲毫陰鶩,似乎就連哪怕修羅出了這個門,立馬投入其他魔君麾下,也絲毫不介意。

秦風聽完,臉上露出一絲虛偽的笑意:「既然如此,我有一事相求!」

九幽魔君都是一愣。

拒絕了投入他麾下的邀請,還敢轉過頭來,讓他幫忙?

九幽魔君此時此刻,在心裏恨不得把眼前的修羅,給虐殺個千萬遍!

但眼下,九幽魔君還是忍下了。

原因無他。

九幽魔君……現在還不想和修羅為敵!

修羅的強大,令九幽魔君都嘆為觀止!

甚至於,九幽魔君捫心自問,如果自己沒有全力以赴,恐怕不會是修羅的對手!

這才是九幽魔君,一再忍讓的真正原因!

但這個修羅,居然好像一點眼力價都沒有。

他身為九幽魔君,已經忍讓至此。

但修羅,居然還敢提出新的要求!

九幽魔君的臉色陰沉:「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秦風的臉上,帶着微微的笑意:「這場宴會我不曾飲酒,怎麼會連自己說了什麼,都不知道呢?」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想要請魔君大人幫個忙。」

九幽魔君又像是一下子升起了興趣似的,笑着點了點頭:「但說無妨。」

秦風看着九幽魔君的臉色變換,就像是變臉似的,不由在心中暗罵了一句神經病。

如果不是為了允兒,秦風怎麼願意在這裏和九幽魔君虛偽以蛇?

但不管秦風的心中如何作想,至少在表面上,秦風的臉上依舊維持着淡淡的笑意。

「我想請魔君大人幫的忙,就是……」

「能否將地魂書借給我一用?還有千年血蓮心?」

「你說什麼?」

九幽魔君像是沒聽清似的,又問了一遍。

秦風的聲音放緩,語速很慢:「我是說,我想要向魔君大人借地魂書一用,然後,魔君大人能否把千年血蓮心給我?」

九幽魔君的臉上,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再也不能維持淡定的模樣:「什麼?!」

與此同時,周圍也在一瞬間,彷彿是一滴水滴入了熱油當中,瞬間開始沸騰,炸裂!

在場的魔門中人都並不知道!

地魂書,居然在九幽魔君的手中!

這件事,在魔門當中,可是密辛一件!

就連許多魔門中人,包括五大鬼王,都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臉上都出現了不約而同的震驚!

地魂書,可是魔門至高無上的寶物!

如果一旦出事,恐怕立馬就會引來無數人的垂涎,就連名門正道,恐怕都會加入搶奪!

所以九幽魔君輕易,絕對不會將地魂書展露!

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事情一旦傳出去,就會立刻引來眾人的垂涎,唯恐另外兩位魔君,瞬間就會達成同盟,搶奪他手裏的地魂書!

到時候的後果,就算是九幽魔君身為三大魔君之手,恐怕也難以承受!

九幽魔君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秦風,彷彿像是兩把鈎子,恨不得把眼前的修羅的心臟掏出來。

看看這個年紀輕輕的修羅,到底是怎麼知道地魂書的事情的!

明明當年的人,都已經死絕了!

。很少人會在意,或者說很少人能想到在這種追平歷史記錄的偉大人物在這個時候會有這種心態,只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也很合理,梅西在被超越之後,關於誰將成為新紀錄主人的話題越來越多,這種歷史記錄的風口浪尖,就連梅西也不能淡定。

現在輪到了齊策,壓力是循環在兩人之間的,這很正常。

而球迷們

《綠茵之寒冰射手》第九十章你應該休息 一人一獸對視半晌!

突地,一起動作,奚淺衝過去后,一拳揍向獠牙獸的腦袋,隨即,一個高難度的翻身,落地後轉身又是一拳!

「吼——」獠牙獸吃痛!

咆哮著抬起前腿,狠狠拍向奚淺,奚淺一凜,趕緊躲開要害!

「咔!」奚淺清晰的聽到骨折的聲音!

她的手臂——斷了!

奚淺臉色開始蒼白,顧不得疼痛,就地一滾!

瞬間躲開獠牙獸的另一道攻擊!

往嘴裏塞了一顆療傷丹后,奚淺沒管左手!

運起拳頭,又是一道拳意打過去,這次奚淺打了就跑!

Related Articles

鳳傾城仔細聽著,心裡暗嘆一聲,怪不得最近事端這麼多。

「青玉亭來的是什麼人?」鳳傾城再次掏出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