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岑??不可置否。

應慕?知道湛岑??看她,是因為擔心她會以為他不信她,會生氣,可是她不會,他能做到這樣,已經是出乎意料的事了,如果是她的話,也許會覺得說出這話的人有病。

「晚飯吃點什麼。」賀小雙把東西放到房間,收拾了一陣就懶得再理,下樓來關心晚飯的問題。

湛岑??道:「叫外賣。」

應慕?道:「你們想吃點什麼,我去點。」

念少然聳聳肩道:「隨便。」

唐木不說話,像是沒聽到,應慕? 紅線快穿︰主神大人追妻記 ,看向湛岑??,原本唐木和念少然就不喜歡她,她能感覺出來,不過,唐木也不是只不理她,就連賀小雙和他說話,他也是想回應的時候才回應,呆的久了,也不覺得他十分冷酷了,反而覺得他的性格更貼近他的綽號「木頭」,也習慣了他的冷臉。

湛岑??道:「點你自己喜歡的,再點幾個不辣的菜。」

應慕?點點頭,轉頭找賀小雙商量,這裡也就他們兩個還能多說上幾句話了,就連湛岑??,也是不大說話的。

兩人拿著單子商量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點家常菜來吃,便打電話讓酒樓做了給送過來。

就這樣,三人正式入住湛宅,而此時離末世,還有整整十天。 昨天文前留言,炸出了兩個菇梁給小茶留言,小茶想了想,末世前的事寫的確實有點多,所以今天雙更,把進度拉快一點。菇梁們,小茶很乖的,你們給小茶關懷,小茶就會茁壯成長的,下面是第一更送上,順便謝謝昨天兩個菇梁的意見。

-----------------

「寶貝在想什麼?」湛岑??打完拳回到房裡就看到應慕?在寫寫畫畫著什麼。

健身中心幾人是不去了,不過鍛煉還是繼續的,湛宅本來就有個健身室,放著幾台很久就沒人用的器材,裡面有跑步機,倒是夠應慕?用的了。而幾個男人也比較簡單,不過就是沙袋罷了,這些也是準備好的。

應慕?抬頭道:「我在寫準備的東西呢,看看有沒有漏掉什麼。」其實她心裡明白,什麼都沒漏掉,湛岑??準備的物資非常完善,甚至比她這個跟著專門收集過物資的人想的還要周全,可是依然停止不了擔心,心裡七上八下的,需要一遍一遍的去思考,才能緩解。

「累不累呀?」應慕?起身給湛岑??擦擦臉上的汗。

「還好」湛岑??神色晦暗的盯了桌上應慕?寫的那張紙一陣,親了親應慕?的額,去衛生間洗澡。

12點15分,應慕?看了看桌上的鐘,該是吃飯的時候了。

和衛生間里的湛岑??交代了一聲,就打了電話叫了外賣。

這麼個每天叫外賣也不是辦法,末世后總需要自己做飯的,可是她的廚藝還需要在磨練一段時間,現在做出來的東西,雖然也不難吃,只是和叫的外賣一比,就是在是沒得看了。湛岑??做的東西倒是好吃,只是,她怎麼捨得讓他每天做飯呢。

「要加油啊。」應慕?喃喃自語,為湛岑??洗手作羹湯,這幾乎就是她的夙願。

「出去逛逛吧,寶貝想去哪?」吃完中飯,湛岑??突然提議。

「好啊。」可是能去哪呢?她能想到的地方,好像都和物資有關,由始至終,她的生活重心,除了他,好像都變成了物資。

「咦?,這是什麼地方。」想了很久,她依然想不出可以去的地方,湛岑??便帶她到了這裡。

「這裡是個度假村,這幾年剛健的。」


碧綠的湖泊,青色的山,這裡離湛宅只有不到半個小時,她居然從來沒來過,甚至聽都沒聽說過。

到了地方,湛岑??把車停在停車場,從後車廂里拿出魚竿魚食,帶著應慕?租了只小舟,劃到了湖的深處。

原來他還會划船,船上,應慕?看著兩手握槳的湛岑??。

船身不大,只夠3個人坐的,湛岑??坐在舟頭,她坐在舟尾,只見他兩手握著木槳,稍稍一用力,小舟就往湖中去了。

「真是個好看的地方。」應慕?不在關注著湛岑??划船的情況,開始看起四周的景色來。


這湖水雖然不是清澈見底,也很乾凈,陽光照在湖面上,反射出像是白色的,又像是綠色的光,而隨著小舟的前行,周圍逐漸安靜下來,再聽不到岸邊上的喧囂,只有湛岑??擺動木槳的聲音,和湖水被撥動的聲音。

「在這裡釣魚嗎?」又片刻后,他把小舟停在了庇蔭的地方,開始擺弄起魚竿來。

「嗯。」湛岑??把準備好的魚竿遞給應慕?。

「我也會釣魚呢,小時候外公常帶我釣魚的,只是多半都是在魚塘里。」應慕?貓著身子往前跨了一步,跨到湛岑??身邊去。

湛岑??伸手扶住她,把她摟到懷裡坐下,在她嘴角的小梨渦處親了親,道:「寶貝真厲害。」

應慕?把掛好魚食的魚鉤給甩出去,臉上不由得紅了紅,她其實都只會些花樣子,要是讓她自己找到這裡,又划著小舟進來,她是想也想不出來的。

「哥哥喜歡釣魚嗎?」從來沒聽他說過。

「嗯。」湛岑??把兩人的魚竿固定在小舟上專門設計出的一個管子里,便摟著應慕?靠坐在小船上。

「哥哥還喜歡些什麼?」她真是一點都不了解他。

「還喜歡你。」湛岑??親吻懷裡人的耳垂,含住了允著。

「啊,癢。」她最怕癢了,應慕?咯咯咯的笑起來,扭得小舟都在湖裡晃蕩,怕是驚走了不少魚。

「最喜歡你。」湛岑??不再含她的耳垂,只摟著她親了親她的發頂。

「哥哥。」雖然是庇蔭處,沒有太陽,可是應慕?心裡暖洋洋的,身體也暖洋洋的,好像沐浴著初升的朝陽。

他說最喜歡她,那她應該說點什麼呢?

「我也最喜歡你。」良久,應慕?仰頭親吻湛岑??的下巴,她最喜歡他,最愛他,他簡直就是她心尖尖上的肉,是她的命。

「真的嗎?」湛岑??的聲音輕輕的。

「嗯。」應慕?吻著他好看的下巴,狠狠的吸著他的氣味。

「那慕慕有沒有什麼事瞞著哥哥。」湛岑??突然低頭,對上應慕?的眼睛。

他的眸子黑的像是夜裡的海,應慕? 替身總裁的天價嬌妻 ,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慕慕有沒有什麼事瞞著你最喜歡的人。」他的疑慮實在是太多了,渡過了最初那段自欺欺人的幸福時光,他不得不直接問出來,她的乖巧順從,她的焦慮恐懼,都是為了什麼。

「沒有。」不能說,什麼都不能說,哪怕,他們已經在一起了,也不能說。

「是嗎?」她的臉又白了,白得沒有血色,唇也白了,白著發抖,她的眼裡是恐懼,是乞求,是他看不懂的東西。

「真的嗎?」湛岑??再問了一次,把她冰涼的身體護在懷裡。

「嗯。」應慕?乖巧的點點頭,無辜的看著他,只是她永遠不知道每每說起這些,她的臉色神情是無論做出什麼表情都會被人給識破的。

再等等吧。 第二更按時送上,求誇獎。

一刷新,又掉了兩收藏,菇梁們,乃們是不是不喜歡這兄妹兩磨嘰。

--------------------

「寶貝拿條毯子出來蓋上。」12月的天氣本來就冷,只是她好像不再喜歡曬太陽了,他才把小舟停到了庇蔭的地方,而現在,她的身體更涼了。

「不要在這裡。」應慕?理解錯了湛岑??的意思,小心的拉了拉他的衣袖。


「哥哥是擔心寶貝著涼,寶貝是在想什麼?」湛岑??胸腔里發出低低的笑。

「啊。」應慕?聞言拿出馬上毯子來蓋上,暗氣他的惡劣,誰叫他在辦公室的時候做出那些事,讓她把拿毯子蓋上和那件事情畫上了等號。

「這裡山上也許會有人,哥哥可捨不得寶貝被人看。」他的寶貝,他一個人看就夠了。

「還是寶貝喜歡在外面?」湛岑??把毯子給她蓋好,一手還是覆上了那柔軟的地方。

「你的手一直是這麼涼嗎?身體也是。」他手掌的涼意不一會就傳到她胸前,應慕?心疼的把他兩手放到衣服里,捂到溫軟的肚子上。

他身體的涼意她以前只感受過一次,從沒去深究過,可這次回來她發現,他的身體總是涼的,好像怎麼捂也捂不熱,穿多少衣服也暖不了似的。

「大概吧。」湛岑??冰涼的手惡劣地捏了捏應慕?腰上因為坐著而疊起的一小層軟肉。

「啊。」應慕?拍了拍不懷好意的手,心想她還是要再瘦一點才好,雖然湛岑??說他喜歡她身上有肉,可她仍然覺得十分不好意思,特別是躺在他身下時,與他無半分贅肉的身體一對比,她就顯得太肉了。

「什麼是大概嘛,是就是是,不是就不是。」應慕?從衣服外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涼嗎?」湛岑??不再逗弄她,因為與他一比,她確實是又溫暖,又柔軟,他擔心會讓她著涼。可是,她的問題他卻無法回答,從未與人這麼親密過,又怎麼知道答案。

「不涼。」應慕?手伸進衣服里,握住他想要離開的手,道:「不涼的。」

真是乖巧,湛岑??又親了親她的發頂。

「寶貝會游泳嗎?」

「不會,我怕水。」應慕?不好意思的笑笑,隨即道:「哥哥呢?」

「會。」

「啊,你怎麼什麼都會啊。」應慕?不甘心的嘟嘟嘴。還好,還好江懷語與應康給了她一副好皮囊,她可以裝可愛,可以盡情撒嬌。

「那寶貝還敢跟著哥哥泛舟。」湛岑??抽出一手,摩擦她粉嫩的唇,這裡昨晚親吻過他的身體,吐納過他的**。

「在船上我不怕啊,在岸上也不怕,嗯,還有帶著救生圈的時候我也敢下水的,可是要有人在旁邊的時候我才敢,如果是有我自己,我就害怕了,小時候,我總覺得水裡會生出什麼怪物來,會在沒人的時候抓住我的腳,把我拖到水裡去。」應慕?笑。

「噢?為什麼呢?」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事,湛岑??不再摩擦她的唇,轉而環緊她的腰。

「我也不知道,可是每次還是會這麼想,你看,水面上什麼都沒有,可是水裡卻有那麼多的魚,而且水下視野不好,只要有什麼東西在那裡,看起來就像一個黑壓壓的怪物,多可怕。」應慕?坐起身來,指著她剛才就看了好幾眼的地方,那裡水下好像是有根木頭樣的東西,因為長年累月在那裡,周邊長起了青苔,黑色的身體和張牙舞爪的枝杈看起來就像個怪物,伸著爪子準備把路過它的生物給逮到深水裡去。

湛岑??聞言細細的瞧了那水下的斷枝一陣,被她這麼一說,果然有5分像了,他輕笑道:「寶貝還怕些什麼?」

「我怕的東西太多了,哥哥呢,哥哥都有什麼怕的。」他們的交集實在是太少了,基本可以算是陌生人,對對方都很不了解。

「我?」湛岑??想了一陣,道:「好像沒有。」

「騙人。」應慕?不信,把身體轉正,抱住他的腰道:「你小時就沒有怕的東西嗎?比如說,害怕你睡著的時候,衣櫃的門會突然打開,裡面飄出一個鬼來,或者是床底下的鬼會突然伸手抓出你伸出床沿的腳,又或者是,考試不好,會被湛叔叔罵?」

說到此處,應慕?不免禁了聲,因為她突然想起,湛逸賢是不喜歡他的,又怎麼會關心他,甚至為了這些去責備他。

「不會。」湛岑??臉上看不出喜怒,只低頭親吻她的唇。

「江家不是書香門第么?江默沒有和你說,子不語怪力亂神?」把應慕?親的面色緋紅,湛岑??終於滿意的停下。

「他說過啊,經常說,特別是他被陪我一起看的恐怖片嚇到后,他就經常這麼安慰自己。」應慕?紅著臉咯咯咯地笑起來。

「寶貝還喜歡看那些?」湛岑??疑惑,他查的資料里從來沒顯示過這些。

「嗯,小時候喜歡看,看殭屍電影,又好笑,又恐怖,不過後來就不敢看了,後來的片子都很少那麼鬧了,鬼都是真鬼,會出來嚇人了,而且我後來的膽子也越來越小了,就不敢看了。」而且外公沒了,誰還會陪她看這麼沒意思的電影。

「那以後哥哥陪你看。」像是看見她眼裡露出的傷感,湛岑??道。

「好啊,我們多買些碟片來,以後可以一起看。」應慕?想著和湛岑??一塊重溫童年時看過的那些騙片子,臉上頓時泛起大大的笑來。

「哥哥夜準備了很多想和慕慕一起看的東西。」湛岑??鳳目挑起,眸里晦暗。

「啊,都有些什麼?」他早就想到了嗎?是他喜歡看的嗎?

「是教哥哥怎麼讓慕慕舒服的東西。」湛岑??呼吸不穩,聲音卻依舊清冷低沉,他低頭吻住方才才被允得腫起的紅唇,含著她的舌吸允。 菇梁~別嫌這兄妹兩膩歪,末世只有幾天天了,馬上就沒時間膩歪了喲。

---------------

什麼成熟穩重,陰沉冷漠,應慕?坐在回程的車上,看著湛岑??的側臉腹誹。成熟穩重,陰沉冷漠,那都是給外人看的,他明明就是個惡劣的壞蛋,竟然讓她在小舟上,在湖上幫他,幫他……

對著陌生人的時候冷漠,對著下屬的時候嚴肅,對著朋友的時候雖然算不得溫和卻也很用心,而對著她的時候無論他是什麼樣子的,總歸這是這世上只有她知道。

應慕?想著想著,心裡突然生出一種奇異的滿足來,他不同的樣子,只有她才知道,就像是她的惡劣任性,從來都只在他面前一樣。

「寶貝看著哥哥,是想要嗎?」滿足后的湛岑??,臉上是懶洋洋舒坦坦的饜足,這麼側頭看她,連眉目都柔和了不少,儘管他嘴裡說出來的話依然很惡劣。

「停車,停車,我要親嘴。」應慕?想的明白了,再看著他一樣滿足的臉,心裡突然生出一種想要親吻他的**來。

「寶貝。」停車,親吻,湛岑??有時真是難得的好脾氣,好像應慕?想要的,他都會去滿足。

「小慕,你們去哪玩啦?玩得臉這麼紅。」回到湛宅后,賀小雙趁著湛岑??在與念少然說話,湊到應慕?身邊打趣。


「你想知道呀,我就不告訴你。」應慕?笑嘻嘻的看著他。

賀小雙為人玲瓏活潑,她與他說話時難得的輕鬆自在。

還會是有什麼,賀小雙猥瑣地猜測,湛岑??一個素了這麼多年的男人,一朝開葷,會做些什麼事,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

應慕?見他笑得猥瑣,不由想起方才的事,臉上更是紅了紅,道:「你們一直呆在家裡嗎?」

「沒,我也剛回來,少然哥和木頭好像沒出去。」他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可卻想不出一件具體的來,所以就出去走走看看。

賀小雙道:「我現在覺得末世不可怕,等待末世才真是可怕,因為我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會發生。」

應慕?道想了想,道:「或許是吧。」她原本是想說,現在一點都不可怕,末世才是真正的可怕,可是卻不知道為什麼,話到嘴裡就變成了這樣。

說著話,聊著天,不一會天色就暗了下來,應慕?與賀小雙又是一陣商量,最後只點了些清淡的粥回來,因為大家看起來都沒什麼胃口。

一夜無話,轉眼又是個晴天。

這一早,應慕?也不再只是跑步,而是帶起了拳擊套,打起了沙包。

「小慕!」賀小雙看著應慕?打拳的那股狠勁,不經走近了些去看。

這不是小姑娘在打拳吧,他本來還以為應慕?要打拳,也只不過是因為看他們打著,也來了興趣,可是看她剛才那幾下,雖然力道不足,可卻不是什麼花拳繡腿,那使的都是十成十的力氣,而且很有技巧。

應慕?打得認真,沒注意到一旁四人的眼神,而湛岑??看到她打拳的樣子,眼裡更是晦暗不明。

她的體力訓練的差不多了,該是時候熟悉以前的技巧了,應慕?一拳拳打在沙包上,心裡想的都是以前學多的東西,這些格鬥技巧根本不需要她去回憶,只要想要用,只要需要,他們就是她的本能,一幕幕都閃現在她腦子裡。

他是不是還漏下了什麼,賀小雙看了幾分鐘,開始思索。本以為是個和湛岑??關係不好的嬌嬌女,相處以後也覺得她算是乖巧聽話,他本以為她就是這樣了,可她打起拳來卻是這麼生猛,對的,就是生猛,這簡直不是訓練,而是在拚命。

「你確定這小拖油瓶是以前那個?」念少然看了一陣,轉頭似笑非笑的取笑湛岑??,卻看到他臉上晦澀不明,唇角抿得死緊。

見他這樣,念少然不禁皺起眉來,道:「你也不知道?」他當然不會以為應慕?是被什麼人給假扮的,只是她的事情他也知道些,哪會打什麼拳,她能騎個自行車,他都不一定會叫她小拖油瓶,現在看她打拳用了不少技巧,本想問問湛岑??她是從哪學來的,現在看湛岑??這樣子,也是不知道的。

應慕?是好看的,明目皓齒,粉雕玉琢,再加上一笑就露出的小小的梨渦,和尖尖的小虎牙,整個人看起來更是乖巧可愛的很,這麼個面若桃花的小姑娘,不管放在哪都是招人疼的,哪怕她任性霸道,脾氣古怪,都總會有人喜歡疼愛。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