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湖島呈顯圓形,外圍的地元境院落,環繞島嶼而建。如今的內部核心,同樣環形而建,與典籍閣處同列的,依次為丹藥閣、靈器閣,煉丹院、煉器院、長老院,這些合稱三院三閣。

因初次前來探查,武峰沒詳細探查內部,主要摸清洪家地元者的警戒情況。

三院三閣,將核心區環繞,而其中更中心,則為執法院、家主事務院、太上院,同樣三院。而這三院,即洪家最核心,三院合圍一圈,各向三面設門,而內部三門相連,拱守三院中心的院落。

「洪家這樣的建築安排,可當真顯的獨特啊!」武峰心中驚訝而嘆,沒敢前去探查太上院,猜測其中鎮守洪家老祖,畢竟天罡境魂念五百丈,其還沒資格去挑戰。

而僅至家主院、執法院外面,就能推測大體的情況,察覺兩院背面的空院壩,頓時因這樣的安排驚奇。

這樣的安排,固然可當三院,互相拱衛依靠。可實際而言,三院地位非相等的,家主院與執法院,還可能互相牽制,可洪家老祖處的太上院,必然掌控最高權勢。

故而,三院拱衛依靠的格局,其實完全難合常情。這樣的建造安排,更像家主、執法、太上三院,共同拱衛中心的院落。

武峰先驚訝,隨即再好奇,就仔細探查中心,依舊沒什麼察覺,可其相信直覺的推測,還沒完全的死心,暗自道:「執法院的夜間,當會放鬆一些,自己潛進執法院外堂,能更準確的探查背面的空院落……」

心中暗自決意,武峰潛進執法院外堂,當其魂念向前一百五十丈,探查三院背面的情況,頓時驚訝道:「果然沒那麼簡單,這三院背面的空壩,完全為陣法的顯現,實際景象還無法察見!」

「嗯?」武峰驀然一驚,察覺自太上院處,傳出魂念的動靜,頓時快速收回魂念,極速運轉,沒敢直接妄動。

「真險!」待一輪魂念掃過,隨即沒其餘動靜,武峰暗自幸運道:「幸好自己探查的魂念,沒大範圍的鋪散,僅一條線向外伸出,察覺情況就快速收回,沒讓那老傢伙察覺,否則將自己暴露出去,就無法撈到什麼,失去探查的機會,就要先逃命離去!」

「想來那老傢伙,當沒準確的察覺什麼,可能因直覺而探查的吧!」武峰暗自想道,剛探知三院背面的陣法,還沒搞清內部情況,想要再次外放魂念探查,可又擔心天罡境的老怪。

「富貴險中求!」暗自沉吟思索間,武峰堅決的想道:「那天罡境的老傢伙,僅僅魂念掃過一次,就沒再次來探查,想來沒察覺什麼。而自己好不容易潛伏進執法院,如果輕易的退出離去,就錯過眼前的這次機會!」

再次外放出魂念,武峰更加的小心,如前次一樣魂念凝線,更貼地面向其中伸去,盡量降弱魂念的動靜。而魂念凝線如針,就如一道攻擊的魂刺,更容易穿進陣法中。

悄悄的,武峰的魂念伸出,伸向三院背面的院落,可惜讓陣法阻擋,顯示出假的景象,武峰察覺陣法的薄弱處,直至由執法院的牆角,探查進陣法內部。

「這便當洪家的根基嗎?倚仗這樣的根基,兩百年創立如今的基礎,這情況還比較正常!」探查出陣法內的景象,武峰暗自驚訝的同時,同樣對洪家的情況恍然。 洪家的根基讓其驚訝,只因陣法中的物品,極其的罕見與寶貴,完全沒想過會遇見。

同樣,因驚訝而恍然,則因洪家當根基的物品,其效果可創造洪家的情況,完全無須覺的驚奇。

只因陣法中的物品,傳言中的靈液泉眼,能持續生出靈液的泉眼。

如果說,靈玉脈需要時間演變,而挖取出其中的靈玉,則無法持續再生。那麼靈液泉眼,只要靈脈沒生出變動,則能持續的衍生靈液,儘管衍生的速率極慢,可其持續性就極其強大,只要控制性的使用,就能保持傳承需要。

靈液,精純的液體靈物,具備獨特的洗經、伐脈、淬髓的奇效。靈液共普通、中級、高級、極品四等級,每等級的效果,依次針對靈武、地元、天罡、周天四境。

周天更高的混元經,全身經脈基本固形,這類靈液完全無效。而靈武境前面的初武、真武兩境,主要煉自身真元,無法承擔靈液的衝擊。

當然,初武與真武兩境,這兩境相關基礎,如果能拿靈液配藥淬體,更能強化天資,效果更佳逆天。

「洪家百餘位地元境,而無法出天罡境,想來靈液的效果,僅達中級而已,恰好相對地元境。儘管中級的靈液,同樣極其的寶貴,可惜對自己而言,好像沒太大的需要!」武峰暗自思索道。

就其念至「中級靈液」,其丹田中久未取使的萬聖鼎,向其傳出一股信息:「天元靈液,洗鍊清除經脈中,因服藥修鍊的殘渣,讓體內靈元精純。材料:自然靈液。天元草,地靈果……」

鼎靈傳出的信息,儘管名為天元靈液,可實際為一類丹藥,主藥材為靈液,內服進口即化。故保持靈液的名字。

萬聖鼎,與其初始等級相當,再因雷劫高一級,其次隨其晉級而晉級,如今已達五級,可煉製天罡境需要的五級丹藥,傳出的信息包含三、四、五級天元靈液。

三級天元靈液,效果針對靈武境。四級天元靈液,效果針對地元境。五級針對天罡境。而沒傳出六級的信息,想來同樣沒意外的,必然針對周天境。

「靈液,自己必須要奪取!」獲知天元靈液的煉製,武峰頓時決意搶奪靈液。儘管其基礎穩固,更沒服食丹藥修鍊,可其治傷勢的時候,同樣服食一些丹藥。

儘管治傷的丹藥。殘餘量最小,更因丹藥品級高。影響就更小。可再小的影響,總歸會影響,只要能消除,就要盡量消除。

「想要奪取靈液,當前還沒法奪取,必須等待好的時機!」儘管渴望奪取靈液。武峰依舊極其清醒,沒絲毫的盲目衝動。

武峰深深明白,三院背面陣法的效果,只要傳出動靜,就會同時驚動三院。莫說天罡境的洪家老祖,完全沒辦法對付。就洪家家主,與執法院的老怪,皆非其正面可戰的。

而且,陣法的效果,沒那麼容易消除。其能隱隱探查其中的景象,主要因其四級魂念,魂念強可比周天境,儘管修為限制外放,可本身的強無法忽視,再加魂念的秘法刺,故能穿刺進去探查。

否則,即便天罡境前來,具備三級的魂念,就還可能無法探查。

「單純的輔助陣法,主要效果隱息,附帶預警的效果,沒防守、攻擊、迷幻的主陣效果,可這陣法的隱息,約達五級的效果,當洪家購買來的陣盤!」武峰暗自猜測道,這樣的隱秘處建立陣法,除非洪家本身的陣法師,否則就只能購買陣盤,必然沒膽請外來的陣法師。

武峰的猜測,儘管非完全準確,同樣大體相當。陣法為五級陣盤,更非如今的陣法師煉製,乃秘境出土的古陣盤,效果還要強過如今的陣盤,可惜其自身帶一絲殘缺,恰好為武峰探查穿刺處。

實際來說,武峰的魂念,能探查進陣法,同樣因極大的運道。

「靈液的效果,最好直接拿來使用,放置泉眼口最好。如果要帶出去,就要用靈玉瓶裝進,再拿封印符封印住。按這樣的情況推測,洪家還沒使用的靈液,當放置泉眼口處,自己匆忙的探查間,沒察覺具體的份量,可想來當非少數!」武峰暗自思索道。

冒出這樣的想法,武峰頓時心安一些,思考當前的形勢,隨即決意道:「如今只能先退出,待洪家老祖離家,去參加那位前輩的壽宴時,當自己的最佳奪取時間。」

「儘管那時的時間,自己想去探查那家,可否沼澤的隱世霸主,時間可能會衝突。然而今日無法奪取,只能先選擇退出去,再好好思索計謀!」武峰暗自想道,隨即悄然推出執法院,小心謹慎的回洪六公子的院落。

其回歸的時間,約寅時初的模樣,倒還比較順暢,沒遭遇什麼阻礙。畢竟這樣的時候,即便巡邏的侍衛,同樣會覺的勞累睏倦。

回到洪六公子的院落,武峰仔細回憶先前的情況,再次深深察覺陣法的玄奧,暗自嘆息道:「自己這次,能穿刺探索進陣法,探查出其中的景象,已經極其的難得!」

「如果要搶奪靈液,必須等洪家老祖離去。而即便洪家老祖離去,洪家家主與執法院老怪,數位地元境巔峰的老傢伙,同樣無法正面對戰,僅僅逃命的機會大一些!」武峰心中極其謹慎,需要面對的老怪,就已經極其強大。

更何況,三院中心的陣法,儘管外面為隱息陣法,隱去內部的靈液氣息,沒絲毫的外泄,兼帶掩蓋表象、預警的效果。

可僅僅初次探查,武峰還沒搞清真實情況,誰知隱息陣法內部,沒其餘防守、攻擊的陣法?畢竟隱息陣法,能掩蓋靈液的氣息,同樣能掩蓋內部陣法的氣息。

如今唯獨能確信的,隱息陣法中,該當沒建立幻陣。畢竟強大的魂念,就當幻陣最大的剋星,其四級魂念沒絲毫察覺,要麼沒建立幻陣,要麼幻陣達六級。

相對而言,因洪家的情況,武峰相信其中沒幻陣。可即便這樣,對防守陣、攻殺陣,依舊無法確知。


「洪家老祖,地元巔峰老祖,未知的陣法……這些因素,皆當奪取靈液的阻礙,短時間沒奪取的時機,依舊按照早先的安排,去探一探將舉辦壽宴的世家……」

「靈液放置洪湖洪家,即便時間拖久一些,洪家可能會取出一些。可等待穩當的時機,總比冒險而無法獲得好!」武峰經過周密的思索,決意先將靈液的事放一邊,依舊要探查隱世的世家。

當然,放一邊而非死心,只要再次變強,只要時機恰當,必然會強勢搶奪。

接連數日時間,武峰日夜探查,夜間全面摸索,將洪湖島的地形、建築情況、防守情況,基本完全探查清,更繪製出圖譜,便其來日的需要。

而白天同樣探查,靜待一處地帶大半日,摸清其探查範圍內,地元境的對戰演練,觀察各地元境的具體強弱,擅使的靈器類型等。

就這樣,三日時間過去,武峰將洪湖島的情況,基本掌控表面的狀況。

第四日,武峰夜間的探查歸來,因特殊的時間,擔心洪三公子前來,故而要回閉關室中。

而這日,武峰剛回去沒太久時間,便察覺洪三公子的侍衛,六大侍衛的老二前來,先往閉關室探查,見閉關室依舊關閉,就至院落中等候。

武峰的魂念,察覺老二的情況,暗自思索道:「還需兩日時間,便至洪家老祖,帶弟子前往那家前輩壽宴的時間。洪三公子如今讓老二前來,必然探詢自己可否出關,可否晉級地元境。」

「自己想要隨洪三公子,前往參加壽宴,已到及時出關的時候,否則洪三公子另外安排,就無法輕易的改變,自己就該及時出去!」

這樣想的同時,武峰就調整自身的氣息,慢慢走出修鍊室。因其先外泄氣息,老二察覺就快速前來,震驚的說道:「你,你竟然真的,已晉級地元境!」

「呵呵!這還多虧公子,與六公子的栽培!」武峰客套的說道,沒想談論晉級的事,隨即言鋒一轉,接連的問道:「你來這處多久?我閉關多久時間?如今公子情況如何?」

「哦,哦!」老二自滿臉震驚中回神,顯出恍然與驚醒的模樣,快速調整好心情,恭敬的回答道:「今日公子讓我前來,等待老大你出關。老大你閉關九日,今日剛好第十日,公子如今達三級丹師,準備隨老祖出去,參加一次緊要的壽宴!」

對那位前輩的壽宴,老二知曉的情況,沒洪豹過去知曉的多,僅僅粗略的帶過。

老二與洪豹,過去一直爭奪地位,前次遇襲逃生時,洪豹選擇讓老二隨公子先離去,便讓老二生出謝意。如今假洪豹晉級地元境,老二就完全失去相爭的想法,可當真出自內心的叫老大。

回答完問話,老二主動說道:「公子安排,如果老大你,明日午時前出關,則快速去執法院登記,安排好晉級的相關事務,再去公子處報到,隨公子去參加壽宴!」

老二說完,羨慕的補充道:「公子達三級丹師,來日前途無量,讓老大你隨同去壽宴,可謂全心的栽培呀!」(未完待續……) 如果洪三公子,只當尋常的嫡傳子弟,同樣沒配備地元境侍衛的資格。而洪三公子,如今已達三級丹師,就能配備地元境侍衛,再選擇本來的侍衛中,剛剛晉級的侍衛,就更沒絲毫困難。

聞老二的言語,顯然洪三公子,已經替洪豹安排好,晉級地元的相關事宜。畢竟洪三公子,已能考核三級丹師,洪家內部的地位更高,安排這些事皆很容易。

洪湖洪家的建立,至今僅兩百餘年,依靠靈液栽培地元境,還相對會容易些。可要栽培出,中級的煉丹師,就沒那麼簡單,如洪三公子這樣,年紀輕輕就達三級,更顯其煉丹的天資,兼得洪家老祖關照,其地位更可想而知。


當然,洪三公子的安排,必然做好兩面安排。如果洪豹閉關,沒按期限時間晉級,就會失去這次機會,而洪三公子前往壽宴,則會選擇其餘的地元境侍衛。

老二地位還要次些,自然沒法知曉其中的關聯,只當洪三公子準備,要全心栽培的洪豹,這自然讓老二羨慕。

武峰沒想談論晉級的情況,同樣無意談論栽培與忠心,可還要裝模做樣的說道:「我洪豹能達地元境,全因公子與六公子的賞賜,必當依舊追隨公子,盡忠心替公子效命!」

「老二,你們皆一樣,只要忠心公子,公子公平賞賜,同樣會栽培你們,晉級地元境的時間可期!」說完自己的情況,武峰假扮的洪豹,還要勸勉老二幾句。

如果洪三公子,遇襲遭遇戰前,洪豹這樣的言語,對老二如教導的勸。老二隻會當其得意顯擺。可如今的洪豹,已晉級地元境,地位身份全然變動,老二就沒生出其餘想法。

當然,這潛移默化中,洪三公子。洪六公子,五大侍衛,皆沒察覺「洪豹」的情況,真實的洪豹早已死去。如果真的洪豹沒死,知曉自己晉級地元,知曉老二等侍衛,如這樣羨慕自己,怕還真要好好顯擺。

「如今時間緊迫,公子可還安排什麼?如果沒其餘要求。我就先去執法院登記,報備執法院與家主知曉!」武峰出言說道,晉級地元境,對洪家而言,皆當大事件,必須由執法院,通傳洪家整體。

而且,如果嫡傳弟子晉級地元。更會安排晉級典禮。如洪豹這樣的,僅僅侍衛出身的。就沒晉級典禮的安排,可相關的賞賜,同樣極其豐富。

畢竟,對尋常侍衛,洪家需要栽培,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而針對地元境,每位皆極其寶貴,洪家需要栽培,更需要拉攏,要保持對洪家的忠心。

「老大如今還沒換取身份令。無法自由進出洪湖島,這次沒誰帶領去執法院,就拿公子的令符前去!」老二出言說道,其早先進洪湖島,就因持洪三公子的令符,如今將令符轉交洪豹,老二就只能等待其歸來。

洪三公子,即便依靠丹師身份,地位直線變高。可因洪家的規矩,還無法洪湖島建立院落,而如今的洪三公子,能自由進出洪湖島,自由進出丹藥院。

武峰接過令符,對老二說道:「你且安然等待,只要事情安排完,我就會快速回來,一同前去面見公子!」

待出洪六公子的院落,武峰頓時大喜,暗自的想道:「洪豹的記憶中,沒這相關的情況,自己同樣沒注意去想。如今自己晉級地元,前往執法院登記,就能好好探查,三院背面的情況。」

「而且,晉級地元境,會獲取功法、靈器、丹藥的賞賜,到時往典籍閣、丹藥閣、靈器閣,這三閣去探查一輪,甚至可能選些洪家忽視的好東西!」武峰暗自想道,無論到時情況如何,這必當一次好的機會。

攜帶洪三公子的令符,暢通無阻的前往執法院,依舊讓執法院守衛攔住,喝道:「執法院,禁止隨意進出,請說明緣由,等候通報!」

「洪三公子侍衛洪豹,晉級地元境,前來執法院報備!」武峰淡淡的說道,早就知曉執法院的情況,沒太過意外的念頭,執法院的規矩,本來就最繁雜。

而執法院的地位,僅次太上、家主兩院,甚至執法院全體聯合,甚至能否決家主的命令。規矩,針對洪家全體的規矩,權勢,執法院掌控的權勢,因這兩類因素,執法院向來霸道,即便守衛弟子,皆要自當高人一等。

執法院,如果對人客套,還會更顯意外,對人霸道冷漠,還更正常些。

「好!請等待通傳!」武峰說明前來的緣由,執法院的侍衛倒沒刁難,畢竟晉級地元境,當洪家的大事,即便侍衛出身,皆莫容絲毫輕視,執法院的大佬可無視,守門侍衛同樣無膽得罪。

自然,莫說洪三公子的安排,即便沒預先的安排,晉級地元境的報備,同樣沒誰會真的無視。

沒等待太久時間,一位執事親自出來接待,帶進執法院的事務堂。

執法院中,除去常駐老怪的修鍊室,便當兩大堂口,事務堂與執法堂,事務堂安排一般事務,執法堂處決賞罰。

相關侍衛晉級地元,事務堂內等候一位長老,正查閱相關的卷宗,待武峰假扮的洪豹進去,隨意抽問幾句,便確認身份無誤。

洪豹孤兒出身,自幼進洪家,追隨洪三公子,其忠心無須懷疑,卷宗極其簡單。

「對你的安排,三公子替你安排過,老夫依舊要再說一次!」確認完身份,執法院長老出言道:「按照洪家的規矩,無論什麼出身,只要忠心洪家,皆會同等對待。」

當然,規矩僅說的好,實際的安排對待,出身就關聯地位,沒真正的同等,洪家的嫡傳血脈,只要同輩同境,天生就更尊貴。

「晉級地元初期,身份列入洪家執事,晉級地元中期,則列入洪家名譽長老,地元中期以上,將位列實權長老。」執法院長老慢慢說道。


「而執事與一般長老,僅當身份的象徵,依舊要替洪家辦事,皆會具體安排。三公子情況特殊,需要一位地元境侍衛,三公子的安排中,則安排你回去!」

「當然,如果你無意追隨三公子,你如今還可選擇一次!」執法院長老說道,洪豹要做出的選擇,表面好像沒什麼,可實際情況複雜,忠心洪家整體,忠心一位公子。

「洪豹追隨三公子,依舊做三公子的侍衛!」武峰堅決的說道,心中同樣暗嘆:「執法院需要的,決非忠心一位公子的執事。何況世家內部,向來爭端複雜!」

略經嘆息罷,武峰心中釋然,暗自道:「可這又如何?忠心一位公子,追隨那公子身側,其餘的無須擔憂。而自己非真的洪豹,更無須思索這些情況!」

執法院長老,沒再多言其它,出言道:「老夫傳信煉器院,替你煉製身份牌,需要等待些時間,剛好先向你說明,洪家的地元境,身份情況與待遇!」

「洪家地元初期執事,每月金票百萬,靈玉三百。其餘需要的物品,可拿貢獻值兌換,或前往三閣購買。」

「晉級地元境的首次獎賞,則能換取一本玄階中級功法,一本玄階高級技法,一件玄階中級靈器,地元境靈丹三枚,三級靈物一塊,二級靈物三十塊,一級靈物百塊……這些物品,等你領取身份牌,再持老夫令符,便可前往典籍、丹藥、靈器三閣領取。靈物列入修鍊物資,至丹藥閣領取……」執法院長老,沒因其選擇而刁難,一件一件的說出安排,倒極限盡忠盡職。

而武峰,表面謹慎注意,其實魂念外放,正探查執法院的背面。

第二次進執法院探查,武峰更加心驚,暗自道:「怎麼回事?自己同樣強的魂刺,無法刺進陣法內,唯獨前次探查的一處,依舊能再次探查進去?」

「真不知自己,該嘆息自己好運,恰好尋見一處殘缺?抑或該嘆息,這陣法的強大,自己無法探查,想要奪取靈液時,必然會更加困難,甚至迷失陣法中!」武峰暗自嘆息道。

恰好執法院長老,說完相關的情況,武峰再次思索道:「儘管自己,沒去其餘世家,見識過地元境的待遇,可針對洪家而言,這待遇確實較高!」

「故而可見,洪家的根基當真較深啊!」武峰再次嘆息,畢竟洪家就一位天罡境,而且建立僅兩百餘年,如果沒其餘的進項,必然無法供給這樣的物資。

煉製一面身份令牌,無須太久的時間,畢竟粗胚早已煉好,如今只刻錄名字,刻錄相關的信息。

執法院長老,說完情況沒太久時間,煉器院便送來身份牌,洪豹的身份完全落實。執法院長老的,領取物資的令符,早就已經準備好,武峰接過這兩物,裝出一副喜悅的模樣,向洪家三閣而去。

當然,武峰喜悅的模樣,倒非完全偽裝,因洪家的待遇,其心中生出些期待…… 其喜悅的模樣,盡顯心中的期待,而其真實期待的,決非將領取的物資。畢竟這些物資,功法、技法、靈器這些,對其而言完全無需,拿出售賣更要費時間,而靈物的品次量小,同樣沒明顯的好處。

其真實喜悅而期待的,只因這些執事領取的物資,進而可觀洪家的富裕,修鍊物資儲備的豐富。其真實期待的,只因配備物資外,其餘需要的物品,可前往三閣兌換與購買。

武峰假扮的洪豹,即便過去的侍衛身份,持外院的貢獻值,轉換過來執事貢獻,可其數值小的可憐,基本等同於無,拿貢獻值兌換修鍊物資,就沒法按這途徑去做。

然而,另外的直接購買,則適合其當前的情況。其早先的戰果中,清查出的金票共計過六億,正好拿來購買一些靈物。

即便因其剛晉級的身份,還無法過億的購買,還要注意影響情況。可只要購買一些靈物,讓其當前的修鍊無阻,只要再煉化四處穴竅,進衝進地元境的中期,必然會變的更強一些。

武峰滿含期待的念頭,前往洪家三閣,首先前往靈器閣,靈器的挑選要符合洪豹的需要,更還限制玄級中品,武峰沒什麼興緻,裝模做樣的挑選一陣,就果決的選擇好目標。

其次去往典籍閣,因限制領取的等級,即便其想要博覽,聚集各技優勢,豐富自身見聞,這樣的想法皆無法實現。

故而,挑選靈器與典籍,皆沒費什麼時間,就前往丹藥閣中,非丹藥類兌換處,準備領取與購買靈物。

「什麼?單次購買要限制數量?」武峰滿含期待的,說出要大量購買靈物,豈知負責人員告知。單次購買靈物,要限制購買數量,頓時就心涼半截。

「對!的確要限制數量,你如今的執事身份,只能購買一、二、三級靈物。每級靈物限購八百萬金票!」負責人員補充道。

武峰期待的心。再次冷去大半,可其還沒死心,出言問道:「限制單次購買。那什麼時候可再次購買?」

「每月限制購買一次,如果需要物資量大,只能自己想辦法,與其餘執事交易,到外面獲取皆可!」負責人員說道,其神色言語淡漠,完全沒商量的意思。

「好吧!要土、火兩類靈物,皆最大限額購買!」武峰微微嘆息,隨即無奈的說道。最大限額的購買。即一級靈物八百萬,二級靈物八百萬,三級靈物八百萬,這對尋常地元境來說,已當巨大的支出。

畢竟,地元境的修鍊。決非只需要靈物,各類煉竅丹藥,各類治傷的丹藥,各類輔助丹藥,靈器、靈符這些。各類的支出安排,最終購買靈物的,基本難達洪家的購買限額,除非累積幾次來購買的。


Related Articles

薛秘書繼續讀。

「第一:伺候總裁。」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