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煤,我這意思是力保你,你能別這個時候拆人抬嗎?

馮家幾個一腦袋黑線。

老爺爺……

尼瑪啊!他們的輩分瞬間掉得看不見了。

而且,黃凱膽也太大了吧!你丫這樣稱呼一個斗王巔峰的強者,就不怕人家不爽一掌將你拍死?


圍觀群眾一:「看戲……」

圍觀群眾二:「無語,黃少這心到底有多大啊!」

圍觀群眾三:「表示已無話可說。」

圍觀群眾四:「……」

圍觀人群處,又是一陣議論。

所有人都紛紛表示,無語。

「老不死的。」這個時候,孟無天咬牙切齒的看向馮遠,又道:「你是不是一定要護這畜生?」說到這,孟無天全身泛著殺意又道:「如果你一定要護著他,就別怪我不客氣。」

話落,孟無天手上已經出現了一把泛著幽寒冷氣的鐮刀。

四周,圍觀群眾白痴的看著孟無天。

這老不死的,根本不知道事情經過。要知道的話,他肯定不會問這麼白痴的問題。

黃凱又是丹藥又是靈石的,誰不想抱他大腿?孟家正愁大腿抱得不緊呢!你丫就這麼說。

你這不是給人家抱大腿的機會嗎?

「尼瑪蛋。」一而再的被罵小畜生,黃凱不爽了,他看向孟無天說道:「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仔細看看,孟家的人個個長得賊眉鼠眼,還都愛罵人。」說到這,黃凱怒指孟無天又道:「詛咒你待會兒褲子掉了。」

圍觀群眾一:「噗……」

圍觀群眾二:「哈哈哈,笑死我了。」

圍觀群眾三:「這詛咒,是不是太兒戲了,不過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圍觀群眾四:「……」

人群里,一連串的笑聲傳了出來。

想想一個老者,而且還是斗王巔峰的強者在戰鬥的時候,褲子忽然掉了,這場景有多搞笑?

簡直晚節不保啊!

人群里,胖子等人也是忍不住的笑了出聲。

小氣鬼無語說道:「無語了,這個時候黃少還這麼兒戲。」

「同意。」自戀鬼也吐槽道:「要詛咒,也詛咒個惡毒點的嘛!雖說,沒有實際效果。」

「誰說沒有實際效果。」小神仙想到之前在魔鬼森林,黃凱詛咒那個挾持自己的那貨,笑著又道:「看戲吧!我覺得黃少的詛咒,可能會成功哦!」

於是,一群人又開始看戲了。

「老匹夫,你就算再問我一百遍,我也這一個答案。」馮遠眯起眼睛回答了句,然後說道:「他,我們馮家保定了。」話落,馮遠也亮出兵器。他用兵器指著孟無天,又道:「你要戰,我便戰」

一句話,一個動作,表明了馮家的決心——力保黃凱。

「那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值得兩家如此大動干戈。」

「不是說孟家身後有勢力嗎?馮家老祖這次做的事,欠考慮啊!」

「那個少年看上去也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嘛!身子還單薄得有些弱不禁風。誒你說,馮家為什麼保他?」

「不知道,我也是剛來的。」

屋頂上,一群人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剛來不久,根本不知道下面在搞什麼飛機。

「既然如此,那你別怪我不客氣。」孟無天說著,向前一步。

「蹬……」

這一步,像是成年大象踩在地面之上,使得地面有些顫抖。

黃凱,明顯得感覺到地面在輕顫。

而且,孟無天的氣勢,也從這一刻攀升至一個最高點。

看了看孟無天腳下,那已經碎裂成無數小塊的石板,黃凱撇撇嘴嘀咕道:「裝逼。」話落,他對馮遠說道:「話說那個啥,老爺爺,我還是喜歡看人被虐,這個給你。」

說著,黃凱將手中的一粒增元丹遞給馮遠。 我還是喜歡看人被虐,多麼霸道的一句話啊!

已經看戲很久的人,現在倒也沒什麼感覺了。黃凱喜歡看人被虐,也確實有看人被虐的本錢。

極品靈石、無數丹藥,尼瑪這麼多寶貝,要是他們,他們也裝逼。

不過屋頂上,那些老者才來不久,只覺得黃凱太能裝逼了。

馮家老祖和孟家老祖實力一樣,這種情況下怎麼虐人?

於是,他們凝神看去。下一秒,他們差點從屋頂上掉下來。

增元丹,尼瑪竟然是增元丹。靠啊!竟然是那種煉製成功的增元丹。

尼瑪,這少年到底是誰?竟然將增元丹這麼珍貴的東西隨隨便便送人,而且只是為了看人被虐。

尼瑪,這也太敗家了吧!

如果這些人知道黃凱之前已經給了馮家每人一顆增元丹,不知道會怎麼想。

「什麼。」孟無天也看見黃凱手中的丹藥了,於是他二話不說,攻擊過去。

不攻擊不行,如果給馮遠吞食丹藥的機會,那他就真的被虐了。

「哈哈哈……」馮遠見此,囂張大笑。

和孟無天鬥了這麼長時間,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孟無天這種表情。

怕了么?

「鐺。」

鐮刀與長槍碰撞,發出明亮火花。

一擊之後,馮遠以迅雷之勢接過黃凱手中的丹藥,然後吞下,這才看向孟無天說道:「老匹夫,準備好被虐了嗎?」

說話間,馮遠身上氣勢暴漲——斗霸一級、斗霸二級、斗霸三級。

本來,馮遠是斗王九級巔峰。但現在,卻已經成了斗霸三級的強者了。

屋頂上,不少人看到馮遠吞食丹藥后,心中有種肉痛的感覺。

尼瑪啊!你又不是打不過人家,你怎麼就將這粒丹藥吞下去了呢?

那少年兒戲,你也跟著兒戲?泥煤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丹藥的稀貴?

「啪啪啪……」黃凱鼓掌說道:「又可以看戲了。」

眾人:「……」

集體無語。

為了看戲用掉一粒增元丹,世俗界,怕是只有黃凱這貨做得出來了。

這個時候,馮遠說話了:「老匹夫,現在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說到這,他收起長槍才又道:「晉陞一個大級別,實力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升三倍,晉陞一個小級別,實力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升一倍。現在的你,對我來說簡直是渣渣。」話落,馮遠在眾人眼前消失。

孟無天警惕的左看右看,卻找不到馮遠的影子。

在眾人都尋找馮遠的時候,馮遠忽然出現在孟無天身旁,然後揚起手掌。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聽著有些揪心。

打人不打臉,今天孟無天被打臉,日後他就算是斗帝強者,也休想洗刷這種恥辱。

心中,一股恥辱感油然而生。

孟無天握緊刀柄,四下亂砍。不過,馮遠又在眾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屋頂上,眾人對視一眼,嘆息的搖搖頭。

這一巴掌下去,晚節不保啊!

現在的孟無天,心裡怕是要發瘋了吧!

「啪啪啪……」

又是一連串的巴掌聲。

在孟無天稍稍放鬆警惕的時候,孟無天的臉又被打了。他的兩個嘴巴,通紅通紅。不過,他卻做不了什麼。

斗霸三級,實力是自己的十二倍。這種情況下,自己能做什麼?

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孟無天眼睛赤紅,也只能四下亂砍而已。

「老祖宗。」

孟庫等人同樣赤紅著眼,嘀咕間,他們拳頭緊握。

這次,就算孟家贏了,這恥辱也洗刷不了。更何況,這種情況下,孟家輸定了。

這次之後,孟家可能不復存在。雖說他們身後有勢力,但是黃凱身後沒有勢力?

又是丹藥又是極品靈石的,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來,黃凱身後的勢力,絕對強悍。

「混蛋。」一直被打臉,只要是人都得怒啊!於是,孟無天恨恨的看向黃凱,咬牙說道:「都是因為你這個小畜生。」

話落,他的鐮刀就往黃凱那邊扔去。

看著扔過來的鐮刀,黃凱摸摸鼻子,一臉委屈道:「關我屁事啊?」

委屈,真心委屈,本來就是孟家的人先招惹他的。而且,他只是看戲而已。

一旁,所有人都只覺得三觀盡毀。

泥煤的,孟家的人因為你的關係,被搞得灰頭土臉。都這樣了,還不關你事?

那要怎樣,才算關你事呢?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黃凱嘀咕眾人吐槽間,鐮刀已經以迅雷之勢,飛到黃凱這邊。

這個時候,黃凱想躲也躲不了了。

不過,黃凱是馮家的大腿,馮遠會讓黃凱受傷?

於是,他速度發揮到極致,在鐮刀的刀刃離黃凱的脖子還有兩厘米的時候,接住了鐮刀的刀柄。

「呼……」

見此,緊張的修羅等人鬆了口氣。

之前,他本來想動手的。不過,被小神仙攔下來了。

還好還好,要是再慢一點,他們的主人就掛掉了。

一股勁風撲面而來,吹起黃凱額頭上的劉海。雖然鐮刀沒有碰到脖子,但是那凌厲的劍氣,還是傷到了黃凱。

脖子上,有一道細細長長的傷口。血,慢慢從傷口流淌下來。一種痒痒的感覺,從脖子上傳來。

黃凱疑惑了摸了摸流血處,然後看去。下一秒,他大聲說道:「我靠!流血了,這鐮刀好厲害。」

看著臉上沒有任何驚怕之色的黃凱,馮遠無語。


泥煤,這個時候竟然感慨鐮刀厲害,你心要不要這麼大啊?

你不是應該拍拍胸脯說,還好還好嗎?

大哥,剛才只要差一點點,你就身首異處了。都這樣了,你丫就這表示?

屋頂上,一群人對視一眼,無語。

好吧!無力吐槽了。

在一道道目光中,黃凱手上忽然多出一個丹藥瓶,然後他倒出一粒丹藥,放進嘴中。

瞬間,那細細長長的傷口快速癒合。癒合的速度很快,大約只有一秒的功夫,黃凱脖子上的那個傷口,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要不是黃凱脖子上還有血跡,大家一定以為,黃凱之前沒有受傷。

下一秒——


Related Articles

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而千邪寒卻目不斜視的盯著眼前的少年,一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