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沒事。”張三風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小老頭。

反正那個老頭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天師道三十九代傳人,反正這年頭騙人也要扯一面大旗纔有氣勢,所謂的品牌效應,可就不知道這老頭是真是假。

“小老頭,幫我表姐算算,看看她因緣如何,如果算的準這一萬塊就是你的。”說着小美女從自已的挎包中掏出一打一百的。

“好說,來抽個籤吧。”說着從桌上取出一個籤筒。

雖然對老頭的話不相信,但是陶萍還是忍不住,抽了一根。簽上上書:

紅鸞多情無悲鳴,猶得天喜嫣然姿。

不向瑤池鳳閣居,偏向世間一良人。

“恭喜姑娘,鳳凰鳴兮,於彼朝陽,是故鳳者凰者,度以鳴陽之姿,法以乾坤之正,此乃鳴謙君子也。而自古人世有其鳴者,必有其不鳴者,今世人言及紅鸞,常比爲桃花,又禍辭其姿不正,實在鄙吝罪過。然餘感於鸞有其靜,而不必慎獨,自是其喜氣一面,非爲君子造化人,只因人言有可畏,有不可畏也。蓋紅鸞出,天喜必隨,是故鸞喜成對,有何不吉?然鸞自得天貴之姿,而不居鳳閣,有何不可?背天時因入人世,結髮良人而不欺善,有何不正?姑娘未來的夫君,絕對是人中翹楚。”

“表姐,表姐你聽道了麼,我未來姐夫是人中翹楚。”

“這做不得準的。”陶萍雖然口中這麼說,不過心裏還是蠻高興的。

“那是什麼時候?”小美女淘淘繼續問道。

小老頭讓她又抽了支籤,簽上寫的是:“意在閒中信未來,故人千里自徘徊,天邊雁足傳消息,一點梅花春色回。”

那意思是:一切期待,均有可得,但須再等待一段時間。

“老頭,老頭你也幫這個傢伙算算,看看他什麼時候倒黴!”說着淘淘小美女又掏出了一萬。

這一刻,張三風同學好想說:妹子,你打賞我吧,給我一萬塊,你怎麼樣就怎麼樣。

“這……”小老頭一副爲難的模樣,一時間小老頭也搞不清楚張三風和這兩個姑娘的關係,你是讓我往好得說,還是壞得說呢?

“小姑娘我招惹你了麼,這麼擠兌我。”

“誰讓你說我小了!”

張三風一瞬間感覺自己欲哭無淚,這小丫頭也未勉太小心眼了吧。

“小夥子,你不想算算嗎?”

“不想!”張三風斬釘截鐵說道,閻王大大都說了,他給人算命的時候都是七分靠蒙嗎?關鍵是他沒錢。

小老頭眼珠一轉,笑道:“這樣吧,如果你不信,我先免費給您看看手相,然後送您幾句話,這是免費奉送的,如果我說得準,我們再談其他的!如果我說得不準,您立刻掉臉走人,如何?”

張三風想了一下,大概是被免費這兩個字給打動了。終於坐下,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老頭裝模作樣搖頭晃腦沉吟了一會兒,輕輕咳嗽了一聲,正色道:“您這一段時間看來財運不錯,發了點小財。呃……我說得對吧?”

張三風哪裏知道這老心中想的是:小子看你左手帶着戒指,還沒在手上形成痕跡,肯定剛帶上不久,又不是什麼新戒指這估計就是髒貸了。

張三風臉上有了幾分信任,說道:“不錯不錯!”

“嗯,看您面相麼,唉……命宮之上籠有兇色煞氣,想必近日內頗有事情不順吧……”說完,試探的看了我們的張三風同學一眼。

看這小子身上還有血跡在身,肯定是近來發生什麼了,要這點眼神我還沒有那不如直接自殺算了。

起初張三風沒有太過留意,不過在這老頭不住往自己身上瞄的時候,還是起了疑,又想想閻王大大的教導,瞬間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眼力勁呀。張三風有一半的把握這老頭絕對是個騙子,爲了可以做個神棍,我們的張三風同學可是虛心向閻王大人學習很久的。

張三風同學將這個總結爲三點:第一眼要賊,就是從細小處發現問題;第二就是要說對方想聽的;第三就是說話要模棱兩可,怎麼說都不算錯。


“大爺?你知道你最近有血光之災嗎?”張三風反問道。

“什麼?”小老頭見張三風沒按自己套路走,先是一愣,不過長久以來的經驗讓他很快又進入角色,“小哥,真是會說笑,我有什麼血光之災難道我會不知道?”

“老人家你知道我什麼身份麼?”張三風故作神祕。

“小哥,什麼身份還用問我嗎?”老頭也開始打起了太極拳來。


“表姐,這個混蛋在做什麼?”一旁的小美女不解地尋問着自己的表姐,想要弄清楚。

“我也不知道,我們還是繼續看吧。”陶萍也看不出張三風究竟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了,一下子她覺得張三風神祕起來。

“可我是正一教第三十九代傳人,爲何我不知道在我正一教中有師兄你這個人呢?”張三風也是扯起虎皮來,反正你不是真的,我怕你做什麼。

“小哥,我正一教可不是小門小派,我天一教張道陵祖師早己飛昇仙界,你這樣亂講話小心祖師降下雷罰!”老騙子還想唬一唬張三風。

“是麼,你既然知道,還敢冒我天一教之名!”張三風斥責一生。

就在兩人正爲誰真誰假爭辯不休的時候,突然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二叔,出事了,出事了!”

“給你說多少次了,凡事要沉住氣,凡事要沉住氣,就是不聽,你二叔我在這風水街上怎麼也算個人物吧!你這樣是什麼樣子。”那老頭對着那個少年狠狠教訓了一頓才停下來,看少年一副受教模樣便停了下來,“說吧,什麼事。”

“昨天,你不是去東方家去給東方小姐慶祝生日嗎,臨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劑符水。東方小姐喝了符水便暈倒了,據說找了不少醫生都沒找到病因,有人懷疑是你符水有問題,所以要抓你……”沒等青年說完,老頭便一下蹲倒在地,“媽的,你怎麼不早說,趕快收拾東西,我們跑路!”

說着也不管屋中的法器,快步向門外走去。

青年轉身想要將屋中法器收起來,門外便傳來了那老頭的聲音:“趕快走,別管那些不中用的東西了!”

張三風卻是樂了,老騙子就是老騙子根本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珍貴,既然老騙子跑路了,這些東西正好便宜自己。想着張三風也不含糊,飛快的將掛着的桃木劍取了下來,揮了幾下,用只有自己可以聽到的話說道:“不錯,不錯百年桃木,經高手開光的法劍。”

“大混蛋,你拿這些東西幹什麼?”小美女淘淘看着一旁暗自心喜的張三風,有些看不過眼地說道。

“小屁孩,不懂,這可是寶貝。”

“你是小屁孩,你全家都是小屁孩。”小美女淘淘氣憤無比回敬道。

想想小美女淘淘的大方無比,張三風想看來這年頭神棍還是活得很有滋味嘛,自己以後是不是也開個店呀。

看看當頭的太陽,已經是正午了,張三風不再理會大小兩個美女,兩個美女也是先各自離開了,我們的張三風同學正準備先去解決溫飽。

突然,幾輛悍馬飛快的駛了過來,一個急剎車停在了門口。

呼啦一下從車上跳下了十幾個大漢。

將準備跑路的那叔侄兩人按到在地。

這些大漢渾身穿着黑色西裝,個個都人高馬大威風無比,每人都帶着黑色的墨鏡,一看都知道是有錢人家的保鏢一類的。

打頭的傢伙除下了墨鏡,一道刀疤橫在左臉之上,兩道目光如同刀鋒一般,上下打量着張三風。

張三風心中微微一驚,這個傢伙神氣內斂,那股氣勢一看就是上過戰場拼殺過的,特種兵?恐怕也是個厲害人物呢,如果單打獨鬥自己可能不是對手呀。


張三風在社會上打拼了數年,這眼光還是不弱的,要不上學的時候也不會是學生會的會長。

看着張三風手中提着幾件法器,大漢忽然揮了揮手,低聲喝了一句:“帶走!”

幾個大漢如狼似虎一般撲了上來,不容分說拉住了張三風的手臂就往外走。

“你們想做什麼,抓我做什麼?”張三風雖然不怕他們但也並沒有反抗。眼看這幾個黑衣大漢猙獰模樣,怎麼看怎麼像黑道中人,莫不是自己這些天真惹了有後臺的傢伙?

“這是你的?”西服大漢指了指張三風手中的法器,冷聲問道。

“是!”張三風可不管這些,到了自己手上的法器還能扔出去不成!

“是就帶走!”


“我艹!”張三風勉強掙扎,可是如何敵得過三五個大漢的力氣,這大漢可不是那種小混混能夠比擬的。

張三風已經被塞入了汽車,這些黑衣大漢顯然都是極有經驗的人,牢牢按住了張三風的關節以防張三風逃走。

那個爲首的大漢站在店鋪門口,目光掃了一圈,看看見風水街那些給人算命的老頭老太太太,下令道:“統統帶走!”

“你們做什麼?”又是一陣的雞飛狗跳。 有時候裝B,是有代價的!

看着一旁被按在一旁的老騙子,張三風忍不住打了聲招呼:“我說老騙子你做了什麼缺德的事了。”

“沒有呀,小哥,你說光喝個符水能有多嚴重的事?說真的以前的符水我還找了專業機構化驗過呢,是無毒的。”咋一聽老騙子還是挺有良心的嗎!

“各位,你們找老騙子的晦氣,抓我回去幹嘛呢?我只是去他店裏算個命,和這個傢伙可沒有半點關係吶!”張三風臉上堆積笑容很不講就的就將老騙子出賣了。

張三風心中算什了一下,以自己的實力想要離開這兒還是很容易的,不過他卻沒有這麼做,因爲他覺得自己以後要賺取功德,要在這個圈子混,還是需要人氣的,你說你一個年青人,沒什麼戰績,有事誰會找你,誰敢找你。所以張三風決定趟一下渾水,也許還能貼補一下家用不是。

悍馬汽車一路狂奔,縱然是在市區內也是開得飛快,彷彿渾然不把交通法規看在眼裏一樣。這他媽的有錢就是任性,不說扣多少分,光罰款都夠自己過活好幾天了。

“東方夏威夷”這裏可是有名h市的富人區了,周圍若干都是大富大貴人家的豪宅,最差的宅子恐怕也有千萬產值了。


張三風雖然沒來過這兒,可是因爲開悟的緣故,對於靈氣疏密還是很靈敏的,迎面就感到了一股靈氣息撲面,心中暗道難怪難怪,難怪有錢有勢的人都喜歡這兒呢

不說別的,光這個地方的風水就是極好的啊,肯定是經過高人指點的藏風聚氣、山環水抱之地,可謂是人借地勢,決對是人傑地靈。

悍馬順着道路往上,駛進了最大的一棟豪宅,那汽車停在了大門之外,只在電子監視器上晃了一下,大門就自動打開了。

別墅很大,張三風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大,反正就是很大很大。內外兩重院子,外院裏有一個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保安,個個都戴着耳機,一臉戒備的模樣,而內院就漂亮多了,可以遠眺海景,還有私人的泳池和花園,看來有錢人實在懂得享受啊!媽的,我啥時候才能也有一套這樣的宅子呀!

走進了宅子,推門進了一間好像是會客室一樣的地方。

黑衣壯漢把他和老騙子往門裏面一推,就砰的關上了大門。

無量你個天尊,這還不少人呀?和尚,道士,尼姑,瞎子……

老騙子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來:“嗯?各位同道,你們怎麼都在這裏?”

本市所比較有名氣的神棍,騙子基本上都在這兒了。

“這不是麻衣李大仙!紫薇天算玉真人!唉喲,這不是封山己久的獨龍金斷餘老前輩……”老騙子打了一圈招呼,估計在這兒的除了我們的張三風同學,都是頗有成就**湖。

不過顯然老騙子,在衆人眼中不怎麼上檔次,根本就沒人理會他,這老騙子也不生氣,找了個空座坐下。

“這位小哥是?”開口說話的就是老騙子口中的獨眼龍餘老前輩了,據說當年他爲了滅妖,把妖物給封印到了自己左眼成了獨眼,就是不知道真假。

其它,神棍們見餘老前輩主動給新來的說話,都顯得十分驚訝,要知道這餘老前輩在這個圈裏是出了名的怪脾氣,從未先開過口。

“餘老前輩?”幾個後學之士,都看向了餘老前輩。

“乾坤扭轉,天機變!原本的死局競有了一絲變故!”玉真人用龜甲算了一卦。

“紫氣東來,貴人來!”麻衣李大仙仔細看了半天,道,“奇哉,怪哉,本不應存在的人,卻應天命而生,一線生機!”

幾個真正有些本事的,都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卜了一卦,無一例外都是顯示了一線生機。

大多還是那種沒有什麼真本事的,不過都是憑藉一張巧嘴,三寸不爛之舌,賺點錢財而已,他們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着餘老前輩。

“老賈,說真的,就憑你的本事,你還真做不到。”被叫做餘老前輩的神算對着老騙子說道。

“餘前輩,不知這東方小姐究竟怎麼回事?能否解決。”老騙子很是關心問道。

“餘前輩說,東方小姐三魂七魄,丟了一魂一魄!餘老前輩說他現在年紀大了,根本無法設壇做法了。唉,這個可怎麼辦纔好?這東方家主讓我們來,可是事情我們沒有解決,他們就把我們扣在了這裏,估計等東方小姐去逝,就拿我們陪葬。”一個所謂的大師解釋道。

老騙子的侄子立即義憤填膺的,大聲說道:“豈有此理!這……”

“別亂說話,海天市四大世家,東方家族掌控海天市所有黑道勢力,他們就是地下皇地,你想死別拉着我們!”另一個“大師”說道。

正聊着天,就聽見房門打開了,幾個黑衣男子走了進來,大聲喝道:“我家小姐的病情又有了新的情況,衆位再跟我前去一趟?”

一個壯碩的中年男子來回走動着,臉上帶着急切的表情,相貌端正,一看都不是惡人面相。

剛剛推開那扇門,迎面就感到渾身氣息一寒。

陰冷!

原本本是炎熱夏天,而進入了房間卻像是走進冰窖一般。




Related Articles

梅太妃也一陣厭惡,好好的表演給折騰成這樣,還真是讓她無語。

這傳出去她的名聲也跟著受連累。反應過來的...
Read more

「……」

傲宇無語,算是見識到了任歡歡的強大之處,...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