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九兒咬著牙順著灰毓扶著起身,想來,那嗜心邪魔功力實在是大增,她還沒有跟她瞬發的鬥氣硬碰硬就結結實實的栽了個跟頭。

嗜心邪魔轉頭看到皇甫辰絕擔憂緊張的神情,眼中的柔情瞬間冷了下去,伸手就掐住皇甫辰絕的脖子。

「都不要過來,否則我就掐死他!」

說著力道又增加了幾重。

沐九兒跟灰毓自然不敢輕舉妄動,就連那五百名的魔衛也暫且止住了步伐,都站在一個安全的距離,以免逼得嗜心邪魔一怒下掐死攝政王。

皇甫辰絕冷冷的看著這個陌生又熟悉的臉,心裡半點起伏都沒有。

卻看到那原本猩紅的血眸突然又變成黑色,眼底又突然流露出懇求跟心疼的神色,這不是嗜心邪魔能流露出情感。

這個才是真正的軒轅珍兒……!

皇甫辰絕心中大驚,原來軒轅珍兒真是邪魔附體了!

卻聽見嗜心邪魔突然張狂的大笑道:「你心疼了?你在心疼他?哈哈哈,為了一個根本不在乎你的男人求我?!你別忘了,是你要求我替你報仇的!現在我正為你報仇,將那些欺負你,傷害你的通通殺死!」 尤其柳若瑄,更是滿面披血,狼狽不堪,就連那妝容也被血衝散了,整個人再不見妖媚,反倒如厲鬼一般醜陋。

天光墟中的傷,眨眼就能被自動治好。

這些人臉上的傷很快好了,但卻一個個驚恐憤怒地看向店鋪門口。

只見那裡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其貌不揚的少女。

【老子天下第一】店鋪的老顧客們,立時一陣歡呼,「葉老大!」

「葉老大威武!!」

但三大學院的人臉上卻帶著幾分狐疑。

鄭家寶上前一步,眯著他的綠豆眼質問,「你真的是咱們的青雲之主葉良辰?」

慕顏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說呢?」

鄭家寶輕哼一聲,「你休想騙我,我可是見過葉大神的,你的樣子和咱們葉老大完全不同。」

慕顏的唇角緩緩勾起,「哦?是嗎?那不知道你的隱疾,跟從前有沒有不同呢?」

鄭家寶猛地瞪大眼睛,蹬蹬蹬後退幾步,「你你你,你說什麼?」

慕顏挑了挑眉,「說你的隱疾,鄭小胖, 洋場風雲 ?」

「不不不,不要不要不要!」鄭家寶頭搖的像撥浪鼓,滿面驚恐,「葉老大千萬別說!」

不過很快,他的神情又變為了興奮激動,「你,您真的是葉老大?!可是葉老大,你怎麼變成了一個女人?」

在人群中的陳平突然上前一步道:「事實上,我們誰也沒見過葉老大的真面目啊!我在玲瓏塔外看到葉老大好幾次,他每次的模樣都不同。而且……」

他說著,和身邊的吳貴對視一眼,都取出一張符籙,「當日葉大神給了我和吳貴兩張符籙,那時候我還覺得符籙上的標記眼熟,現在才知道,這分明就和【老子天下第一】店鋪的符籙標誌一樣。」

一個小姑娘也在人群中舉起手,手中捏著一張符紙,弱弱道:「我,我也得到過葉大神的符籙。我相信,兩位葉大神是一個人。」

姜馨雨大聲道:「更何況,你們別忘了,天光墟中是能改變容貌和性別的。葉大神就算現實中是個男人,也不妨礙她在天光墟是個女子啊!」

幾個人的一一證明,讓星辰學院葉良辰的死忠擁護再度興奮起來。

「嗷嗷嗷,葉大神,我竟然看到了活的葉大神!!」

「求葉大神罩,以後我就是你最忠實的小弟。」


「葉大神你放心,咱們一定會將你拱衛上第一的寶座的!!」

柳若瑄看著這一幕面目扭曲。

她不明白。

這個葉良辰到底有什麼魔力。

明明身份不明,男女不知,明明欺騙了所有人。

可是卻還讓這些人對她失信塌地。


而她呢?想要這些死忠的支持,要出賣肉體,出賣靈魂,還要用藥物控制。

可就這樣,竟然還贏不了葉良辰!

為什麼?!上天為何如此不公?!

柳若瑄深吸一口氣,突然尖叫道:「你們是傻子嗎?她三言兩語你們就相信她的話了?就憑几張符籙,說她是葉良辰,是青雲之主,你們就相信了?」 墨發飛揚,猩紅的血腥死死的盯著在場的那些面色蒼白的人。

「你……你們……還有你……」

那滿是血腥的手指向被灰毓扶起的沐九兒。

沐九兒眼眸微微眯起。

灰毓說:「殿下,咱們不是她的對手,就要靠攝政王先拖延時間,等待魔主前來救援。」

也就說明這五百名送來的魔衛也只是炮灰……

現在衝動是魔鬼呀!

硬碰硬是拼不過的,他們跟斗皇級別的選手對抗,那完全就是雞蛋碰石頭。

誰料灰毓話音剛落,嗜心邪魔發出一聲凄厲的吼聲,沐九兒快速抬眼看去,不知道何時皇甫辰絕已經將那把赤霄劍抽出反攻嗜心邪魔的心臟位置。

滿是是鮮血的軒轅珍兒身上出現了一個血窟窿,炯炯的往外冒著熱血。

那是剛剛赤霄寶劍刺進去的位置!

墨連成心都快要跳出來了,現在的軒轅珍兒是個什麼怪物?被刺中一劍竟然還能好端端的站著!

北冥紫何眼神複雜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他們都被魔衛排擠在外圍,就算想要衝進去幫忙也被五百人頭全都給攔在外面,畢竟這件事情是魔族跟凰女之間的事情,他們都是六國的人,若是傷了軒轅珍兒的鳳體,那可是天下的罪人,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凌玉看到虞國侍衛扶起面色蒼白的軒轅胤軒走過來。

軒轅胤軒的脖頸上有明顯的淤青傷痕……

「珍兒現在中了瘋魔……大家不要靠近她……」軒轅胤軒咳嗽著將這句話說完整,天知道,他現在每說一個字會有多吃力。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南燕國大將軍凌飛是個急性子,眼睜睜的看著本來端莊優雅的凰女變成市井潑婦,再變成這樣一個殺不死的怪物,一下子顛覆了他的認知。

「我察覺出軒轅珍兒現在的氣澤是斗皇!皇甫辰絕那一劍也沒有刺中要害,頂多是失血過多而已!」墨連成仔細道。

「失血過多?那就說明她堅持不了多久了?」

星辰一喜,他看著這一幕實在是覺得提心弔膽的,總覺得現在的軒轅珍兒滿身的煞氣,絕對不好惹。


「不會!」

軒轅胤軒堅定的搖頭:「她食心,吃越多等級越高的斗者的心臟,她就越……厲害……咳咳咳……」

食心……

眾人齊齊倒吸了口涼氣。

凌玉看著眼瞅著只有出的氣沒進的氣的軒轅胤軒嚇得不輕,「你怎麼了?」

這回軒轅胤軒沒有說話,旁邊的虞國使臣一邊扶著軒轅胤軒一邊焦急道:「是凰女,凰女將皇子掐成這樣的……她現在已經是六親不認的怪物了!」

「她是我妹妹……不是什麼怪物!」

軒轅胤軒是知道眼前這個嗜血的怪物並非是軒轅珍兒,而是借用了軒轅珍兒的身體為非作歹的邪魔!

可剛剛趕來的墨連成等人卻並不知情,聽著到現在軒轅胤軒還維護軒轅珍兒都出現憤憤不平之色。

「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像那個妖物!」

「她的眼睛都已經猩紅的,那要殺了多少人啊……顯然是邪魔!」 「她不是邪魔,頂多是鬼迷心竅……」

軒轅胤軒急急地為軒轅珍兒辯解。

墨連成淡掃了一眼軒轅胤軒,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裝傻,軒轅珍兒出現斗皇的氣澤,那就證明她若非之前隱藏了真實的力量,那麼唯一的可能是被邪魔附體,若是不將邪魔從她體內逐出,漸漸地,邪魔會吞噬軒轅珍兒的魂魄,霸佔軒轅珍兒的軀殼,那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句,鬼迷心竅那麼簡單!

若是邪魔利用軒轅珍兒的軀殼為非作歹,那麼才是天下大亂了!

「不行,我要去幫忙!」

今池越聽就越覺得情形危險。

星辰一把將今池給拉回來,「姑奶奶,你就別再惹事了,難道五百名魔衛還比不過你一個小丫頭嗎!」

「我要去幫——九兒姐姐——」

今池正要辯解,驀然瞳孔收縮,眼睛盯著被魔衛包圍在中心的場地,突然大叫一聲。

眾人抬眼齊刷刷的看向那抹淡藍色的身影,眼睛皆是愕然的瞪大……

只見一道幽綠色的鬥氣擦著沐九兒的雲鬢而過,沐九兒偏頭,接著點起腳尖揮舞起繞在她身邊的鳳炎而出,鳳炎驀然發出一聲清越的鳳鳴狠狠地朝正準備對皇甫辰絕下手的嗜心邪魔抽去——

嗜心邪魔側目發覺到身後那陣涼氣,快速的鬆開皇甫辰絕,接著側身迴避。

「啪——」

鳳炎狠狠的抽在地面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緣來是你,總裁的首席財務官 該死!」

沐九兒低咒一聲展開第二輪的攻勢。

皇甫辰絕見機而動,赤霄寶劍在他胸前劃出一道銀色的光輝,形成虛幻的張口咆哮的猛虎,那白色花紋的吊睛猛虎虎視眈眈的盯著前方的嗜心邪魔。

「去——」

皇甫辰絕揮劍而出。

那碩大的虛幻出來的猛虎飛速邊奔跑邊咆哮著沖正準備對沐九兒下手的嗜心邪魔衝去。

嗜心邪魔偏頭看到那隻用鬥氣幻化出的猛虎時,神情一凜,接著立馬聚氣幻化出一隻獅子,那隻威風凜凜的獅子發出一聲大吼,便迎上那隻猛虎,獅子巨大的體型撞擊向那猛虎,猛虎發出一聲咆哮,用那肥厚力大的利爪朝獅子的臉上抓去。

沐九兒趁著獅虎相爭這個空隙,揮鞭而上。

同一時間,皇甫辰絕提劍沖向控制著雄獅的是嗜心邪魔。

眾人盯著那一幕為皇甫辰絕與沐九兒捏一把汗的同時又忍不住叫一聲好!他們二人配合的天衣無縫,默契十足。

若是剛剛沐九兒沒有奮身前去幫忙,皇甫辰絕沒有趁機相助,只怕他們二人總有一個不死也得退層皮。

「鳳舞九天——」

隨著沐九兒一聲大喝,鳳炎紅光大盛,發出一聲鳳鳴,只見那滾滾的雷霆之鈞震懾天際的剎那,一聲清悅的虛幻火鳳穿過陣陣雷電俯衝而下!

巨大的翅膀拍打著,激起陣陣的狂風。

那絢爛無比的鳳翎晃花了眾人的雙眼。

「鳳凰……」

「天吶,我又看到這隻鳳凰了!」

「記得在六國宴會時那隻火鳳不是為了救沐九兒給死了嗎?它又活了嗎?」 姜馨雨嫌惡地看著她,「不相信葉大神難道還相信你這個賤人嗎?你算什麼東西,從我們破山宗爬出來的下賤娼婦,到處勾搭男人利用男人,現在更是放蕩的連臉面都不要了。就你這樣的賤貨,也好意思跟我們葉大神相提並論?!」

柳若瑄死死地瞪著姜馨雨,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殺意與扭曲的恨。

不過,很快她就挪開目光,看向慕顏,冷笑道:「葉良辰,你想證明你的身份,很簡單,直接讓天光墟為你做身份認證不就可以了?」

一旦讓天光墟做身份認證,就會曝光真實身份。

柳若瑄篤定了葉良辰不敢,所以才提出如此要求。

而鳳天學院和靈武學院的人果然也激動起來。

他們來天光墟的最大目的,就是想知道葉良辰的真實身份。

如今柳若瑄給他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他們怎麼能不抓住呢?

「對,憑什麼說你是青雲之主?想要證明你的身份,就讓天光墟做身份認證!」

柳若瑄陰測測地盯著慕顏:葉良辰,就讓我揭開你的真面目吧?

就算這一次比賽輸了,只要知道了葉良辰的真面目,她在現實中一樣又辦法弄死這個人。

慕顏神情淡漠地聽著底下人的哄鬧。

她當然是不會公開自己真實身份的。

但她也有的是辦法能證明自己。

手腕一翻,三枚令牌出現在她手中。

只見這三枚令牌分別為紅黃藍三色。

令牌的一面雕刻著一頭古怪的巨獸,分別是凡天、凡星和凡靈。


Related Articles

咬了咬牙,蟾老怪不得不放棄去殺清靈的絕妙機會。

快速轉身,蟾老怪向着巨坑而去,清靈同樣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