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一笑:「不用擔憂,這是給你拿回去吃的,反正是配發給你的福利,吃不吃隨便啦。至於陳老師的事情,我們會幫著解決的,不用再擔心這樣的事情了。」

見到場面緩和下來,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少年給自己丈夫灌了什麼東西,但陳君如還是忍不住出聲說道:「校長要我今晚之前給出答案,明天就會把轉正名額上報上去的。」說完這,忍不住看向丈夫,但見丈夫沒有吭聲只是把|玩著那枚徽章,又期待的看著沈飛。

「呵呵,放心,今晚就會解決的。嗯,那麼事情就這樣吧。以後我們還有大把相處的時間。」說著,沈飛就領著林路和兩個手下就這麼爽快的離去了。[

回到車上,沈飛直接說道:「等下等中午放學的時候直接把一中校長綁架回來,注意別給人發現了,然後威逼利誘,最好先利誘,不識趣的話。直接來個威逼,比如找個喜歡男人傢伙威脅拍像之類的。先把陳老師的事情搞定,然後在讓余濤和朱容去收買其他的校領導。」

「是!」林路立刻領命。

事後,沈飛直接讓他們把自己在一處公園下放下,自行去修鍊了,至於那些事情全交給手下去處理。反正處理不好,這些手下不要也所謂不是?

沈飛這邊是這樣,但李爾東這邊卻不同,沈飛等人離去后,陳君如暫時放下學校的麻煩事,轉而好奇的拈了一粒益身丹好奇的嗅了嗅:「這東西好香哦,這是給我們一家三口吃的?這東西能吃嗎?」

李爾東有些遲鈍的點點頭:「應該可以吃吧。要是毒藥什麼的,早就硬塞給我們吃了,而不會讓我們拿回家去,還說這是福利,愛吃不吃的。」他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呢,因為剛才他一直感應著那三個黑西裝離開這茶館,然後上車,最後離開一百米外這個感應才消失。可之前的感覺卻非常清晰,雖然沒法清晰的感覺到對方幹什麼,但憑藉那距離就能猜出來。這個奇怪的感覺讓他既驚奇又有些慌張,當然,最後還有一絲鬆口氣的感覺,因為自己只能感覺到對方在什麼地方,感覺不到對方在幹什麼。而且大概離開一百米外就失去了感應,這讓自己有些私隱不會泄露的安全感。

「對了,你那徽章有什麼特殊之處?剛才我可是看到血液滲透進徽章去了。給我看看。」陳君如好奇的搶過徽章把|玩,除了知道這徽章不是金屬做的之外。什麼材質根本分不出來,但卻可以斷定這是一枚工藝非常精湛的工藝品。

李爾東反應就很敏感了,因為他發現徽章被拿走了,那種感應的感覺立刻暗淡了許多,但還能清晰的感覺到這枚徽章的存在,一種失落的感覺自然在心頭冒起,忍不住想要把徽章拿回來的感覺居然自動冒起,這讓李爾東一陣愕然。

陳君如把徽章丟回給丈夫,皺著眉頭的說道:「這黑蓮社神神怪怪的,還是不要和他們拉扯上關係為妙。」

正掏出手機準備上網查看一下黑蓮社網站的李爾東,收起手機嘆口氣說道:「不大可能脫離關係的了。」

不怪李爾東如此嘆息,因為不要說那粒塞入自己鼻孔的所謂忠心丸的詭異作用,單單那讓自己和妻子法動法說話的手段,就讓自己膽顫心驚,而且看對方的這些手段,顯然都只有那些玄幻小說里才會出現的,李爾東現在才三十五歲,讀書期間正是各種玄乎小說大熱的時期,他自然也是空閑時期看過這些小說,所以在發現這些手段絕對不凡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修真』這事情上去了。

沒法,現在聖龍帝國四十歲以下的人,要說不知道修真這玩意的,幾乎沒有幾個,平時大家可能只把這事情當做玄幻小說的一個種類,但真要遇到這種小說里才有的事情,那絕對是第一時間就往『修真』上面去想的。之所以會這樣,誰叫這年月為了吸引眼球,什麼『穿越』『修真』『外星人』等等稀奇古怪的想法都給弄成小說、影視之類的鬧得全國人民就算沒看過也聽過啊!

雖然李爾東不知道自己被這種神秘組織看中了是福是禍,但也清楚,自己在那些高人眼中就是螻蟻,只能順著行|事,絕對不能逆著,所以是福是禍都躲不開,既然這樣,那麼就順其自然了。

想著這些,李爾東一邊把那三顆香噴噴的丹藥收起來,一邊對想要安慰自己的妻子說道:「中午快放學了,把女兒接回家,順便幫她請下午的課,我們在家商討一下這事情怎麼辦吧。」


心思大部分都在自己工作上的陳君如沒有吭聲的點點頭,她現在有些期待那個沈飛能不能幫自己把那一中校長搞定,同時也下了決心,如果沒法的話,自己就把女兒轉回老家去,自己陪女兒讀書做專職的媽媽,讓自家老公在這海東市自己拼搏,等拼搏到能夠護住自家妻女了,才調回來,如果不行了,乾脆就讓老公也回老家去,這海東就不來了!反正自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有了這個決定后,陳君如也放下了負擔,整個人都精神起來,扯著丈夫就去接女兒。

接了嘰嘰喳喳的女兒,夫妻兩都暗自鬆口氣,畢竟他們都擔憂黑蓮社把自己女兒綁了來威脅啊,回到家中,陳君如去做飯,女兒看電視,李爾東就去書房打開電腦,進入黑蓮社的網址,一個遍布整個屏幕的黑蓮圖案就呈現出來,上面沒有其他文字,甚至不知道的人還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網站,只有三個可以點擊的按鍵,一個是「會員進入」一個是「後備會員進入」一個是「遊客進入」。

李爾東點擊了一下「會員進入」的按鍵,一個提示口自動浮現:「請將徽章對準攝像頭。」並且自動啟動攝像頭的景象。

這年月攝像頭幾乎都是標配,所以李爾東把徽章拿出來對準攝像頭,一道掃描的線條在屏幕上一閃而過,然後屏幕就提示:「歡迎會員李爾東。」然後畫面一轉,進入一個跟購物網站一樣的網頁。

一見網頁的畫面,李爾東都忍不住愣了一下,因為這頁面就跟某些修真遊戲的購物頁面差不多,上面擺著各種修真物品,比如各種丹藥、各種功法、各種法寶、各種符籙,而且每一種物品下面都有個價格,價格單位居然是黑蓮幣。[

李爾東帶著怪怪的心情瀏覽一下網站內容后,終於徹底傻了,他這才知道1枚黑蓮幣得100貢獻點來換,而這黑蓮幣蘊含|著固定量的元氣,可以供人吸納來修鍊功法和使用法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忙調回丹藥欄目,在最下面找到了益身丹的價格,1枚黑蓮幣。而忠心丸這種丹藥,卻找遍了所有丹藥都找不到。

同樣李爾東也看到貢獻點必須通過完成任務來獲得,點擊任務專欄查看,密密麻麻的一大票的小任務,比如查探某個人的情報就是一個任務,而這樣的任務貢獻點居然才1點的樣子,但就是這樣這數以百計的任務,居然全部被接取了。而這麼多任務裡面,最高的就是攻佔農山沙場600貢獻點,然後就是招收農山沙場派出所所長鍾世兵的任務200貢獻點。

已經完成的任務將會自動刪除,搞得李爾東眨巴下眼睛,自己被招攬的事情不會也被放在這任務欄目里吧?自己應該也是價值200貢獻點吧?只是自己就得到三粒益身丹,這就價值300貢獻點了,更不要說那沒有標示出來的忠心丸,這會不會讓那沈飛虧本了啊?

定定神,看了看任務欄目那最高獎賞的幾條任務,一下子就知道黑蓮社準備對農山沙場和所屬派出所的鐘世兵下手,鍾世兵這個所長他自然知道,是個為人非常海派,並且能力非凡的傢伙,據說已經內定農山分局的副局長了,黑蓮社的膽子好大啊,居然敢沖這樣的人下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呼呼,不知道說啥好,人生一條線,沒啥波動 但就算知道這樣又如何呢?李爾東忍不住搖搖頭,他都覺得自己變得有些奇怪了,看到這些明顯代表著黑蓮社行動的情報,自然居然沒有一絲向上頭報告的念頭,反而思索著如何去接取任務賺取貢獻點的念頭,難道這是忠心丸的作用?想到這,李爾東不由得露出個苦澀的神情。

嘆口氣,李爾東點開會員論壇,發現裡面有叫囂收購貢獻點的標題,1點居然可以換2萬聖龍幣,而且還不是一個人,而是有四個會員在叫囂著限制收貢獻點。看到那價格,李爾東有些發矇,1個貢獻點居然能換2萬聖龍幣?那自己手中的三顆益身丹豈不是價值600萬?!

一想到這,李爾東就恨不得馬上發帖子把這三顆益身丹給賣了,但腦子清明的他立刻把這個念頭甩掉,這是福利啊,不但是自己的福利,而且還是自己妻女的福利,只要想想貢獻點的價值,再想想100貢獻點才能換來一枚黑蓮幣,就清楚自己這三顆益身丹是多麼的難得啊,人家花錢都買不到,自己居然要拿去賣掉?傻蛋了不是?

甩甩頭,李爾東把這個念頭丟掉,轉而去點擊一條「成為修真者的最佳搭配」的發言,打開一看,一枚漂亮的白玉一樣的圓形玉幣就出現在眼前,然後就見到發言者叫做林路,正在得意叫囂,一枚黑蓮幣和一份

鍾世兵立刻眼神一凝,轉而盯在沈飛身上,因為他發現這個少年一抬手,陳文峰就閉嘴了,而那個賀俊然也露出一副恭敬的神態,鍾世兵忍不住出聲說道:「小夥子,你是什麼人啊?太平幫的太子爺?」從這話就可以聽出,這鐘世兵是知道陳文峰和賀俊然身份的,不然幹嘛立刻把沈飛往太平幫的太子爺身上猜啊?

沈飛懶得廢話,直接一抬手,封住了鍾世兵的語言和身體的控制權,然後掏出一枚忠心丸往他鼻孔一塞,在掏出個黑蓮社徽章讓他滴血,最後丟下一顆益身丹,解開鍾世兵的控制,丟給陳文峰和賀俊然一人一枚黑蓮幣,留下一句:「你們的貢獻點直接換成黑蓮幣,事情你們給他解釋,我先走了。」就出了包間。

「恭送社長!」陳文峰和賀俊然緊緊的捏著手心的黑蓮幣,強忍著激動的鞠躬說道。

這才反應過來的鐘世兵,忍著心中的驚駭,一邊看著放在桌上的徽章和丹丸,一邊握住腰間的配槍,並且冷著臉沉聲說道:「兩位老闆,請給我一個解釋。」

賀俊然把黑蓮幣一拋,然後一把接住,狠親一口,一巴掌拍在鍾世兵肩膀上,差點把他給拍得栽倒在地,還沒等鍾世兵反應過來,脖子就被箍|住,然後就聽到賀俊然那囂張的笑聲:「哈哈,鍾所長,現在咱們可是真正的自己人,來,兄弟和你說說,你這次可是走大運了你知道嗎?知道我們社長是什麼人嗎?我告訴你……」

沈飛沒有理會陳文峰賀俊然兩人怎麼給鍾世兵解釋,反正服用了忠心丸,想要反叛自己也第一時間就知道,而且相信鍾世兵知道自己有機會成為修士,特別是服用益身丹后,一定會自動投靠過來的,所以後面的事情不用自己去在意了。

攔了輛計程車往家裡趕的沈飛,突然有些愕然的愣了一下,因為他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幹嘛要在意沈雨婷的想法啊?自己可是把這個世界給毀滅掉都所謂的人啊!只是想到和這個姐姐在一起的愜意感覺,在看看這平和而又繁華的世界,沈飛不由得笑了笑,反正事情就按照自己現在的想法慢慢進行吧,其實自己沒有必要強求要在多少時間內滅掉那些遊戲者,然後離開這個世界的對不?反正自己有好些年沒有輕鬆過,就在這個世界輕鬆一下,愜意的過活一段時間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苦逼 傍晚時候,沈雨婷回到家,很是勤快的換衣做飯,而讓沈飛有些恍花眼的是,這個姐姐自從和自己和好以來,衣著打扮上越來越放得開了,今天不但換衣服的時候沒有鎖門,而且還換了一身弔帶超短裙裝,比昨天更加白|嫩的肌膚就這麼暴露出七八成來,而且毫不避諱的就這麼在沈飛面前晃蕩著,而且看到沈飛眼勾勾的,還時不時拍打一下沈飛,嬉笑著說上一句姐姐是不是特漂亮的話語。並且還炫耀自己在學校多麼受歡迎,自己那些姐妹全都圍攏上來詢問自己用了什麼化妝品,那些男生各個眼珠子都不會動了之類的話題。

對此,沈飛只能聳聳肩,還沒嘗過肉味的他,還真沒隨意下手的習慣呢,所以只是過過眼癮罷了,一場歡樂而愉快的晚餐后,沈雨婷換上特意找來比較寬大的校服遮擋住她傲人的身材去夜自修,而沈飛也回到房間開始思索著自己該怎麼壯大黑蓮社以及把黑蓮社網站弄得更安全更好看的這些事情了。

晚自修結束時,沈飛依舊去接姐姐回家,然後晚上又是一個通宵沒睡,早上起來,沈飛準備去拍姐姐的房門,但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六,也就收了手,先去外面運動一下,買了份早餐回來,又在電腦忙了一陣,看看時鐘快到九點了,也就換上一套比較得體的衣服,在姐姐門外喊了句:「姐,我出去玩,有事打電話給我!」就離開家。去文化宮參加班頭的聚會了。至於手機號碼?昨晚就跟姐姐說了,也不知道這姐姐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沒詢問沈飛的華麗手機哪兒來的,反而拿去玩了一陣才給回沈飛。

來到文化宮,人山人海的,大部分都是青少年跑來玩,小部分是父母帶著小孩來玩的,沈飛自然在大門外找個陰涼的地方,一邊等待一邊四處張望起來,才等一下就有些不耐煩了。 千面靈主:傲嬌王爺你別鬧

快到九點半的時候,才見到一個一身雪白連衣裙,挎著小包,撐著小陽傘,一邊快步走來一邊看著腕錶的美麗女生。沈飛不由得扭頭四處看看,除了少男少女們都盯著這個耀眼少女看之外。根本見不到一個班上的人去迎接這個少女,忍不住撓撓頭一邊嘀咕:「不會吧?難道我記錯了時間?」一邊走出陰影的向那耀眼少女揮揮手:「班頭!這裡!」[

聽到招呼聲,不但鄧雪瑩望過來,就是其他人也看了過來,看著這個在眼光下展露笑容揮手的少年,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心頭一動。一個「好帥!」的念頭自動冒了出來。

嗯,在這說一下,沈飛這具肉|身,絕對是個超級帥哥,父母的基因絕對非常優秀的那種。只是之前沈飛迫於家庭的問題。整天愁眉苦練的,平時不是穿沒特色的校服就是穿洗碗工的服裝。再加上氣場都是陰暗苦悶的那種,自然讓他人察覺不到沈飛的帥氣了。但現在這具肉體里沈飛這個攻佔數個世界,發號施令和為所欲為慣了的傢伙,那氣場自然絕對遠超這個世界的所有人,所以當沈飛一站在陽光下揮手招呼,直接就把所有看到他的人的目光都給吸引住了。

正在尋找沈飛的鄧雪瑩,在看到沈飛后,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的樣子,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悸動,並且還產生了一種歡喜的感覺,不受控制的一陣小跑過來。

不過在來到沈飛面前後,立刻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不由得有些臉紅,立刻猛吸幾口氣穩定一下心情,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道:「抱歉,我來遲了,等了好久吧?」

「哈哈沒事,昨晚睡晚了?」沈飛一邊隨意的說道,一邊上下打量小|美女,很不錯呢,肌膚雪白,得體的過膝連衣裙,完全把這小姑娘有些曲線的身形給展現出來了,特別是那兩條修長的美|腿,更是白|嫩得耀眼呢,看到這養眼的一幕,直接就讓沈飛忍不住吹個口哨:「嘿嘿,終於見到班頭的生活妝了,嘿,別動,讓我拍張相留念一下!」說著飛速掏出手機,咔嚓咔嚓的連拍好了好幾張相。

鄧雪瑩臉蛋有些緋紅,顯得非常的青春,對於沈飛吹口哨的輕佻行為,不但沒有生氣的感覺,反而故作淡定的擺出幾個姿勢任由沈飛拍照,然後有些驚奇的問道:「哇,最新的凱特手機啊!這可是價值五千多塊呢,你還真捨得啊!」

「嘿,送的,不費一分錢。對了,班頭,你的手機號碼給我。」沈飛很是熟絡的直接就跟鄧雪瑩討要手機號碼。

而鄧雪瑩也沒有遲疑,直接就把號碼說出來,等到沈飛撥通后,她才從小包內掏出一個粉色可愛的手機看了一下,立刻就驚訝的說道:「你的號碼好牛哦,居然後面都是九,這也太囂張了吧,這樣的號碼能送嗎?這號碼可比手機貴多了。」

沈飛聳聳肩:「我怎麼知道啊,估計送我手機和號碼的人跟電信的關係好吧。」沈飛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覺得和這樣相同歲數的女孩子聊天也很不錯的一種感受呢,有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也許之前和他有親密關係的女性,全都是比他大的,性格更不用說,各個牛逼得很的女強人,從來沒遇到過這樣鄰家小妹的。

「那個,其他同學呢?」沈飛沒計較這種莫名的感覺,反而好奇的扭頭四處張望。

鄧雪瑩一愣,接著臉蛋一紅,眼神撇到其他地方的說道:「他們都有事不來了,就是因為接了這麼多電話,我才來遲的。」

沈飛很自然相信這個說法的點點頭:「原來如此啊,嘿,那豈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來玩了?那今天我就捨命陪美女好了,怎麼樣,準備去哪兒玩?」說到這,沈飛瞄了瞄鄧雪瑩的一身打扮,再看看文化宮|內熱鬧非凡的遊樂場,不由得聳聳肩:「只是你這身打扮可不方便進去玩呢,因為很容易走|光的,而且天氣這麼熱,估計沒兩下子就一身臭汗了,要不陪你去逛街?」

本來因為沈飛開頭那句話,弄得臉蛋更是緋紅一片的鄧雪瑩,等聽到後面的話語后,有些吃驚的眨巴下眼睛:「陪我逛街?難道你不怕嗎?」

沈飛好奇的問道:「逛街有什麼好怕的?」

「可是,不是說男生最怕陪女生逛街的嗎?記得以前一幫人出來玩,一說到逛街,那些男生就各個唉聲嘆氣的哦。」鄧雪瑩歪著腦袋的說道。

沈飛也歪著腦袋的疑惑問道:「這有什麼可怕的呢?不就是走一下路而已嗎?我都沒陪我姐去逛過街,所以不知道這裡面有啥特別之處哦。」

「得幫忙提東西的哦。」鄧雪瑩見到沈飛一副不懂行情的樣子,自然知道這傢伙從來沒有陪女孩子逛過街,等聽到對方都沒陪他姐姐逛過街,不知道怎麼的心情大好,所以笑眯眯的說道。

「提東西算什麼,沒事,你的東西我幫你提了。」沈飛不以為意的說道,他真不認為提東西有啥了不得的,所以很自然的伸出手去拿鄧雪瑩挽在手臂的小包。

鄧雪瑩身子縮了一下,但不知道怎麼的,還是任由沈飛把小包提走,然後見到沈飛很自然的甩了一下小包的問道:「你想去什麼地方逛街呢?」[

看到沈飛自然的神態,鄧雪瑩也笑了起來:「嘻嘻,逛街當然得去光華步行街啦,就在邊上哦。」

「那行,走吧班頭。」沈飛腦子裡自然記起這個光華步行街在哪兒,也知道這是海東最大的一條步行街,而且還是專門為青少年制定的,這條街的附近都是遊樂場,步行街內也有大量的各種新潮商店以及咖啡屋啊冷飲啊甜點啊電影院啊之類的各種設施,幾乎一到假期,全市的青年都會在這光華步行街上流連忘返,可以說青年必去的地方。

兩人就這麼嘻嘻哈哈的朝光華步行街走去,沈飛時不時的甩一下鄧雪瑩的小包,本來大家還隔著個半米的距離並排走著,但走著走著,日頭炙熱得很,鄧雪瑩下意識的把小陽傘移動過來的幫沈飛遮擋住陽光,因為兩個人都得遮擋住,所以自然就肩並肩的同行了。

看到自己頭頂的太陽被擋住了,沈飛沒說謝謝,反而大咧咧的直接接過小陽傘的說道:「我來吧。」鄧雪瑩微微一笑:「謝謝。」

「嘿,跟我客氣啥呢,還得感謝你帶傘來了,不然我絕對會被晒黑的。」沈飛咧牙一笑。看到沈飛那雪白的牙齒和耀眼的笑容,鄧雪瑩心頭一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在感覺到兩人赤|裸的手臂時不時的摩擦一下,感覺到對方肌膚的溫度,鄧雪瑩突然發覺自己臉蛋好熱好熱,一時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走著。

在這炙熱的天氣中,在這喧鬧的環境中,兩個不吭聲的人,卻給人一種漫步在林間的感覺,一時間,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這一對耀眼的玉人身上。有些人掏出手機偷拍著美好的一幕,但有的人則驚恐的掏出手機撥打電話:「龔少!你知道我看到什麼了嗎?!鄧大小姐居然和一個男生約會!不不!龔少!是單獨和一個男生約會啊!對!沒錯,就是單獨兩個人約會!不是和一幫人一起玩!是的,嗯,他們在文化宮大門這兒,看樣子是準備去光華步行街!沒問題,我跟著他們!您趕緊過來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看了一下《那年那兔那些事》的漫畫,笑得我眼淚都出來了,實在太搞了 鄧雪瑩和沈飛,共用一把傘,肩摩肩的走了一段路,一直沒有說話,聰明的鄧雪瑩雖然有些迷戀這樣的感覺,但也知道氣氛有些曖昧了,所以立刻就出聲問道:「對了,你可是曠課了兩天呢,到底怎麼了?」

「呵呵,沒事,我姐姐已經幫我給老班送請假條了,老班居然給了我一個禮拜的事假。而且以後就更隨意了。」沈飛笑道,他剛才雖然沒有曖昧的感覺,但也覺得這樣並排走,而且還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感覺很不錯,所以倒也沒有出聲的意念,不過既然鄧雪瑩出聲詢問了,沈飛自然得回答。

「咦?怎麼說?」鄧雪瑩很是奇怪的問道。

「沒怎麼說啊,只是覺得學校的知識我都掌握了,所以不怎麼想去學校嘛。」沈飛很隨意的聳聳肩。

「全都掌握了?騙人吧?」鄧雪瑩用狐疑的目光看著沈飛,沈飛什麼貨色,她這個同班了3年的班長會不知道嗎?[

「呵呵,不相信啊?那你隨便問些題目好了,當然,語文書上那些死記硬背的就不要問了,學來沒用。」沈飛真是風輕雲淡一點壓力都沒有啊。

鄧雪瑩自然立刻就開始詢問起來,只是隨著沈飛的飛速解答,讓她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她可是知道沈飛老姐是一中的尖端學生,初一到高三的學年第一都給他姐姐包了,當初還奇怪沈飛為何沒這麼牛逼,現在才知道。這傢伙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啊!這次要不是不知道為何突然不想上學了,才把底細展現出來的話。還真法想象呢!

一番考問下來,鄧雪瑩對沈飛的知識掌握可是心服口服了,對沈飛的印象更是加上了幾分,忍不住好奇的問道:「沈飛,既然你把知識掌握得這麼好,那你幹嘛不考出個好成績來?」

「呵呵,要是考出個好成績,恐怕我才曠課一天老師就找上門來了。像現在這樣不就很不錯嘛,不上不下,既不會給人期待又不會給人厭惡哦。」沈飛聳聳肩說道。

「這倒是啊,我都有些後悔這麼出風頭了,年年當班頭都當煩了。」鄧雪瑩很是認同的點點頭,不過她很快又想起了疑問:「對了,你還沒說你到底為什麼曠課呢!」

「不是說上學沒意思嗎?」沈飛說到這。看到鄧雪瑩死死的盯著自己,不由得再解釋了一下:「我有很多事要做,不可能把時間都浪費在在學校里的。」

「你這樣會失去很多朋友的。」鄧雪瑩看到沈飛那認真的神情,沒有追問要做什麼事,反而如此說道。

「呵呵,好像我之前也沒什麼朋友的。」沈飛淡然笑道。這具肉|身苦逼之處就在這兒,上課要認真聽講,節假日得趕去打工掙錢,而且有著自卑心態,在班上都不怎麼吭聲。這樣的一個貨色,想要有談得來的朋友還真是困難呢。

「我不是你朋友嗎?」鄧雪瑩皺眉問道。

「當然是啦。」沈飛肯定的點點頭。初中三年,也就是這個班頭會時不時的過來和自己扯話,特別還是之前那個沈飛的暗戀對象,所以不論現在這個沈飛,還是之前的那個沈飛,可都是把鄧雪瑩當成朋友的。

「那你……」說到這,鄧雪瑩突然臉蛋一紅,直接轉移話題:「是了,你幹嘛不申請參加高考啊?這樣只要高考過了,你就可以讀大學,然後就大把的時間了。」

「我的身份證都還沒辦下來呢,怎麼去高考啊?而且不是說不提倡跳級的嗎?」沈飛揚揚眉的說。

「催催派出所就能加快速度下來的啦,而且只是不提倡,並沒有說一定不行呢。」鄧雪瑩一副興奮模樣的說。

「你幹嘛這麼雀躍啊?難道你也準備跳級直接考大學?」沈飛好奇的問。

鄧雪瑩臉蛋紅了一下,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跟你說個事,你可不要說給別人聽哦,我已經報考白頭鷹帝國的聖利亞女子大學,並被錄取,這學期讀完就直接去那邊上學了。」

「哎喲喂,這可是世界名校是吧?班頭你也夠牛的啦!外國那些名校一般都只接納我們這邊的應屆高考生和大學生,沒想到班頭初三就被錄取啦,這麼說班頭你也藏了實力的啊!不行!得合影留念才行!」沈飛立刻大叫著的掏出手機舉起,直接和鄧雪瑩臉貼臉的照了幾張。因為沈飛還撐著傘,在加上兩人黏在一起的動作,很容易給人誤會他們用太陽傘遮擋著親嘴什麼的。

鄧雪瑩一下子被沈飛如此親熱的舉動嚇得全身僵硬|起來,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怒吼聲:「混蛋!你們在幹什麼?!」這才把鄧雪瑩給驚醒過來,忙扭頭朝身後看去,赫然見到幾個少年氣勢洶洶的奔跑過來,當中那個更是雙眼通紅,一副恨不得殺人的樣子。 萬界老公 ,因為她認識這個傢伙,一想到對方居然跟蹤自己,不由得臉就沉了下來。

這個領著幾個小弟氣沖沖衝上來的少年,也沒跟鄧雪瑩說話,直接就一腳朝沈飛踹來,他那幾個小弟更是跟超人一樣的飛撲過來,一副恨不得立刻把沈飛打得半身不遂的樣子。

鄧雪瑩立刻驚呼道:「龔軍你敢?!」只是話語還沒落下,數聲普通伴隨著慘叫聲響起,那龔軍和他的小弟全都給沈飛一腳踹飛,這飛速的一幕讓包括還沒來得及圍觀鬥毆的群眾們都愣住了。[

沈飛把太陽傘和小包交給鄧雪瑩,然後活動一下脖子,上前一腳踩住還在慘叫著的龔軍的胸口,冷聲問道:「小子。我和你有仇?」

龔軍還沒說話,鄧雪瑩就上前來拉沈飛的手臂:「沈飛算了。他爸是市局的龔局長。」

「公檢法委書記兼市警察局局長?九人團成員?」沈飛歪著頭詢問道,鄧雪瑩心情沉重的點點頭,沒法不沉重啊,要是龔軍把沈飛打了一頓,她自然會為沈飛討要公道,怎麼都會讓龔軍鞠躬道歉的,但現在是龔軍被打得趴在地上啊,現在事情就麻煩了。說不得沈飛都會被抓進去,就算到時出來,恐怕也沒塊好肉的,最讓她苦惱的是,現在求情電話都打不出去!因為沈飛毫髮損,而龔軍已經趴在地上了啊。

原本興奮圍上來準備圍觀的群眾,一聽這話。嘩啦啦的閃得遠遠的,當然,讓他們就此散了是不可能的,反而拿出手機錄像的遠遠圍觀著,並且開始飛速的在網上傳播信息,什麼九人團市局公子和人爭風吃醋被打。什麼在文化宮驚現衙內內鬥什麼的。沒法,現在不趕緊傳消息,等警察一來就手機都要被收上去檢查相片視屏什麼的。這些年圍觀圍出來的經驗,讓這些群眾們對這些套路早就熟練異常了。

而沈飛的問話,也讓這些被打懵的傢伙。特別是龔軍這個公子立刻想起自己的靠山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立刻兇殘的怒吼道:「小子!你死定了!你既然知道我爸……」只是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給鄧雪瑩的大叫打斷:「閉嘴!你想坑爹嗎?!」

龔軍立刻打個寒顫。這年月因為手機登陸網路的方便,以及網路的輻射性,使得一件事第一時間就可以讓全世界知道,所以不知道發生了多少坑爹坑娘事件,很多都只是一件小事,嗯,對這些公子哥和他們身後的人來說,只是區區一件小事,在以前真是理都不理都沒事,但現在卻不行,這年月全國幾乎三個人就有一部手機,還絕大部分都能拍攝和上網的!

所以只要是大庭廣眾之下發生的事情,那就絕對會上網的,而只要一上了網路,讓世人知道,丟了統一黨的面子,那可就完了。因為統一黨天生最好面子,誰不給它面子,它也不會給誰面子,而且任何一個政客都有政敵的,所以坑爹坑娘事件就這麼發生了。平時被自家老爹訓斥的時候,可沒少提醒自己不要坑爹了!平時自己做事都很小心,沒想到這次差點就鬧事了。

扭頭看看四周群眾手中的手機,龔軍鬆口氣,要不是鄧雪瑩出聲提醒,氣憤中的自己,肯定脫口而出的炫耀自家父親的身份,結果自然不用說了,這年月有些傢伙的手機跟間諜工具沒啥區別的,別看那些圍觀群眾離得這麼遠,說不得自己這邊的呼吸聲都給錄下來了!


沈飛歪著頭看著鄧雪瑩,鄧雪瑩再次拉扯一下沈飛的低聲說道:「先放開他吧,影響不好。」

沈飛笑了笑的點點頭,鬆開龔軍,而原本憤怒的龔軍立馬爬起來,死死的盯著沈飛看了一陣,咬牙說道:「這事沒完!」領著同樣敢怒不敢言的手下掉頭就走了。叫警察抓人?按規矩是可以,畢竟是被人打了嘛,但現在這麼多人圍觀著,叫警察來,因為自己的身份,本來合法的事情都變得不合理了,所有民眾都會站在那癟三身邊的,所以為免麻煩,還是暫且放下,反正自己要弄死這個小癟三有的是辦法!何必大庭廣眾之下展現自己的威風來坑爹呢?

「行了,班頭,看樣子大家都沒心去逛街了,散了吧。」沈飛笑著向鄧雪瑩擺擺手掉頭就走,走得非常的決絕和淡然。鄧雪瑩一時臉蛋通紅不知道說什麼好,她以為沈飛惱怒她制止龔軍說坑爹話語的事情了,可這怎麼解釋啊,現在是關鍵時刻,海東市的政局可不能出現動蕩啊,而讓龔軍報出他父親的身份,只要網上一放,那政局自然就會動蕩起來。

而且在鄧雪瑩的心裡,自己這樣把事情給限制住,也是為沈飛好啊,要是他真的和龔軍鬧大了,影響到龔軍的父親,再影響到自己的父親,那就誰都救不了沈飛啊!

一時間覺得自己的委曲求全沒人知,鄧雪瑩眼珠子通紅,一跺腳,也掉頭回家了。

而沈飛根本就沒在意鄧雪瑩的心情,他也注意不到這些事情,反而和鄧雪瑩分開后,馬上掏出手機下達命令:「立刻收集市政法委書記的資料,家庭情況,家庭住址等等之類的都給我在最短時間內收集起來!」這次沈飛沒有說完成後給多少貢獻點,那貢獻點是自己閑著沒事幹才弄出來讓手下有些動力去做事情的,真要下達命令后,手下敢唧唧歪歪講條件,沈飛不介意把這樣的手下全滅了。

掛掉手機后,沈飛咧嘴一笑:「政法委書記,呵呵,海東市九人團之一啊,嘿嘿,是把你給滅門了呢?還是趕你下台呢?真好,正有些聊的時候就又找到事情可做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沈飛的命令是林路接到的,聽到沈飛的命令,林路先是下意識的接了下來,等沈飛那邊掛了電話后,他才反應過來,然後立刻傻眼了,靠咧?!社長要幹什麼?直接對海東市的九人團之一,掌控著對付自己這些黑幫最大權力的政法委書記下手?開玩笑的吧?

林路下意識的就準備撥打沈飛的電話,但才剛按了一個按鍵,就停下了,並且直接給自己一個耳光:「靠咧,白|痴了還是怎麼的?社長可是仙人,市政法委書記又如何?就是國家元首也算不了什麼的啊!而且這市政法委書記要是給社長搞定了,那豈不是說黑蓮社在這海東市立刻就有了最大的靠山?哈哈!那可就發達了!搞他!」

一想到以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場面,林路立刻興奮異常起來,之前的擔憂全給他丟到一邊,然後馬上撥打電話起來:「是我,傳令下去,社長下令收集市政法委書記,也就是市局老一的所有情報,比如住什麼地方,家裡有什麼人,辦公室在什麼地方,上下班坐什麼車,經過什麼地方,有什麼政敵,下面有誰能替代他等等的這些情報都給我調查清楚!」

只是命令傳達了,林路卻聽到手機傳來讓他愕然的話語,立刻火冒三丈的怒吼道:「貢獻點?他|媽|的!你們想死不是啊?!沒聽我說是社長親自下達的命令嗎?拜託你們搞清楚一點!貢獻點是福利!不是規矩!現在社長下令都敢唧唧歪哇的討價還價?是不是都不想活了?!忘了以前處罰叛徒的規矩嗎?!嗯,知道你沒這個想法!你有這想法早就把你給滅了!都給我傳達下去。這是社長的命令,就算沒有貢獻點。你們都得給我盡全力辦好!不然就等著受到刑罰吧!」


罵服一個手下后,林路突然想到有這樣念頭的人恐怕很多,這樣下去可是要出大事的,別看社長弄出個貢獻點來讓大家有奮勇幹活的動力,但說真的,所有獎勵品都是社長拿出來的,而且太平幫時期下達命令要幹什麼,下面的人誰敢討價還價的?這樣下去。說不得就會給所有人帶來麻煩了,因為社長是仙人,要是人家不樂意了,直接把自己這些人都給幹掉那怎麼辦?[

一想到這,林路立刻冷汗直冒的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親信,連忙叮囑他們注意事項,當然。也沒望通知第一批的成員,雖然現在大家都有了競爭關係,但這次的事可是關乎全幫上下的安全,怎麼都得互相通告一下,免得被他們連累了那可就悲催了。

而有了林路這個敏感人的提醒,再加上陳文峰這些精明人的敦促。整個黑蓮社上下總算知道怎麼回事了,自然立刻開始全力打探這位市政法委書記的情報,本來詳細情報是不可能得到的,但誰叫剛招收了兩個派出所長呢?李爾東還沒法貢獻多少情報,只是說知道的幾個分局領導是屬於這位市警察一哥麾下的勢力。也不怪他情報為何這麼少。畢竟他是個沒有靠山,連分局領導都巴結不上的傢伙。不然他也不用苦逼得要跟手下搶功勞了。反而那個同樣被強迫服丹丸,但卻沒跟沈飛說上一句話的鐘世兵,貢獻了一些很有用的情報。

比如這個政法委書記的家庭情況,住在九人團的常委小區的哪棟,這常委小區又在市區的什麼地方,一般在什麼地方辦公比較多,坐什麼車子,有什麼政敵,有多少幾個局長級別的嫡系手下。還別說,看到這些情報,林路等人都不由得感嘆,難怪鍾世兵是農山區的唯一副局長候選人呢,看看這情報網和關係網,有空缺他不上誰上啊。

林路一收集到一定量的資料,特別是有了常委小區的位置和住所位置后,立刻先通過手機傳給了沈飛,並打電話來表示更詳細的資料會陸續收集發送過來,此刻,黑蓮社的眾人都以為沈飛要把這個政法委書記給收下,一想到自己以後就有個市九人團之一的市局一哥做靠山,所有人都興奮異常,特別是兩個剛招收的派出所所長,因為只要把市局一哥弄成自己人,市局不敢想,但分局一哥的位置總有坐上的一天。

接到信息的沈飛,看了一下情報上的位置,不由得愣了愣,因為那常委小區的位置他還真路過過的,只是那兒的門禁非常森嚴,門衛都不出崗亭的,連住戶走路出入都得刷卡,更不要說車子什麼的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地方就一個路牌號,根本沒有小區名的。而且沈飛也隱約聽過,別以為市九人團,小區里就只有九棟別墅,據說那裡面起碼有五六十棟以上配備游泳池的大別墅,而且只要在市九人團位置退下來的,那麼就可以在裡面住到這位退休九人團的領導掛掉,他的家人才需要搬出去。

當然,要是半路被撤職或者轉任其他地方,那麼自然得搬出去了。所以一些比較賴皮的領導退休了,直接就霸著原來編號的房子不走,新來的九人團成員也不可能逼|迫他們搬走,畢竟名聲還要不要啊?所以裡面的房子可不是1號住市委書記,2號住市長的哦。當然,車子就不同,房子不能強迫搬遷,但車牌卻可以強收的。而且房子住在這有門禁的地方,外人不知道編號的問題,但車子卻在外面,關乎領導的地位臉面問題,再強勢的老領導都不會這麼打臉的。嗯,可以把別墅的門牌重新調換,但首先一個給那些退休老頭重新排位就是個麻煩事,官員換得勤快一點,那豈不是得反覆替換門牌?而且這種事屬於打臉的行為,打了老幹部的臉面,那上上下下怎麼看你呢?沒有一個新領導會做這種事的。

所以不知道這些事情的沈飛,很是滿意得到這位政法委書記居住的別墅編號,因為之前他就想當然的以為這位政法委書記一定按照九人團的排序居住在4號別墅呢,沒想到對方居然居住在23號別墅!

回到家的沈飛陪姐姐閑聊了一下,隨便閑扯幾句的滿足對方對自己這麼早回來的好奇心后,然後兩姐弟午飯都沒吃就又前後出門了,沈雨婷自然是去和同學玩,而沈飛自然就是去富豪浴場,讓六朵金花分別去採購一批化妝品和衣物鞋襪。沒錯,沈飛準備化妝潛入常委小區了。

而沈飛突然準備對這個市政法委書記下手,自然是那個龔軍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的緣故了,那小子那憤恨中帶著一絲得意的目光,可是直接落到沈飛眼中的。而擁有這具肉|身記憶的沈飛,自然知道公權力在對付普通人的時候有多麼的恐怖。如果自己只是個普通人,那真的跟那個龔軍說的一樣,自己死定了!說不得還會被牽連到家人跟著一起死定了!所以沈飛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垃圾來打擾自己輕鬆愜意心情的。而既然要保證自己當前的生活不被打擾,那自然就不能用沈飛這副面容行|事了。

已經被警告和叮囑過的金花們,問都不問,就分散出去各自把物品採購了回來,而沈飛自然就開始對著鏡子修整起自己的容貌來,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沈飛已經反覆的化妝了十多次,一開始還能一下子看出是化了妝,並且一下子辨別出沈飛的原來面貌,但十多次后,就算貼前來仔細查看,都根本看不出化了妝,並且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了。


Related Articles

但是虎薇也是有信心自己一點不輸給田媛媛。

“我買了排骨和魚,晚上吃糖醋的還是麻辣的...
Read more

白華榮走在了城主府隊伍的最前方,而城主府的其他護衛,也紛紛跟在了他的後面。

韓宇見狀笑著搖了搖頭,而後對身後的人揮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