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魔滕花,撕心狼更加恐怖。

眾人不斷地深呼吸,調整緊張的心情,緊接,朝那片白霧,邁起了步伐……

第三層,是一片叢林,圓月當空,夜色靜謐,由於夜空沒有半點星光,周圍的環境顯得異常黑暗。

不得不說,這樣的環境,對他們來說是個壞消息。這樣的環境,能夠讓撕心狼很好的隱蔽自己,悄悄接近,一旦進入了它們的攻擊範圍,取人性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所以,他們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而且分工明確,左側之人負責偵查左邊的動靜,右側則偵查右邊的動靜,後方也有人留意,避免撕心狼從任何一個角度偷襲。


夜,靜悄悄地,靜得令人窒息。他們的腳步聲,在寂靜無比的夜空下顯得格外清亮,這使得他們有些心驚。

中間的人左右張望著,不住地往腹內吞咽唾沫。

兩側的叢林幽暗無比,彷彿有什麼在盯著他們。

一人目光從右側森林掃過,確認沒什麼問題后目光又轉移到另一處,這時,在他剛才目光掃過的幽暗之中,兩點血紅之光突兀地亮了起來,鋒利無比的狼爪極輕微地落下,閃爍著幽冷的寒芒。

嗤吒!

一道細微的聲響令眾人心頭一驚,腳步瞬僵。一個高個子中年人摸著後腦勺嘿嘿笑道:「抱歉抱歉。」

眾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投去無語的目光。

然後,保持隊形,繼續向前走去。

突然,徐寒停了下來,眼眸迅速轉過,目光射往一處,冷喝道:「來了!」

「啊!」

徐寒的反應太過突然,眾人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人群中傳來一道慘叫。

「元一勝……死了!」

一人顫抖地坐到地上,所有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瞳孔猛地一縮。

在尾後方的位置,一位光頭中年人倒在地上,血流成泊,他的左胸處,有一個恐怖無比的血洞。

「心臟……沒了!」眾人狂吸冷氣,心頭劇顫。

他們知道撕心狼的速度很可怕,卻不曾想過,它們的速度會快到連肉眼都看不見。完全是一瞬間的事情,撕心狼輕易取走了一個人的性命,而且,大家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唐允皺眉看著那光頭中年人的屍體,目光抬起,掃向眾人,「大家盡量靠攏,不要離得太遠,撕心狼的速度遠比你們想象的恐怖!」

隨即,唐允的目光又落在了徐寒身上,帶著一絲震驚。方才撕心狼偷襲之時,徐寒是唯一一個覺察到動靜的人,除了徐寒,包括他自己在內,竟然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覺察。

「我們之中有誰是風悟?」唐允的話音突兀一轉,令眾人心生疑惑。

「我是。」

「我也是。」

「還有我!」

風悟的高手一個個站了出來。

「嗯。」唐允點點頭,「我們已經被撕心狼發現了,現在開始改變隊形,由風悟高手站到最外圍,並持續釋放風系靈氣,一有撕心狼的動靜,立即告訴其餘人。」

「那大地悟呢?」

唐允話音一出,緊接著又有十幾人站了出來。

「我是大地悟的。」

「我也是大地悟。」

唐允眼眸掃了一下,滿意說道:「你們站到隊伍最中間,同樣持續釋放大地靈氣,聆聽大地的脈動,撕心狼的腳步很輕,所以想要感知到撕心狼行走時的脈動就必須要全神貫注,你們的安全會由我們來保護,我們大家的安全也交給你們了。」

「好,沒問題。」

隊形在原地調整,同時也警惕著周圍。

風悟高手全部站到隊伍外圍,像一道警戒線,不斷地掃描著周圍,偵查隱藏在幽暗深處的危險。大地悟高手則被隊伍保護起來,在隊伍中心發揮探知作用,探知更廣闊的範圍,提前察覺撕心狼的動向,以防遭受偷襲。

… 前三次的挑戰,唐允他們在第四層就是這樣做的,風悟高手可以通過風的流動感知周圍的動靜,讓所有風悟高手站到最外圍,朝外圍釋放風系靈氣,感知周圍的動靜。而大地悟高手可以聆聽大地脈動,無論是果實從樹上掉落,還是螞蟻在地上爬行,大地脈動都會產生一絲波動,根據波動的頻率,大地悟高手可以判斷基本的狀況。所以,由大地悟高手來負責探查周圍的大地脈動。

「我脫離隊伍,負責保護你們。」徐寒話音落下,一道身影從人群中閃出,落在就近一棵大樹上。

剛才徐寒察覺到了撕心狼的突然接近,他本來可以救下那個光頭,但是由於身處隊伍中間,他無法在一瞬間衝出,僅僅只是慢了一拍,撕心狼就已經逃之夭夭。

所以,徐寒做出了一個決定,離開隊伍。或許,他在隊伍之外,反而能對隊伍起到更好的保護作用。

唐允沉吟片刻,點頭道:「也好,那麻煩你了。」徐寒是唯一察覺到撕心狼動向的人,再加上他在第二層表現出來的驚人實力,一個人行動應該問題不大。

隊伍經過調整之後,繼續前進,徐寒則跟著隊伍,在樹與樹之間躍進。

「東邊七頭,西邊九頭,南邊三頭,北邊五頭。」領悟空間法則的徐寒可以根據空間的波動感知到周圍的撕心狼數量,僅僅現在進入他感知範圍的,加起來都有二十四頭。

「數量真驚人啊。」徐寒暗道一聲,這麼多撕心狼,就算不採取偷襲的方式,一起撲出來,也能讓隊伍至少損失十幾人。

忽然,他想到一個問題,身影一閃,落到唐允的身邊。

「問你一個問題,你前三次來第四層的時候,一共有多少頭撕心狼?」

徐寒的突然出現嚇了唐允一跳,他眉頭微微皺起,回答道:「除去狼王,大約一共十五頭左右。」

「三次都一樣嗎?」

「是的,誅妖塔就是一個秘境,模式是不會變的,怎麼了?」

徐寒目光微微一沉,隨即搖頭,「沒事。」

咻。

身影一閃,徐寒回到側旁的大樹上。

一邊跟著隊伍躍進,徐寒心中一邊暗暗想道:「根據唐允的回答,前三次,誅妖塔的第四層都只有十五頭左右的撕心狼,但我現在感知到的,都有二十四頭,還不包括未進入感知範圍的。是秘境難度增加了,還是唐允在說謊?」

「如果秘境難度增加,為什麼前三次都沒增加,反而這一次增加了難度?但要說唐允在說謊,他又為什麼要說謊?這其中有什麼原因?」

一連串的疑問湧上心頭,徐寒微微皺眉,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嗯?」突兀地,徐寒眼眸抬起,閃過一道寒芒。

有撕心狼接近。

他的目光落了下去,發現隊伍中的風悟高手和大地悟高手也已經察覺到了這一動向,紛紛警惕起來。

「小心,它就在周圍。」

「是的,我也感知到了它。」

「已經離我們很近了,大家注意。」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撕心狼忽地躥出來,如同一道鬼魅黑影,瞬息撲來。

還好大家早有警覺,已經做好防範。一時間,各種劍技在空間中閃耀,撕心狼哀嚎一聲,四分五裂。

「真陰險,要不是事先察覺到了,就被這玩意陰死了。」離撕心狼屍體最近的一人驚駭說道,剛才撕心狼的目標,明顯是鎖定了他。

「沒事,你看,只要事先察覺,撕心狼的速度並不是無解的。」唐允安慰他道。

眾人暗暗點頭。

不過,即使在他們已經做好準備的情況下,撕心狼離目標的距離只差那麼一點,只要他們再慢上一分,那人就會一命嗚呼。因為撕心狼一出手,必定是致命一擊。


撕心狼的速度,太恐怖,幾乎沒有人能跟得上。

取得了第一次勝利,他們的情緒稍有好轉,多了幾分自信,這是一個好兆頭。

隊形繼續保持,徐寒也依舊跟著。

忽然,徐寒的目光微微眯起,嘴角噙著一絲笑意,「哦?終於注意到我了嗎?」

他感知到,至少有四頭撕心狼在向他靠近。看來是襲擊隊伍不成,想轉而獵殺這個落單之人。

「論速度,我可不怕你們。」徐寒冷笑一聲,身影驟然消失,這時,四道鬼魅身影撲來,卻撲了個空。

「裂空之雷。」

轟嗤!

可怕的雷電無盡綻放,無數條雷電觸手在空間蔓延開來,撕裂之意瘋狂席捲,出現一道道空間裂縫,漆黑恐怖。撕心狼的身體,在這可怕的裂空雷中被撕成碎末,一股灼焦的氣味在空氣中瀰漫。

眾人心頭一顫,目光相繼射了過來,露出一臉震驚。那小子,一個人解決了四頭?

不過,想起他在第二層面對魔滕花皇時,那可怕的戰鬥能力,便覺得這確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他們只看到徐寒一招解決了四頭撕心狼,卻沒看到,徐寒先閃避開了四頭撕心狼的攻擊再進行反擊。

撕心狼是何等速度?隊伍中的幾十號人,沒一個敢說能跟上它的速度。但徐寒卻能避開,這意味著徐寒的速度比撕心狼還要快。

而且,偷襲者佔據著先手優勢,被偷襲者需要先反應,再作出回應。以撕心狼的速度,這兩者無論哪一點做得稍有不足,哪怕只慢半拍,都不能避開它的攻擊。

但是,徐寒卻做到了,無論是反應速度,還是動作速度,都做到了極致,無人可及。

「看來,那小子確實有單獨行動的能力。」唐允暗暗點頭,帶領隊伍繼續前進。

片刻的平靜之後。

轟嗤!

又有四頭撕心狼喪命於徐寒劍技之下。

在徐寒面前,這些可怕的撕心狼顯得如此無力,幾乎被瞬殺,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但這對其他人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徐寒的連續擊殺,撕心狼已經按捺不住了。

由於隊伍的防範措施太好,撕心狼無處下手,無法偷襲。另一個落單的人類又太過強大,攻擊他反而會喪命。於是,撕心狼不再藏匿,瘋狂地發動襲擊。

「嗷嗚!!!」

一道道鬼魅黑影自幽黑無比的叢林中撲出,閃爍著幽冷的寒芒,鋒利無比。

「糟糕!」唐允心頭狂顫,撕心狼毫無章法的瘋狂攻擊會打亂他們的陣形,一旦他們自亂陣腳,面對撕心狼無與倫比的速度,他們將毫無對策。

唐允最擔心的情況發生了。

慘叫聲接二連三地響起,人群立即慌亂起來,亂作一團。

「不好。」徐寒暗道一聲。撕心狼的數量越來越多,周圍還有更多的撕心狼朝這邊極速趕來,單就正在襲擊隊伍的撕心狼就遠不止十五頭。

「嗷嗚!」

每一道狼嚎的響起,都意味著襲擊的撕心狼又多了一頭。

「狼群和人群混作一團,現在使用裂空之雷會傷及人命。」徐寒眼眸中閃過一道精芒,心中已有決斷。

黑暗,悄無聲息地降臨,極為突兀,所有人瞬間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這黑暗,令人心顫。眾人的眼眸中滿是絕望,在黑暗中彷徨。

他們不知道,此時此刻,在這黑暗之中,正進行著一場無情的殺戮,悄無聲息。

眾人在恐懼和彷徨中度過了一段時間,不知是多久,但對於他們而言,太過漫長。他們以為自己即將死亡,甚至有人已經在等待死亡,可是,死亡的宣告卻遲遲沒有降臨。

終於,黑暗褪去,眾人瞳孔猛地一凝,震撼無比。

人群,除了之前在狼群瘋狂地進攻中犧牲的人,竟然都安然無恙!恰恰相反,撕心狼的屍體,遍體可見,它們身體上,各有一道致命的劍痕,或是落在頸部,或是斬在腰部。

狼屍的中心,巍然立著一人,身姿無比瀟洒,散發著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他的身體,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宛若一尊天神。

「好可怕。」第一次,他們竟然對同伴起了畏懼之心,悸動不已。

天雷劍,靜靜地垂著,刺眸的狼血一滴一滴地往下落,順著劍刃。

「這,難道是……黑暗法則?」唐允眼眸中閃爍著震驚之色。黑暗悟和光明悟的高手都極為罕見,光明悟的絕頂高手尚且還能找出月白霜楓這個例子,但黑暗悟……卻是找不出一個。


剛才的黑暗,很像是法則玄奧。而且所有人都被奪去了視覺,唯有徐寒沒有,他在黑暗之中把那些撕心狼全部獵殺。因此,唐允推斷,黑暗,是徐寒的傑作,而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黑暗悟高手。

「雷電,魔炎,黑暗……」唐允的目光凝固在徐寒的身上,震驚無比,「三悟……竟然是三悟!」

不止唐允一個人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被徐寒吸引住。雙悟靈境雖然很稀少,但好歹還能見到。三悟靈境,可就真沒誰見過了。

他們活了大半輩子,也都沒見過一個三悟靈境,直到今天……

… 「三悟靈境,這小子絕對是大陸獨一無二的天才。」一位年紀稍大的老者心中暗忖。

徐寒對這些或是震驚或是嫉妒的目光完全視若無睹,他目光抬起,望向叢林的幽暗深處,眉頭不禁一皺,心中暗語:「還沒完……」

咻!

身若浮光影掠風,劍光撲出,璀璨無比,如同一道銀色閃電,瞬息劃破蒼穹。

狼之哀嚎不斷傳出,而後空間寂靜下來,同夜色一樣安靜。

眾人望著幽暗的叢林,呼吸不自覺地困難起來。隨即,叢林里響起一絲輕微的聲音,眾人目光一凝,腳步微定,警惕起來。

一道人影向他們走來,步伐穩重,逐漸呈現。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