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鍊氣,罡氣便是氣之極致,真氣與之根本沒有可比性,這也是為什麼葉楓使出了各種手段,都無法抗衡的了洛化成的一招半式。

「斬仙!」

走投無路之下,葉楓只能祭出先天道寶,熾烈的金色光束自葫蘆口噴出,洞穿虛空,所過之處,一切有形之質皆被斬斷,化成虛無。

「這是什麼?」所有人大吃一驚, 路過靜好時光

不只是水月洞天的人,就連那一直都在遠處眺望觀戰的冥老也是吃驚不已。

「居然是先天道寶,而且好像是天材地寶排行榜中的七寶葫蘆之一!」相比起這世間的太多數人,冥老見識多廣,一眼便認出了斬仙葫蘆的來歷。

「吼!」

洛化成反應極快,渾身陡然綻放無盡神光,一頭活靈活現的麒麟虛影從他的身上衝出,迎向葫蘆口中噴出的斬仙神光。

這麒麟虛影,便是洛化成修鍊的神通!

「轟!」

神通與神通的碰撞,爆發而出的能量餘波何等的浩瀚,水月府邸中的數十座建築轟然崩塌,很多水月洞天的武者來不及避開,皆被餘波掃中,口中鮮血狂噴,慘叫之聲不絕於耳。

洛化成顯然也是沒有料到斬仙神光的威力竟然會如此強橫,葉楓也趁著他抵擋斬仙神光的機會,縱身一躍從水月府邸的大門沖了出去。

「哈哈!洛化成你這個老匹夫居然讓這小子給逃了出來,既然如此,這門神通我和齊兄就笑納了!」

葉楓這邊剛剛從水月府邸中逃了出來,兩道年邁的身影便驀然出現,其中一人朗聲大笑道。

與此同時,洛化成也從水月府邸中衝出,聽到這一句險些沒有被氣個半死。

「三位武帝?」

葉楓心頭一突,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能猜測的出,另外兩個武帝強者,一定是來自劉家和齊家。

三位武帝強者,就算是他有斬仙和青玉兩隻寶葫蘆,以及九陽印訣,戰龍變等底牌,也將沒有半點的用處。

僅僅一個洛化成,就幾乎已經讓他使出了全身的解數。

「嗯?洛老怪你居然受傷了?」就在這時,齊家的那位武帝強者注意到洛化成的左肩有一絲血跡流淌而出。

此言一出,更是讓洛化成無地自容,身為武帝強者,竟然被一個武王初期的小輩打傷,這讓他感覺顏面無光,老臉上火辣辣的。 在日月谷這一帶,除了那實力深不可測最為神秘的魔仙宮外,其他的各方勢力,便以水月洞天,以及雲霄城中的三大世家為最。

因為這四大勢力皆有武帝級強者坐鎮,手握道寶,修有神通!

水月洞天的洛化成,劉家的劉啟雲,齊家的齊天王,以及程家的老太君。

這四位老輩強震年輕的時候便都是驚才艷艷,彼此之間非常的熟悉。

「神通只有一門,我們卻有三個人,該怎麼分?」劉啟雲手捋發須,笑望著齊天王和洛化成說道。

三位武帝聯袂在此,嫣然一副將葉楓視為囊中之物的姿態。


從一開始,小龍便在葉楓的肩膀上隨時都要暴起,尤其是在看到葉楓受傷之後,它那一雙金色的豎瞳更是透出血光。

「小龍,看來今天咱們兩個是在劫難逃了。」

葉楓的嘴角泛起苦笑,他伸手撫摸小龍帶著絲絲涼意的小腦袋,身臨絕境之下,整個人不由而然的透發出一股豪氣。

「你們三個老東西不用商量了,我所修鍊的神通,就算是死了也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得到。」

抬眼向三位武帝強者望去,葉楓將嘴角的血跡拭去,卻是驀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年輕人,我們想要得到你的神通,根本無需經過你的同意,只要將你擒住,強行搜魂便能夠從你的記憶中得到我們想要的一切,不僅僅是神通,還有你如何得到神通的經過,我們都會得知。」劉啟雲冷笑著說道。

劉天明被葉楓打死的事情,身為高高在上的武帝級強者,他雖然並不怎麼在乎,但畢竟關乎劉家的臉面,所以他對待葉楓自然不會有什麼好的態度。

「這樣吧,我們三人先將這個小兔崽子擒住,然後每人對他搜魂一次如何?」劉啟雲突然提議道。

洛化成和齊天王兩人對視一眼,略微沉吟便點了點頭。

雖說三方勢力都想要將這門神通據為己有,但在這種情形之下,想要吃獨食卻全然沒有了可能。

正是因為如此,洛化成望向葉楓的目光中透發出一股森然的寒意,他實在是低估了這個年輕的後輩,若是能夠在水月府邸中就將他拿下,這門神通何須與齊家和劉家共同分享?

「葉楓,這一次老夫不會再給你任何掙扎的機會了。」

洛化成率先動手,只見他抬手打出一掌,罡氣噴涌而出,化成一頭青色的麒麟虛影。

很顯然,這位武帝強者是動了真怒,一出手便是神通。

「想要將我拿下,就算你們是武帝強者也要付出代價!」

異界重生之作死大帝 ,體內奪天造化功心法運轉,混沌戰龍血脈開啟。

尖銳如劍一般的龍角猙獰,灰色的龍鱗覆蓋全身,一雙眸子也變化而成豎立的金瞳,開啟戰龍變后,葉楓身上的氣勢陡然暴漲。

「這又是什麼招數?」洛化成眉頭蹙起,越發的覺得葉楓這個年輕人無比的神秘,各種神奇的手段層出不窮。

「血脈之力?這怎麼可能……」立在遠處觀戰的冥老見多識廣,此刻也是大吃一驚。

對於葉楓的來歷,他親自調查,自是清清楚楚。

「齊州城的葉家不過是天羅山一個世俗的武道世家,根本就不可能有強大的血脈之力傳承下來,大小姐也不可能有這種血脈之力,他到底經歷過什麼?」冥老的心頭也同樣充滿了疑惑。

「斬仙!」

戰龍變后,葉楓原本消耗極大的真氣轉瞬間不僅恢復,並且變得更強,手持金色寶葫蘆,斬仙神通再次祭出,光束如刀,破滅一切阻擋。

「轟!」

洛化成打出的麒麟虛影瞬間就被斬仙神光斬碎,並且斬仙神光去勢不減,猶如一把橫斷天地的金色神劍,向著三位武帝強者的所在斬去。

「嘶!」

與此同時,葉楓肩膀上的小龍也騰躍而起,搖身一變,從巴掌大小變化而成體長足有十丈的龍蛇之身。

「小龍,我們走!」

葉楓並沒有讓小龍向三位武帝強者出手,而是催促小龍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雲霄城。

這邊鬧出來這麼大的動靜,整個雲霄城中的所有武者自是都被驚動了,當小龍那龐大的身軀在城中的街道投射下巨大的陰影之時,引起了一陣不小的恐慌。

小龍雖然已經變異,但它的父母畢竟都是黑鱗龍蛇,這一族的天賦便是速度,還未等洛化成那三位武帝強者反應過來,便已經飛遁出去數百米。

「追,不能讓他逃掉!」

一聲怒喝從身後傳來,葉楓以人形戰龍的形態轉頭望去,便見洛化成一馬當先追了上來,披頭散髮,極為狼狽,估計是剛才抵擋斬仙神光的時候又吃虧了。



對於他來說,身為武帝級的強者,接二連三的卻在一個小輩的手頭上吃癟,無疑是奇恥大辱,甚至於此刻的洛化成即便是得不到葉楓所修鍊的神通,也要將他擊殺在此。

「世事無常啊……」葉楓的心頭充滿了苦澀,就在不久之前,他與水月洞天的掌教洛秋問還交談甚歡,與洛水月和岳沐風走的很近,然而現在,他與水月洞天卻已經成了生死大敵。


除了洛化成之外,齊天王和劉啟雲也都御空飛行,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來。

「今,你們三人以武帝修為對付我葉楓,他日我葉楓修有所成之後,必會回來與你們了結這場恩怨!」

凝視著三位武帝強者的身影在視線中越來越小,葉楓宛如喃喃自語一般說道,聲音卻清晰的傳入到了三位武帝的耳中。

「混賬,那到底是什麼妖獸,速度居然這麼快?」

三位武帝強者全力施為,與葉楓之間的距離反而越來越遠,讓他們不由得勃然大怒。

不過他們並沒有就這樣放棄,依然對葉楓窮追不捨,如果就這樣讓葉楓從他們三人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話,無疑相當於在他們的臉上扇了一巴掌似的。

片刻后,小龍帶著葉楓沒入了一片茂密的原始叢林,三位武帝強者沖入其中搜索了許久,也沒有找到半點蛛絲馬跡。

……

這一日,雲霄城中註定不得安寧,因為雲霄盛會還在舉辦時期的關係,城中聚集了來自天南地北的眾多武者,此刻就像是炸開鍋了一般,議論紛紛。

「諸位不知道聽說了沒有,那叫做葉楓的年輕高手,背景已經被魔仙宮調查了出來。」

「什麼來歷?」有些不知情的武者好奇問道。

「聽說這個葉楓是天羅山一帶玄天武宗的弟子,前段時間藤妖族出現就在天羅山那邊……」

雲水茶樓中向來都是雲霄城中小道消息流通最快的地方,畢竟這件事情已經鬧的人盡皆知,水月洞天,劉家和齊家想要封鎖,也堵不住所有人的嘴。

「武王初期的修為從三位武帝強者的眼皮子底下逃掉了?」

「武帝強者不過如此,帝之稱謂,名不副實啊……」

提及這件事情,洛化成三人武帝強者的形象可謂是大打折扣,連同水月洞天和兩大世家的口碑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與此同時,葉楓所施展出來的各種手段,也在城中廣為流傳,甚至於到了最後以訛傳訛,幾乎將葉楓的形象都快要給神話了。

畢竟對於普通的武者來說,武王與武帝之間的差距,就如螻蟻與神龍一般,如果不是有人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一個武王能夠從三位武帝強者的手中全身而退。

並且對於最後帶著葉楓逃遁而走的那頭妖獸,城中的武者也是眾說紛紜。

也有人猜測那是黑鱗龍蛇,畢竟在蛇類的妖獸之中,以黑鱗龍蛇為最,但是小龍已經變異,形態與黑鱗龍蛇有著極大的差別。

但不管怎麼說,經此一事,葉楓這個名字,可謂是名動南荒!

雖然這裡僅僅只是日月谷一帶,但是因為雲霄盛會的關係,南荒中其他各大地域也都有武道高手過來參與,屆時消息勢必會流傳出去,讓南荒中其他地域的武者也都知曉葉楓的事迹。

雲霄城中,很多年輕一代的武者更是將葉楓當做偶像一般,期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如他一般,名動天下。

……

粗大的古木參天而立,枝繁葉茂交織在一起,如一張無比巨大的蛛,遮蔽了日光,讓叢林中的空間顯得陰暗而又壓抑。

葉楓靠坐在一株大樹下,小龍一如既往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唯有安靜在這一刻成為了永恆。

葉楓並不是一個喜歡多愁善感的人,但是種種的經歷,實在是讓他恍如夢境一般,他想要醒來,希望睜開眼睛之後,自己還在地球上那個溫暖的家中。

先是離奇的穿越,突然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來到了這片叫做九陽大陸的世界。

危機四伏,從齊州城葉家,到玄天武宗,幾經波則,遊走在生與死的邊緣。

好不容易逃脫了藤妖王的追殺,本以為可以過上一段平靜的日子,卻沒想到在雲霄城呆了沒有幾天,便差一點又丟掉了性命。

「賊老天,你這是在玩我么?」

葉楓無語吐槽,嘴角唯有苦澀的一笑。


他不由得想起了封神榜中原始天尊說過的一句話,因果循環,一飲一啄,自有定數。

若是沒有在被藤妖王的追殺中被那條黑鱗龍蛇吞入腹中遇到了小龍,今天他在雲霄城中,必死無疑。

「因,果……」

葉楓喃喃自語,很快便收拾心情,眸中透出一絲冷厲,「水月洞天,齊家,劉家,我葉楓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嘶……」

小龍似乎也感受到了葉楓身上湧現出來的陣陣殺機,迷迷糊糊的醒來,昂頭髮出一聲嘶鳴。

ps:明天開始加更,說實話,特別感激傀美,zzz,黑羽,克拉幾位始終堅持給忘情送花的兄弟,世界盃太讓人失望了,俺準備回歸更新給大家發福利了…… 雲霄城程家的府邸中。




Related Articles

他說到做到,他真的讓了杜峰八十招。

不不能說是讓,因為他自始自終都沒有祭出靈...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