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浩不過是地武者七重天,不管是參悟心之劍還是參悟神魂,都是不現實的事情,所以他不過是利用這幾天的時間來衝擊更高一層境界。

武道之路,越是往後,晉級的速度越是緩慢,好在武浩有大禪經,可是隨時隨地的修鍊,這次更是有濃郁到極致的靈力來讓自己揮霍,所以終於突破了桎梏,開始晉級地武者八重天。

這次的晉級和之前不同,武浩第一次發現自己身上居然有奇怪的封印,好像在阻礙自己的晉級,武浩感覺自己靈魂裡面的某個地方被觸動了,一條金龍想要從自己身上飛出去,但是卻被一層看不見摸不到的薄膜給擋住了,武浩氣的鼻孔冒煙,鬱悶的滿頭大汗。

武浩在這裡鬱悶,但是龍彩霞、龍天罡、唐曉璇三個人卻是看的目瞪口呆。

一條金色的類似巨蟒的生物打算從武浩身上飛出來,這是一種唐曉璇從來沒有見過的生物,一丈多長的身軀布滿了金色的鱗片,頭上一對枝枝蔓蔓的鹿角,頜下兩縷長須,身上還長著五知鷹爪,這是什麼生物?為什麼身上會有如此濃郁的龍威,濃的都化不開了?

龍天罡和武鳳霞比唐曉璇有見識,兩人不約而同地想起了一個傳說,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了兩個可以壓塌萬古的字,武帝!

似乎當年的至尊武帝,獸魂就是一種似蛇非蛇而後充斥著濃郁龍威的生物,這種生物好像是呼風喚雨無所不能,被稱之龍才對!

可是為什麼武帝的獸魂會出現在武浩的身上呢?龍天罡和龍彩霞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駭。

獸魂傳承和血脈有關,像是皇室楚家的獸魂往往都是巨龍類的,父親和兒子是同一個獸魂也非常多見,因此兩人的第一想法就是武浩和武帝會有關係。

聯想到兩個人有同樣的姓氏,再考慮到元帥府為了武浩甚至不惜和相國府、御獸齋、地煞宗、西門家族同時開展,再結合元帥夫人武鳳霞彩鳳公主的身份,兩人似乎知道了什麼,一想到這種結果,兩人都被這種猜測給震撼了。

如果武浩真的是武帝的兒子,那他的母親豈不是天後葉落雪? 上位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武浩是武帝的私生子,在武帝戰死之後,武浩才從娘胎之中生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天後和武帝翻臉也能解釋的通了!(未完待續。。) 煙花燃放之後特有的味道在空氣中瀰漫,表面雕刻著花紋的褐色盒子,在周圍忽明忽暗的燈火下,襯得肖榮的手指越發蒼白。

砰!

第二輪煙花在空中炸開,照亮了整個夜空,也再一次引起了人群的歡呼。

徐明菲微微側身,遞到她身前的盒子也跟著她的動作而移動。

「世子……」徐明菲瞧著對方那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忍不住心中一嘆,最終還是沒能堅持到最後,伸手接過了盒子。

見徐明菲終於接受了自己的禮物,肖榮平靜無波的臉上終於隱隱露出幾分笑意:「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徐三小姐不必太過介懷。」

「那就多謝世子了。」已經收下了東西的徐明菲也不矯情,大大方方的回了一禮。

此時,第二輪煙花放完,天空還未再次暗下來,周圍的百姓便開始紛紛拿出自己準備的小煙花爆竹,喜氣洋洋的繼續慶祝中秋。

隨著氣氛越發歡快,煙花燃放之後產生的味道也越發濃郁刺鼻。

肖榮常年體弱,最近幾個月在白老先生和徐明菲聯手調理下好不容易才強健了一點兒,突然聞到這種濃烈的刺鼻之味,也顧不上和徐明菲多說什麼,眉頭一皺,偏過身子,發出極力壓抑的咳嗽聲。

站在一旁護衛的成勇見肖榮原本蒼白的臉色因為咳嗽而染上了血色,心中一急,立馬出聲喊道:「世子!」


「沒事。」肖榮忍住發癢的喉嚨,對著眼帶關心的成勇搖了搖頭,只是他話音剛落,又忍不住再一次咳嗽了起來。

他這樣強撐的樣子,別說是成勇看著心裡著急,就是徐明菲見了也滿臉不贊同。


這段時間她一直代替白老先生為肖榮製作藥丸,對肖榮的身體狀況,可謂是了如指掌,不等肖榮再次逞強,便開口道:「世子,煙花燃放之後的味道對你身體不好,這會兒時間也不早了,不如我們回去吧!」

肖榮抬眼看了看徐明菲,沉默片刻,稍稍緊繃的身子微微一松,終於點了點頭。

守在一旁的成勇大喜,立刻組織人手準備往回走,心中偷偷的鬆了一口氣之餘,也不禁暗暗地朝著徐明菲投去一記感激的眼神。

有肖榮的那些侍衛開道,回去的路走得也十分順利,徐家和晉寧郡王府的人住宿的地方在同一條街上,兩隊人馬僅僅就隔了一道牆而已,因此肖榮堅持要將徐明菲安全的送到徐家住處的門口。

這條街上住的都是鎮上有頭有臉的富戶,燈會上那喧鬧的氣氛並未傳到這邊來,一行人還未走到徐家的住處,徐明菲便眼尖的看到背著手在門口處來迴轉悠,頻頻朝著街口處張望的徐文峰。

「明菲!」徐文峰看到徐明菲在肖榮的護送下緩緩走來,輕喊一聲,便快步的迎了上去。

「二哥。」徐明菲一見到徐文峰,臉上一松,一改跟著肖榮回來時那沉靜的模樣,忍不住露出了大大一個笑容,待徐文峰一走近,便語氣輕快地道,「你給我買的花燈呢?」

「你還惦記著花燈?剛才你被人潮給沖走,嚇得我差點去了半條命!」徐文峰睜大眼睛瞪了徐明菲一下,飛快的瞥了一眼站在自個兒妹妹身旁的肖榮,接著道,「要不是肖世子讓人告訴我你沒事,我非得把整條街都給翻過來不可。」

徐明菲輕輕的拉了拉徐文峰的衣袖,沖著對方討好般的笑了笑:「是我不對,讓二哥擔心了。」

「你有什麼不對的,哥哥出門沒保護好妹妹,是我不對才是。」徐文峰嘟囔了一句,轉身對著肖榮恭敬的一揖,「多謝肖世子照顧舍妹。」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肖榮虛抬了一下,接著道,「時候不早了,徐二小姐和徐二公子早點休息,明天再見。」

說罷,肖榮對著徐明菲和徐文峰點了點頭,便轉身帶著侍衛朝著隔壁宅院而去。

兄妹倆目送著肖榮的背影,親眼看到對方走進了隔壁宅院,這才轉身進了大門。

徐明菲在街上差點丟了這麼大的事,徐文峰當然不敢瞞著范氏和徐大太太,因此徐明菲一走進正堂,便看到徐大太太、范氏還有徐二小姐都在。

徐二小姐一見到徐明菲,剛喊了一聲三妹妹,就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嗚咽一聲,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徐大太太和范氏則是紛紛拉著徐明菲的手,反反覆複檢查她有沒有受到驚嚇,順帶又將一進門之後就躲在一邊,努力假裝自己不存在的徐文峰拉出來數落了一遍。

等到徐明菲安撫好徐大太太和范氏,擦乾了徐二姑娘的眼淚,再三保證自己真的沒有受到任何驚嚇,又為在徐文峰可憐巴巴的眼神下為對方求了情之後,這才得以被放回了自己的屋子。

不過就算是這樣,徐明菲的也沒能逃脫掉范氏為了以防萬一,特意讓人為她準備的壓驚湯。


回到屋子后,紅柳通紅著一雙眼睛,輕巧的將從從徐明菲身上解下的薄披風掛在架子,開口道:「小姐,廚房已經燒好了熱水,奴婢這就讓人提過來。」

這次跟著徐明菲等人出門的下人全都受了責罰,紅柳也被范氏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只是念在明天還得趕路,她還得貼身伺候徐明菲的份上,就將責罰的板子暫且記下,等到了京城之後再讓紅柳領罰。

對於范氏的這個決定,紅柳不但沒有半分的怨懟,更是滿心都充滿了自責,只打定了的注意以後更要寸步不離的好好伺候徐明菲。

徐明菲見紅柳除了眼睛通紅,神色中不但沒有萎靡,反而添上了幾分堅定,就知道對方並無大礙,也沒多言,點頭道:「去吧!」

待紅柳出了房門,房間里就只剩下徐明菲一個人之後,她想了想,便將肖榮送給她的那個褐色盒子給拿了出來。

這隻褐色的盒子看上去有幾分精巧,可見工匠製作之時也是用了幾分心思的,只不過盒子的材質十分普通,並無什麼特別之處。

徐明菲見狀,估摸著盒子中的東西應該確實如肖榮所說的那樣並不貴重,因而也就沒什麼心理壓力,順手將盒蓋給打開,便看到一個造型可愛的木質玩偶安靜的躺在盒子中。

「這是……」徐明菲看著盒子中的木質玩偶,先是一驚,隨即忍不住笑了起來。

肖榮送給她的這個木質玩偶,不就是今天燈會上明柳鎮的吉祥物嘛! 夜深,麗嬤嬤伺候肖榮睡下之後,這才抬腳回了自己的屋子。

作為肖榮的奶娘,麗嬤嬤不但有單獨的房間,還有一個專門負責伺候她起居的小丫鬟。

屋中的小丫鬟一看到麗嬤嬤回來,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針線,快步迎了上去,殷勤的道:「嬤嬤您回來了,熱水在爐子上的,我這就去給您提來泡泡腳!」

「嗯。」麗嬤嬤臉上帶著倦容,輕輕的應了一聲,便走到床沿坐下。

小丫鬟的動作十分利索,不過片刻功夫,便將熱水提進了屋子,調好水溫之後,抓了一把專門用於紓解疲勞的藥材扔進盆中,這才將水盆放到了麗嬤嬤的身前。

麗嬤嬤除去鞋襪,將雙腳放入盆中,稍稍有些燙的水溫讓她不禁發出一身舒服的嘆息,身上的疲勞也因此緩解了不少。

「今兒晚上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我回來之後就覺得氣氛有些怪怪的?」麗嬤嬤放鬆了身體,接過小丫鬟送上來的帕子擦了擦臉,狀似不經意的開口道。

小丫鬟聞言撇了撇嘴,抬頭看了麗嬤嬤的一眼,低下身子,走到麗嬤嬤身前,壓低了聲音道:「嬤嬤回來得晚不知道,也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兒,原本和世子一起出門逛燈會的瑩姑娘獨自一人哭哭啼啼的先回來了,王妃為此大發雷霆,負責送瑩姑娘回來的兩位侍衛都受了責罰呢!」

「那可是世子身邊的侍衛……」麗嬤嬤面上有些不太好看。

「可不是。」小丫鬟注意到麗嬤嬤的臉色,眼珠子一轉,又接著道,「不過王妃罰得也不重,就讓他們去清理馬車而已,等世子一回來,世子就讓他們停下了。」

「哦。」麗嬤嬤垂下頭,盯著自己泡在水盆中的腳微微出神。

小丫鬟見麗嬤嬤對這個話題似乎沒什麼興趣,便轉而道:「嬤嬤,我看您今兒買了不少的絲線回來,是準備綉個香囊作為禮物送給徐三小姐嗎?」


「鎮上沒什麼好料子,今兒都八月十五了,徐三小姐八月十八的生辰,時間有些緊,只能送個香囊表示一下。」麗嬤嬤輕嘆一聲,將腳擦乾,對著小丫鬟道,「天色不早了,明兒還得早起趕路,趕緊睡吧!」

「是。」小丫鬟點點頭,將水盆端出了屋子,順手帶上了房門。

聽到小丫鬟的腳步聲漸漸遠去,麗嬤嬤吹熄了屋內的燭火,躺倒了床上。

一閉上眼睛,麗嬤嬤的腦海中立馬浮現出肖榮送給徐明菲的那個褐色盒子。

晚上燈會的時候,她因為肖榮的准許而獨自上街採買東西,誰知正當她在鋪子里挑完絲線,正準備回去的之際,無意間看到肖榮帶著侍衛進了隔壁的一家專門賣各種精緻玩偶擺件的店鋪,然後在鋪子里選了一個最受鎮上小姑娘喜歡的木質玩偶買下。

這樣的一幕,著實讓她狠狠的驚訝了一把。

她將肖榮奶大,這十幾年來,還從未見對方親自買過這種小姑娘才會喜歡的玩意兒。

看著肖榮如此不同往日的舉動,她心裡隱隱有些猜測,卻又有些不敢相信,最後猶豫了一下,偷偷的跟在了肖榮一行人的身後。

街上人多,未免成勇和其他的侍衛發現,她只能遠遠的跟著,結果好幾次都差點跟丟了。

待她好不容易穩住了情況,就看到看到肖榮英雄救美似的為徐明菲解了圍,然後又和徐明菲一起去北街看了煙火,最後還將在雜貨鋪買來的木質玩偶送給了對方……

「哎,這可怎麼辦喲!」麗嬤嬤捂著嘴小小的哀嘆一聲,輾轉反側之餘,忽然有點小小的後悔。

瞧著她家世子這般舉動,莫不是真的將徐明菲給放到心上了吧?

她心裡清楚得很,汪如玉對徐家的人可是一千一個一萬個看不順眼,萬一被汪如玉察覺到此事,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早知道會這樣,那天她就不該一時衝動,將徐明菲生日的事情說出來。

別人可能不清楚,可她怎麼會不明白肖榮送出去的木質玩偶,其實就是為了徐明菲的生日送的!

她已經打聽過了,那個木質玩偶,是明柳鎮的吉祥物,通常會被人當做生日禮物送給小姑娘賞玩,有保佑平安,健康長壽之意。

不過回頭想想,徐明菲好歹是名正言順的官家千金,比起那個沾著汪如玉的光佔了便宜的張瑩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如果非要二者選其一的話,麗嬤嬤更加寧願她家世子心裡惦記的是徐明菲。

抱著這種矛盾的心理,麗嬤嬤這一晚上幾乎都沒有怎麼睡著,第二天早上起來趕路的時候,臉上掛著的那對大大的熊貓眼,連肖榮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徐家的馬車的跟肖榮一行人的馬車隔得有段距離,徐明菲是半點不知麗嬤嬤那複雜微妙的心理。

她畢竟不是真正的小女孩,肖榮送給她的木質玩偶可愛是可愛,卻也沒能把她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去,昨天晚上賞玩了一番之後,便將玩偶放回了褐色盒子中,讓紅柳妥善的收了起來。

倒是徐文峰昨晚上為她買的那盞蓮花燈甚合她心意,早上出發的時候就掛在車廂里,出了明柳鎮之後,還將近身伺候她的丫鬟叫上馬車,心情頗好的玩起了葉子牌打發時間。

八月十八這天,一行人順利到達了寧縣,范氏雖然沒有找戲班來為徐明菲的生辰唱戲,卻也讓人做了一桌豐富的宴席,也沒請旁人,就徐家自家人為徐明菲十四歲的生日慶賀了一下。

徐明菲除了收到了自家人送的禮物之外,還意外的收到了麗嬤嬤親手做的香囊。

沖著麗嬤嬤的身份,代表對方一番心意的香囊她是不可能隨意丟棄的,不過畢竟麗嬤嬤和她甚至徐家都不熟,因而也絕不可能將這個香囊貼身佩戴,只是吩咐紅柳仔細的收了起來。

離開寧縣之後,接下來的路程就順利多了,除去天氣炎熱之外,徐明菲並未覺得特別難熬。

直到九月底,徐家和晉寧郡王府的車隊終於抵達了京城。

肖榮等人一進城,便按照之前商量的那樣,與徐家眾人分開,浩浩蕩蕩的去了晉寧郡王在京城的別院。

而徐明菲等人,則被接到消息之後一大早就等在城門口的徐大爺給接回了徐家。 龍天罡等人只是知道武浩這努力掙扎,打算破繭重生的獸魂很可能就是大名鼎鼎的五爪金龍,但是五爪金龍的來歷他一概不知,龍他倒是見過,甚至連黃金龍王遠遠地見過,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龍,這個世界的龍貌似長了臃腫的身材,巨大的嘴巴,還有一對遮天蔽日的翅膀,和武浩身上盤繞的這個蛇形龍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金鰲正趴在地上裝死鬼,在他看來,這條長蛇的氣息和那個彩色的小鳥,白色的老虎,還有那個天下第一醜八怪差不多,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哎,原來還能排名四強的,以後恐怕要成為第五名了。

武浩還在晉級的狀態沒有清醒過來,所以他沒有認出這堂堂的華夏金龍,他只是在晉級,努力地晉級地武者八重天!


……

和天罡劍派不同,天罡劍派是依山而建的, 快穿︰男神,許你生生世世

地煞宗宗主納蘭楚才自從回歸了地煞宗,心情就非常不爽,這些天的時間已經摔碎了三個花瓶,杖斃了兩個弟子,腰斬了三個下人,現在還看什麼都不順眼。

地煞宗的下人、弟子戰戰兢兢,這些天每天晚上都焚香祈禱,祈禱自己千萬不要抽調去照顧宗主,一旦去了,那就是在玩命啊,最後能留個全屍就不錯了,沒見下人都腰斬了三個嗎?

我的清純大小姐 ,確切地說,能做了宗主的人物,那個不是梟雄?這個位置天生就是給梟雄準備的,狗熊和英雄坐在上面,早晚都是被人紅燒的命。

納蘭楚才這些天一直都在借酒澆愁,這種情緒出現在他身上的時候不多,當年知道自己兒子納蘭沖死在了岳陽城。他也不過是喝了一晚上的悶酒而已,第二天找了個女弟子發泄一番,就把悲傷扔在了腦後,只是算計著怎麼報仇雪恨,兒子,沒了可以再生啊,自己又不是沒有那個能力!

但是這次不同了,岳陽城一戰,武浩已經摧毀了他的所有信心,如果說之前他還有心思謀划如何報仇的話。現在已經明顯放棄了這個不符合實際的想法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