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玉尺表面霞光閃爍,光芒之中無數飛禽走獸,山川河流的景象。這些景象不停的變化著,有鳥兒覓食哺育後代。還有地動山搖的山河演變,還有四季的交替變化。

火須子和小狗看著光霞之中的天地演變,神色再次獃滯起來。而就是這樣的耽擱,越子墨帶著靈萱兒幾人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而在火須子和小狗再次陷入失神之後,不遠處的一塊看似普通的巨石前,憑空出現一隻芊芊玉手。對,只有手,沒有人。此手就好像從虛空而來,漂浮在空中。然後只見此手一動,似乎抓住了什麼東西。接著用力一拽,似乎將周圍的景色如窗帘一般的拽了下來。之後巨石的前面,出現了一位身穿黑袍頭戴尖尖帽子的貌美女巫。

細看之下,此女五官精緻,氣質非凡,長相到是給人之中清秀的感覺。但是其紅色如寶石般的眼睛,直直垂到腰間隨風飄舞的紅色秀髮,到是給人一種妖惑之美。

「宮主的隱身斗篷真是不凡,不但能隱蔽身形居然連氣息都能掩蓋。」女巫自語了一句。然後抬起頭看了看火須子和小狗,又道:「算了,這兩個傢伙不是現在的我能對付的,還是趕緊追過去,以免跟丟了。」

女子說完手一翻,出現了一把通體成銀色的掃把。然後毫不猶豫的騎了上去,向越子墨消失的方向追去。

…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越子墨幾人還有那名女巫都早已經離去了.沒有人計算過時間流逝了多久,陷入虛幻之中的火須子和小狗男子,只覺得他們深處在一片鳥語花香的奇妙世界,世界過去了很久很久。

「砰~」的一聲,八象尺似乎能量耗盡,破碎成了點點星光。

火須子和小狗男子猛地清醒了過來,看著周圍的一切頓時一驚。但是當他們抬起頭看著太陽,然後又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極有默契的吐了一口氣,因為時間並沒有過去太久。

越子墨居然布置了雙重幻術,讓二人防不勝防。等他們憤怒的四處尋找越子墨蹤跡的時候,發現哪裡還有其的身影。二人很不甘心,全力放出自己的神念,但是依舊毫無所獲。

「不對,那小子就算走了有什麼關係,我這次的目的是萬魂幡啊。」小狗男子從憤怒之中回過神來,一臉詭異笑容的看著火須子。看見小狗男子的眼神,火須子怎麼可能不知道其的想法。

「小狗,你最好不要阻礙我的大計,否則把你燉了。」火須子急於去追越子墨,並不想與小狗男子lang費什麼時間。

「我說過了老子是狼,我倒要看看今天是誰把誰燉了。」小狗男子聞言怒由心生,狼嚎一聲就向火須子撲去。

「嗖~」的一聲,小狗的巨大身體化身為一道灰芒瞬間消失。等灰芒再次出現的時候,就是在火須子的近前了。

小狗的巨大狼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的看著火須子,然後快速抬起狼爪一揮向火須子的胸口抓去。

「嗷嗚~」小狗嘴中傳出一聲哀嚎,趕緊收回了自己冒著黑煙,簡直都要糊了的爪子。而此時火須子的身前早已經出現了一層火焰,將其護在了其內。

……

萬里之外,越子墨等人早已經飛離了蒼頭島。出現在了一處不知名的小島上空,婉兒煽動了幾下翅膀之後落了下去。


此島不大,乍一看差不多只有蒼頭島的四分之一。靈氣的充沛程度也不是很好,能有蒼頭島的十分之一就不錯了。但是這樣的小島的好處就是修士和魔法士都很稀少,也沒有什麼大勢力盤踞於此。

越子墨將精神力放出,環視了下一下四周,附近只有一些金丹期的修士居住於此。越子墨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眾人還有婉兒來到了一處沒有人的小山。而婉兒之所以沒回到育獸戒中,是因為其好不容易出來一次,所有不太願意回去。所以越子墨也就允許其多在外面活動活動。

獲得了越子墨的同意,婉兒頓時的開心叫了一聲,然後一飛而起,向小島的其他地方飛去。

越子墨看著前面的小山,然後手中黑芒一閃,拿出了銀羽劍。銀羽劍在越子墨的法決控制下,頓時飛舞起來。快速的在山腹之中,開闢出一座簡易的洞府。

不多時,洞府開闢完成。越子墨還特意為沐清菡還有十七號一人開闢了一間房間。做完這一切后,越子墨還做了幾張石桌和石椅。

幾人進入其中,越子墨坐在了主座之上。

「十七號,你這幾天先住在這裡吧。等過幾日,我忙完了手中的事情在送你離開。」越子墨看著下面站著的女子說道。

原本在下面低這頭,乖巧站著的十七號,聞言頓時心頭一震:「公子,你要趕十七走。」

「這……難道你想一直跟著我們。」越子墨有些納悶的問道。

「公子,求求你不要趕十七走。十七沒有家,也不知道要去那裡。而且十七修為低微,要是被賞金會殘餘發現,肯定會被被抓走的。」十七號說著說著,居然直接跪在了地上,哭了起來。

「難道,你一點也不記得你的家在哪裡么。」越子墨看著十七號,眉頭皺了起來說道。

「十七自從記事以來就一直生活在賞金會,從沒見過父母,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求求公子就收留我吧,十七也不奢求別的,只求能在公子身邊做個小丫鬟。十七很會服侍人的,洗衣服,做飯,沏茶,十七都會做的。」十七號依然跪在地上,滿臉淚水的哭道。


越子墨並沒有回答,只是眉頭微微的皺著,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是啊,師傅。十七姐姐那麼可憐,你就收留十七姐姐吧。」沐清菡聞言也跑到越子墨的跟前,搖晃著其的胳膊呢喃道。而且一雙眼睛看著靈萱兒,不停的眨著,似乎是在求靈萱兒也說好話。

「嘿,主人,你不是很喜歡喝茶么。你忘了之前雅間的女子,泡得一手好茶了嗎。」看著沐清菡哀求的看著自己,靈萱兒當即笑著說道。

「好吧,你就先留下來吧。也不用你做什麼,偶爾幫我沏壺茶就可以了。」越子墨看著二女都這樣求他了,也不好在說什麼就答應了下來。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十七號聞言頓時大喜過望,然後竟然連連向越子墨磕起頭來。

「好了,不要這樣,整的好像我欺負你了是的。起來吧,既然答應留你,你就安心的住下來吧。這個地方,我們一時半會也是不會般的。但是我有句話必須先提前告訴你,不要做自己不該做的事情,明白么。」越子墨話有所指的說道。

「謝謝公子,放心吧,這些十七都懂。」十七號站了起來,擦著眼睛中的淚水,滿臉心喜的說道。

「好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也有些累了。」越子墨對幾人說完,竟自站起了身子向自己的屋中走去。

「謝謝師傅,你真是好樣的。」看著離去的越子墨,沐清菡誇讚了起來。看其的樣子,似乎對越子墨收留十七號,非常開心。

而看著越子墨走了,靈萱兒想了想后也跟了過去。

越子墨之所以有些猶豫,要不要收留十七號,其實也是有所顧慮的。畢竟神導書的秘密要是泄露出去,恐怕造成的影響絕對比魔龍和火狐還要轟動。這樣的話,越子墨豈不是真的成為了眾矢之地。所以說越子墨才不願意輕易的收留陌生人,畢竟人心險惡啊。

「十七姐姐,我帶你去看你的房間吧。」看著二人都走後,沐清菡開心的拉著十七號向山洞某處走去。

越子墨走到了自己的屋中,坐在了自己的床前,然後閉上雙眼,倚著床頭靜靜的沒有說話。沒過多久,靈萱兒就走了進來,看著越子墨有些失神的樣子,當即說道:「主人想什麼呢。」

「嘿嘿,我想什麼還能瞞得過你么。」越子墨依舊閉著雙眼,勉強的露出一抹笑容說道。

聽見越子墨的話,靈萱兒嫣然一笑,然後在越子墨的旁邊坐了下來。「這次,其實我們還真是幸運呢。」

「確實啊,還真是生死一線間。也幸好有小火狐在,能利用地火的力量,否則我們如今估計也化為了萬魂幡數萬陰魂中的一員了。」越子墨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些許落寞。

「哎。苦苦修鍊數十數百,甚至數千載的人。最後居然連重入輪迴的機會都沒有,難免讓人心中有些觸動啊。我們修鍊之人為什麼這樣追求力量,其實不就是為了永生么。」靈萱兒說道。

想著之前的事情,二人都有些沉默了。片刻后,越子墨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了,萱兒,你知道這火炎晶和血靈芝哪裡能找到么。」

「這個嘛…..」還沒等靈萱兒回答,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

「公子,我能進去么。」十七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嗯?」越子墨聞聲,有些奇怪,此時她為何會來。

「沒事,進來吧。」靈萱兒見越子墨沒有說話,於是便開口說道。

「見過公子,小姐。」十七號走了進來,並且手中還端著兩杯靈茶。

「都說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靈萱兒就可以了。要不叫我靈萱兒姑娘也行。」靈萱兒說道。

「是,靈萱兒姑娘。」十七號見施一禮道。

「嘿嘿,這就對了。怎麼,特意來送茶的。」靈萱兒看著十七號手中的靈茶笑道。

「聽聞公子和靈萱兒姑娘都喜歡喝茶,所以特意泡了兩杯。」十七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後將兩杯茶分別遞給了越子墨和靈萱兒。

二人接過茶,紛紛品了起來,二人頓時面露出笑容。

「不錯,十七,你泡茶的功夫確實了得。比之前在十七號雅間中的侍女,還要厲害。」越子墨誇讚道。

「確實,十七泡的茶,無論是時間數量還是火候都是恰到好處。」靈萱兒也誇讚道。


聽見二人的誇讚,十七號臉色不禁微微一紅。然後有想了想道:「我剛才在門外不小心聽見公子說到火炎晶,難道是想找尋此物么。」

「怎麼,你知道此物在哪裡。」越子墨聞言精神一震問道。

「我曾經在賞金會的地下室,不小心迷路走錯了地方,聽見過會長,不,聽見過火須子和幾人在談及過火炎晶,似乎此晶就在地下室某處。」十七號想了想說道。

「地下室?」越子墨聞言臉現一絲沉凝之色。

… 「對,就是地下室.不過賞金會下面的地下室特別大,我也只去過一次,感覺像是個迷宮一般。」十七號解釋道。

「看來,這賞金拍賣場還真抵回去一趟。」越子墨說道。

數日。

「什麼師傅,你和師娘要回之前的賞金拍賣會。」,沐清菡驚訝道。

「嗯,十七說賞金會場下面有座巨大的地下室,似乎藏有火炎晶。」越子墨點了點頭說道。

「那涵兒可不可以一起去啊。」沐清菡不靈不靈的眨著大眼睛,一臉期盼的迷離小眼神。

「不行,你和十七都要留下來。」越子墨很乾脆的拒絕道。

「啊~」沐清菡聞言一臉的沮喪。

「此次前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危險。你就好好在洞中修鍊,不可偷懶。我回來可是會檢查的。」越子墨一臉正經的活動。

「好吧,放心吧,我不會偷懶的。」沐清菡拍了拍胸脯說道。

「那就好,為了保險起見,我會在洞府附近子布下幾種威力巨大的法陣,以防萬一。順便也將小狐狸留下來。應該過不了幾天,我們就會回來。」越子墨說完,胸前神導書一閃,小火狐就飛了出來。此時的小狐狸,因為之前因為受到了地火的滋養,如今的實力已經到了元嬰後期巔峰。

「師傅,你還是將小火狐帶上吧。在那裡有地火,小狐狸正好能派上大用場。」沐清菡說道。

「是啊,公子,你還是將小火狐帶上吧。賞金拍賣場的地下室,可是圍繞著地火建立的。」十七號也勸道。

「放心,沒事的。如今的賞金會已經不是當初的賞金會了,我心裡有數。而且有小火狐在,我也能安心一些。」越子墨說道。

……

越子墨和靈萱兒來到洞口,只見越子墨抬手向空空一招,不多時地面下的眾人就感覺有一片巨大的黑影來襲,將烈日的陽光通通遮住。抬頭望去,原來是出去玩耍了幾天的婉兒,飛了回來。

婉兒拍打著肉翅,向下落去。頓時狂風四起,吹得下面的小樹歪歪扭扭。越子墨和靈萱兒一躍而起,站在了婉兒的背上。在沐清菡和十七號的目送下,飛離了小島。

半日後,越子墨和靈萱兒再次來到了賞金會的拍賣場。此時的拍賣場,所有的入口都已經被仙宮的弟子死死的把守著。不過當越子墨和靈萱兒,在賞金會場其他入口探測的時候,居然還發現有聖殿的人。

「沒想到,這兩大對立的勢力,居然來起手來了。」越子墨隱秘身形,在賞金拍賣會場外不遠處的某顆樹的後面,傳出了他的聲音。

「這也是正常的事情,畢竟火須子這次可是屠殺了十萬生靈。這裡面可全都是遺失空間各個勢力的人。估計現在,各大勢力早已經在各處追殺賞金會的殘餘了吧。」越子墨旁邊的靈萱兒開口說道。

「確實,火須子此舉確實是將各大勢力暫時聯合了起來。不過我很好奇,海族那邊應該不會很太平吧。」越子墨說道、。

「主人是想說,以海妖女王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放過海蛟王族吧。」靈萱兒笑道。

「嗯,不知道為什麼,之前在賞金會發生的一切,總感覺海妖女王似乎並沒有盡全力。」越子墨有些奇怪的說道。

「這個,萱兒也感覺到了。明明海妖女王的實力,要比銀蛟王強大很。但不知為什麼卻遲遲不動真格。而且更讓萱兒奇怪的是,總感覺就算火須子有萬魂幡在手,還有火獄封魂大陣相助,似乎還不足以與海妖女王對抗。」靈萱兒說道。

越子墨搖了搖頭,對於這件事他確實想不通,然後看著前方又說道:「萱兒,你看那個穿黑色衣服的人。他背後的烏雲標誌和仙宮的祥雲很像。難道烏雲就是傳言中的,仙宮陰殿的標記。」越子墨說道。

「應該是吧。」靈萱兒聞言也向那人看去,不太肯定的說道。

「走,我們就從這裡進去。」越子墨說道。

此時要是有人看見此景,肯定會被嚇得轉身就跑,以為自己見鬼了。明明空無一物的地方,卻能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這不是見鬼了是什麼。

賞金會場,西門。此時正有兩名守衛站崗。一名身穿白衣,背後有祥雲圖案。另一名身穿黑衣,背後有烏雲的圖案。

兩人已經在此門站守半日了,因為換班的守衛遲遲不來,讓人心中大生怨言。

「哎,換班的還不來。想累死我們兩個啊。」身穿黑衣的男子抱怨道。

「是啊,而且今天的太陽也太毒了。就算用了避暑珠還是能感覺難忍的炙熱。」一旁的白衣男子也開口抱怨起來。

可是就在二人相互抱怨的時候,忽然在他們二人中間的空處傳出一聲響指。二人頓時一驚,立馬謹慎了起來。

「什麼人。」黑衣男子最先開口說道。可是當二人雙眼望過去卻發現,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剛才你聽見了吧,不是我的錯覺吧。」黑衣男子看著白衣那你在狐疑的問道。

「我也聽見了,是一聲響指。難道是我們兩人同時傳說錯覺了,不應該啊。」白衣男子說道。

「那就奇怪了,可是確實沒人啊。而且……」男子話還沒有說完,就在剛才傳出響指的地方,現出了一雙藍色的雙眼。此眼妖艷美麗,讓人一望之下,深深地被吸引了心神。

藍芒一現,原本空無之物的地方。出現了越子墨和靈萱兒的身影。越子墨看著已經被冰凝眼迷惑心智的二人,微微一笑。然後抬起雙手紛紛伸出二根指頭,成決形。在二人的額頭上一點,頓時點點藍芒閃動。

片刻后,越子墨放下雙手。喃喃的說道:「原來如此,各大勢力現在果然在追殺火須子和其殘餘的手下。並且賞金會的地下室,仙宮和聖殿也掃蕩了一番。並且收穫了大量的靈石和寶物。可是最後只掃蕩了一半,就不掃了。不知為何。」越子墨對靈萱兒說著他從二人腦中獲得的信息。

「難道這下面還有什麼秘密不成。」靈萱兒想了想說道。

「很有可能,去看了看就知道了。」越子墨說完,伸手在黑衣男子的腰間拿出了一塊玉佩,然後在身前的大門一晃,頓時一股無形的禁制消失了。

「聖殿和仙宮還挺小心,居然布下了這麼高明的禁制。這要是貿然進去了,肯定會被蜂擁而至的高手刺成螞蜂窩啊。」靈萱兒看了看門上的禁制說道。

「他們越注重這個地方,就越說明這裡不一般。走吧,進去看看。一會換班的守衛就該來了。」越子墨說道。

說完二人就再次進入到了賞金會的會場,根據十七號的描述,在穿梭了數個迴廊后,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地面小門。

「還里還真是到處都是禁止。」越子墨看著地面上的黑色鐵門說道。這已經是他們第十六次遇見禁制了。

越子墨看了看地面上毫不起眼的黑色鐵門,並沒有貿然打開,而是先拿著那塊玉牌在黑門上一晃,才將黑門打了開來。頓時一股炙熱的氣息,涌了上來。入目處是一座深不見底的黑暗,仿若通入無盡的黑色地獄一般。

二人見狀也沒有遲疑什麼,化為兩道雷弧就向下方一飛而進。

原本伸手難見五指的黑暗,隨著二人的漸漸深入,開始火亮起來。並且溫度也越來越高,高的有點詭異。根本不是一般的天氣溫度升高那麼簡單。就連魂體的靈萱兒,此時也有些忍受不住了。

「水幕。」越子墨看見此景,當即使出了水屬性魔法。一道水藍色的光幕光球,將二人護在了其內。二人瞬間就感覺周圍燥熱的空氣濕潤了起來,煩躁的心情也好轉了許多。可是這樣舒爽的溫度並沒有持續太久,大約半柱香后,二人也不知道深入地面下多少米,反正只知道每往下走一步,溫度似乎都在成倍增長。

「不行了,主人。我受不了了,這未免也太熱了。」靈萱兒擦了擦額頭,雖然因為是魂體的原因並沒有真的流汗,但是那灼熱的感覺確實是真實的,簡直就如掉到了火海一般。

「砰~」包圍著二人的水幕光球,如水泡一般破碎開來,化為漫天的蒸汽。

「看來這地下室確實是圍繞著地火建立的,沒想到會這麼熱。可比當初拍賣會場時的火海,要熱太多了。」越子墨說完,再次念起了魔法咒語。眼中藍芒一閃,瞳孔之中,似乎浮現出雪花的圖案。

「冰凝眼——凝魄雪。」越子墨眼中快速的射出一道藍芒,最終消失在了地下室的通道深處。光芒所路過的所有的地方,都下起了鵝毛般的雪花。

「哈哈,涼快了,涼快了。主人的凝魄雪,用來降溫確實是極好的。」靈萱兒抬起手臂,任憑雪落在手心。看著美麗的雪花,感受著暑后的涼爽,靈萱兒愜意的說道。

「額…..我的絕技什麼時候成了專門降溫的了。」越子墨聽見靈萱兒的話,當即有些無語起來。


Related Articles

這樣的說法,也不無道理。

張斯爲“秋楓書院”之事,曾率桃源中學諸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