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那鴻族長老,在秋嘯雲毀滅精神力之後,清醒了過來。

他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便聽到了夜風的自信之語,旋即再次出言嘲諷。

他的此番作態,引得眾人紛紛側目,這傢伙,真是逗比。

難不成,被教訓不夠么,竟還敢頂撞!

此時此刻,他們都等著看好戲,這個夜風會不會,再出手。

鴻族的眾人,如臨大敵,全身精神緊繃,注視著夜風。

盯緊他的一舉一動,絕不容許,他們的長老,再次被打!

然而,眾人的想象全部破滅,那夜風只是嘴角輕笑,悠然一道。

「呵呵,自刎就不必了,本少問你,你在鴻族,說話可算話!」

鴻族長老,臉色一板,語氣低沉。

「身為一族長老,老夫說話還是可以做主的。」

「那好,既然你說話算數,那麼我們打一個賭!」夜風邁步向前,揮手挑釁!

他的突然轉變之舉,眾人心中唏噓不已,他們期待的好戲,就這樣泡湯了。

同時,他們又對夜風的賭約充滿好奇。

就連那秋嘯雲亦是嚴肅慎重無比,他有種預感,夜風即將出口的賭約,會改變一些現狀。

「什麼賭!」鴻族長老凝目相望,吐出三字。

他很想看看,這傢伙能耍出什麼詭計。

「本少若不用一分錢,在三天之內,救出秋紫嫣,那麼,你們鴻族將取消這場婚約。倘若救不出,我將自廢武功,任你處置。本少對天發誓,若有不符,不得好死!」

話落,夜風直指鴻族長老!

「你可敢接!」

這賭約,無疑是一場風暴,促使眾人心中翻起驚濤駭浪。

秋嘯雲袖袍中的手掌,猛一顫抖,昭示著,他心中那顆不平靜的心。

能一步一步,從真武大陸來到道武大陸,絕對是一個聰明人。

作為聰明人,若沒有絕對的把握,不可能發毒誓,自毀前程。

如今,他只希望,那個鴻族長老,意氣做事,答應這場賭約,還他女兒一個自由!

然而,他秋嘯雲能想到這一點,那麼,活了一千多歲的鴻族長老,當然亦有此想法。

不過,他個人頗為自傲,就算對方有把握,那又怎樣。

他可是有著頂尖家族鴻族撐腰!

到時,賭約生成,他立馬派人攜帶錢財,到龍門客棧,與逮人交易。

搶在對方之前,快、狠、準的救出秋家大小姐。讓這個自以為是的臭小子,沒地哭。

心念至此,他心中冷哼連連,陰笑無比!

「哼,臭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隨後,他不屑之情,濃郁周遭,揮手囂張。

「有何不敢!」

「好,既然鴻族長老如此爽快,那立誓吧!」

夜風拍手叫好,步步緊逼,這就是他要需要的結果。

「長老!」

鴻族一眾武者,面色大變,著急無比,這種賭約,可賭不得。

倘若輸了,那麼他們有十個腦袋也不夠掉。

畢竟,秋紫嫣對鴻族來說至關重要,關乎著鴻雁的生命!

「無妨,老夫自有分寸!」

鴻族長老擺手制止手下,邁步上前,與夜風遙相對望。

「老夫立誓,堅守賭約,若反悔,永世不得好死!」

話落,眾人心思皆是五味俱全,賭約二人都禍出去了生命,誰贏誰輸,將在三天後。

他們貌似很期待!

!! 大廳會議之後,鴻族長老帶著眾手下迅速離開。

回到住所,他撒下命令,埋伏在龍門客棧周遭,並且命人攜帶巨額晶石,前往交易的客房中。

他的做法,可謂是雷霆萬鈞,快速無比,絲毫不給夜風任何機會。

這次,賭約倘若大勝,那麼必將夜風折磨而死,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距離龍門客棧不遠處的一顆巨樹之上,夜風悠然斜靠樹叉。

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鴻族武者,未有一人,逃過他的法眼。

「這麼蠢的方法,想必,也只有那蠢人想得出來。」

夜風冷冷一笑,閉上雙目,思緒翻飛。

那張被綁架的紙條,躍然腦海。

「若想要秋族大小姐活命,拿出百萬上品晶石,放入龍門客棧甲字客房,時限三天,不然撕票!」

紙條上的內容,被他反覆默念著,希望可以尋到一些蛛絲馬跡。

內容的重複,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只是一時,無法捕捉。

「看樣,只能守株待兔了!」

沒有線索,夜風只能隱藏在暗處,伺機而動。

倘若,鴻族救出了秋紫嫣,他可以出手搶奪。反正,這並不違規賭約。

「刷!」

旁晚時分,夜風忽得心生警兆,一道毫光閃電襲來。

「彭!」

夜風舉手揮舞,強悍的精神力,噴涌而出,湮滅了這道攻擊。

「咻!」

隨後,身形拔高,竄出茂密的枝葉,凌空踏立。


「出來吧,別暗中偷雞摸狗,對我夜風無用!」

夜風聲音滾滾如雷,傳遍整個花城,自認為實力強悍之輩,皆是飛奔屋頂,向著聲響地賓士而來。

秋嘯雲帶著一眾長老,亦是快速無比的閃身而來。

「二哥,是大哥,我們快去找他!」

花城,一處民房中,性格憨厚的張振生,面色一喜,就要奔出民房,然而,卻被丁淵攔了下來。

「三弟,你傻了,你現在去找大哥,若是讓他知曉我們幹了綁架的勾當,不是揍死我們啊。」

「那怎麼辦,大哥現在顯然是遇到了困難。」張振生滿臉擔憂。

「哈哈,三弟,你多慮了。你聽剛剛的聲音,大哥像是懼怕么。在這花城,還無人能對大哥造成威脅,你就放心吧。」丁淵毫無在意的大笑出聲。

「我知道,但我們遲遲不跟大哥匯合,他會著急的。」

張振生臉色一板,語氣中有著怪罪之意。

「莫急,等今晚與秋族交易之後,就跟大哥匯合。」


丁淵一臉賤笑,弔兒郎當的模樣,特別欠揍。

「誒!」

無聲一嘆,張振生只能垂頭喪氣的走進屋中,不跟這奇葩二哥為伍!

他們聊天的同時,這處關押秋紫嫣的房間中。

一位高挑女子,掩面而泣,剛剛傳遍全城的聲音,她徹底充滿了希望。

夜風,是真的來了!

……

「哈哈,如此年紀,就擁有小武帝之境,難怪,陳風那老傢伙,會死於你手!」

在夜風爆喝如雷的剎那,他的正前方,空氣一陣涌動,一位灰色玄袍的老者,從中緩步踏出。

他擺手袖動,周遭空間,嗡鳴直響,幾十位武者,突兀閃現。

這些武者中,那首領模樣的陳星老者,見到夜風,面色驚變,心中全是不可思議。

「怎麼會是他?」

曾經在魂林山莊,待過一段時間的陳星,他對夜風的影響頗為深刻。

一個從廢物崛起的奇迹!

雖說,他在夜風身上感受過本源之力,但也未曾料到,他能殺了陳家老祖,奪了黑龍劍。

空中突然出現大批武者,凌空踏立,那些聞聲趕來的武者,紛紛震驚,立於房屋之巔,觀看瞻望。

「他們是誰?」

「這你都不知道,那服飾明顯是黑龍山陳族的人啊。」

「什麼,是他們……」

眾人議論中,驚呼不斷,黑龍山陳族,乃是道武大陸頂尖家族之一,與鴻族勢力相當。

據說,陳族之內,大武帝足有十人!

周圍的議論,夜風皆聽在耳中,他望著眼前這些不速之客,心中瞭然。

雲霧峰之巔,他斬殺的虛幻老者,應該就是他們口中說的陳風。

「哈哈,本少只是略勝一籌!」

夜風無所畏懼,仰天輕笑,凌空而立的身影,讓人看之震撼。

瀟洒,霸氣!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竟敢這麼跟十長老說話。」

陳星兇猛而出,舉手一揮,直指夜風。


「你們都給我上,將這狂妄的小子拿下!」

「是!」

他身後之人,得到命令,皆如死屍一般,狠撲而上。

對方氣勢洶洶而來,夜風嘴角一撇,這些人,他揮一揮手,就會煙消雲散。

「住手!」

那灰袍玄服老者,一句爆喝,將手下給震了回來。

「十長老!」

陳星面色驚變,亦知大意,對方可是武帝,豈是他們這些尊者所能抗衡的。

當下,恭敬的輕喚一聲,便帶著手下,退到了一邊,將此處高空封鎖。

「年輕人,夠膽!不過,老夫也勝你一籌,是不是意味著,可以將你擊殺!」

陳族十長老,話語間,周遭空間扭曲,動蕩不堪,隨時隨地,都會塌陷毀滅。

這就是大武帝之境,揮手間,山崩地裂!

「哈哈,勝我一籌的人多得去,但無一意外,都步我之前而死!」

夜風笑語間,將周遭空間穩定了下來,可是面對著此處整個高空的動蕩,如同大海中的一葉舟!

「這小子,真夠狂妄的!」


Related Articles

江流幾乎是用爬的方式來到了求生沙盤的旁邊

這也忒小氣了吧? 「陛下,您早就洗經伐髓...
Read more

「你確定嗎?」聶青衣問。

「不確定,但是直覺告訴我如此。」「直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