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閻王已經徹底成就天鬼之身,他剛好吞下最後一頭鬼王,體型足有千丈大小,猙獰的面龐上道道奇異的花紋瀰漫之下,有了令人恐懼的氣息瀰漫,隨著小黑的到來,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了極為興奮的渴望。

他雖不知道小黑身上的氣息是蒼冥之氣,但是他能感覺到,那是他一生最大的機緣,如果能夠吞了小黑,那麼他必定可以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以前他只是懷疑,而且那蒼冥之氣給他一種極為恐懼的感覺。但是現在他卻極為清晰的感覺到那無比恐怖氣息的強大,令他恐懼中有著無比的渴望。

「喋喋,來了,都來了……讓我吞了你們,造就我的天下。」閻王仰天長嘯,「這是你們的榮幸!」

閻王揮舞著巨大的手臂,很隨意的一揮。

嘩!

這一揮,頓時憑空生出無數鬼氣,烏黑一片如同滴入清水的墨汁一般瘋狂蔓延開來,然後逐漸凝成一個巨大的鬼臉,直接籠罩向飛來的小黑和小胖。

「天鬼之體,天鬼魔氣!」小黑一眼看透。

天鬼之體在大千世界里屬於鬼修之士,修為達到一定境界之後,誕生而出的神體。這天鬼魔氣更是修成天鬼之體的修士所特有的攻擊手段,具有極強的威力。

「凝。」

小黑咆哮大喝。

小黑的神色猙獰無比,手臂舞動,如墨的蒼冥之氣更是化做道道利劍,如同雨落般衝出。於此同時,半空中他轉身看向飛來的小胖,怒喝道:「去照顧老大!老大再有任何差池,饒不了你!」

疾馳而來的小胖身體猛然一頓,剛要反駁,卻是露出畏懼之色,撅著老不高興的嘴巴飛向王天。

生死簿的鎮壓和煉化雖然使小黑九死一生,若是小胖沒有及時趕到,早已化為生死簿的能量。但,那無盡的抽取和煉化,卻將小黑體內所剩不多的陽氣抽出,使其身軀成就絕陽至陰之體,與蒼冥之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融合。

吱!!!

凄厲的鬼哭之音響起,那巨大的鬼臉在蒼冥之氣中竟直接被洞穿,然後化為汩汩煙氣沖向小黑。


「哼,我倒是要感謝你,如今我與蒼冥之氣融合,天地之大,誰能殺我?」小黑傲然笑著,他張口一吸,將那煙氣吞入腹中,他的氣勢隨之爆漲,這蒼冥之氣是一切鬼氣,陰死之氣的祖宗,如今閻王雖然成就天鬼之體,卻被蒼冥之氣克制的死死的。

「裝神弄鬼!!老夫乃天鬼之體,蒼冥之氣是什麼東西!小子,給我死吧!」

在小黑吞掉那縷煙氣的時候,閻王的眼角劇烈的跳動起來,瞳孔一縮之下,有了畏懼和忌憚,卻是強行將這股不安強行壓下,暴虐出手。

再次出手之時,閻王再也沒有任何顧忌,魔氣爆開之下,一股股濃郁至極的天鬼魔氣化作道道通天魔柱,直接轟向小黑。

「哼,蒼冥護身!」

小黑冷哼一聲,輕喝出聲。

頓時在小黑的蒼冥之氣頓時翻騰起來,然後逐漸凝實,竟化為根根冰晶般的存在,緩緩旋轉中,竟如同盛開的蓮花。

轟……

那天鬼魔氣,披天蓋地而來,可魔氣中的「墨蓮花」卻來者不拒, 蝕骨之愛

「什麼!」下面咆哮的閻王面色一變,露出驚色,「這小子竟輕而易舉的擋住了我的魔氣攻擊,而且我的魔氣在面對他身上的能量時,竟有一種懼怕之感。那該死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這小子,如今變得如此強大,而且他的氣息……」

小黑在墨蓮花中,正暢快大笑。

那墨蓮花並非什麼「蒼冥護身」,而是「蒼冥之噬」!

小黑雖然與蒼冥之氣融合,實力大進,但是體內能量很是匱乏,繼續補充天地能量轉化為蒼冥之氣。但閻王的天鬼魔氣的能量雖然遠遠不及蒼冥之氣,但也是同源。

不停用魔氣攻擊小黑的閻王,就如同「關愛」弟子的長輩醍醐灌頂,傳功一般。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那可是天魔之氣!」

閻王驚恐連連,剛開始他只是感覺到小黑的氣息在迅速增強,並沒有確認,如今他才發現自己攻向小黑的魔氣,在以驚人的速度減少起來。

「混蛋!」鬼帝閻王冷然喝道,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原本瀰漫天際的通天魔柱憑空消散,「小子,老夫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是你逼老夫的!」

「老鬼!」小黑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露出意猶未盡的神色。

此時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滴滴如墨的水珠。

糟糕,睡過頭了! 天鬼魔鐮,凝!」

閻王暴喝,那無數如墨的水珠,齊齊震顫起來,然後驀然凝為一體,在半空中形成一把巨大散發著無比恐怖氣息的鐮刀。

「去。」閻王手臂握住了凝成而出的鐮刀,對著小黑猛然斬下!

「咦?」小黑盯著砸來的巨大鐮刀,面色忽然變得凝重無比,一層層如墨的冰晶迅速在他身前凝聚。

嘭!

鐮刀砍到小黑身前的防禦層時,直接將前面的數層冰晶砍碎,然後只聽「咔咔」聲接連響起,防禦層以極快的速度迅速破裂起來。

「好強的威力。」小黑感覺到了那可怕的衝擊力,他蒼冥之氣雖然恐怖,但其本身修為太弱,在閻王雷霆一擊之下,頓時顯露出敗勢。

「凝,凝!」

小黑暴喝,蒼冥之氣爆開,化成一層層防禦欲要擋住鐮刀的衝擊。

「嘿嘿,死!」

感受到小黑的狀態,閻王得勢不饒人,手上力道更是重了數分,鐮刀以更快的速度衝下,直接衝破小黑身前所有的防禦層,對著小黑直接砍下!

「我……我要死了嗎?」

小黑瞳孔收縮,露出了不甘和依戀之色,在這瞬間,他帶著歉意掃向老大的方向。

然而,視野中卻是沒有了王天的影子。

「老大去了哪裡,希望他能活下來!」

就在小黑腦海中生出這種念頭的時候,只聽耳邊傳來一聲雷霆的怒吼,響徹整個空間。

e 一道金光徑直出現在小黑和鬼帝閻王中間,然後分出極小的一股纏繞向小黑,將其包裹護住,絕大部分卻化為漫天金色的雷霆,直接霹向那巨大的鐮刀。

轟!轟!轟!……

一道道帶著無盡可怕威勢的雷霆不斷轟在鐮刀的刀面上,黑色鐮刀猛然一滯,竟停在了空中,任由閻王如何用力都不能前進分毫。

閻王臉上青筋暴起,死死盯著那大團的金色雷霆,有了濃郁至極的忌憚,因為他從那金色雷霆中,感受到一股比蒼冥之氣還要古老,還要讓人驚駭的氣息。

「誰?滾出來!!」閻王神色大變中猛然大喝。

「哼,卑鄙小人,也能看透大道?也妄想得到這片天地?」只見一道金色人影從漫天雷霆中走出,單手抓住了那巨大無比的黑色鐮刀,那人竟是王天。

閻王瞳孔猛然收縮,驚道:「怎麼可能,你修鍊巨龍一族的元神功法,成就元神金龍,如今為何能夠化出本體?」「我的元神金龍被你汲取了大量的元神之力,無力維持元神金龍之態,神魂險些碎裂,卻被我運用融合之法,悟透一個道理。」

王天輕聲自語,雙手一伸,一雙巨大的手掌鋪天蓋地的籠罩整個鐮刀,手指也化為一條條金色巨龍,每一條巨龍就彷彿繩索直接纏繞住黑色鐮刀。

「這天地造化,大道無數,變幻無窮。神魂本無形,固定之後反而落了下乘,以我神念化萬物造化,以我神魂掌一方天地,這才是真正的造化!損失大量元神之氣后,我被逼到絕境。道心卻因此變得無比堅定,通體透徹!」

「如今,給我碎吧!」王天冷喝一聲,猛然用力一握,十條金色巨龍身子跟著驀然扭動起來。

咔咔!

黑色鐮刀頓時出現無數裂紋,然後在刺耳的炸響聲中直接破碎,成為大片的黑霧爆開。

「小黑!」王天回頭掃了一眼傳音道。

小黑會意,身子立刻化為一股青煙,竄向那漫天黑霧,然後張口一吸,將那些天鬼魔氣盡皆吞入腹中。

「好膽!你們都要死!!」閻王發出一聲怒吼,目光陰冷的盯著王天和小黑,殺意滔天。

只見他巨大的手掌猛然一撮,手掌間黑霧瀰漫中,形成一把把黑色長矛,閃爍著黑幽之芒。「死神之矛,殺!」嗖嗖!無數黑色長矛隨著閻王的話音落下,頓時化為道道黑光,直接洞穿虛無,剎那間便出現在王天和小黑面前,直接刺下。「冥頑不靈!」王天冷然喝道,頓時他手指化為一條條巨龍,將所有的長矛盡皆攔下。 [綜英美]沒有金手指也能攻略男神 ,黑色長矛一震,跟著就出現了裂痕,這滿是裂痕的黑色長矛卻矛頭一轉,直接砸向金色巨龍。嘭!嘭!只見那金色巨龍迅速變成冰雕,跟著盡皆粉碎。甚至王天的手掌也完全凍結,一直凍結到手腕的位置,盡皆粉碎,可是在王天後退數步之後,他的雙手竟再度長了出來。啪!手指再次化為金色巨龍撞在長矛之上,令長矛盡皆碎裂,化為滿天魔氣。「哼!」閻王冷哼之下,就要召回魔氣。「嘿嘿,到嘴的鴨子豈有飛了的道理。」一直躲在王天身後,等待時機吞噬的小黑,嘴巴前伸,驀然放大中,再次一吸,嗖,恐怖的吸力頓時產生,將魔氣盡皆吞入腹中。小黑的周身的氣勢再次暴漲起來,閻王卻是怒吼連連,一時間竟不敢隨意出手了。這閻王倒有些本事。」王天的元神之體有些暗淡,低聲自語,「之前損失的元神之氣太多了,普通方法不能一擊殺死這廝,被他逃了就不美了!要想徹底解決閻王,還得靠小胖。」就在王天喃喃自語中,只見閻王識海的這一方天地驀然出現了無數橫豎絲線,驀然顯化而出,將這一方天地盡皆封鎖起來,小胖站在陣法外,向王天搖手示意。「成了!」王天臉上露出了喜意。「封神陣?!」閻王卻是面色大變,盯著四周的絲線,驚怒道,「你用封神陣把這一方天地盡皆封鎖,你就如此自信,能夠殺我?」「殺你如屠狗!」王天暴喝中,他的神魂竟然變成了一柄劍,一柄無比耀眼的金劍,這便是真正踏入中所言「劍仙」之列的標誌,擁有「劍魂」,這「劍魂」是比「劍之心」更高級的境界!這是神魂本質的蛻變,置之死地而後生,明悟之後,王天悟透的劍道。「我之劍,乃殺戮之劍,殺可殺之人,殺不平之事,殺殺殺!」暢快的大笑之聲從那金劍上傳出,王天所化的金劍開始變得無比的耀眼,無比的浩浩蕩蕩,散發出無盡的威嚴。嘩!無比可怕的劍氣縱橫中,竟瞬間充斥整個封神陣,一道無比耀眼的劍光如同黑夜力的月光,在閻王驚恐的注視中,直接劃過自己的身軀。「啊,不……」閻王雙目瞪得滾圓,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完美的結局應該是他吞了王天,吞了小黑,然後掌握整個鴻蒙大陸,站在世界之巔,俯瞰眾生。然而世間「應該」的事情,太多,太多……那充滿可怕劍意的攻擊,直接使得閻王的靈魂碎裂,魂魄迅速分解潰散。

怎麼會,怎麼會,我怎麼會是這樣的結局,我恨,恨啊……」閻王的魂魄發出了無聲的尖嘯,開始瘋狂的掙扎,卻使得崩潰的速度猛增起來,剎那間便完全消失。失去靈魂的龐大身軀轟然倒下,然後化成數團能量結晶。一團漆黑如墨,乃精純至極的天魔之氣。一團耀眼如金,乃閻王吞噬王天的元神之力。「因果循環,當真奇妙。」王天嘴角上揚,右手隨之一掃,那團金色能量結晶便向自己飛來,驀然融入了神魂之中。「有老大在,真好!」小黑也忍不住讚歎一聲,也不矯情掠向那團巨大的黑色能量結晶,吞噬起來。只留下陣法外面的小胖氣呼呼的乾瞪眼。王天此次雖然九死一生,但收穫也是頗為豐厚。他不但救出了小黑,還機緣巧合之下明悟劍心,明悟劍魂,踏入了劍仙之列!最為重要的還是,神魂的變化使得王天突破了靈魂上的桎梏,為他踏入造化境掃平了神魂上的障礙。龍墓內,又重新恢復了寧靜。可是就在閻王神魂碎裂的時候,龍墓之中驀然出現了一道漩渦。這漩渦一經出現便散發出極為濃郁的空間之力,旋轉中,透著神秘,只是不知漩渦的那頭會通向何方。嗖!極為突兀的,漩渦之前驀然出現倆道人影。其中一人身著白袍,神色淡然中透著一股神聖的威嚴,站在那裡彷彿連空間都要震顫俯首,正是王天。另外一人身著黑袍,周圍有黑霧纏繞,臉色蒼白中透著一股邪意,這便是擁有肉身的小黑了,如今化名「黑魔」!黑魔本來生的極為俊俏,宛若星辰的眸子更襯托其貌美,那一股邪意,不但沒有破壞他的美感,卻使其有了迥異的特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黑魔的秀髮上,盤坐這一個迷你的小胖。

怎麼會,怎麼會,我怎麼會是這樣的結局,我恨,恨啊……」閻王的魂魄發出了無聲的尖嘯,開始瘋狂的掙扎,卻使得崩潰的速度猛增起來,剎那間便完全消失。失去靈魂的龐大身軀轟然倒下,然後化成數團能量結晶。一團漆黑如墨,乃精純至極的天魔之氣。一團耀眼如金,乃閻王吞噬王天的元神之力。「因果循環,當真奇妙。」王天嘴角上揚,右手隨之一掃,那團金色能量結晶便向自己飛來,驀然融入了神魂之中。「有老大在,真好!」小黑也忍不住讚歎一聲,也不矯情掠向那團巨大的黑色能量結晶,吞噬起來。只留下陣法外面的小胖氣呼呼的乾瞪眼。王天此次雖然九死一生,但收穫也是頗為豐厚。他不但救出了小黑,還機緣巧合之下明悟劍心,明悟劍魂,踏入了劍仙之列!最為重要的還是,神魂的變化使得王天突破了靈魂上的桎梏,為他踏入造化境掃平了神魂上的障礙。龍墓內,又重新恢復了寧靜。可是就在閻王神魂碎裂的時候,龍墓之中驀然出現了一道漩渦。這漩渦一經出現便散發出極為濃郁的空間之力,旋轉中,透著神秘,只是不知漩渦的那頭會通向何方。嗖!極為突兀的,漩渦之前驀然出現倆道人影。其中一人身著白袍,神色淡然中透著一股神聖的威嚴,站在那裡彷彿連空間都要震顫俯首,正是王天。另外一人身著黑袍,周圍有黑霧纏繞,臉色蒼白中透著一股邪意,這便是擁有肉身的小黑了,如今化名「黑魔」!黑魔本來生的極為俊俏,宛若星辰的眸子更襯托其貌美,那一股邪意,不但沒有破壞他的美感,卻使其有了迥異的特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黑魔的秀髮上,盤坐這一個迷你的小胖。

黑魔和小胖同時喝道。「熊樣啊,你們!」三人相視而笑,頓時消失在漩渦之中。


e 光怪陸離的通道似乎長了一些,可以看出此次傳送距離極為遙遠。時空隧道中,王天和黑魔的神色開始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老大,那邊的能量波動很是奇怪。」小胖的瞳孔中泛起波紋,突然說道。

「嗯,我也感覺到了。」

王天聲音平淡,卻是暗自蓄力,識海中早已翻騰起來,一把衝天的寶劍剎那間成型。在踏入劍仙之列之後,劍道幾乎成了他最強的神通之一。

砰!

時空隧道極為突兀的顫抖起來,周圍的場景開始碎裂,一種時間錯亂的感覺,使人有了眩暈之感。

「到了。」

王天眯起眼睛,神念幾乎是剎那間便覆蓋整個區域。

「咦?這是什麼地方?」黑魔也在同一時間看清周圍的一切,緊接驚呼道,「那……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一處巨大的湖泊,湖泊呈現朦朧之色,湖泊中央有一頭巨大的凶獸,狀若龜蛇,它靜靜的盤卧,最為奇特的還是它的背上,有一座龐大到幾乎堪比山嶽的石碑,巍峨而立。

石碑上密密麻麻的刻著無數上古神文。

此時王天也是站在巨湖之上,仰頭望去,恍惚中他似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的感知順著石碑蔓延,一直向石碑頂部延伸而去,只是這石碑太大,越往上阻力越大。

「我知道了,這是天地封神碑,只是這碑有點古怪,我的記憶里,這天地封神碑應該在大千世界的中央神域,而且氣息和體積遠比這個龐大,幾乎佔據整個星域。」小胖皺著眉頭自語道。

「天地封神碑,就是那記錄天材地寶,或者功法,武技,神通的碑文嗎?」黑魔驀然驚醒,小胖的話似乎觸動了他腦海中的記憶。

「你的記憶覺醒了?」小胖微微詫異的看向身下的黑魔。

「沒有,只是想起了關於這部分的記憶,而且很是模糊。」黑魔頗為懊惱的晃動著腦袋,要頭上的小胖直接甩出去。

小胖呼扇著翅膀,很是憤怒,就要怒斥黑魔,就在這時耳邊忽然想起王天的聲音。

「走,那裡有告訴我們答案的人。」

話音剛剛響起,王天的身體就化作了流光,向著石碑的頂端掠去。

黑魔和小胖對視一眼,也不發問,連忙跟上。

順著石碑向上飛去,一個個奇異的文字閃爍,有的升騰,有的下降,很是奇妙。越往上,文字越大,顏色也越加鮮明。

在石碑的頂端,赫然顯示著一行文字。

「功法:道魔天訣,品階未知;法器,戮仙劍,絕仙劍,陷仙劍,品階未知;能量,雷霆,品階未知,恐怖;能量蒼冥之氣,品階未知,恐怖……」

看到這些文字之後,王天渾身一震,然後嘴角露出了瞭然的笑容。

「小友,你來了。」

突然間,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王天循聲看去,只見在石碑頂端端坐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正微笑的看來。

「我來了。」王天微笑點頭,盤坐在老人對面。

嗖!嗖!

倆道破空聲響起,黑魔和小胖趕來后,看到如此怪異的一面,也不出聲打擾,而是盤坐在王天後面,凝神以待。

「他快來了吧。」老人笑道。

「嗯,快來了,我會遵守承諾的,你呢?」王天問道。

「自然。」老人沉吟許久,在開口說道,只是神色中有了忌憚和擔憂,「希望你以後莫要違背誓言。」

「你作為這新星的本源意志,就這麼怕我嗎?」王天問道。


「呵呵,這裡雖然距離大千世界太遠,但我能感覺到同類對於你們人類的忌憚。」老人眉頭皺起,掃了一眼石碑頂端的一行文字,「而且你擁有的一切都開始出乎我的掌控,你體內的那道雷霆,讓我忌憚。你體內的那道劍意,讓我顫抖。還有那位少年身上的氣息,讓我有種逃離的衝動。這樣的你們,讓我如何放心?」

王天抬頭望了一眼無垠的星空,轉身看向黑魔和小胖,說道:「一路上太過著急,我也沒有細問,小胖,小黑,你們把記憶里關於踏入造化境的方法說一下吧。」

黑魔眉頭微皺,搶先說道:「我前些日子感應到了那道屏蔽,但是我的情況好像不太一樣,我的身體是至陰之體,已經破除了肉身上的桎梏,如今只要不斷的感悟體內的蒼冥之氣,感悟蒼冥之氣的本源就能踏入造化,不需要藉助外力。」

「哦?此話當真?」老人詫異出聲,神色極為驚訝,隱隱中透著一絲驚喜。

「老頭,老子騙你作甚。」黑魔突然冷喝,蒼冥之氣本就是至陰之氣,邪氣凜然,平日里他也就是對王天服服帖帖的,對於外人卻沒有那般好的耐性。

「哼,小子無理。」老人不喜道。

「呵呵,他就是這樣,你也勿怪。小黑很是特殊,所以晉陞的方式也是特殊,不足為奇。」王天打著圓場,掃了一眼小胖,說道,「小胖,融合億萬年雷霆記憶的你,應該有這方面的記憶吧。」

「自然。」小胖打了個哈欠,「我說呢,怎麼在這老頭身上沒有感受到任何人氣,原來不是人啊,嘿嘿……」

「說重點。」王天喝道,此時他心中雖然有了猜測,但對於力量的提升也很是好奇。

「奧……,說到這境界,在大千世界里早已形成了系統的體系。在大千世界,造化境以下被稱為人靈境;而踏入造化之後,才能真正意義上的超脫凡人的範疇,達到仙靈境。

說到這仙靈境,又分為三大境界。

第一者,感悟天地造化,在體內衍化出第一縷造化之力,是為造化境。

第二者,明悟造化之理,掌握造化之力,以此化天!化地!化陰陽!化四象!化五行,化萬物,是為造物境!

第三者,自是感萬物枯榮生滅,融識,融意!一年萬物生,是為造靈境。

踏入造靈境,是真正意義上的仙靈境巔峰。

縱使在大千世界能夠踏入造靈境的,也是一方強者,足以掌一方星域。

但是仙靈境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乃……神靈境!


Related Articles

水無痕問道:“你們看什麼呢?”

“沒有什麼?”江言說道,“我們在看有沒有...
Read more

“沒錯,我們如今正在蟄伏期,在力量沒有完全強大之前,任何出征都是盲目的。”

“而且,我們惡魔一族生長極其緩慢,如今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