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傲爽,倒有些不像瘋魔了,他更像是死神,可以輕易地宣布著秦家眾人的命運。

「殺……」

異常清晰,但又是沒有任何語調的聲音,不知何時自傲爽的嘴角處吐了出來,在整個過程中他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似乎秦家的眾人在他眼中根本不是人,而只是死屍罷了。

「殺!」

而傲爽的話,似乎也激發了一眾傲家之人的血性,從最開始的弱勢,再到後來的勢均力敵,甚至直到此時的強勢,他們根本沒有出過手,可心中一直憋著一股怨氣。

試想一番,當年傲爽和秦家的恩怨當時已經解決,可秦家之人在過去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后突然發跡,打了個突然襲擊,別說是修鍊之人了,就算普通人也會心生怨恨。

將近一百道人影,幾乎瞬間便是竄了出去。

「唰唰唰!」

凌厲的劍芒,兇悍的刀光,強悍的拳影……

要知道此時秦家眾人早就無心戀戰,沒有靈王境強者的秦家,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傲家眾人的攻擊,而且就算有靈王境強者坐鎮,但在傲家三名靈王的面前也不夠看。

此消彼長之下,戰鬥幾乎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是劃上了句號。

此時的內院中除了秦段之外,所有人秦家人都是躺在了地上,他們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著一些致命傷,就算現在一息尚存,但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也會死去。

而之所以秦段還能沒死,倒不是說他的實力強橫,而是傲家的眾人都沒有對他出手,他們極為默契的,都在等待著傲爽的出手,此事因他而起,自然也需要他出手徹底了解。

看著還未死的秦段和一眾沒有出手意思的傲家人,聰明如傲爽自然是看出了眾人的想法,沒有過多的語言,抬腳便是向秦段走了過去,身形異常的瀟洒隨意。

其實秦段也是一名高階天靈師巔峰之境,差一步便是可以踏足半步王階的武者,但他在傲爽的面前卻沒有任何出手的勇氣,只是神色中有著濃濃的擔憂之色。

望著傲爽向自己走來,秦段急切地說道:「傲爽,今日我秦段算是栽在這裡了,但我死前有一個請求,那就是希望你不要傷害我們秦家之內無辜的人,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聽著秦段之言,傲爽還是沒有說話,只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著。

「傲爽!他們都只是普通人啊,不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就是處於襁褓之中的孩童,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他們還能對你造成任何威脅不成?不說你以後就要加入藍日道宗,傲家在青雲城內,不!是整個北域內,在有了藍日道宗的庇護后,難道還有人敢來尋仇?」

面對著死亡的威脅,秦段的頭腦思路居然越發的清晰起來,但倒不是他想要對傲爽出手或是做出什麼反擊,他只希望自己這將死之人的話,能夠略微地打動一下傲爽。

可讓他感到可怕和絕望的是,傲爽的神情依舊不變,眉宇間也沒有任何,哪怕只是一絲一毫的觸動,淡漠地看著自己,那眼神異常的冷酷和無情,猶如一把尖銳的鋼刀,在一刀一刀地切割著自己的身體。

終於,就在傲爽已經來到秦段身前不足五米的距離后,他終是說出了一句話。

「秦段,我且問你,如果今日你我兩人的位置調換過來,你是否會放過我傲家之人?」

「我……」

秦段嘴巴張了張,其實他很想說『會放過』,可他自己都不相信……

「說不出話了吧?其實答案還需要我來說么?」

傲爽站在秦段的身前,緩緩搖了搖頭:「就說這次吧,你為了報仇能夠聯合青雷城的孫、黃、許三家人馬,雖然現在藍日道宗的分部即將建立在青雲城內,但我怎麼就能確定,你秦段一輩子都不會再升起複仇的念頭?你們秦家現在的確沒什麼強者,但那也是隱患!」

沒錯,還是那句話,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身為殺手的傲爽,比起其他人來更為知道這句話的含義所在。

現在的秦家確實不敢再升起任何尋仇的念頭,但過上一段時間呢?誰又能保證傲家永遠都能夠振興下去,秦家就一直蕭條落魄?所以,傲爽是不可能留下秦段和秦家所有人性命的。

血腥的屠殺雖然有傷天和,但這就是靈玉大陸,以殺,才能止殺!

況且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那便斷然沒有反悔的道理。

一如既往的瀟洒,手中靈光一閃,凌厲的靈力猶如劍芒,秦段的頭顱頓時和身體分家。 傲爽的出手,似乎永遠都是如此乾淨利落,傲家眾人只見一道靈光閃爍,那秦段甚至也忘記了做出任何的防禦,頭顱便是飛了起來,到死還一直保持著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對於傲家的眾人來說,雖然傲爽剛一回來便是掀起了一番殺戮,施展出了某些強悍的手段,但經過這仿若蜻蜓點水般的一劍后,又讓眾人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神秘感。

望著那邊神色依舊平靜,根本沒有因為擊殺秦段而產生任何情緒變化的傲爽,眾人不由暗想道,風雲亂戰果不愧是被譽為靈師階武者的最強試煉,僅僅是一年半的時間,傲爽的實力便強大到了這般地步,而且似乎還沒有用出全力,有很大的保留一般。

「對了,爹,母親呢?」

直到這時,傲爽才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雲夢怡。

剛才剛回來時看到傲家被秦家等四家人馬佔領后的確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不過他當時到也沒有失去理智,他知道以傲天豪那較為謹慎的性格,不可能不將家族內的女眷安頓好。

「啊……」

聽到傲爽所說后,傲天豪微微一愣,這才答道:「因為事發突然,也沒有什麼很好的辦法,似乎也無處可去,所以只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家族內的女眷都安頓在了後山。」

傲天豪的做法,算得上是最為理智的,要知道當時秦家聯合著孫、黃、許三家人馬殺過來之時,誰也不知道外面到底什麼情況,也只有傲家的後山才算得上是最好的去處。

而他剛才這微微的一愣,似乎也暴露出了一些東西來……

可以說從大局已定,或是說從寒紫葉出現在內院中后,傲天豪的眼神幾乎就沒有偏離過她的身體四周,此時此刻在他的眼中,或許只剩下了寒紫葉,再無其他任何人。

這是一種血濃於水的親情,又是一種長達十幾年等待中的希冀,今天傲天豪雖然沒見到寒若靈,但他卻見到了兩人愛情的結晶,那就是寒紫葉,這個對他來說猶如天使般的少女。

足智近妖的傲爽,自然是知道傲天豪此時的心情如何,隨即便是站了出來,望著傲家眾人道:「此時在後山的大多數都是女眷,讓她們見到這裡血腥的場面自然是不好,靈師階以下的武者負責將家族內打掃乾淨,當然如果你們願意的話也可以一同前往,至於靈師階以上的武者么……」

說到這裡,傲爽腦袋微微揚起,眼神望向青雲城東部,在他的記憶中,秦家便是坐落在那裡,目光中的殺機宛若實質,他沒有任何的隱藏,也沒有隱藏的必要。

頓了頓后,這才擲地有聲的說道:「靈師階以上的武者,隨我去將秦家滿門屠戮,若是有人不願意就算了,但你們要知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說完之後,傲爽一展身形,便已經來到了傲家的正門處。

而在傲家內院的一眾傲家人,似乎還在回味著傲爽剛才的那句話……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爽小子說的沒錯啊,其實在一年半之前秦段便已經動了報仇的心思,只是當時咱們傲家強勢他們敢怒不敢言,這才整整隱忍了一年半的時間后才突然發難。」

「當時咱們確實太仁慈了,都以為秦段應該知道眼前的形勢而放棄報仇的念頭,況且當時錯在他的兒子,可現在看來,沒有人能夠徹底忘記喪子之痛啊!」

「我跟著爽哥去!我可不想將來某日傲家萬一落魄之時,秦家的遺孤會再度出現!」

有一個帶頭的,事情便會簡單很多,況且鐵一般的事實也在無時無刻不告訴著他們,在靈玉大陸只有以殺止殺,以誠相待,換回來的只能是一次次的變本加厲。

其實一年半前傲爽將秦段的兒子擊殺后,傲天豪還曾有意無意給予過秦家人一些好處,也曾在族內的大會上告誡傲家眾人不要為難秦家人,可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無情的報復。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好似那開弓的弩箭,開始接連不斷地出現在了傲爽身體周圍,因為都是修鍊過的武者,因此他們的速度都是極快,轉眼間便走出來絕大部分人手。


細細看去,現在還留在傲家內院的,只剩下了傲天豪和一眾傲家長老了,也就是說靈師階以上的武者除了他們幾人全部都願意跟著傲爽去秦家,靈師階以下的武者也是如此。

至於傲家一眾長老不願意前去,這倒不是說他們放不下心中的芥蒂,只是因為傲家在此時剛剛經歷磨難,還有著諸多事情等人打理,甚至說清理傲家的事情都要放在他們的身上。

況且此時傲天豪,恐怕也沒什麼時間管顧傲家了。

他的重心,此時恐怕早就放在寒紫葉的身上了。

看了看身邊站著的一種傲家之人,傲爽也從中發現了一些熟悉的身影,像是一年半以前傲家族比時的對手,傲薇兒、傲奇傲雷等人,還有一些便是年齡稍小一些的了。

對於他們都能夠敢於跟著自己去秦家,說實話傲爽的心中也有些驚駭,此行前去對於他們來說或許真不是什麼好差事,自己是殺手才能夠做到冰冷無情,可對他們來說太難了。

「哈哈!好!征戰疆場塵飛揚,青雲傲家好兒郎!」

傲爽一聲長笑,心中不由也是豪氣頓生,大手一揮后,便是帶著傲家眾人向秦家的方向走去,即便其中有些人年齡要超出他許多,但在此時此刻,他才是眾人的主心骨。

一眾傲家之人的堂而過市,倒是給街道內的普通人帶來了不小的騷亂。

「咦?那是傲家之人?這一個個龍行虎步,意氣風發的摸樣,定然是有什麼大動作,可站在最前面的人是誰,我怎麼沒有見過?不過此人的面相,似乎有些熟悉……」

「這不會是去參加風雲亂戰的傲爽回來了吧?」

「一年半的時間,算算也相差不多,剛才傲家的危機似乎也是隨之解除了,難道傲爽在風雲亂戰上大放異彩之後獲得了某個大宗門的賞識?否則怎會如此?」

「他們這方向似乎是要去秦家?嘶!這傲爽不會又要屠殺吧?!當真可怕至極!」

其實有些人已經認出了傲爽,只是有些不確定罷了,畢竟一年半之前青雲城的族比上,傲爽給所有人都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如今記憶雖然有些模糊,但也能記起一些。

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一是不管他們說什麼都不會對傲爽做出的決定產生任何的影響,二十他本就不是在乎別人說什麼的人,嘴長在別人身上,難道讓他去跟一眾普通人較真?

不消半柱香的時間,傲爽便是帶著一眾傲家人來到了秦家的大門前。

靈魂之力溢出體外,傲爽發現此時的秦家之內也只剩下了幾名武師在看門,內院中全是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站定身形后,他看了看站在自己周圍的傲家人。

「殺吧,記住,一個不留。」

傲爽說話的聲音儘管猛然聽起來似乎很平淡,沒有任何的語調,也沒有聲音大小的起伏,但細細琢磨之下,隱隱中也有著一絲毋庸置疑之意,頗有一番言出法隨的韻味。

「殺!」


都已經來到了這裡,若是眾人再有任何遲疑的話,那還不如一開始便不跟過來,所以在聽到傲爽的一聲令下后,都是沒有任何的猶豫,舉起手中的靈器便是沖入了秦家。

「你……你們是誰?可知……這裡是何……」

秦家的這名守衛,其實在看到一眾傲家人到來后便是心生不妙,尤其是看到為首之人眼中那份凜然的殺氣后,更是讓他的心神劇顫,因此說話都有些磕巴起來。

可惜他的話還未說完,便已經被一道劍芒鑽入眉心處,隕滅。

「你們是什麼人?救命!啊!」

尖叫之聲,此起彼伏地在秦家之內的各個角落中傳來,對於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秦家人來說,傲家之人就如同手持鐮刀的死神,無情地收割著他們的姓名。


殺戮,一直在進行著,傲爽站在秦家的正門處,神情無悲無喜。

他見過太多的殺戮,比這種情況更為慘烈的有得多。

而看著那一個個緊咬牙關擊殺秦家之人的一名名傲家的小輩,傲爽彷彿也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在剛成為殺手時,他同樣也做不到絕對的無情,有一次差點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也就因為那件事後,傲爽就再也沒有犯過這般低級的錯誤,那就是一旦選擇出手后,就斷然不能再升起什麼仁慈之心,必須要一擊斃命,不能給對方留下任何的機會!

其實在風雲城內第一次遭遇殺手的襲擊時,傲爽便隱隱感覺到了什麼,當時他的仇敵還不是很多,有能力請動殺手的,似乎也只有花劍門的花劍藍和秦段了。

不過以當時的情況來說,還是秦段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為在花劍藍看來,他們布置出七彩靈光劍陣后,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破陣而出的,所以話說回來,嫌疑最大的還是秦段。

當然如今秦段已死,以傲爽對少家五聖的了解,恐怕血殺門現在還存不存在都是一回事。


那麼這件事,似乎真要成為一件不解之謎了…… 第七百三十五章墨龍重傷!

對秦家的屠殺,只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這也是因為秦家之內只剩下了幾名武師級的護衛,再無任何的強者,想來也是因為秦段的孤注一擲,帶著所有秦家人去侵佔傲家。

「呼……嗬……」

大口喘著粗氣的聲音,不時便會自傲家的人群中傳來,雖然殺戮幾乎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的消耗,但這種殺戮的意義卻是完全不同的,他們能夠踏出這一步本就是不義之舉。

有些傲家之人在擊殺了一名秦家的人後,甚至要靠在牆邊歇息一會才能反過勁來,細細看去,汗水早就浸濕了他們的衣衫,神情不免有些激動,身軀微微顫抖著。

雖說這種行為的確有些有傷天和,但若不是秦家人尋仇在先,他們是絕不會如此的,而想到一切都是為了傲家,他們的心中也慰藉了許多,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

傲爽為了傲家,一年半之前便可以將整個李家屠殺殆盡,要知道當時他只有十六歲而已,可為了傲家便已經不怕背負任何罵名,那今日他們又有什麼不能做的?

這些人能夠打破這道心靈的桎梏,心境上必然會有些突破,想來在修鍊上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作出一些進步,只不過到底能夠有多大的收穫,這還要看個人的資質,因人而定了。

別看傲爽來到靈玉大陸的時間不長,可通過這段時間的突破,也是有了一些修鍊心得,心境和境界上的桎梏間都是有著一些聯繫的,其中一層被打破,另一個也會隨之消失。

望著面前的秦家大門,傲爽徐徐搖了搖頭:「可惜了這塊靈氣充裕的寶地了啊,秦家人死後,想來也沒什麼人願意移居到這裡,咦,藍日道宗的分部……」

雖然青雲城位於靈玉大陸西北部,本就屬於蠻夷之地,可這些家族選擇家族府邸時也會選上一些靈氣充裕的福祉,李家同樣也是如此,選擇了一個靈氣較為充裕的地點。



Related Articles

兩個小時候,沉風終於忍不住,走了過去。

他看著呆呆傻傻的秦未央,有些不忍心:"姐...
Read more

他不能認輸!

蕭天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緩緩的說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