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蕭凌天的面色很不好看,因為身後,萬千岳追殺而來了。

「血魔宗的雜碎,你逃不掉的。」

身後冷喝聲響起,萬千岳的身形爆射而來。

萬千岳,你這麼想殺我,千萬不要回去時發現,你的師弟們都死絕了。

「你······!」

萬千岳雖然想殺蕭凌天,但是也不可能讓幾個師弟去送死,他擔心這周圍還有其他的血魔宗弟子,只能停止追殺。

【求推薦,求打賞!】 蕭凌天擺脫了萬千岳,在雲層上默默的感受著水之流動,他開闢出了水屬性聖池,自然對水有一定的親和力,蕭凌天感受到前方,傳來大海的氣息。

此時,剛好有人往著前方疾馳而去,看見兩人,蕭凌天的眸光一閃,嘗到搶劫的甜頭,蕭凌天看見兩人就萌生了搶劫一番想法。

嗖嗖!

此時,又有四五道身影往前方疾馳而去,不過看樣子也不是被追殺的亡命狂奔,難道前方出現了什麼至寶不成。

蕭凌天放棄了搶劫的打算,打算趕去瞧瞧,如果是水屬性的至寶,就算是搶也要搶到。

蕭凌天也加入大隊伍中,往著前方趕去。

半天後,大海的氣息撲面而來,前方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出現在眼眸之中,奇怪的是,大海之上,有無數的漩渦旋轉,無數的水柱逆流,流向天空,在天空之中,時不時電閃雷鳴,整個大海之上,整片空間都混亂了,根本無法通過,在大海的中央,隱隱約約有著一個巨大的島嶼。

而此刻,在海灘上,聚集了幾百人,熱鬧非凡,而且,還不時的有武者到來。

蕭凌天目光掃過,看到了不少天才,而且一個個氣息強大。

「難道此地有什麼寶物?」

蕭凌天疑惑,略作沉吟,蕭凌天也落在海邊。

蕭凌天看著身邊的青年,問道:「兄台,這裡難道有什麼至寶不成?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在此地聚集?」

「聽說大海之中的島嶼上,有著萬年靈泉,你說是不是至寶。」青年不屑的看了蕭凌天一眼,有些高傲的道。蕭凌天的氣息並不是很強,在青年的眼裡,蕭凌天根本就沒有資格爭奪萬年靈泉。

「萬年靈泉?」蕭凌天疑惑,問道:「是什麼東西?」

「萬年靈泉可是至寶,不但能提升資質,還能洗精伐髓,更是修鍊水屬性功法的至寶,不過你就不要想了,你看見沒,那傢伙就是天水一,五行宮黑水殿的第一天驕,聽說斬殺過聖魂境第六重生死境巔峰的武者,而且在聖魂境第七重聖嬰變的武者的手下,逃出生天。」青年一臉崇拜的道。

五行宮,黑水殿嗎?

蕭凌天眸子一亮,興奮的舔舔嘴角,不知道吸走他的一身修為,對自己有多大的提升,不過蕭凌天也就是想想,最起碼現在的自己還不能碾壓對方,萬一偷雞不成蝕把米就尷尬了。

此地的武者,一個個氣息強悍至極,而且這些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那些自斬修為,沉睡在此地的萬古妖孽,所以必須在龍宮中心之地開啟之前,凝結九大神丹,踏入聖魂境第六重生死境,不然無論出現什麼至寶都與自己無關。

隨著時間的流逝,大海上的空間漸漸的變得穩定。

海邊的武者一個個興奮了起來,看著大海中心的島嶼,眸光中滿是炙熱,世界上沒有誰嫌棄自己的資質強,洗精伐髓,那可是能夠提升資質的。

「好,照這樣的速度,在等半天的時間,就差不多能降到我等的能抵抗這股慌亂之力的程度了。」

海邊的眾人一個個激動了起來,瞬間變得沸騰了起來,萬年靈泉,這可是所有人都眼饞的寶物。

蕭凌天眸子也變得炙熱起來,大海上的空間只要在減弱一點,他就準備進入了,不然到時候,可能就沒他什麼事了,這裡能和他抗衡的人就不少。

不過,想必就算是減弱,也不會弱到哪裡去,依舊極為危險。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大海上的空間穩定,再進去。

在這個世界,永遠都是實力為尊,看見海上的空間開始穩定,就有人開始驅趕了。

五行宮黑水殿的弟子和一些高手聯手了。

「現在,你們可以滾了。」天水一終於出聲了。

「什麼?」

「居然想把我們都趕走!」

「太霸道了吧?真當這是他們家自己的了。」

大海邊的武者聞言一怔,旋即一個個憤怒了起來,不少人甚至要出手了。

蕭凌天雙眸微眯,天水一居然如此霸道,想要將所有人驅逐離開!

倨傲的眸光掃視全場。

「所有人,在一刻鐘之內給我離開此地,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天水一眸子一沉,嘴裡發出一聲厲喝,聲音中蘊含強大的聖元波動,可怕的音波震得耳膜生痛。

噗!

一些修為低的武者頓時面色一變,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有些甚至噴出一口鮮血。

蕭凌天知道,如果讓天水一得逞,他就沒有絲毫機會,此時蕭凌天只能將所有的希望投到眾人的身上。

「天水一,你們五行宮有什麼了不起,這裡可不是你們五行宮的地盤,你有什麼資格驅趕大家,大家說是不是。」蕭凌天大聲喝道。

有人出聲,自然會有無數的人相應。

「不錯,大家聯手,還害怕他們五行宮不成。」

「呵呵,是嗎?一群無知的蠢貨,既然不離去,那麼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

「滅了他們。」

瞬間這裡就開始了混戰,趁著大戰,蕭凌天迅速往大海奔去。

天水一,看見蕭凌天竟然不知道死活,想要此時就進入大海,臉上浮現猙獰的笑意,對著蕭凌天一掌拍去。

「不知道死活的廢物,竟然這般的想死,本少爺就送你一程。」

「黑水天玄拳!」

四周的水靈氣,迅速的往他的拳頭上聚集而去,一拳轟出。

拳勁化為一條巨龍咆哮而出。

面對這恐怖的一拳,蕭凌天轉身就是一劍斬出,一劍將拳勁化為的巨龍斬破。

可是此時,一股更加可怕的勁風席捲而來,那是五行宮弟子聯手的一擊,瞬間海水倒卷而起,蕭凌天消失在大海之上。

「哼,這就是下場,現在還不滾。」天水一以為蕭凌天已經被混亂的空間直接撕碎了。

此時,大海之上,一粒金色的光點不斷的疾馳。

蕭凌天盤坐在萬龍鼎中,神色陰沉的可怕,對天水一,生出了必殺的決心,如果不是他有萬龍鼎,他絕對會被空間撕碎。

「天水一,你給我等著。」 哪怕蕭凌天利用萬龍鼎在大海上疾馳,但是在這混亂的空間,被一股特殊的天地之力干擾,蕭凌天的速度,非常的慢,大概花費了兩個時辰,才到達大海的中心島嶼。

蕭凌天的身體,落在島嶼之上,感覺到了一股濃郁至極的水屬性波動,蕭凌天毫不遲疑,迅速的往深處而去,時間不多,他必須在天水一等人趕到之前,吞噬萬年靈泉,讓水屬性的聖池圓滿,凝結出水屬性神丹,才能滅殺天水一等人。

蕭凌天發現這個島嶼,其實是屬於封印的狀態,有著一個巨大的法陣維持,這個巨大的法陣,只有一個入口,這個入口,似乎和這片大海的空間有著某中聯繫,隨著大海上的空間逐漸穩定,而慢慢的虛弱。

蕭凌天身體爆射而出,靠著感應,往水屬性最濃的地方而去,一個百米大小的靈池出現,其內散發出濃郁的生命氣息。

蕭凌天身體直接跳入其中,施展吞噬神通,開始修鍊,無數的萬年靈泉進入蕭凌天的體內,不斷的沖刷著他的身體,蕭凌天體內的一些殘渣被排除體外,蕭凌天的五行聖池水聖池也逐漸的圓滿,蕭凌天成功的凝結出了水屬性神丹,蕭凌天的實力再次大增。

「天水一,等著受死吧!」

此時,整個靈池內的靈泉都被蕭凌天煉化,連一滴都不剩。

嗖嗖嗖!

一道道的身影疾馳而來,看見那乾枯的靈池和盤坐在哪裡修鍊的蕭凌天,特別是五行宮的弟子,一個個怒目而視。

「給我殺了他!」

天水一的嘴裡發出一聲怒喝,天水一不知道蕭凌天是怎麼活下來的,但是蕭凌天吞噬了所有的靈泉,讓他凝結水屬性完美神丹,鑄就水靈體的計劃落空,無邊的殺意,籠罩向蕭凌天。

「雜碎,死吧!」

五行宮的弟子,一個個神色猙獰的殺來。

修鍊了三個小時的蕭凌天也睜開了眼睛,嘴角浮現一抹嘲諷之意。

「一群垃圾!」

蕭凌天的身體爆射而出,瞬間一拳轟出,事先接觸到蕭凌天拳勁的武者,身體瞬間化為血霧,劍出鞘,劍芒吞吐,三個呼吸之間,五行宮怒殺而來的弟子,一個不留。

「吞噬!」

蕭凌天施展吞噬神通,死去的武者身上的精血,迅速的進入蕭凌天的體內,被蕭凌天煉化。

看著慘死的同門子弟,天水一毫無動靜。

「雜碎,只要我煉化了你,我依然能凝聚水之靈體。」

此時在天水一的身邊,還有著一個青年男子,神色嘲諷的看著蕭凌天。在他的眼裡,蕭凌天根本不可能是天水一的對手。

「天水劍法!」

天水一的手一展,一柄長劍出現在他的手中,一套如同流水般的劍法,施展出來,對著蕭凌天籠罩而來。

那劍芒帶著一股水之流動,如同一條大河之力碾壓而來。

「須彌神功!」

蕭凌天施展出須彌神功,瞬間轟殺而出。

大河倒卷,劍芒崩碎,天水一的身體倒射而出。

哇!

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廢物,我要你死!」

天水一的神色猙獰,此時更加的想要斬殺蕭凌天,可是他發現自己現在竟然不是蕭凌天的對手,轉身對青年道:「摩天,只要你幫我斬殺此人,我加入血魔宗。」

天水一眸子冰冷至極,目光落下蕭凌天的身上,露出怨毒之色,透露出必殺的決心。

「好!」

摩天很意外,蕭凌天竟然這般的強大,竟然連天水一都不是他的對手,同時,摩天的目光中一抹貪婪之色閃現,蕭凌天剛才竟然能吞噬武者的精血增強修為,而且那手段比他們的血魔宗的吸血大發還要厲害,他早已心動。

摩天的眸光之中,閃現一縷殺機,眸子陰冷的盯著蕭凌天。

「死吧!」

「森羅血手印!」

一個巨大的血手印對著蕭凌天拍來,看著這巨大的血手印,蕭凌天神色無比的凝重,在這血手印之中,蕭凌天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和煞氣。

「轟!」

一聲爆響聲傳出,蕭凌天全身劇震,整個人彷彿被一座大山擊中,急速倒飛了出去。

蕭凌天的身形直接撞在了千米外的絕壁上,將絕壁撞得四分五裂。

噗!

喉頭一甜,蕭凌天口中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這麼強大?」

蕭凌天大驚失色,此人的實力堪稱恐怖,他連一擊都擋不住。

蕭凌天被摩天一拳擊飛,心中震動不已。

蕭凌天明白,此人已經凝結了神丹,跨入了聖魂秘境六重領悟了生死之意,一身實力,得到了質的提升,他想要斬殺此人,必然會花費巨大的代價,但是還有一個天水一在一旁,讓蕭凌天無比的忌憚。

摩天的實力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最起碼也是凝結了七品的神丹,不然不可能這般的恐怖,那恐怖的森羅血手印,擁有無可匹敵的力量,蕭凌天神色凝重,看來的趕快凝結神丹,此地的武者一個個實力強悍無比。

一拳擊飛蕭凌天,摩天臉上出現嘲諷的神色,貪婪之色更勝。

天水一看見蕭凌天一擊就受傷,拍馬屁道:「摩天兄不愧是有望超過摩天穹的天才,實力果然強悍。」

「呵呵,超過摩天穹那是絕對的,我不過是小他幾歲罷了,再過幾年,血魔聖子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天煞拳!」

「小子死吧。」

一道厚重如山的拳芒,帶著無邊的煞氣撲面而來。

「四季血歌!」

蕭凌天一劍斬出。

轟隆隆!

爆響震天,劍氣瞬間被轟爆,拳勁餘波瞬息間來到了蕭凌天眼前,速度風馳電逝。

蕭凌天順勢藉助拳勁之力飛入島嶼深處,蕭凌天早已發現島嶼上有著一個天然迷陣,蕭凌天打算藉助天然迷陣,斬殺吞噬兩人。

Related Articles

「是啊,怎麼了,他不在我這,我好幾天沒見他了。」女人不帶好氣的說道。

「無所謂,他在我們店裡玩小姐,還是玩雙飛...
Read more

「哦,原來是天權國的八部道眾啊。」

抬頭看了一眼身著道袍的老者,張楚天眼中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